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本色》最伟大的地方,在于其剧本、台词、角色设计、表演,以及吴宇森煽动性的拍片手法。之所以称其为伟大,是因为有些前所未见,而有些,则是可遇而不可求。


关于剧本

电影(商业片)最终的目的(亦是其魅力之所在),在于引发观众最大幅度的情感波动(视觉奇观类电影除外)。而观众的移情作用,主要来源于两个方面:1、角色所背负的价值及其变化;2、角色本身的魅力,包括角色设计、演员的表演及演员的特质。

而《英雄本色》,正是在有限的几场戏里,激发了观众最大程度的共鸣。

从宋子豪出狱后第一次遇见子杰那场戏开始,一直到结尾阿豪打死阿成、兄弟和解为止,这中间三大主角之间的几场重头戏,都写得非常饱满,几乎每一场戏都充满强烈的冲突,主角身上所背负的价值(情义和尊严)始终在波峰和波谷之间剧烈变化,而观众亦时时刻刻为之而揪心。

宋子豪出狱第一时间满怀希望去找弟弟,却在凄风苦雨之夜被亲弟弟暴打,并被告知“不要再让我看到你”,宋子豪的目标价值——“兄弟情”被无情抛入谷底。


重逢,豪哥和小马哥共同的目标价值——“兄弟情”由负面走向正面。


小马哥苦等三年,然而宋子豪决定退出江湖。小马哥的第二目标价值——“尊严”,瞬间走向负面。


宋子豪的目标价值——“兄弟情”再次跌入谷底,“为了你,我连升职的机会都没有,因为你是黑社会!”子杰的合理反驳,让豪哥的逆转之路,看不到任何希望。


兄弟间的争执已经超出了底线,宋子豪的现状和目标价值之间,依然有着巨大的鸿沟。


小马的第二目标价值——“尊严”被现实击得粉碎,豪哥有自己的负担,寻求豪哥帮助的路已被堵死。小马哥彻底死心,决定单枪匹马拿回自己的尊严。


在小马哥的刺激下,豪哥为了得到子杰的谅解,决定与小马哥联手,放手一搏。同时小马哥的第二价值目标——“尊严”,由负面走向正面,并达到一个小高峰。


因为父亲的死,子杰在内心深处始终无法原谅哥哥。最终,编导只能通过另一个兄弟——小马哥的牺牲,来换回兄弟俩的和解。影片结束,宋子豪的目标价值也终于达成。


关于拍片风格

从本质上来说,《英雄本色》是一部武侠片。从汉代传记体史书——《史记·刺客列传》,到清代侠义公案小说(以及近代评书)——《三侠五义》;从港台新武侠小说,到香港新武侠电影。打动观众的,始终都是这些亘古不变的母题。情义和尊严,东方的胡金铨、张彻拍过,西方的John Ford、Jean-Pierre Melville、Sam Peckinpah、Sergio Leone也都拍过,但从未有电影能够像吴宇森的《英雄本色》这样,拍得这般真挚爆裂、这般酣畅淋漓。西方人偏理性,讲究叙事逻辑性的好莱坞更是丝毫不敢越雷池一步。无数好莱坞编剧团队一遍又一遍地埋头修改剧本,只是为了让剧本看起来更真实,更可信。像《英雄本色》在影片中后段编排如此密集的感情戏,在影史上洵属罕见。

另一方面,和恩师张彻相比,同样是惺惺相惜的男儿特质,但吴宇森明显更加张扬,也更加细腻。在上述几场戏中,角色大都处在情绪激动,情感爆发的边缘,演员的肢体语言很丰富,而且动作幅度明显偏大。在很多场戏里,演员几乎是以一种“咆哮”的方式在演戏。而吴宇森在拍这些戏的时候,运用了大量的近景和特写镜头,直击角色的面部表情,男性荷尔蒙的气息充斥这整个画面。

换言之,吴宇森刻意放大了这些瞬间,因为这才是真正的“吴宇森时刻”,不是所谓的暴力美学风格,也不是那些神采飞扬的动作场面,而是英雄之间吐露心声的时刻,这才是吴宇森电影最动人的地方。配合那些真挚深沉的台词、伤感而又激昂的配乐以及流畅的剪辑,诚如黄霑所言,《英雄本色》呈现出一种排山倒海的气势,这种气势、这种煽动性,前所未见。


关于台词

英雄本色的台词是很值得考究的,想要写出令人难忘的台词其实并不难,但难就难在没有违和感。横向对比的话,《喋血双雄》里也有很多经典的台词,但要高冷得多;张炭为《一刀倾城》所撰写的台词亦很精彩,但一旦从角色的嘴里说出来,就明显太过于突兀。而《英雄本色》就没有这种问题。我只能相信,这些台词都是吴宇森、徐克憋了很久的心里话,他们压抑得太久了,在《英雄本色》里,终于有机会借狄龙、周润发之口一吐衷肠,这种极端压抑下的爆发,力量是惊人的。


关于角色设计

据称《英雄本色》中小马哥的角色本来是属意郑浩南来饰演的,因为档期的原因才找了周润发,而且只是第三主演,戏份及其有限。但在拍摄的过程中,周润发身上的某些东西打动了吴宇森,于是戏份逾加逾重。影片公映之后,周润发的风头完全改过了狄龙和张国荣,昔日的“毒药发”一夜之间翻身成了“神仙发”,而小马哥也成为了一代人的精神偶像。

