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雷电影
梅兰芳

如此《梅兰芳》

评《 梅兰芳

2018-03-25 12:38发布

2289

编辑

《梅兰芳》从来都不是第二版《霸王别姬》

虽说两部作品均由陈凯歌执导,讲的都是有关戏曲的故事,故事背景也有所重叠,但就电影的主题来说,前者关注的是职业身份和社会关系对梅兰芳人格品质和内在精神的影响及塑造;后者则侧重特定的历史时刻对程蝶衣和段小楼命运的颠覆性改写。

就像它们的片名一样,《梅兰芳》讲人,讲人的精神。《霸王别姬》讲戏,讲历史。

梅兰芳剧照

《梅兰芳》按时间可分为三部分。

——青年——

影片伊始,梅兰芳下台时,脚踩钉子流血了,他红遍整座京城。在台上,他比女人还像女人;在台下他是俊朗清秀,自信从容的白衣少年,高贵纯洁,不染一丝尘埃。

邱如白第一次看梅戏就被迷上了,他说,只有心里最干净的人,才能把情欲演得这么到家。

梅兰芳剧照 梅兰芳得到邱如白赏识,邱如白不惜抛弃自己的家业栽培梅兰芳,他说自己自由了。

邱如白也是干净的,梅兰芳之于他不是那些粉里粉气的男旦之于那些富商老爷。邱如白打内心里欣赏他,仰慕他,天底下怎能有这般纯粹干净的人。梅兰芳一上台就不是梅兰芳了,角色的七情六欲,喜怒哀乐都与这个叫梅兰芳的人无关了。

邱如白看到了一个崭新的时代,那是梅兰芳的时代,或许也是他的时代。不过,邱如白可能忘了他之前在众人面前那番深刻的演讲,他说京戏里的人都是不自由的,让人拿笼子给套起来了。他给梅兰芳讲戏,柳迎春苦等丈夫十八年,怎么丈夫到了家门口,她反倒像个死人一样,坐着一动不动呢?于是,梅兰芳改戏,他在舞台上动了。 梅兰芳剧照 柳迎春在舞台上“活了”,梅兰芳却叫人给拿笼子套上了,他成了邱如白的梅兰芳,成了座儿的梅兰芳,无形的纸枷锁,只要一天戴着它,就一天不许撕破。

梅兰芳,不自由了。 梅兰芳剧照 谁敢说王学圻饰演的十三燕不是影片的一大亮点,就《梅兰芳》来说,他不是普通的演员,是艺术家,十三燕也是艺术家,还有什么比艺术家演艺术家更合适呢?

你听他抑扬顿挫,讲究章法的语调;你看他层次分明,刻而不露的表情,再看眨眼,回眸,起身,迈步,抬头,举手等细节,全都是戏。什么是演员的最高境界?不是人戏不分,不是演什么像什么,能成为艺术家的演员,他自己就是一场戏。

十三燕这个名字应该留在清朝,没有太后赏赐的黄马褂和翡翠帽正,十三燕就不是十三燕了。这并非说他守旧,他不守旧,不然也不会主动改戏配合梅兰芳唱柳迎春。他怕,怕别人骂戏子朝三暮四,怕伶人的地位越来越低。他坚守着上一代伶人的最后一片阵地。
梅兰芳剧照 戏里唱到:将倒是一员虎将,可惜他老了。

十三燕输给了唱新式悲剧的梅兰芳,曾成就过他的时代过去了。他在旧时代唱了一辈子的戏,还没回过神,新时代的浪潮就把他淹没了。

十三燕,也曾是传奇,他的死是悲壮的。
梅兰芳剧照 梅兰芳,走在新时代的前方。

他力排众议,固执己见要唱新戏《一绺麻》,这个镜头是全片少数精心布置的具有表意功能的场景之一,油灯微弱的光照亮了梅兰芳的上半身,刚刚输掉一场比赛的他此时神态坦然,眼睛清澈,一股清秀的霸气若隐若现,身后的影子暗示了梅兰芳正蕴藉着一股力量,他将成为新时代的传奇。 梅兰芳剧照 不得不说,饰演青年梅兰芳的演员余少群的演技也可圈可点,他凭《梅兰芳》获得了台湾金马奖最佳新人奖。

