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雷电影

爷爷又尿床!相距八分钟的陪伴

回复
用户头像 楼主
手机用户180****6668

   宝宝她爷爷,我的父亲,昨天凌晨又尿床了。

    昨天早晨六点半,我对她爷爷尿床的事还一无所知,从家里带上一袋自制的茯苓红糖馒头,迎着初冬清晨冰凉凉的薄雾,骑着车习惯地先奔去了菜市场。买了一斤猪排骨,打算用来熬汤给她爷爷炖海参,还有六个软籽大石榴和两斤砂糖桔,她奶奶最爱吃砂糖桔。

    水果店老板已无需我再叮嘱,他手脚麻利地将石榴和砂糖桔匀称地分装两袋,特意用红袋子装的是给她爷爷奶奶的。我继续蹬着车,从菜市场不到一分钟就到了她爷爷奶奶的家。

    她爷爷奶奶是浙江某国营农场的退休职工,从我还未出生,他们就住在农场的公家瓦房里,一直到现在。那些公家瓦房,大多是上世纪八十年建的,直线排列的布局,刷着白墙,盖着人字型的红瓦屋顶,一排至少安置有六户人家。

    在农场发展鼎盛的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公家瓦房一室难求,至如今她爷爷奶奶所居住的那排瓦房却只剩下三户人家。没人住的瓦房早已墙破瓦漏,而住人的,状况也好不到哪里去。她奶奶七十二,她爷爷八十二,所住的瓦房快有他俩一半的年岁了。

    门口没见着她奶奶在忙活,对面自家用空心砖搭起的养鸡棚里,只闻鸡在“咯咯哒”也没见着她奶奶捡蛋的背影。自从2017年7月,我带着半岁大的小宝和老婆回到金华要与她爷爷奶奶同住后,她奶奶特地买来六只母鸡饲养,好给小宝下些土鸡蛋吃。

    我把自行车停放在门外,门是开着的,我一手提着茯苓红糖馒头和水果,一手撂开纱帘门子,喊了一声“妈!”

    打小,每次从外头一回到家,我都会边进门边大声喊“妈——”,有时恰巧撞上他爷爷在家而她奶奶不在,我就问:“我妈呢?”

    等她奶奶回来了,他爷爷第一件事就是告我的状:“你儿子怎么每次一回来都是先问你在哪呢?”他爷爷的心眼小,爱吃醋。但她奶奶总会戏谑地怼他一句:“你生的儿子好啊!”

    我喊了一声“妈”后,屋里没人应,也没见她爷爷坐在外头的餐桌边。现在,我是有多渴望,她爷爷就坐在那,撞见了我,然后干瞪着眼吃他的醋。

    三年前,她爷爷双腿不能走动了。那时我在新华社福建分社工作进入第十个年头。就因为我常年在异地工作,没时间陪伴父母,几次她爷爷外出不小心滑倒,轻则骨裂,重则骨折,一次又一次,双腿就摔成了瘫痪。

    她爷爷摔倒后,住过三次院,她奶奶却一次都未曾向我提起。直到,2017年3月,晴好的一天,她爷爷又摔倒在街上而致昏迷,幸而在亲友们的大力帮助下及时住进了医院。主治大夫对她爷爷的病情不看好,委婉相告或许难以熬过2017年年底。她奶奶这才打电话给了我。三个月后,几经思考、通盘计划之后,我和老婆毅然决然从福州开着车,带上所有的家当和刚出生六个月的小宝,回到她爷爷奶奶身边,方便照顾。

    她爷爷如今不仅瘫痪在床,再也不能坐在外头的餐桌边吃饭了,而且耳朵也聋,双眼也瞎,就躺在最里间卧室的床上。

    我进屋先将茯苓红糖馒头和水果放在了餐桌上,正准备推开中间卧室房门时,我隐约觉着里头飘出一股子的难闻气味。在稍稍干燥的冬季,那股子气味显然不是梅雨时节地板发潮而发的霉味。曾听人说,老人家住久的地方都会有股子“老人味”。我不知那“老人味”到底是为何味,我也可以肯定从那股子难闻气味不是“老人味”。

    打开房门,我又喊了一声“妈”。这时,听见她奶奶从最里间轻轻地应了声:“嗯,在。”

    我踩着欢快的步子,穿过中间卧室,直达最里间。这短短的五六米,弥漫在空气中的难闻味道越来越重,我隐隐地觉察到了一些不对劲的地方。

    打开最里间的卧室门,微微的笑意在我脸上瞬间冻结了。只见她爷爷光着下体,她奶奶正搅着热气腾腾的毛巾布,用力地在给她爷爷擦拭身体。

    “爸爸怎么了?”我神情紧绷地问道。

    她奶奶只顾低头擦拭,轻描淡写地回道:“还有什么。天还没亮,又尿在床上了。”

    “啊!?”我慌忙蹲下身子去枪她奶奶手中的毛巾布。她奶奶用她那肥胖臃肿的身子一侧身将我的手挡下,抬头看了我一眼,说道:“很脏,我自己来就好了。”

    我满脸羞愧,小心翼翼地问道:“尿在床上几回了?”

