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雷电影
鳗鱼

今村昌平的晚年作品——《鳗鱼》

评《 鳗鱼

2018-01-01 00:17发布

1464

编辑

●导演

今村昌平是全世界为数不多的两度荣获金棕榈大奖的导演之一。

获奖作品分别是1983年的《楢山节考》,还有就是我要介绍的《鳗鱼》,1997年,今村昌平已经71岁了。

今村昌平的作品风格奇诡,冷峻,镜头总是对准社会底层平民,擅长赤裸裸的表现人的本能及欲望的事, 常常在小人物身上揉捏各种各样的情感,偏爱使用动物和自然景物作为影片的重要隐喻和象征 ,镜头中的角色形象鲜明,丰腴饱满,富有活力,且多与生死对话来挖掘电影内涵。

今村昌平可能是经历磨难最多的日本导演,为了拍电影他背负了许多外债,他自己也坦言电影这玩意可不是绞尽脑汁洒尽汗水就一定能成功的,不过在追求电影艺术的道路上,他始终坚持自己的拍片原则,不肯为了金钱出卖自己的艺术良心。

今村曾师从川岛雄山,川岛后来的作品越来越媚俗而流于平庸,今村曾问他:“ 为什么拍那种迎合观众的毫无意义的电影 ”,川岛回答说:“ 为了生活。 ”他对此深感痛心,不能容忍这种堕落.

1997年他参加戛纳电影节他听说许多导演都喜欢重拍不满意的场面后他感到可悲可叹,无地自容,因为拍摄《鳗鱼》时他一次也没能重拍。

在酒会席间,他见到了了意大利老导演亨利·柯比,想象着他贫困凄凉的晚年生活,今村昌平在心中起誓:“哪怕再辛苦,负债再多,也要毫不妥协地拍出自己能够接受的电影来。”

鳗鱼剧照

●鳗鱼

说到《鳗鱼》,那就不得不提一下影片中的鳗鱼,男主人公山下亲眼目睹妻子与他人通奸,一气之下用菜刀捅了妻子多刀之后自首入狱,出狱时,与之同行的除了他的保护司还有一条鳗鱼。

他曾对别人说过,在狱中他可以和鳗鱼说心里话,而鳗鱼却从不会和他讲他不愿意听的话。

山下对鳗鱼有着常人难以理解的情感,每换一个地方他都要第一时间为塑料袋中的鳗鱼换水,到达荒郊野外的弃屋后,他蹲下来和鳗鱼“交谈”:这个新家是不是比监狱要好。看到山下对着水桶中的鳗鱼自言自语,人们都说他很奇怪。

鳗鱼剧照

到山下为鳗鱼添置玻璃鱼缸为止,鳗鱼就像山下的宠物一样陪伴在他身边,尽管两人的“亲密相处”在常人看来很奇怪,但是在鳗鱼身上寄托着几乎所有情感的山下的诡异行为还是可以理解的。

山下沉默寡言的孤僻性格通过与鳗鱼的相处体现出来,这是鳗鱼的叙事作用——塑造人物形象,用物象塑人,是今村昌平的惯用手法。

随着剧情发展,鳗鱼越来越不像是山下的亲密朋友了,或者说,“鳗鱼”在电影中开始起到别的作用。

鳗鱼剧照

与当地的高田在河上用鱼叉捕鳗鱼的当晚,山下梦到了缠在鱼叉上的鳗鱼,镜头切到特写,纯黑背景,由此能看出今村昌平对动物的表意功能青睐到何种程度。

为了进一步把鳗鱼和人联系起来,梦的镜头之后,醒来的山下从床上滚了下来,手里拽着台灯,一脸惊恐未定的表情。很容易理解此时山下的内心状态正如这条被钳住的鳗鱼,无奈与挣扎。

一方面,他刚刚出狱,准备迎接崭新的自由生活,另一方面,他不得不隐瞒自己杀妻凶手的身份,每天揣着秘密与人相处,虽然表面上波澜不惊,但内心仍然忐忑不安。

这就解释了为何山下不愿意用鱼叉捕鳗鱼,这不是说他善良,不愿意伤害自己的“知心朋友”,而是他不愿意看到做垂死挣扎的自己,显然,他的秘密一直在困扰着他,他为此常常感到惊恐不安,所以他甚少与人交流,总是喜欢独处。

