迅雷电影

"扶弟嬷"之泪:有种爹不想叫他爹

回复
用户头像 楼主
手机用户180****6668

    说在前头:楼市间,有背负沉重的“扶弟嬷”,也有投机豪取的“伏地魔”,然,嬷与魔,相差会几何……无数次被追问房价涨跌,无论涨或跌,这不再是一个简单的经济现象,也非单纯的国内问题……回答不能回答的问题,是愚蠢的尝试,我只能讲述可以讲述的故事……

    前些天,因要下雪特别冷而我的头脑却发热,胡诌一篇《母系楼市,敢问“爹”在何方》,可想而知,一阵“弹幕”如雪花般飞来。有夸“高人卓见”的,有赞“调侃有味”的,也有问“买房时机”的。这些统统是省事的。

    “弹幕”之中,有几枚极具震撼、精确制导的“飞弹”。比如,直陈“爹”带来的一种严重的后果:开发商和炒房客肯定率先跑路,扔下的烂尾,不知谁能收拾?

    面对这些个自己惹出来的问题,坦白说,我不怕。主要是,我不想作出直接的公开回应。不是因为我得不到一分钱的辅导费,而是2018年最后那天降下来的雪化了,我的头脑又冷静了。再说了,肯定轮不到我去收拾呀。

    2019年,真的来了。广州的朋友传来喜讯,她刚入手了一套公寓,我祝她新年发财;郑州的朋友激动相告,正在产房陪夫人迎二宝,我贺他添丁福旺……只有一位东南海滨的女性朋友疑似“猪事不吉”,在我的手机屏幕上敲出一行淡淡的哀伤:“我要出国了,向您道个别。”

    这行字,有如“伊万的炸弹”,让我五雷轰顶,手一抖,秒回了一个“别”。我看着这个扎心的“别”,比双十二买错了买多了更想剁掉自己的手。我至少该回她两个字:别走。

    看热闹的,不要想太多,她可是老婆介绍我认识的厦大师妹。这位师妹出身于江西的一个农村家庭,父亲是庄稼汉,早年丧母,留下一个弟弟。她念书勤奋,为人阳光,相貌端庄,毕业后入职一家国际会计事务所。十来年,她与我们的联系越来越少,偶尔听人提起她,除了说她每天忙挣钱,再无其他。

    她要出国了,这可是条大新闻。我赶紧跟老婆做了报备,打算挖掘一番,许可很快批复,距离那个孤冷的“别”十分钟后,我拨通了与小师妹的热线。我问她:“你赶着要出国,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吗?”

    一场山呼海啸般的哭诉滚滚而来。

    原来是这样:她虽然天天忙于加夜班,但是年薪实在不菲;她虽然年薪不菲却年已“奔四”即将珠黄,但是一直没有时间结交到可以结婚的男朋友;她虽然一直没有男朋友,但是她父亲却只催她赶紧帮弟弟买套房好娶上弟媳妇;她虽然为弟弟出了买房首付,但是她父亲还要她把后续的房贷也扛下来……

    她弟弟将于2019年的春节“奉子成婚”。2017年底,她或已明知站在“房价之巅”,却仍咬牙为弟弟在厦门岛外买了一套九十多平方米的新房。弟弟如愿地交了女朋友,而她只能与工作为友,为挣钱而活。

    她说,2009年,趁着房价短暂的低迷期,她用工作四年多辛苦攒下的五十万元为自己在岛内置办了一套不足九十平方米的二手房。到了2014年,她将这套二手房的一百五十万银行贷款提前还清了。2015年,她为了把父亲和弟弟从农村带出来,又贷款在岛内买了一个六十平方米的小套安置他们。

    如今,她的父亲在一家工厂当保安,工厂的工人却一天比一天少,弟弟送外卖,收入也微薄。而她无可逃避、一而再、再而三地充当着“扶弟嬷”。

    “2017年底,岛外房价已经高于2015年岛内均价。现在,两套房子在银行的贷款还有两百万,每月要还两三万。我的压力好大!是不是他有了‘猪孙子’,也要我继续出钱来养啊?”小师妹在电话那头近乎崩溃,“这种爹,我不想叫他爹。”

    清官难断家务事,我不想在小师妹的气头上参和她的家事,我想尽力转移她的话题。于是,我借题发挥,安慰道:“现在,岛内房价六七万,比2015年翻了一番,更比2009年翻两番都不止。你不妨卖掉一套,少说能回拢大几百万的。这样既还了银行贷款,手里又余有一笔资金。你若去悉尼,说不定能买上一间不错的海景公寓呢。”

    我看报道说,2016年以来,悉尼、洛杉矶、西雅图、纽约等多个发达国家大都市房价开始走弱,其中,悉尼房价跌幅超过10%。与此同时,东南亚等地的多个城市房价出现大幅度上涨。也有分析指出,房价“东强西弱”与全球经济增长热点转移有很大关系。

