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雷影评
暴雨将至


当嘶鸣的群鸟逃高阴淫天际时......

众人沉寂无言,

我的血因等待而沉痛

——梅萨 萨利莫维奇

亚历山大大帝之后,“马其顿”这个名字似乎就已退出历史舞台。1994年,马其顿导演曼彻夫斯基的《暴雨将至》将三年前方才独立的马其顿共和国呈现在世人面前——虽然此马其顿早已不是昔日辉煌的马其顿帝国,甚至连“马其顿”这个名字的归属问题,希腊多年来也和它争论不休,但这部电影或许为马其顿在电影史上留下了一缕光辉。

我时常很好奇那些早已退至历史舞台角落的国家他们如何生活、如何表述生活——在男主角亚历山大回到故乡马其顿的村庄后,乡村医生问他:“外面世界的人如何生活?”他回答道:“和我们一样。”——答案或许就是这个:他们和我们一样。或许又不是。我想这部电影首先吸引我的正在于此:它将拓宽我生活经验、表述可能的边界。

当然导演无意向世界展现一种异域情调,他感慨地将镜头对准自己家乡的伤口:民族之间由于种种原因导致的隔阂、仇恨乃至暴力相向。这个暴力冲突的村落就像是马其顿共和国的微型缩影,甚至是素有“欧洲火药桶”的巴尔干半岛的微型缩影。“暴雨将至”也仿佛成了五年后科索沃战争的某种预言。

用导演曼彻夫斯基的话说,“暴雨将至”的意思是预示将有重大的事情发生。在电影第一章“言语”中(共有三章),一开始就通过一组平行蒙太奇呈现了这种“‘暴雨将至”的氛围:我将其称为“十字架与枪”,一边是庄严肃穆的祈祷场面,一边则是孩子们残忍暴力的“游戏”。让人不安的暴力在平静、秩序的表象下涌动着。在第一章关于葬礼的场景中(我们根据后面的情节可知死者是男主角亚历山大)这种气氛被渲染得更加强烈:十字架与枪共同出现在同一场景。

暴雨将至

《暴雨将至》呈现的是这样一个故事:原本生活在同一个村庄的马其顿人和阿尔巴尼亚人由于宗教(前者信仰东正教,后者信仰伊斯兰教)、民族等种种原因关系逐渐变得剑拔弩张,村庄于是一分为二。在一位阿尔巴尼亚少女杀死了一位马其顿人后,本已紧张的关系彻底破裂,马其顿人开始寻求复仇。深感厌倦的摄影师亚历山大从伦敦回到自己的家乡,刚好卷进这场冲突,而这个少女正是自己昔日爱人的女儿,他想把被自己的族人抓住的少女放走,却被族人开枪打死。尽管影像呈现出的马其顿十分具有美感(虽然同时也很破落),这个故事却并没有多么的不凡,但是电影的叙事手法和叙事结构赋予了这个故事一种寓言性和预言性。

暴雨将至

暴雨将至

暴雨将至

电影分为三章,分别为:言语、面孔、照片。虽然看完影片后我们会觉得叙事的正常顺序应该是:面孔、照片、言语,但正由于电影的这种叙事结构安排,使得“言语”和“照片”两个章节如此首尾咬合,呈现在我们面前的仿佛就是一个让人惊艳的“圆形”或“环形”的叙事结构(这恐怕是看过此电影的人最津津乐道的)。可是现在让我们暂且回顾下“面孔”这一章节的三个场景段落:一、女主角在工作室看照片,其中几张出现死去的阿尔巴尼亚少女萨米娜。二、女主角在街道上出现幻听,背景声显得十分暧昧,仿佛传来的是“言语”章节中她在葬礼上听到的人悲恸的哭声和祈祷声。三、女主角和男主角亚历山大在出租车内告别,亚历山大想要女主角和他一起回家乡马其顿。在此请我们像王小波在《黄金时代》中那样分析:

一.若是按照电影安排的叙事逻辑,段落三不成立,因为亚历山大正是第一章“言语”中葬礼的死者之一;

