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雷电影

不窥隐私,不树榜样,不吝金钱

回复
用户头像 楼主
手机用户180****6668

   有句话说,中国的父母喜欢做儿女隐私的偷窥者和记录者。听口气,像是站在中国大门外的某位爱嚼舌根人士说的。

    据说,这话是有现实依据的,源自一篇刚去了火气的网文。说是中国某大城市有一位妈妈,她遵从了育儿专家的教导,从女儿三岁那年起持续九年,几乎一天不落、勤勤恳恳地为女儿写“成长日记”。我家小宝今年也三岁,家人已提议多次,要老婆和我效仿着写。

    言归正传。当女孩长到十二岁时,她写信“跪求”妈妈答应她三个请求:一、不要再为她付出那么多;二、不要再天天缠着她讲“学校发生的事”;三、不要再为她写“成长日记”。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知好歹呀?”那位母亲不仅急了,而且带着心碎,她苦口婆心地跟女儿说,“人家专家手里有好多成功案例呢——上海有个母亲为孩子写了20年‘成长日记’,结果孩子考上了美国哈佛大学;东北有个母亲为孩子写了24年‘成长日记’,结果孩子现在做着留英的博士。我每天拿出一两个钟头的时间来为你写日记,还不是为了让你更好地成长吗?”

    有种好,叫父母为你好。“这种好”终究成为儿女难以承受之重,她满腹委屈地说:“可是你想过我的感受吗?我每天活得战战兢兢,生怕犯一点错就被你永远记进日记。每次考试,我都万分紧张,你那么在乎分数,特意绘制了我历次考试名次的进退表。我不愿意面对你失望的目光……你在日记里养了一个女儿,可那不是我!”

    看完后,我确信,做父母的出于各种原因有偷窥儿女隐私的冲动,但这绝不是中国父母的专利。中国父母的“成长日记”,那只是“楚门的世界”之一种。

    上世纪末,欧美热播一部纪实性肥皂剧《楚门的世界》,其热度丝毫不亚于后起的《纸牌屋》《权力的游戏》,前些年还翻拍成了电影。剧中主人公就叫楚门,他从婴儿时期就被一家美国的电视制作公司收养。

    有一天,活了半辈子的楚门突然发现,自己的父母、妻子、邻居和同事全是演员。每一秒钟,都有上千部摄像机在对着他,每时每刻全世界都在注视着他,吃饭,睡觉,工作,甚至做爱,全都呈现在公众的视线里。

    楚门决定逃离,导演在天上巨大的控制室里,对楚门喊话:“外面的世界,跟我给你的一样虚假。”但楚门仍然选择奔向远方的自由。即使外面的世界同样虚假,至少他拥有选择的自由。

    鉴于此,我不仅反对父母煞费苦心地为孩子写成长日记,今后也反对学校老师要求学生自己或为学生写成长记录。我认为,那是在侵犯未成年人的隐私;是将一颗幼小的心灵置于他人的“盯梢”之下,被成人世界制造了自由缺席、尊严被盗、人格受辱的“偷窥人生”。

    成长过程的一切都是尚未定型的,刚刚说过的话、做过的事,可能稍后就后悔了,只要是在成长中的人,没人愿意将过去的每一瞬间永远定格,变成白纸黑字有据可查的档案。即使是成年人,也同样如此,微信功能“仅展示最近三天的朋友圈”就是明证。

    所以,面对孩子的成长和教育,我不会特意为她写成长日记,只想给她一个相对自由和真实的成长环境。毕竟,渴望自由不止是孩子的需要,它更是人类共同的心声。

    我不想制造一个“楚门的世界”,同样,我也不会为孩子建造一个“比较人生”。

    拿别人家孩子莫名其妙的优点有意无意在自家孩子面前反复说道,这是许多家长惯用的教育方法。这种教育的伎俩还有一个很动听的名字,叫正面激励法,或者叫给孩子树榜样。

    其实,这种所谓榜样,其力量常常具有不可估量的摧残孩子心理健康的破坏力。我相信,没有几个孩子会喜欢生活在“别人家孩子”的阴影里,更何况“别人家孩子”到底如何优秀许多家长完全是一头雾水,人云亦云罢了。

    这个世界,最好的是榜样,但最坏的也绝对是榜样。

    两千多年前,老子就曾说过:“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矣。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矣。”“不尚贤,使民不争。”

    对于老子的这些话,台湾著名学者南怀瑾先生深以为然,在其著作《老子他说》中明白地解释道,从学术思想的观点来讲,既然美与丑、善与恶,都是形而下人为的相对假立,根本即无绝对标准。那么,建立一个善的典型,那个善便会为人利用,成为作恶多端的挡箭牌了。建立一个美的标准,那个美便会闹出“东施效颦”的陋习。

    南怀瑾认为,“对教育或任何事,如果不特别标榜某一个标准,某一个典型,那么有才智的人,会依着自然的趋势发展;才能不足的人,也就安安稳稳地过日子。倘使是标榜怎样作法才是好人,大家为了争取这种做好人的目标,终至不择手段去争取那个好人的模式。如果用手段而去争到好人的模式,在争的过程中,反而使人事起了紊乱。老子提出来的‘不尚贤,使民不争’,并非是消极思想的讽刺。此处之贤,是指何种贤人而说?真正所标榜的贤人,又贤到何种程度?很难有标准。”