    “是啊,悉尼维多利亚湾是我最向往的地方之一,我们事务所在那也有分支机构,我可以申请工作调动。”小师妹在电话那头的语气似有轻松的意味。

    我正替她高兴,一片乌云又悄悄地笼罩了电话那端。

    “可是,我现在想卖房,卖不动啊!”小师妹说。她这么说,早在我的预料之中。我跳入了一个自己挖的坑而后悔不已。

    正当我骑虎难下的时刻,小师妹叹了一口气,说:“半年前,我把那套六十平方米的小套让中介以四百五十万元的售价挂了出去。如果换作是2017年,三天内就被炒房的抢购去了。可是,2018年下半年,岛内房价跌跌不休,幅度比较明显。我的房子挂出去半年了,来问的,来看的,倒是有不少。决定要买的,在九月份出现过一两位,但是最高出价三百万。那时,我正在外地出差,无心细想,一口回绝。等到了年底,我有些后悔……”

    “没事的,说不定2019年还有机会,卖个三四百万的,不成问题。”我极力安慰道,生怕在小师妹的新伤口撒下一把盐。

    “谢谢你的安慰,恐怕没机会了。厦门市政府在保障房这块做得不错,厦门市民基本不愁住房。房价之所以那么高,完全是被外地炒房者吹起来的泡沫。我研究了一下,从近两年的部分成交看,许多小区最高成交单价停在了2017年,此后房价虽有名义的上涨,但成交单价却呈下滑之势。”小师妹分析起来头头是道。

    “那你认为,房价大势是降的,还有没有宏观一些的论据呢?”我求知若渴地,完全忘记了我给她打这通电话的初衷。

    小师妹似乎也忘记了刚才的伤心,她对房地产做了一番专业的剖析。她说,宏观地看,如果经济周期依赖房地产周期,房地产周期依赖人口周期的话,2010年,我国劳动年龄人口数量、房地产投资增速、GDP增速,三者同时“登顶”。这个历史偶然将带来一个必然趋势:房地产市场的销量将不可阻挡地走下巅峰。2018年,商品房销售接近零增长。2019年,商品房销售面积大概率是转为负增长。

    她说,商品房兼有消费品和投资品的双重属性。作为消费品,其价格由“有效需求”决定。如果消费者的钱包都已被掏空,那么楼市刚需及改善性需求的钱从哪里来呢?预期价格对投资品影响至关重要,房子是给人住的,如果年轻人的绝对数在减少、出生人口数量也在减少,未来买房的边际需求也是下降的。

    “你说,2019年后的楼市还有多少机会?”小师妹的语气俨然是一位经济学家。

    “2019年,市场正企盼房贷利率下调或取消限购等政策利好,这难道不构成楼市回暖的坚强基础吗?”我据理力争道。

    小师妹在电话那头终于笑了。听到她笑出声的那一刻,我内心深感欣慰。

    “师兄,你可是房地产领域的专家啊,怎么也会这么糊涂。就算楼市偶有反弹,趋势是人力所能改变得了的?”小师妹止住了笑声,正经说道。

    我的确会经常犯浑,特别是遇到热情的观众追着要我给个明确的涨跌说法时,我会迫不及待地去寻找所谓的拐点或底部。与历史的趋势相比,作为人,一生真是太短暂了,所以总急着想要一个明白。

    记得,有一位学者曾说,趋势的历史,就是先将你置于死地,然后再证明你是被冤枉的。只有“活下去”,才能见证历史。

    我连声说惭愧。小师妹得意地说承让。

    我觉得机会大好,赶紧将话题切换至出发点,劝慰她说:“既然房子不好出手,那你别再想不开,不要出国了,厦门是个多宜居的城市啊!”

    小师妹长长叹了一口气,缓缓地说道:“师兄,你读书多,听过‘侵欲无厌,规求无度’这句话吗?”

    我依稀记得像是出自《左传》之语,正嚼着此话的深意。当然,我也并不认为,读书多,一定是懂得人间道理就多的。

    小师妹不等我回应,接着说道:“贪婪除了不断惹出祸事,还会有什么。我不想再流着眼泪去充当无限责任的‘扶弟嬷’,我要放飞自己,拥抱迟到的自由。”

    这一刻,我对小师妹肃然起敬。

    我同理想到,炒房“伏地魔”们、捂盘惜售怪们,他们不断贪婪吹起楼市虚假的繁荣之泡。“泡沫破灭”会迟到,但不会缺席。

​(受权转自微信公众号“我的家多宝小时代” ,该公众号由青年作家阿来出品,感谢大家多多关注🙏)。

只看楼主 楼主
全部发言
按楼层排序
用户头像 楼主
手机用户180****6668

父亲(爹)节来临,翻出旧作,应应景😄

只看此人 1楼
0 回复
头像
在这里开始你的发言
圈子 闲聊灌水 闲聊嘚吧嘚~
371 人已成为圈内人
+加入圈子 新建帖子

全站热门讨论

本圈相关讨论

相关圈子

推荐圈子
爱情伦理片 1.1w 个圈内人
推荐圈子
闲聊灌水 371 个圈内人
推荐圈子
给你点颜色 1.9k 个圈内人
推荐圈子
恐怖惊悚 7.0k 个圈内人
推荐圈子
漫威MARVEL 2.1k 个圈内人
ac151d3c15690859712006146d0001

带图发帖: 0/5

我的回帖: 0/20

我的看帖: 0/10

可提现

0

查看如何
获得奖金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