除了保护司,鳗鱼是唯一知道他秘密的“人”,因此,鳗鱼成了山下感知过去的媒介,时时刻刻地提醒着山下过去所犯下的罪行。通过鳗鱼我们可以窥探到山下的内心世界,或者干脆一点,这个知道山下太多秘密的鳗鱼就是另外一个山下,他是捅了妻子数刀的杀人犯,坐过八年的监狱,是它而不是此时的山下藏着无法掩盖的罪恶。他将鳗鱼从监狱带了出来,也把过去的罪恶带了出来,放在自己的身边精心饲养,这正说明对于不堪回首的过去,他无法释怀,与鳗鱼相处,是与过去和解的心路历程,也是他融入新生活的关键所在。

鳗鱼剧照

稍稍留意一下,影片名“鳗鱼”直到山下出狱后才出现在画面上,这提示我们电影的正片从此开始:一个刚出狱的男人和他的鳗鱼(罪恶)踏上了新的旅程。

有几个值得注意的情节,一个是山下会不自觉地走在保护司后面走着机械呆板的步伐,另一个是他见到警察以后立刻以立正姿势站好,按他说,这是八年来在狱中养成的习惯,换个角度看,这也是他过往杀人犯身份的残余,印记。据今村昌平自己说,这是从老相识的保护司那里听来的真实故事,他很擅长在现实中寻找灵感并巧妙地绾合在电影之中,为他的角色增添一抹色彩。

鳗鱼剧照

影片的后半段,高田给山下关于鳗鱼产子的故事,雌鱼游到千里之外的赤道附近排卵,随后雄鱼在附近撒下精子,大部分雌鳗和雄鳗都直接死在那里,刚出生的小鳗鱼游回日本,不过数十万小鱼也死在了途中。

此时的鳗鱼揭示了影片的深层次主题:万物有灵,讴歌生命。直面生死,探寻生命本质。

说到运用动物,《楢山节考》才是集大成者,整部影片先后出现了二十余种生物,还竟是猪,蛇,老鼠,虫等令人作呕的生物,镜头多给到特写,捕捉一些罕见诡异,惊掉下巴的行为,交配的蛇,吃老鼠的蛇,还有和猪交配的人,对,你没看错,人兽乱交也出现在了影片之中,野蛮至极。

今村昌平曾说这里没什么技巧,他只想表现和雌雄蛇交配一样的性。或者是同样的野蛮。

步入晚年的今村昌平显然放弃了原来极端诡异的风格,《鳗鱼》在他心目中应是一部相对柔和的作品,因此影片并未刻意渲染上述诡异可怖的生物境界。影片中提到鳗鱼的繁殖,迁徙只不过是对生命力旺盛的讴歌与感叹。小鳗鱼的幸存无疑是以成年鳗鱼和其他小鳗鱼的牺牲为代价的,这是生命中残酷的一面,压抑的一面。不过日本文艺理论家厨川白村曾说:无压抑即无生命的飞跃。他还写道:我们有兽性和恶魔性,但也有着神性……精神和物质,灵与肉,理想和现实之间,有着不绝的不调和,不断地冲突和纠葛。所以生命力越旺盛,这冲突,这纠葛就越激烈。

鳗鱼剧照

今村昌平致力于展现生物旺盛的生命力来刻画人物形象,展现并释放人物心中的压抑,高田也劝说他每个人都有罪恶,因而变得越来越怯懦,无法走出过去的回忆,这是令人沮丧的。

听过鳗鱼的故事以后,山下想到了那封匿名信,那封告发他妻子和别人上床的信。他开始怀疑那封信是不是根本就没存在过,杀死妻子不过是出于自己的幻觉和妄想。

其实妻子有没有背叛山下并不重要,影片也并未纠结于此,山下在听过鳗鱼的故事之后考虑到匿名信的事情并非偶然,这无疑是他第一次直面自己的杀人动机,与以往飘忽不定的幻想不同,这一次他显然有了理性的思考,可以认为,这是他走出过往的最重要的一步——反思罪恶,而不是被它产生的幻觉支配,山下从某种意义而言有了主动权,这也为后来他能过上幸福生活做了一个铺垫。

最后,山下对鳗鱼的生命作一番感慨之后将其放生,一方面,以鳗鱼产子寓意自己将要和桂子一起养育孩子的决心,另一方面表面他已摆脱了过去的罪恶,准备好了迎接未来的幸福生活。

鳗鱼剧照

说到动物,影片三次切到同一只“嗡嗡叫”的青蛙,叫声很奇怪,可能是故意设计成偏离忠实度的声音引起注意,

第一次山下在船上说自己受够了女人,

第二次桂子在桥上给山下送便当,(山下没理会)