与十三燕争辩能不能改戏时不遑多让,口舌交锋几个回合也不落下风,最后凌厉的目光射在费二爷身上,下定决心,接受挑战,叫你看看谁能在新的时代站牢脚步。

十三燕当然知道新时代是属于梅兰芳的,所以他给予厚望,希望梅兰芳能提拔提拔伶人的地位,为其树立良好的形象。世上没有流传百世而无误的东西,到了特殊时刻,那些旧的,不再适用的,甚至是错的传统必须被打破,京戏也需要改革。

简嫃写过,旧与新并非敌对状态,它们在时光行程中互相辨认,以美为最后归一,传统文化的精髓应该得到继承,所以,十三燕在临死前把翡翠镯子送给了梅兰芳,意义不言而喻。 梅兰芳剧照 ——中年——
梅兰芳迎娶福芝芳,掀盖头时用一个淡出镜头切到了多年以后

“芝芳” ,未见梅兰芳人,只听声音倒不是原来那般清脆空灵了,多了几分成熟稳重的味道。

芝芳转身,演员陈红倒也算惊艳。梅兰芳仍是一身白衣,只是演员换成了黎明。 梅兰芳剧照 芝芳给梅兰芳送汤来了,“汤搁那了,一口不许剩。”严肃,干脆,没有商量的余地。

这语气不像妻子,像老妈子,梅兰芳显得懦弱了。

这边婚姻生活看起来不太幸福,那边去美国演出的事也使他心烦意乱。

“三哥,万一去美国败了呢,怎么办?”“只管一万,不管万一。”又没得商量
邱如白为梅兰芳规划了一切,仿佛他也是梅兰芳。 梅兰芳剧照 梅兰芳遇见了孟小冬,两人唱《梅龙镇》,梅兰芳扮不上女的,神儿没在家。

梅兰芳,属于任何人,就是不属于他自己。他爱上孟小冬,不足为奇,他找到了自己。

叠纸飞机,看电影,夜里去孟小冬那里送雨伞,自己的“不懂幽默”把孟小冬逗笑了,也不用板着脸过分礼貌,更加无拘无束。孟小冬,是梅兰芳的桃花源。

记者偷拍?我梅兰芳不怕,谁说我被关在笼子里了,我出轨了,犯浑了,你们没人能管我,我证明给你们看,巴不得你们拍,孟小冬,只是个引子,这场爱,也许只关乎梅兰芳一个人。 梅兰芳剧照 找回自己的快乐倏忽而逝,就算孟小冬争得过福芝芳,争得过邱如白,她也争不过座儿,争不过全国甚至是全世界梅党的心,说到底,还是那纸枷锁,撕不开。

“我要是犯回浑呢?”
“不能够啊,您不是那样的人。”“那我是哪样的人”
瞧见了吧,梅兰芳你是什么样的人,你自己说了不算。人的本质是无法脱离社会而加以诠释的。

邱如白有句话成了经典,“可他的所有,一切,都是从这份孤单里头出来的,谁要是毁了他这份孤单,谁就毁了梅兰芳。”

孟小冬必须把孤单还给梅兰芳

其实这句话还有另一层意思,他梅兰芳能有今天,也有我邱如白的功劳,我连家都不要了,把心血都赌在了梅兰芳身上,他的所有,他的一切,也有我的一部分,你毁了梅兰芳就是毁了我邱如白。

有时,邱如白像个寄生虫,他雇刘锡长威胁孟小冬离开梅兰芳,可他没想到刘锡长对梅兰芳动了真情,枪里装了子弹,最后被人用枪打死。 梅兰芳剧照 “畹华,别怕。”这是孟小冬临走时对梅兰芳说的最后一句话。记得之前来洋人看演出,梅兰芳躲
在帘子后面不敢出去,芝芳低头瞧着畏怯的梅兰芳只说了一句:“没出息”

