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雷电影
箭士柳白猿

魂归他乡无觅处,世上不见柳白猿

评《 箭士柳白猿

2018-04-05 23:36发布

1205

编辑

徐浩峰最早凭借其“硬派”武侠小说走入人们的视野,后作为电影《一代宗师》的编剧为大众所熟知。自2012年开始,徐浩峰先后导演了《倭寇的踪迹》《师父》《箭士柳白猿》三部作品。作为一名传统武术的习练者,加之家庭环境的影响,徐浩峰对于民国武林和传统武术中蕴含的道统精神,有着独特的理解和感受;作为一名学院派的导演,徐浩峰又将这种理解和感受融入到了其作品之中。因而,从编剧《一代宗师》到导演现在的“武林三部曲”,徐浩峰用带有“纪实风格”的影像,为我们还原了属于那个特定时代的武林面貌,让我们看到了武人实际的生存状态,将武人的生存理念和武道精神传达给了观众,完成了对于武人身份的真实建构。

箭士柳白猿剧照

徐浩峰的小说和电影大多是以民国为时代背景,民国是一个新旧文化交织更替的时代,传统社会原有的文化和秩序受到外来文化的强烈冲击,西化成了大势所趋。在这种背景下,近代人对于传统礼乐制度的恪守便成了传统礼乐制度的末世遗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与现代社会的文化断裂和信仰缺失问题,有着相似之处。

徐浩峰把这种乱世之下文化动荡和精神危机,以隐喻的方式融入影像之中,个人认为,以其电影《箭士柳白猿》最为明显。电影中的大量隐喻,是徐浩峰对传统文化中道统精神的文化溯源,也是对传统道统精神传承的一种反思。

箭士柳白猿剧照

主人公双喜的姐姐被地主强暴,姐姐并没有错,但是众人却为之感到不齿,以至于外嫁之时“她没脸说,我们(同村人)也没脸问”,更是成了弟弟双喜(即后来的柳白猿)心中的挥散不去的梦魇。放大来看,被强暴的姐姐代表着民国时期被破坏的道统精神,时代的混乱使我们开始质疑传承了数千年的本土思想,对于传统的遗弃使我们在那个特定的时代丧失了精神家园,失掉了自己的“身份”,成了精神上的“孤儿”。

箭士柳白猿剧照

上一代柳白猿被枪打断了双腿,结束了自己武行仲裁人的使命,新一代柳白猿被炸弹炸断了一条腿,武行仲裁者也后继无人,同样是传统武人精神传承者的匡一民则失掉辅佐之主,远走他方,另觅新主,则喻示着“士”阶层的衰落,传统社会被枪炮所击垮,为乱世所打破,传统“士”的阶层出现危机,前途未知。武行仲裁人的消失,代表着原有的礼法制度被破坏。最后的柳白猿匡一民之战,也已无关胜负,成了传统武林、传统道统精神消逝的一曲挽歌。

箭士柳白猿剧照

柳白猿对于自我的追寻,带有浓重的禅学意味。因看到姐姐被地主强暴而陷入癫狂的双喜,被迫舍弃自己的名字,做了“跳墙和尚”,这是对自己原有身份的舍弃,以此来逃避痛苦的过去。双喜阴差阳错地继承了“柳白猿”的名字,获得了一个新的开始,得到了表面上的平静。名字身份都可以换,但是记忆却不能更改,姐姐的形象不时地在柳白猿的脑海中闪现。两个女人的到来彻底打乱了柳白猿表面上的平静。 混血女子二冬的出现,让柳白猿开始动了男女之事,开始涉足武行之外的事,这是对“只管武行事”的柳白猿身份的动摇。这也让柳白猿接触到了月牙红,月牙红的投怀送抱,代替了姐姐在柳白猿心中的缺失,解决了其心中的“恋母情结”(影片中,姐姐象征着母亲),这让柳白猿决定放弃柳白猿的身份,做回普通人。但当柳白猿得知真相,明白这一切都是圈套时,所有的解脱都成了虚幻,自己则陷入了身份危机,彻底迷失了自己。

箭士柳白猿剧照

电影中,中国寺庙的钟声和西方教堂的钟声混在一起,佛教、道教、基督教元素交替出现,服饰有代表传统中国社会的传统长衫、旗袍、中山装,也有代表西方文明的西装、礼帽,暗示着中西信仰体系在那个时代的交织,中西文明的碰撞,以及人们面在对这些时的不知所措。

箭士柳白猿剧照

柳白猿在被二冬救到教堂的孤儿院时,身穿着西方传教士的道袍,这是西方思想中自省的标志,暗喻着新思想的传入使我们开始自我反思;院子里修女带着中国的孤儿嬉戏,圣母像向孤儿们张开双手,暗喻着失掉了传统精神信仰的下一代,会求助于西方思想寻求解脱,西方的价值体系会在某种程度上对传统的道统产生某种代替。

箭士柳白猿剧照

此时,身着西方道袍的柳白猿踏上了寻找“我是谁”的旅程。他回到家乡去寻找那个被自己丢弃的身份,找地主报仇,完成“双喜”未完的事,以及寻找姐姐都是企图对自己“双喜”的身份进行确证和延续。寻找姐姐的过程是他内心挣扎的过程,寻找的结果已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能否参透自己内心。终于在河边射出四支箭后,白猿终悟道:“也许姐姐从未存在过,她只是一个让我看清内心的契机,一个佛菩萨的点化。”白猿悟道不仅是柳白猿对于自身的醒悟,也暗含着导演对于传统文明的反思:道统精神或许从未被玷污,时代的混乱和外来思想的传入,恰恰是让我们反思自我,反思传统的一个契机。

箭士柳白猿剧照

电影中还出现了“家乡”这一意象,“家乡”是一个人来的是地方,当我们迷失自己,不知道自己要往哪里去的时候,最好的办法就是记住自己是从哪里来的。家乡是柳白猿和姐姐仅存的牵绊,当柳白猿陷入自我危机的时候,他回到家乡开始寻找姐姐,寻找姐姐的过程就是寻找自我的过程。“家乡”代表着徐浩峰对于武人精神的追寻,是武道精神之于道统的回归。

箭士柳白猿剧照

戴锦华曾这样反思中国的现代性:“在整个现代化过程中,我们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我们自我建构了一个中空的形体,形成了一套中空的价值”,“我们是处在一个反认他乡为故乡的文化当中,这是一个文化的自我放逐,文化的主体流失,文化的自我冲锋的过程。”徐浩峰为武人进行身份的建构,为武侠文化确立文化归属,是对那个时代逝去的武道精神的追溯,但这不是抱残守缺,而是对于当代社会传统文化继承问题的反思,对于当今人们道统精神缺失的反思。

展开全文
烟雨楼主
烟雨楼主

粉丝 0

这个人太懒,还没有填写个人简介

相关电影

箭士柳白猿

类型:剧情 / 武侠 / 古装

上映:2016-03-11

分享

评论

(0)

迅雷客户端内打开,可实时收取评论和私信 去下载

  • 全部评论
  • 最新评论
  • 最热评论
      ac1536d615715243383853465d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