《英雄本色》、《喋血双雄》;《龙虎风云》、《监狱风云》、《秋天的童话》、《阿郎的故事》……没有人能够否认他们的才华。如果不是吴宇森,周润发也许迟早能够奉献出另一个小马哥;如果不是周润发,吴宇森也许同样能够拍出另一部《英雄本色》。这份名单里还应该加上狄龙、徐克、张国荣,以及一连串其他不知名的名字。诚如吴宇森自己所言,在最失意、最失落,也是最需要肯定自己的时候,上天把这一群蛰伏的男人聚集在一起,自此英雄相惜,风云际会。也许,只要坚持,这个世界上就真的会有奇迹发生。

《英雄本色》里小马哥的角色设计是很讨巧的,在这里吴宇森借鉴了《独行杀手》中Alain Delon的造型,给小马哥披上了阿玛尼的风衣,戴上了雷朋的墨镜。除了造型拉风,在举止上也做足了派头:用假钞点烟,嘴里叼着牙签(周润发自己设计的),手持双枪独闯龙潭。隐藏在玩世不恭外面下的,是一颗重情重义、自尊自爱的赤诚之心。另一方面,豪哥的隐忍、子杰的冲动,让观众对于小马哥这个角色有了最大的移情作用。尤其是张国荣所饰演的子杰,虽然是第二主演,但在观众心里,他几乎站在了小马哥的对立面上:子杰有多恨豪哥,观众就有多爱小马哥。

但这些还不够,为了剧情的需要,也为了最大程度地打动观众,吴宇森“选择”让小马哥死去,而且是优雅悲壮的死去(吴宇森在这里采用了慢镜的手法,并配上了舒缓的音乐)。在银幕上把最美好的东西亲手撕裂给观众看,悲剧的力量永远是最大的。

在影片的结尾,吴宇森又借豪哥之手,一枪打死了阿成。这一枪,是必然的,是开给观众们看的,是替小马哥开的。


关于表演

角色设计如此到位,小马哥换一个人来演,也许会同样成功,但一定不会这么轰动。周润发的小马哥,论细腻比不上《秋天的童话》中的船头尺,论真实比不上《龙虎风云》中的高秋。但周润发当时所处的状态和角色是完美契合的,包括狄龙也是。在太平山山顶,小马哥所说的那段著名的台词,简直就是一年后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男主角获奖宣言的预演。


关于选景

和台词一样,《英雄本色》的选景也是煞费苦心。

枫林阁酒家,小马哥一战封神之地。吴宇森被新艺城下放至台湾时,应该就是在这里体会到迥异与香港影坛浓郁的人情味。台湾有很多这种酒馆,插曲《免失志》也是当地十分流行的闽南歌曲。生活中最常见的场景,最熟悉的音乐,放到《英雄本色》里就成了世界电影史上最华彩的乐章,这就是大师的功力。


无家可归的码头


地下停车场,曾经辉煌过的地方,吴宇森很喜欢用对比来展现英雄穷途末路之感。


太平山山顶,本片最著名的场景,下面就是繁华的香港夜景。吴宇森在自己的很多作品中都复用了这个场景:属于旧一代英雄们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江湖已经被更残暴的新兴一代所代替。

我相信,在执导《英雄本色》之前,吴宇森、徐克、周润发、狄龙他们一定无数次伫立在太平山的山顶,面对灯光璀璨的香港夜景,在心底默默说出同样的话。

平生事,此时凝睇,谁会凭栏意!


关于配乐

为《英雄本色》做配乐的,是被黄霑称为“东方贝多芬”的顾嘉辉。其实整部影片只有两到三段配乐,最主要的一段就是本片的主题音乐——A Better Tomorrow Theme,另一段就是本片的结尾曲——《当年情》。前者激昂慷慨(小马哥的角色音乐,看来不仅是导演,连配乐师也更偏向于小马哥),后者舒缓伤感(豪哥的角色音乐)。但顾嘉辉对这两段配乐做了很多变化,穿插在影片当中,配合剪辑,令整部影片有一种流畅如歌的气势。《英雄本色》能够拍得如此酣畅淋漓,顾嘉辉的配乐同样功不可没。


关于风格

《英雄本色》是吴宇森暴力美学风格的发轫之作,但除了枫林阁枪战以及结尾码头枪战两场戏,《英雄本色》的风格化其实并不那么凸出。说到枪战场面,《英雄本色》远不如《喋血双雄》那么唯美,那么概念化;在技巧方面,吴宇森后期成型的一些惯用手法,比如多机位拍摄、慢镜、定格、弧形运动镜头等等,在本片中也都不那么明显。但这反而最大程度保证了影片故事的完整性和流畅性。一言以蔽之:如果不是追求艺术手法上的革新,形式还是要服务于内容。


关于其它

作为香港电影史上最伟大的作品之一,《英雄本色》当然还有很多值得探讨的地方。

比如:交代角色背景的手法,既精确又经济。

又比如:交叉剪辑,寓意不言而喻。


又比如:打光,人物从光明走向黑暗。这些都是非常简单的技巧,但于平凡质朴之中彰显极大能耐。


吴宇森曾经说过,中国人一向太没有风格,太没有激情。从电影的角度来讲,我认为这个评价是中肯的。

幸好,我们还有吴宇森;幸好,我们还有《英雄本色》。

©本文版权归作者 万古云霄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24

评论

0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