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雷电影
至爱梵高·星空之谜

至爱梵高:愿他心有瑰宝可唱可吟,生前就有人懂有人听

评《 至爱梵高·星空之谜

2017-12-16 12:01发布

460

编辑

《歌手》第一季第三期,杜丽莎老师唱了一首《Vincent》,这是我第一次听到这首歌,当时就把我唱出了泪花。

再次听出泪花,是今天看完《至爱梵高•星空之谜》,影片结束的时候,片尾曲唱起,正是这首《Vincent》。第一次,所有的人都安安静静地坐在椅子上,听完整首片尾曲,看完所有字幕,直到大灯亮起,才起身离开,其间没有发出任何声响,仿佛生怕惊扰了文森特•梵高那敏感而纤细的神经。

至爱梵高·星空之谜剧照

估计这又会是电影史的一个独特记录,125位艺术家,历时7年,根据120幅梵高的原作,临摹改造成65000幅油画,以每秒钟12幅油画的频次,让梵高的画作在银屏流动,在你我的眼前流转。

电影里每一个镜头,都与梵高的原作对应,都是他生前生活痕迹的反应。这个只在世间艰难存活了37年的男人,这个谜一样的男人,到底有着怎样的人生经历与传奇故事,让他在历经100多年后仍被人如此推崇呢?

至爱梵高·星空之谜剧照

今天,就算完全不懂艺术的人们,应该都看过或听过梵高的名字,在各种场合看到过他的作品,比如宾馆或酒店,那幅经典的“向日葵”或者“星夜”。或多或少听过他割耳朵、进精神病院,开枪自杀的故事,一个疯子或天才的经典故事。

他到底是一个天才,还是一个疯子?电影没有答案,就象人生没有答案一样。

他是长子,却不是母亲心目中的长子,因为母亲的第一个孩子生下来没多久就夭折了,那才是母亲心目中完美的长子,这个阴影一直埋在母亲的心中,也一直埋在他的心中。

至爱梵高·星空之谜剧照

他的事业一直都不顺利,在开始画画之前,无论是作画商还是牧师都被解雇回家。后来在弟弟的鼓励下开始作画,他没有接受过科班训练,10年时间创作了2000多幅作品,包括900多幅油画和1100多幅素描,却只售出一幅作品。

他一个人住在乡下的小旅馆里,每天从早上8点到下午5点,比钟表还准,一刻不停地作画。 在写给弟弟提奥的信中他说“我希望我的艺术能触动到他人。我希望他们会说———他用心感受,而且深触灵魂。”

至爱梵高·星空之谜剧照

他作画几乎是不调色的,相当于把颜料从颜料管里挤出来直接用在画布上,他认为,这样的鲜艳的、高纯度的、高饱和度的颜色才更能表达强烈的感情、更能传递炽烈的情感,更能带动观看者的情绪。"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团火,但路过的人只看到烟“。

10年的时间里,只售出一幅画作,没有任何收入,生活全靠弟弟接济,这样的生活有多孤独,有多绝望,只有当事人才能体会吧。在后人写的传记《梵高传》中有这样一句话,“表现痛苦很容易,但用自己的痛苦和激情去表现人间的喜悦和壮丽,在这一点没人能比得上梵高。”

我更情愿把这当作是后人善意的解读,不过,也多少能让我们理解,他在用色方面,尤其是大胆选用黄色的用意,那种明艳饱满的黄色就像是太阳的颜色,这正是处在困窘低谷中的人拼尽全力用生命发出的呐喊吧。

至爱梵高·星空之谜剧照

但是这是一部你看完后注定要惆怅的电影,注定要让你思索良久的电影。影片是第三人称的角度,来展开他的人生。一个送信人用走访的形式,让我们窥见他生命最后几年的岁月。送信人走访的人、走过的路,以及走访的地方,无一不是梵高画作里有过的。

至爱梵高·星空之谜剧照

送信人着一件明黄外套,一出场就让人联想到梵高的画作。送信人十分不想送这样一封信,但碍于父亲的请求,不得已踏上送信的旅程。而当他着迷于梵高的死因时,加歇小姐的一句话却十分扎心:“为什么要关注他的死亡,而不是他的生活?”

是啊,生前处处被拒绝,死后却点点被挖掘。这到底是讽刺,还是幸运?而不管如何去探寻,我们也永远无法得知当时的梵高到底经历了怎样的伤痛和苦闷。而那些因为偶然接触过梵高的最后岁月而被重点关注的人们,当他们一遍又一遍地向不同的人们诉说梵高的故事时,想起曾经的轻视、拒绝和不屑,会是怎样的的一种心情?