梅兰芳台上扮女人,在台下只有在孟小冬面前做回男人。 梅兰芳剧照 后来,梅兰芳再也不想唱《梅龙镇》了,这是他第一次坚决地反对座儿的要求,只为了孟小冬。
那戏里藏着他对孟小冬的记忆,或者说他想把这份记忆留在现实而非舞台,舞台上的东西都不真实。舞台上没有畹华,只有梅兰芳。

有七情六欲,喜怒哀乐的是梅畹华,梅兰芳只属于舞台,而他的灵魂则属于戏中的角色。

画面切到1930年美国纽约市街头,天空飘着雪,梅兰芳登上了国际舞台。

在这里,不得不提那封贯穿着影片的信了,那是畹华他大伯写的。梅家老早就给别人唱戏了,侍奉宫廷,侍奉百姓,他大伯的舅母出殡,太后万寿节时没穿红衣服,别人打他,他不仅不能还手,还要替别人叫好。 梅兰芳剧照 最后,被人赏赐了一纸枷锁,轻轻一撕就开了,可他不能撕,撕破一点儿就得被弄死。

纸枷锁是什么?压迫,束缚,它最残忍之处是你不能用力,不能反抗,戴上纸枷锁你就永远不自由。

“大伯想让你不唱,可兴许你就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孩子,那你就好好唱,那你就千忍万忍戴着你的纸枷锁,甭回头一股劲儿地走到底吧。”
人人都戴着纸枷锁,有些人穷尽一生撕扯着,反抗着,而有些人的纸枷锁早已长进了血肉里,梅兰芳就属于后者。
梅兰芳剧照 没人知道登台前的梅兰芳在想什么,不过有一件事是确定的,他希望演出成功

演出途中,一位女士离席走出了戏院,邱如白追了出去,下楼梯时他问那门卫她怎么走了呢,门卫回答说这是个自由的国家,呵,多么讽刺。

邱如白跑到街边,大雪纷飞,京戏配乐和西洋配乐同时在画外响起,镜头在舞台和邱如白身上来回切换着,此刻,仿佛邱如白也登台演出了,接着闪回到多年以前,邱如白亲口对梅兰芳说,你的时代到了,又闪回到刘锡长死在枪口时的场景,然后继续在舞台与邱如白之间切换着。这是一个特殊的时刻,他与梅兰芳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与其说他与梅兰芳之间有着深厚的友谊,不如说两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此处管弦与京剧交叠的配乐方式为影片一个特色,作曲人赵季平曾与陈凯歌合作过《霸王别姬》,在《梅兰芳》中,他有意创新,避免与《霸王别姬》雷同,因此,两者就音乐上来说,风格完全不同,《梅兰芳》京剧配乐相对更少。

演出成功后,梅兰芳走在纽约的街道上,脑海里满是他与孟小冬的回忆。
“畹华,别怕。”
梅兰芳剧照 在结束第二部分之前,我想说说黎明的演技,中年梅兰芳已然不如青年时那么自在从容,潇洒霸气,结婚更进一步地束缚了他,除了谦逊稳重,还添了几分懦弱,他处于完全被动的地位,所以,他不需要刻意地去演什么,而是收敛,要藏,藏住那些多余的感情,藏住他脸上的欲望,因为这些东西,梅兰芳不需要,而黎明这一点做得非常好。黎明是梅兰芳的后人和陈凯歌亲自挑选的,我相信他们的眼光没错。

另外,我不能理解为什么《梅兰芳》下面的评论中多次出现哥哥的名字。
梅兰芳剧照
——抗战时期——

有人对陈凯歌说,电影的第一部分更加潇洒,自如和从容,而后面的一些片段,就明显地受到某些干扰,显得犹豫不决,这个人说的想必就是第三部分吧。

可以明显感觉到,第三部分有点宣传的意思了,梅兰芳变得有些概念化。传统文化,民族精神,一股脑地抛出来,确实与前两部分脱节了。

但是,电影作为一种文化软实力,本来就承载着价值输出的功能,只是多与少,明显不明显的问题。

《梅兰芳》的制作是有很大难度的,一方面,它是由中影集团和广电总局计划投拍的,另一方面。它又是根据真人事迹改编的人物传记,还要照顾梅兰芳后代的要求,所以留给陈凯歌的空间不多。就个人观点来看,最后一部分已经达到了很好的平衡,至少还有几分陈凯歌的味道。