第三次桂子在桥上用绳子拴住便当送给山下。(同样没理)

很明显山下无法接受这个偶然出现在自己生命中的女人,青蛙就像是有着嘲讽性质的句号,以非叙境镜头的形式标在这些片段之后,提醒着山下也提醒着我们他是一个杀妻凶手,不配得到幸福。

鳗鱼剧照

为了突出青蛙的作用,桂子送了两次便当,不过两次的心境却不相同,第二次用绳子将便当拴起来更显情真意切,以同样的青蛙收尾则反应了山下冷漠的态度。

今村昌平构思奇僻,一只和剧情毫无联系的青蛙也能用得如此巧妙,如此熨帖,就说影片中的鳗鱼吧,从片名都能看出来它是多么重要,说它是主角也不为过,对动物的运用,完全出于刻画人物的需要,镜头中的角色多是鲜活立体且富有特色,这足以证明今村昌平对人性洞察之深刻,在他眼里,人和其他的动物并没有什么分别,甚至有时候比动物还要凶残,邪恶。

●情色

今村昌平曾被法国《解放报》称赞为“好色老头”,不言而喻,他的作品中少不了露骨,淫荡的色情场面,强奸,乱伦,通奸,卖淫甚至还有《楢山节考》的动物相交,人兽相交,尺度之大令人咂舌。

可能因为这个原因,他的作品很难在网上找到在线视频,这也导致很多人都对他不熟悉,他曾经的师父小津安二郎倒是凭着《东京物语》广为观众知晓。

鳗鱼剧照

在他自传《草疯长》里,他说拍摄《赤桥下的暖流》时,曾反复询问原著作者现实中是否真有女子能像佐惠子那样分泌出超常量的水,问得他都怕了。更有趣的是,片子上映后,有记者模样的人对他和妻子说:“其实我妻子就是那样的女人,我可真幸福啊。”

不过欣赏一部电影作品我们不应该把关注点放在情色场面本身,有些观众可能会觉得不适,认为今村昌平哗众取宠,也有人认为他不拘泥传统,敢于突破,我倒是觉得不必去揣测他本人对情色场面和女性的看法,欣赏一部作品,尤其是艺术品最主要的还是理解导演的意图,我们总不能说他对情色的细致描写纯粹是为了自己过瘾吧?

按照今村昌平自己的说法,置身于逆境中的女性不顾一切顽强生活的形象,可以展示出人不可估量的神奇潜能。对于性,对于色的描写是为了寻求人类的滑稽、伟大、纯真与丑陋。

《鳗鱼》中有三场情色场面,第一场是山下妻子与人通奸,第二场是桂子险些被高崎强暴,第三场是桂子与男友英次做爱。细节我就不描述了,

鳗鱼剧照

第一场只是推动剧情发展,为山下犯罪造势(你硬要说吸人眼球那我也没话说),看见床上的妻子,镜头切到大特写,伴随着妻子的呻吟声,山下此时怒目圆睁,随后他去厨房取刀,摄影机跟拍至卧室,他开始捅人,整个过程他没说一句话,全靠喷溅到玻璃上的鲜血和男人的尖叫表现他的罪恶。

仔细想一想,无论是电视剧中还是电影中,捉奸在床且当场行凶的情节并不常见,要么是事后计划杀人,要么是暂不表示,破案后回忆杀人现场。像《鳗鱼》开门见山故意杀人就特别需要一个情绪的爆发点,不色情不足以造境,境不实不足以叙事。这和《发条橙》差不多,没了色情场面,那就不是现在的《发条橙》了,我敢说,《鳗鱼》没了色情场面,它也不能夺得金棕榈大奖。

鳗鱼剧照

第二场桂子险些被高崎强暴,在挣扎中特意露出了白色内裤(看了一下剧本,确实是这样写的),不过最后桂子用双脚蹬开了压在身上的高崎跑掉了,展现了今村昌平所谓女性的力量(他对女性的力量有迷之自信)

桂子与男友做爱的细致描写显然更重要,

男友是有夫之妇,在没有足够多时间的情况下用色情场面表现桂子对一个不该爱的人的爱是最佳的办法,平时在影视作品中也同样刻画床上男女来表现不正当关系,只不过尺度没那么大罢了。