至爱梵高·星空之谜剧照

谁知道天才在什么地方?也许就是你身边那个落魄的人。

而同时,怎样才能证明你曾来过这个世间?怎样才算是无悔的一生?这个答案更是要用一生去追寻。对于梵高,死后长达百年甚至更长的画作纪念、荣耀加身,比起37年的生前晦暗,孤苦一人,我更愿他心有瑰宝可唱可吟,生前就有人懂、有人听、有缤纷可分享,有知音可共鸣。

而不是:”我心藏瑰宝灿烂如歌,唯画作可为我吟唱。“

附片尾曲歌词,英文本身很诗意,中文翻译也很典雅,请细细品味。

Starry, starry night 那夜繁星点点,

Paint your palette blue and gray 你在画板上涂抹着灰与蓝。

Look out on a summer's day 夏日里轻瞥一眼,

With eyes that know the darkness in my soul

便将我灵魂的阴霾洞穿。


Shadows on the hills 暗影铺满群山,

Sketch the trees and the daffodils 树木与水仙花点缀其间,

Catch the breeze and the winter chills 用雪原斑驳的色彩,

In colors on the snowy linen land 捕捉着微风与料峭冬寒。


Now I understand 我终于读懂了,

What you tried to say to me 你当时的肺腑之言。

How you suffered for your sanity 独醒于众人间的你是那么痛苦,

How you tried to set them free 你多想解开被禁锢者的系绊。


They would not listen 可他们却充耳不闻,

They did not know how 对你视若不见。

Perhaps they'll listen now 也许,现在听还为时不晚……


Starry, starry night 那夜繁星点点,

Flaming flowers that brightly blaze 鲜花盛放,火般绚烂。

Swirling clouds in violet haze 紫幕轻垂,云舒云卷。

Reflect in Vincent's eyes of china blue

都逃不过文森特湛蓝的双眼。


Colors changing hue 色彩变化万千,

Morning fields of amber grain 清晨琥珀色的谷田,

Weathered faces lined in pain 张张饱经风霜与苦痛的脸,

Are smoothed beneath the artist's Loving hand

在画家笔下渐渐舒展。


Now I understand 我终于读懂了,

What you tried to say to me 你当时的肺腑之言。

How you suffered for your sanity 独醒于众人间的你是那么痛苦,

How you tried to set them free 你多想解开被禁锢者的羁绊。


They would not listen 可他们却充耳不闻,

They did not know how 对你视若不见。

Perhaps they'll listen now 也许,现在听还为时不晚


For they could not love you 他们根本不会在乎你,

But still your love was true 你对他们的爱却未曾改变。


And when no hope was left inside 当最后一点希望都一去不返,

On that starry, starry night 在那繁星点点的夜晚,

You took your life 你愤然结束自己的生命,

As lovers often do 如热恋中盲目的人儿一般。


But I could have told you, Vincent 文森特,我本该告诉你。

This world was never meant for one 像你这样美好的灵魂,

As beautiful as you 本就不该来这无情的世间。


Starry, starry night 那夜繁星点点,

Portraits hung in empty halls 空旷的大厅里画作高悬。

Frameless heads on nameless walls 无名的墙上无框的肖像,

With eyes that watch the world 用注视整个世界的双眼,

And can't forget 把一切刻在心田。


Like the strangers that you've met 就像你曾遇见的匆匆过客,

The ragged men in ragged clothes 褴褛的人身着破烂的衣衫。

The silver thorn of bloody rose 血红玫瑰上银白的利刺,

Lie crushed and broken 零落成泥、摧折寸断,

On the virgin snow 散落于皑皑雪间。


Now I think I know 我想我现在懂了,

What you tried to say to me 你当时的肺腑之言。

How you suffered for your sanity 独醒于众人间的你是那么痛苦,

How you tried to set them free 你多想解开被禁锢者的羁绊。


They will not listen 而他们根本不会去听,

They're not listening still 此刻,仍无人在听。

Perhaps, they never will 也许,永远。

©本文版权归作者 宋涵杂谈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全文
宋涵杂谈
宋涵杂谈

粉丝 0

一片海蓝蓝

相关电影

至爱梵高·星空之谜

类型:剧情 / 动画 / 传记

上映:2017-12-08

分享

评论

(0)

迅雷客户端内打开,可实时收取评论和私信 去下载

  • 全部评论
  • 最新评论
  • 最热评论
      ac1521db15665579891731139d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