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1年的《摩登保镖》是许氏三兄弟的告别之作,80年代香港电影迎来黄金期,也是三兄弟分道扬镳的开始。

虽然90年代还有一部《鸡同鸭讲》,但文武英杰的许冠杰只是走个过场而已,昔日的兄弟同台已不再。

《摩登保镖》是许氏一贯的市民喜剧,电影刻画一群保安在社会求生存的悲欢离合。

相比《半斤八两》,《摩登保镖》缺乏一条清晰的故事线,电影在许冠英救下偷渡客时才迎来叙事线。

如果《半斤八两》是一出工人和老板阶级斗争的故事,那么《摩登保镖》则是一出生活化的喜剧。

接地气的故事,生活化的场景,电影由众多搞笑的生活场景拼贴而成,极具强烈的生活感。

原本枯燥乏味的生活,艰难的社会求生,在许冠文的诠释下,却总能让人忍俊不禁。

对比相声式的语言幽默其形式单一,许冠文充满想象力的搞笑桥段,配合诙谐的肢体动作。

在搞笑上既没有周氏喜剧一贯的癫狂,也没有新艺城喜剧的脱离现实。

尖酸刻薄的许冠文;为人正直的许冠英;能力担当的许冠杰。

在平凡的生活场景,三位摩登保镖在社会求生时,演绎一出戏剧化的生活喜剧。

工厂捉贼;超市扮贼;训练保安等等,在普通的生活场景加入各种戏剧化因素。

许冠文扮演一个让人憎的总管,为难下属,自己也多番出丑搞怪。

和疯狂的港式喜剧相比,市井小民的故事在贴近生活的同时又充满趣味性。

文武英杰样样俱全的许冠杰,放在这群底层市民中,过于完美得让人难以相信。

在表演上,和冷面笑匠相比稍逊一筹,反而是其美妙的歌声更显其魅力。

开启后代,响誉盛世的粤语歌坛,歌神许冠杰在电影中的表演比起他的的歌声根本不值一提。

那段略显伤感的粤语歌曲,游轮上一群富豪的纸醉金迷,一群底层市民的摩登保镖,还有那群朝夕不保的偷渡客。

所有的一切是那么不协调,社会矛盾全聚集在这一艘游轮上。

“香港就像一条小船,负担太重,多几个人就沉了。”

“我肚子好饿。”

许冠文在搞笑的同时,不乏对社会问题的思考,这一出神来之笔,把一部一向不被金像奖重视的喜剧提升到一个具有社会寓意的高度,许冠文更是凭借此片获得第一届金像奖最佳男主。

不管是尖酸刻薄的许冠文,还是文武英杰样样俱全的许冠杰,或是身材矮小且视盲的许冠英,以及保镖公司那群普通的保镖。

他们都是为了生存于社会打拼的市井小民,许冠文整日唠叨的“芹菜炒鱿鱼”,朝夕不保不就是都市底层市民最真实的生活写照。

以人情世故、社会百态为基础,反映底层市民世俗的日常生活,对社会问题进行揭露的同时又不乏反思。

在枯燥的生活中制造笑料,他们调侃的是,沉闷的小市民生活,纵然社会有诸多苦难,许氏兄弟始终在电影里告诉全香港的市民,生活会更美好。

相比周氏喜剧深沉的人文关怀,许氏兄弟温和许多。

这群做着底层工作的摩登保镖,他们矜矜业业,努力的生存着。

两个妄想靠赌马发财的赌徒,一群妄想发财的偷盗者,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真正生存下来的,只有这群矜矜业业的保镖。

从头到尾,他们始终是保镖,没有什么实质的改变,只是他们在这场生存中活了下来。

虽然老板依然是老板,伙计依然是伙计,但许冠英抱得美人归,许冠杰升官,许冠文顺利退休并出版自己的书。

许冠文给香港的小市民一种慰藉,赋予全香港打工者生活的意义。

虽然许氏兄弟的人文关怀过于美好,但这个世界需要的,赋予人们生活的希望,生活的意义不就是人世间的美好吗?

就算《新难兄难弟》里梁家辉的“我为人人”,放于现实是那么不经推敲,但我们依然相信。

《摩登保镖》之后,许氏兄弟也各自发展。

80年代,许冠杰的代表作也只有《最佳拍档》;许冠英走起了灵幻喜剧,《僵尸先生》、《猛鬼差馆》等等。

冷面笑匠进入创作力低竭的状态,80年代也难有代表作,直至90年代喜剧之王接手冷面笑匠的喜剧江山。

一代喜剧王者冷面笑匠也走向沉寂。

而这一切全是从《摩登保镖》开始,如果许氏四杰,银幕三杰没有分道扬镳,或许90年代能看到冷面笑匠和喜剧之王的同台打擂。

可惜,为后世留下一段佳话的,只有一部《豪门夜宴》。

原文首发公众号:漫谈光影。

©本文版权归作者 漫谈光影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16

评论

0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