    “要使一个人在本质上很善良,就必须使他的需要少,让他少和别人比较;如果一个人的需要多,而且又偏听偏信,则他在本质上必然要成为一个坏人。”法国启蒙思想家卢梭的这一观点跟老子简直是一脉相承。

    “不尚贤”,便不会有榜样,也不会有比较,更不会滋生无妄的欲望。良好的社会风气,必须以每一个人“善良”的“本质”为土壤,这才是自然的生态,而不是靠刻意标榜某些人和事物从而激发人们效仿的欲望而营造出来的“人工的生态”来实现的。

    “比较人生”是众多不良“人工生态”的一种。还有一种常见的有害“人工生态”,是家长在孩子面前“装穷”。不管是真的因为家庭经济拮据,还是假意制造家庭经济危机,有些家长就是喜欢在孩子面前“哭穷”,目的是要让孩子从小养成节约的好习惯和树立靠自己的独立思想。

    家长刻意营造的“穷氛围”,是能起到让孩子从小就尝到没钱的苦滋味的教育作用。但家长可否知道,装穷也同样会极大挫伤孩子的自尊和自信,极有可能错失了让孩子从小树立远大理想的良机。

    人穷志短,这可不是传说,而是真实存在。我有一位同学在大学时成绩优秀,临近毕业,很多成绩次于他的同学挤破头地争抢出国留学机会,而他却对此无动于衷。有一次,我们在一起喝酒吃饭。酒过三巡,我笑问他为何不打出国的念头。没想到,带着几分醉意的他竟嚎啕大哭。哭完了,他似乎心情舒畅了,说:“从小父母告诉我,家里没钱,等我大学毕业赶紧找工作好挣钱。所以,我哪敢有出国的想法。”

    自从那时起,我便在心里暗下决心,今后,我一定要努力地在孩子面前大大方方地做个有钱人。等孩子有了坚定的梦想,我一定会及时而明白无误地告诉她:“爸爸就算是砸锅卖房,也要支持你去实现梦想,绝不吝惜金钱,爸爸有的是钱!”

    说到钱,不免想多说几句对孩子在钱方面的教育。

    做家务或别的什么,可以得到钱。这是许多家庭热衷实行的“工作-报酬”教育法,目的是要通过此法向孩子传达“不工作没有钱”的普遍道理。然而,孩子并不会乖乖明白事理,久而久之,状况往往逆转成“没有钱,不工作”。这给家长们一个措手不及又无可奈何,原来好好的钱的报酬功用一下子质变成了近乎贿赂之用。

    钱的教育,我以为无非是两大方面,一是告诉孩子钱是怎么来的,二是钱该怎么花。

    钱怎么来,只能由家长做一个好的示范给孩子们看。如果一个人的人生观和世界观都是从钱的方孔里望出去的,他的孩子一定会有拜金主义的心理。

    在钱该怎么花的问题上,估计孩子的意见永远不会和家长相同,年轻人总觉得父母把钱系在肋骨上,每个大钱拿下来都是血淋淋的。正当用钱的方法,是可以从小加以锻炼的。比如,一个家庭的经济应该对孩子们公开,每月召开一次家庭经济会议,家长报告账目和预算,让家庭成员公开讨论。在这种民主的形式之下,孩子会养成一种自尊和自觉。

    我以为,钱要花出去才会发生作用。也就是说,钱不但要好好地去满足人的物质需要,更要顾及人内心平安。

    记得,《乌托邦》关于钱有这样的一段描述:在理想国,小孩子拿金钱当玩具,孩子们可以由性地大把抓钱,丢来丢去地玩。孩子们把金钱看成司空见惯的东西,时间久了便觉得金钱这东西稀松平常,长大之后自然也就不会过分地重视金钱,贪婪和吝啬的毛病也不至于犯了。

    不窥隐私,不做比较,不吝金钱——当然对现实教育说“不”之处还有许多——我以为此“三不”带有原则性较强的特点。现实生活中,有太多父母,以及众多老师,忙于为孩子制造一种自以为良好的“人工生态”,却忽略了对自己生命土壤的改良,以及自己人格境界的升华。教育孩子,更多地要求我们经常审视自己,研究自己,改造自己,而不是针对孩子。

(受权转自微信公众号“我的家多宝小时代” ,该公众号由青年作家阿来出品,感谢大家多多关注🙏)。

只看楼主 楼主
头像
在这里开始你的发言
圈子 闲聊灌水 闲聊嘚吧嘚~
345 人已成为圈内人
+加入圈子 新建帖子

全站热门讨论

本圈相关讨论

相关圈子

推荐圈子
爱情伦理片 1.1w 个圈内人
推荐圈子
闲聊灌水 345 个圈内人
推荐圈子
给你点颜色 1.8k 个圈内人
推荐圈子
恐怖惊悚 6.8k 个圈内人
推荐圈子
漫威MARVEL 2.1k 个圈内人
ac15289115686140673754910d0001

带图发帖: 0/5

我的回帖: 0/20

我的看帖: 0/10

可提现

0

查看如何
获得奖金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