    如今,我都已回到他们的身边,她爷爷的很多事,我依旧后知后觉。

    “上回是前天晚上。问这个干嘛?我自己会弄好的,你不用记挂在心上。”她奶奶说得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

    “我就说咯!请你们过去跟我们一起住,这样让我们可以更方便照顾你们咯!”我的语气略带不快和埋怨,站在她爷爷和她奶奶面前完全像是个多余的。类似的话,我不知说过多少遍,和颜悦色的,低声下气的,试过多种恳请的语气。

    2017年7月,我携妻儿回到金华,当即在金华城乡结合部拿自己的一小部分积蓄全款买下一栋小别墅,占地120平方、总共三层的小别墅是精装修好的。我和老婆看到别墅内情的第一眼就心照不宣地规划好了:一楼一间大卧室让她爷爷奶奶住,我们带小宝在二楼住,上下楼照顾老人会方便。

    而旧房子仅有两间小小卧室,中间的她奶奶住,最里间的是她爷爷,根本再无我小家的立锥之处。

    我和老婆几次三番地劝他们过来与我们同住,她奶奶就是雷打不动地不愿意。其实,说不愿意可能是假的,但她奶奶明确予以拒绝的理由之一是:“这老房子虽然破旧了一点,但我们已经住了一辈子,离开反而不习惯,跟你们住也会不适应,你们过好自己的小日子就行了。”

   我打电话央我的舅舅们和在义乌的姐姐帮忙劝进,也根本不管用。他们因此还挨了不少的骂,“你们又来劝我,前几年,我就很后悔听了你们的劝才去了福州。”

   她奶奶说的“前几年”,指的是2010年的年底。那时我的大宝两岁,我勒紧裤腰带,当记者拼命跑调研,写稿子,赚绩效,然后在福州新区即单位附近买下了一套90多平方米的准现房,向单位预支了工资,快速地做装修,买家具和电器,赶在2010年的年底硬是将她爷爷奶奶接来住进去。我当时则住在福州老城区的一套房子里。

    两套房子,一个大宝,我一个人的工资收入刚好能够负担得起。

    来福州住时,她奶奶六十四,她爷爷七十四,二老的腿脚都还利索,每天结伴去买菜,在小区散步。我只要不出差,每天中午必定过去陪他们一起吃饭聊天,晚上才回到自己家。可是,这样的日子仅仅坚持了两年,她奶奶实在忍受不了福州的孤单,非常想念金华的水土,当然也有因为医保跨省不通、养老金领取不便等一系列现实困扰。最后,“不想在福州坐牢的”她奶奶拉着她爷爷死活要回金华。

    2012年9月的一天上午,我将一大袋行李扛上列车,在福州火车站内送别他们的时候,心乱如麻……

    我杵在那,思绪翻滚。眼瞅着她奶奶三两下就擦净了她爷爷的身体。这时,她爷爷用略带杭州乡音开口了,问:“是哪个啦,站在那里。”

    她奶奶大声地喊道:“是你儿子,强强!”我也几乎同时大声地应道:“阿侬,强强!”

    “哦,是强儿啊。”她爷爷一边说,一边把他那毫无光泽的小眼珠移向我说话的方位,过了一会儿,又说:“昨天中午的玉米糊又是你送来的,是吧。味道好!”

    “你吃了好吃的,还这么不听话,又把尿拉床上!跟你说过多少遍了,要尿了,就叫一声。真要你叫,又不叫了!白天睡饱,半夜三更,没什么事,干嘛那么会叫,吵得我睡觉都不安生?!”她奶奶说罢,甩手“啪啪”两下打在她爷爷的大腿上,这两记巴掌犹如打在我脸,令我羞愧难当。

    “不是我尿的。”她爷爷是有些老糊涂了,过了一会儿对着我又委屈地说,“我不知什么时候就尿出来了。”

    她奶奶骂归骂,都骂了快半个世纪。她奶奶动手打完了,气也就解了。我赶紧拿过放在床边干净的秋裤,说道:“妈,我来穿,你休息一下吧。”