梅兰芳剧照

1937年,日本进攻北平,梅兰芳不唱戏了。

和观众道别时,他说:“我一辈子最怕的,就是不能唱戏。”这句话实在有些突兀,因为电影前两部分丝毫没有体现出他喜欢唱戏的意思,此言一出,倒显得前两部分不真实了,那纸枷锁还有什么意义?

梅兰芳不唱戏,邱如白的心血付之东流,两人再次相见,邱如白面容憔悴,头发花白,再也不是原来的邱三爷了。 梅兰芳剧照 “我一直以为,在做一件好事,不管中国怎么样,至少梅兰芳还在。”

这句话是从一个日本人田中嘴里说出来的,梅兰芳是他小时候的偶像。他希望梅兰芳能去上海为日本人演两场戏,梅兰芳拒绝了。

这场戏还加了一段独有的配乐,辅之以演员夸张的表情,拗口的普通话,我竟被感动到了。
难道一个人的价值一定要由他人来决定?难道民族文化自豪感一定要建立在外国人的承认之上?为什么我们对自己所拥有的宝贵文化财产不自知?还要外人来点明?可悲!

影片已临近结尾,此时仅通过一个日本人来彰显梅兰芳的贡献及意义显然有些仓促。其实这又暴露了电影的另一个问题,梅兰芳的舞台演出时间太少,京戏唱的不多,对于电影的前两部分来说,这没什么问题,可对于最后一部分来说,要起到一个宣传的作用,起到日本人所说的梅兰芳就是人心的作用还不够,所以,影片到最后节奏有点失控。

邱如白指责台上演员唱“粉戏”有种突然意识到京戏的重要性的突兀感,这也算是求全吧。 梅兰芳剧照

梅兰芳给自己打伤寒针, 蓄须铭志 ,不给日本侵略者唱戏。

他想起了十三燕临走时的交代:提拔提拔伶人的地位。那就得先保住自己的地位,不惜一切捍卫自己的尊严。正赶上南京沦陷,这戏绝对不能唱。

其实,这也给我们提了个醒:面对选择,我们还是要做更好的判断,利于自己以及自己所在集体的长远发展。

戏里唱到:“质本洁来还洁去,不叫污淖陷渠沟”

梅兰芳放弃了许多,他用自己的勇气,以自己的品格力量铸造了不坏金身的艺术家,不说他为伶人的地位提高了多少档次,至少没人敢瞧他不起了。

梅兰芳的尊严保住了,战后他又能重返舞台了。

“谢谢大伙儿,别跟着了,我这就要扮戏了”

梅兰芳,或许早已习惯了不自由。

梅兰芳剧照

虽说影片尽可能采用了低调平实的拍摄手法来保证传记的真实性,但很明显,影片许多细节已经与现实相去甚远,毫不夸张的说,影片可能只是借用了现实中的几个人名,再根据一些史实资料编写成了人物传记电影,当然,最后一部分体现梅兰芳抗日的勇气和决心定不是虚构的,且没有对其刻意渲染令人感到不适。

陈凯歌也坦言拍摄这样一个在中国有特殊意义的人物是困难的,梅兰芳的一生,哪些能拍,哪些不能拍或没必要拍,必须要仔细斟酌然后做出取舍。

不否认《梅兰芳》存在着许多不足,但至少,灵魂还在。

梅兰芳剧照

如此《梅兰芳》,不只梅兰芳。

——完——

展开全文
眠耳

粉丝 0

电影,最重要的是感受

相关电影

梅兰芳

类型:剧情 / 传记 / 历史

上映:2008-12-05

分享

评论

(0)

迅雷客户端内打开,可实时收取评论和私信 去下载

  • 全部评论
  • 最新评论
  • 最热评论
      ac150f4415710027523095774d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