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雷影评
方形

去年,一部以现代艺术展览为背景,表现欧洲社会的阶层、男权及艺术的黑色讽刺轻喜剧《自由广场》(《又名方形》),不仅获得了三大国际电影节中以艺术著称的戛纳金棕榈奖,更是在素有欧洲奥斯卡之称的第30届欧洲电影奖捧得最佳影片、最佳喜剧片、最佳导演、最佳编剧、最佳男演员和最佳艺术指导六项大奖,赶超了去年《托尼·厄德曼》的五奖纪录,堪称去年最牛逼的文艺电影。

关于艺术,这种阳春白雪的东西,向来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绝非普通人所能理解与欣赏的。正如影片中的艺文女记者采访斯德哥尔摩艺术博物馆策展人克里斯蒂安时问的:“什么是艺术和非艺术?”策展人自己也难以解释,语焉不详,只能用一个现实的比喻来说明,“你的包是非艺术的,但放在我们这里展出就是艺术。”

策展人接受记者采访时,其背景正好是一个主题为“YOU HAVE NOTHING”的艺术展,其实就是一堆堆土堆,什么都没有。更具讽刺意味的是,展览期间,清洁工不小心把其中一个土堆弄掉了一块,正当工作人员不知如何向艺术创作者交待时,策展人却淡定地说,我们自己偷偷地装一袋土补上去就好了。

所以,有些所谓艺术,其实是让人看不懂甚至什么也看不到的皇帝的新衣。然而还是有很多人因为艺术附庸风雅,趋之若鹜,然后一不小心就露陷了。就像影片中,在新的一件艺术展宣传推广活动上,当广大所谓的艺术爱好者听完策展人的演讲,轮到厨师介绍美味自助餐时,这些人早就争先恐后地向餐厅涌去——有些人不过是借艺术之名骗吃骗喝,肚子永远比眼光敏感而重要。

这个正在策划的新艺术展,是一场名为“The Square”的装置展览,不过是地砖砌成并铺上灯带的一个方形,但是他们借用了一位艺术大师洛拉·阿里亚斯的名言,赋予方形一个高深的主题意义:“方形”是信任和关心的圣所,在它之内,我们同享权利,共担责任。本次艺术展旨在激发参观者内心的利他主义,并唤醒他们对下一代人的责任感。

但策展人克里斯蒂安却无法真正接受自己推崇的理念,当他在街头因为帮人而手机被盗后,他的反应让自己也感到汗颜。他用定位系统定出手机所处的位置,并将整栋楼里的人都作为怀疑对象,向每家每户发出恐吓信,逼他们还回手机。为此,一个小男孩被他家长怀疑为小偷,而当小男孩愤然要求克里斯蒂安出面解释并道歉时,他的态度之冷漠恶劣,完全有失他的身份与主张。

与此同时,策展团队为了炒热特展、一夕爆红,竟然在媒体上发布了一个将方块内的小孩突然爆炸的视频,遭致社会舆论的强烈谴责,引发出言论自由要不要负责任,以及谁是弱势群体的问题。这令克里斯蒂安措手不及,更在他的内心激起一场存在主义危机……

这还没完,克里斯蒂安与艺文女记者陷入情感纠纷,在性爱的问题上争论不休,充分暴露出男权的问题。

由鲁本·奥斯特伦德执导的《自由广场》,在戛纳电影节展映时口碑两极化,部分媒体认为影片充满了对欧洲社会所谓“政治正确”和精英阶层的黑色嘲讽;另一部分则认为影片“惺惺作态”,过于知识分子化。不过由中国影评人组成的评分团好像颇为赏识,给出了唯一的一个3分(满分5分)。

影片充满了荒诞诡谲的后现代风格。在艺文女记者家中出现的大猩猩与现代文化形成强烈反差,而由泰瑞·诺塔里饰演的一只未进化的大猩猩,赤身在宴会上大声嚎叫的原始状态,对面面相觑的中产阶级简直是莫大的讽刺,这种行为艺术有点像中国的叶公好龙,场面相当尴尬,连场外的观众都感到难堪。

影片时长两个半小时,充满了艺术的细节感,但对于一部文艺电影来说,那是一种挑战,接踵而来的意外搞得鸡飞狗跳,也令众人心中抓狂指数逐渐升高。好在男主角克拉斯·邦身材修长,风度翩翩,尤其是围巾搭配西装的造型,怎么看怎么帅怎么迷人,当然,其演技也足够精彩,几乎一个人撑起全片并把所有的人与事衔接得天衣无缝。而影片恰到好处的配乐,特别是极具渲染的提琴和特色人声,令人印象深刻,可以说余韵绕梁。

《自由广场》也代表瑞典参与了第90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角逐,但是跟上届的《托尼·厄德曼》一样,最终还是大倒热灶。或许,欧洲的轻喜剧,让奥斯卡年事已高的评委们get不到其笑点,太不严肃了。对于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主题来讲,艺术<文化<宗教<人性<生命,本片的题材显然不够讨巧,略显遗憾。

分享

评论

(0)

客户端内打开,可实时收取评论和私信 去下载

不同的角度,不同的观点

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