    她奶奶反手支着腰,显是吃力地直起了背,让到了一旁。我一边给她爷爷套秋裤,一边笑嘻嘻地说道:“妈,你就跟我们过来一起住吧。那个房子,你不是没看过,一起住,够宽敞。如果你觉得吃不习惯我煮的,一楼的厨房你用啊。还有……”

    没等我说完,她奶奶又不耐烦了,打断我道:“我们还是住这里感觉透气,空气好,养鸡、种菜,都方便。”养鸡种菜也是她奶奶经常拿来拒绝我们的一个理由。

    她爷爷的腿脚和腰部都比较僵硬,我费了些劲好不容易将秋裤穿好,再将她爷爷重新塞进被窝。“种菜,我那里也可以。我在院子前面和西边开垦的那些菜地足够你忙的了。”我直起身,小步跳到她奶奶的面前,嬉皮笑脸地跟她说话。

    她奶奶身子稍稍往后一仰,微微一笑,没有言语,又往后退了一步,弯下身,端起床边的水盆准备出去。

    我正要给她奶奶让出一条路,只听见在被窝里的她爷爷叫了起来:“强啊,我要拉尿。”

    “尿你个魂啊!刚刚拉在床上的,不是尿吗?才几分钟又要拉尿了!”她奶奶不高兴地大声怼道。

    我在床底下找到了刚洗净的空尿壶,一边好言安慰她奶奶,一边一字一句地高声喊道:“爸!你侧过身子来!我把壶递到棉被里了!对!对准了!你尿吧!我看着呢!”

    一两分钟后,她爷爷说好了。我晃了晃尿壶,里面没有一点水声。

    拿着空水盆回到里间的她奶奶呵呵一笑说:“我说他没有吧。十次喊拉尿,七次是没的。他就空落落的爱叫!这里没事,你赶紧回去吧,还要照顾小孩,做好多事,不用在这里耗着。这里有事,我自己会解决的。”

    现在,她奶奶只是常催我“回去”。而一年前我们刚回来那会儿,她奶奶老挂在嘴边念叨的是“你回福州上班吧”。

    之所以,没再念叨“你回福州上班”,缘起于她说错的一句话。

    一天,她奶奶说:“我也动不了了,我和你爸就一块去敬老院。”转身,我就跑了几家设施都很漂亮、新建的敬老院做了详细咨询,对方一律告以“暂无条件接纳生活不能自理的老人”。她奶奶这才不频繁提及“回福州上班”的事。不过,她奶奶还附加了一个条件,就是:“你们以后还是要回福建去的,不然她外公外婆老了,没人照顾。”宝宝她外公外婆与她爷爷奶奶的年龄差了十多岁。

    临走时,她奶奶高兴地从冰箱里取出一包鸡蛋,说是这个星期新下的,让我带回去给小宝吃。

    我带着鸡蛋,骑着车,七八分钟后回到了小别墅。我赶紧先把出门前就闷在高压锅里的八宝粥炖罐取出,这是我和老婆的早餐主食,然后将排骨快速处理了放进高压锅里隔水煮炖。听着楼上的声,小宝醒了,在穿衣服。我又赶紧从冰箱里开了牛奶,跟一枚鸡蛋打在一起,将小宝的蛋羹炖下。

    老婆带着小宝下来,我说:“今天你多带着点小宝,我怕忙不过来。还要给爸爸再炖个海参汤,赶着午饭前送过去。”

    老婆放下小宝,说:“好啊。等下炖好了,我们还是开车带小宝一起去看爷爷吧。”

    这就是现在我的“小别墅”与“老房子”的基本过往。在八分钟赶去陪伴的骑行路上,我历经春夏秋冬、风霜雨雪,来来回回、日复一日……

​(受权转自微信公众号“我的家多宝小时代” ,该公众号由青年作家阿来出品,感谢大家多多关注🙏)。

只看楼主 楼主
头像
在这里开始你的发言
圈子 闲聊灌水 闲聊嘚吧嘚~
369 人已成为圈内人
+加入圈子 新建帖子

全站热门讨论

本圈相关讨论

相关圈子

推荐圈子
爱情伦理片 1.1w 个圈内人
推荐圈子
闲聊灌水 369 个圈内人
推荐圈子
给你点颜色 1.9k 个圈内人
推荐圈子
恐怖惊悚 7.0k 个圈内人
推荐圈子
漫威MARVEL 2.1k 个圈内人
ac152be515689955194898194d0001

带图发帖: 0/5

我的回帖: 0/20

我的看帖: 0/10

可提现

0

查看如何
获得奖金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