二.若是按照我们认为符合逻辑的叙事结构,段落一、二不成立,因为作为第一章节的“面孔”不可能出现直到第三章节“言语”才死的萨米娜的死亡照片。

导演曼彻夫斯基在回答观众关于“时间不逝,圆圈不圆”的疑惑时,曾说那是强调电影叙事的结构。通过上述分析,我想导演并没有故作高深也绝非故作平常:就叙事结构来说,的确“圆圈”不“圆”,这并不是如此完美的叙事结构。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它又是如此完美:不论如何编排,每一个章节都响应或者可以说预言其它两个章节的内容。它们仿佛交融在一起,又互相印证着。

但是我想导演的这种叙事结构安排并没有所谓“炫技”的成份(虽然的确因为这种叙事安排吸引了不少观众),导演并非无的放矢,而是应电影主题表达的需要:这样的叙事结构不正好象征着暴力、仇恨的循环?或如同中国的老话:“冤冤相报何时了”。单单只是这种叙事结构,就形象地让影片上升为一则关于历史、民族、国家、世界的寓言和预言(或许听上去显得十分悲观,但的确值得深思)。

或许就算不通过这种叙事结构,电影影像的形式、内容也足以凸显出需表达的主题(金基德可没有这么惊艳的叙事结构,可一样将“莫比乌斯环”影像化):我们很清晰地看到种族之间的仇恨是如何导致两代人的爱情悲剧的:亚历山大和汉娜;科里尔(亚历山大侄子)和萨米娜(汉娜女儿)。其中亚历山大在房间看见汉娜的场景和科里尔在房间看到萨米娜的场景如出一辙:第一次仿佛做梦,第二次发现一切都是真的;

暴雨将至

暴雨将至

暴雨将至

暴雨将至

亚历山大为了救萨米娜被自己族人开枪打死,萨米娜为了和科里尔走同样被自己族人开枪打死。

暴雨将至

暴雨将至

暴雨将至

暴雨将至

当然,还有颇意味深长的场景:女主角在伦敦的工作室里用放大镜看着一幅幅来自战乱国家的受难者的脸的照片,最后她真正看到了现实中受难者的脸:被打穿了一只眼的丈夫的脸,施暴者或许正是来自战乱国家的难民——那些某种程度算是战乱的背后推手的国家尝到了暴力反噬的滋味。还有这样的一些小细节:那个曾经看上去如此温顺的青年在接过枪去寻求报复时,显得如此狰狞(疯狂开枪杀猫),并且他听的音乐和那个曾短暂在伦敦公墓露脸的年轻女孩听的音乐是一样的。电影通过影像十分细致地刻画了暴力的循环和反噬。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导演对某些场景段落的“模糊化”处理:比如在伦敦的餐馆中,对于那些英语世界的人来说,并不知道那些导致暴乱场面的人说着哪国语言,也不知道是什么确切的原因导致冲突,大家都是一头雾水,而悲剧就这样发生了;再比如导致冲突最终爆发的那个马其顿人的死,电影甚至没有交代任何有关此事件的原因、经过,尽管细心的观众能够猜测他的死很可能是由于好色。我想导演或许试图阐释暴力的缘由往往并不是那么地清晰,或许正因如此,暴力才如此可怕。

暴雨将至

暴雨将至

在电影最后的场景中,亚历山大中枪倒地后,他似乎终于可以松口气了:自己的死亡将拯救一位少女的性命,这至少算得上洗去了自己身上的罪孽(他曾在拍摄波斯尼亚的战乱时,为了追求摄影内容而导致一个俘虏被当场枪决)。之后,本片酝酿良久的暴雨终于如期而至,但是被暴雨冲刷的他是否预料得到:逃生的少女最终奔向的却仍是死亡?

图片来源网络,也可关注公众号 私电影

©本文版权归作者 日月日音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类型:剧情 / 战争

上映:1994-09-01

分享

评论

(0)

客户端内打开,可实时收取评论和私信 去下载

      不同的角度,不同的观点

      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