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雷影评
三块广告牌

三块广告牌

从一个完整的侧面看《三块广告牌》。

电影就是从小径旁的废旧广告牌和一个女人开始,线索延伸,枝杈蔓延,故事轮廓被勾勒清晰后是大量非线性的片段,观众被动或主动地将信息拼凑出来,人物的形象才变得立体。这就是我一直期待的在电影中彻底叙事,没有主旨牵强地串连升华,只做一个聆听人。

倾听不意味不思考,而它带来大量的碎片当然无法构建出固定的影像,每个观众都有不同角度去审视。仅我而言,McDonagh捏造每个角色的多维性无比复杂又独具魅力。如果说在桥段总体中有一条不变的路径,就是人物涂层。现在把情节当浓墨重彩,重叠交织即角色形象,竣工以后,观众都看到光怪陆离的画作便震惊。 所以笼统谈整体便忽略蛛丝马迹,自会导致对整体把握有失偏颇。那么从一个侧面剖析,最深刻的侧面无疑是人物多面的构造。

由Mildred入手,她是贯穿始终的核心人物。其实她的顽固坚强从起头就表现出来,缓慢地渗透给观众:她对Welby强硬,对Willoughby不退让,对Robby有某种严苛的在乎。及她回忆女儿离开前夕也是电影中女儿的唯一现身,她显出蛮横粗鲁,同样的睥睨他人在她与神父谈话中也表露。如此她的刚强正面似乎完整体现,而使之有血肉的还是些细节,诸如她伫立于Robby紧闭的门前,对矮人James的理解,对Dixon的感激,映衬了她的背面。结尾在车上灿烂微笑的她把女性的坚韧和美丽都重塑于荧幕上——我原以为她始终不会露出笑容。此外,在她的情绪中还有隐约的极端,这也致使她开始整个事件和纵火。一个普通人的多面,有目共睹。

三块广告牌

同样地去分析Willoughby,将发现他的塑造不同于Mildred的平铺,从广告牌我们以为他是自私懒惰的局长,至他与Mildred当面对话也只显出是平庸粗鄙居民一介。可从揭露罹患癌症的事实后,我就对他抱有同情;他的话语永远低俗,感情却一向真挚,爱妻儿也爱下属,不是最出色的警长,却是善良的普通人。对于他的选择我宁愿不做臧否,而去看溘然长逝后众人的反应。我们从信里终于理解了他,他不高尚但值得尊敬。他不断让观众重新认识他的人格,抑或,不断重塑他本身。

三块广告牌

是的,重塑让我们看到真实的个人,它直指人性的外形状貌,它可以涉及性取向和种族歧视。对于许多角色,重塑不代表颠覆,它深化判断,而有些时候又全盘打乱我们的料想,让观众真正一窥角色内心。Penelope的单纯、Charlie的谲诈,等等表象是否真实,事实又是否相反,这株茎叶繁密的树在被看清,这也是故事所讲。

人面百态中,我最想说的无疑是Dixon,自以为他是影片中最生动立体的形象。第一次见是充满黑色幽默的夜晚,也为种族偏见做了铺垫,他不折不扣地引人反感;第二次是警局里的放荡与招摇,目中无人和恣意。使冲突达到高潮的是警长的死,这直接导致他殴打Welby以解心头之恨,观众方意识到他对老警长绝对的忠诚和敬爱。他的“落”在离职回家后的彷徨,读信时近乎虔诚的神态,以及之后感人至深的与红发男孩不期而遇。失魂落魄惶惑以后在酒吧买醉,出自感化后的自我觉醒,更出自向来的个人责任感,与嫌疑人纠缠受伤后得到了足够信息,仍怀有信念继续刨根问底但偶然又注定地失败。当他把枪管贴近毁容的脸,我想他已然绝望,但他和Mildred通话后又顽强地与世界抗争。他并不优秀:成绩不好,工作表现亦不优异,有各种陋习,并有种族歧视,可他面对生活,多么像平常人。拥有太多无奈和创痛,最后仍存留着精神最宝贵的一部分,向前走去。他是我们多数人的写照,一个完整的写照,拓下万千庸人的剪影。镜头停留在他和Mildred在依旧旖旎的风景中,在广告牌旁的道路上前行,我便发觉,电影中人的多面根本是现在的一部分事实。

三块广告牌

因此从这个角度来看,个中内容也已清晰,非线性的叙述其实是人间缩影,卑劣和崇高,我们在其中都能看到自己。无论表现手法,重塑就是对人性多元化多面化的一种阐明。

当我们看清这一点,才真正明白这则故事是无悲喜剧之分,因为悲欢离合每天都在我们的空间里上演,它从个人上升到社会性,从通俗到严肃,没有巧合的大多数时间才能沉默并不朽。

三块广告牌

©本文版权归作者 ⠀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分享微博

评论

(0)

不同的角度,不同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