注意两人边做爱边交谈,桂子问男友是不是让自己做别人的情妇抵债,男友回应怎么会呢,然后继续躲在被子里……这不正表现了今村昌平所说的人性的丑恶和贪婪,随着剧情发展,我们会了解事实的确如此,桂子的男友只不过是一个贪财好色的人渣而已。

鳗鱼剧照

对于桂子,她时乖命蹇,白白在人渣身上浪费了自己的青春和金钱,这为她委身于山下做了一个有力的铺垫,尽管尺度很大,但也确实能看出她摆脱前男友的决心,一个坚强又不失温柔,充满生命活力的形象被今村昌平以一些生活细节和必要的性描写勾勒出来,这对影片主题有着重要的作用。

●对善美的肯定

男主人公山下先是杀妻入狱,接着又回到正常生活,今村昌平正是想表现一个自然地跨越这种落差生活下去的主人公,因此他杀妻的情节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开启新生活以后的经历,所以关于这部影片,不必做什么道德批判,也无需计较山下未来幸福生活的可能性,它只是一段纯粹的生命历程,是活着的自然状态,是一个险些被遗弃在社会边缘的人的自我救赎。

温柔贤惠的桂子对于山下回到正常生活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影片中的高田和其他来理发店的客人都认为山下不能没有桂子,桂子穿着红衣出现在当地的时候高田就说很少见呢。这也说明桂子对于山下来说也是极不寻常的,每次桂子试图接近他,他都会冷漠地回避,转而面向自己的罪恶,惊恐怯弱。

山下救了轻生的桂子,桂子也因此帮助山下回到了正常生活。今村昌平通过这两个小人物展现了人性的真善美,这是与以往作品的最大不同之处。

如果说山下成功地完成了这个落差颇大的过渡,那么影片中的高崎则是失败的反例,同样的杀人入狱,他却无法像山下一样获得幸福生活,首先没体会过身为杀人犯却渴望幸福的煎熬,只是做一些扫墓的表面功夫。其次他心术不正,扬言要在女人胯下念经,在监狱里没学到什么本事,因此没人愿意帮助他。

山下沉默寡言,淳朴善良,又在监狱学习了理发的本事,因此他得到了许多人帮助,影片基于此才安排了相对圆满温馨的结局,他终于能过上正常的幸福日子了。

一反往常诡异残酷的作品,晚年的今村昌平多少肯定了小人物身上美好的一面,给予了他们更多的怜悯与体恤。虽说丑恶是他偏爱的主题,但人的复杂性格同样离不开美善。

●特色

除了山下和桂子,影片还用少许笔墨勾画出了几个特色鲜明的角色,和山下一样寡言少语的正树,希望用旋转的理发灯吸引外星人;常常和山下一起去河边钓鱼的高田,扮演着山下心灵导师的角色;善良热心的保护司和他的妻子,帮助山下建新家;收保护费的暴躁青年佑司。

这些人善良纯朴,心无城府,不仅没有对山下和桂子两个外来者表现排斥态度,反而热心帮助两人过上幸福生活,同样没了妻子的高田最能理解山下的心情,哪怕他知道山下是杀人犯也没有疏离他,反倒是给他讲道理,帮助他走出过去的记忆。

耐人寻味的亲切,吸允不尽的温情,以一种克制的方式在《鳗鱼》中体现了出来,原来野蛮残酷的生和死倒是不太明显了。

鳗鱼剧照

为了柔化影片令人压抑的一面,今村昌平选了许多意境幽美的景色插到了影片之中。

孤舟,灯火,薄雾,樱花,河流,胧月,夕阳,赋予了影片诗情画意的艺术魅力,更可贵的是今村昌平做到了真正的借景抒情,情景交融,景物穿插在影片故事之中,含蓄蕴藉,引人遐想。

《鳗鱼》是今村昌平晚年的长篇作品,其风格比之前有着明显的收敛,影片结局温馨美满,讴歌了小人物身上的真善美,展现了人类旺盛的的生命力,从中体现了今村晚年在作品中新的追求与思考。

©本文版权归作者 眠耳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全文
眠耳

粉丝 0

电影,最重要的是感受

相关电影

类型:剧情 / 犯罪

上映:1997-05-12

分享

评论

(0)

迅雷客户端内打开,可实时收取评论和私信 去下载

  • 全部评论
  • 最新评论
  • 最热评论
      ac15103e15661992721028851d0001

      带图发帖: 0/5

      我的回帖: 0/20

      我的看帖: 0/10

      可提现

      0

      查看如何
      获得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