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雷电影
水形物语

无悬念奥斯卡中的意外,凭什么是它?

评《 水形物语

2018-06-01 18:37发布

4132

编辑

水形物语剧照

《水形物语》柔软到了骨子里,以水之形言爱之意,于冷酷世界中觅得梦幻之境。”

文/李霁琛

90届奥斯卡金像奖颁奖典礼尘埃落定。

今年的各大奖项其实都悬念不大

比如狗爹的影帝和科恩嫂的影后,都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水形物语剧照

在颁奖前还能让大家的猜测产生分歧的,也就只剩下“最佳影片”了。

果然,最后的颁奖结果还是让不少人感到了意外。

《水形物语》最终“战胜”了《三块广告牌》

我不喜欢“战胜”这个词

电影评奖不是体育竞技,并没有肉眼可见的比分牌,更没有细化成规则的标准。

没有人可以说,一部IMDB评分7.5的电影就一定好过评分7.4的。事实上,奥斯卡奖项和各类网站评分都只是参考。对于创作者来说,那是种荣誉,但对于影片本身来说,那并不代表其价值。

我不会因为奥斯卡没有将我喜欢的电影评为最佳而感到愤怒,因为愤怒的背后多半是同情,同情的背后则往往是失败。

水形物语剧照

《三块广告牌》《水形物语》都不会因为失去某个奖项而被定义为“失败”,哪怕是奥斯卡。

至于这个结果是不是“政治正确”所致,很多朋友都在讨论,我则不太有兴趣多说。

电影之外的事情,不妨扔到电影之外。

否则我们这些评论者岂不是才最讨厌?

何况,今年这个结果受政治正确的影响确实没那么大。

《水形物语》“正确”吗?

水形物语剧照

它当然“正确”,从任何一个角度看,它都是一部完美符合奥斯卡全新“游戏规则”的电影。

但如果剥离“政治正确”,它还是一部好电影吗?

去年我们谈论《月光男孩》时,这个问题的答案常常是否定的。

但今年的《水形物语》确实配得上最佳影片。

因为“政治正确”,它确保了拿奖。

但没有这些电影之外的因素,它也并不比《三块广告牌》差到哪里去。

这两部电影也没什么可比性。

类型不同,风格迥异。

《三块广告牌》刚猛硬派,于霸道中散落丝丝温情;《水形物语》则柔软到了骨子里,以水之形言爱之意,于冷酷世界中觅得梦幻之境。

我热爱《三块广告牌》,也喜欢《水形物语》

水形物语剧照

热爱《三块广告牌》,是因为剧本的精巧神妙,更是被科恩嫂强悍而不失细腻的表演所深深震撼;喜欢《水形物语》,最大的原因则是我太欣赏陀螺导演的风格。

几年前看了《潘神的迷宫》,他就成了“墨西哥三杰”中我最喜欢的一位,今年他也和两位老乡一样终于拿到了奥斯卡最佳导演奖。

水形物语剧照

这里也要多说一句,如果你确实对陀螺的风格不感冒,对《水形物语》多半也不会有多喜欢,那么在观影中感到无聊乏味也是正常。

没必要怀疑自己,也没必要指责奥斯卡。

看电影本来就是件主观的事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好。

甚至怪癖。

好莱坞大导演们就多有怪癖。

库布里克爱好收藏文具、伍迪·艾伦嗜食香蕉、大卫·林奇喜欢解剖动物,至于昆汀的恋足癖,那是全世界影迷都知道的事情。

吉尔莫·德尔·托罗也有癖好。

他痴迷于怪物。

水形物语剧照

据他自己说,他这辈子赚的大部分钱,都用来买怪物手办了。

看来“手办毁一生”真的是良心劝诫。

他导演生涯执导过的每一部电影,都有怪物元素。

2004年他拍摄《地狱男爵》时,片场传出了这样的故事:

水形物语剧照

演员道格·琼斯在收工时看到陀螺正独自跪倒在电影中鱼人模型的脚下,痛哭着说:

“你是多么美丽,多么伟大的生物,而我则只是一个胖子!”

这个可爱的墨西哥胖导演真是应了那句“不疯魔不成活”。

也只有如此热爱怪物的人,才能在《水形物语》中把怪物与人的情感拍得如此细腻。

或者说,他从未将怪物视作怪物,在陀螺心里,那些他幻想出来的生物,都只是一个个长相稍显奇怪的人而已。

和他没什么不同。

陀螺看待这个世界,带着份温柔。

这种温柔洋溢在《水形物语》的每一帧里,幻化成视听语言,是水鸭绿的色彩,也是女声低吟出的香颂。

水形物语剧照

不管是水鸭绿还是香颂,都是能给人带来内心宁静的元素。

所以《水形物语》是部小清新电影吗?并不是。

《水形物语》的故事设定其实很残酷。

在这个故事里,没有一个角色是“完整”的

女主埃莉萨,因为残疾讲不了话。

水形物语剧照

除了零星的几个朋友,她与世界几乎隔绝。

她有欲望,但也只能通过自慰来解决。

她想要去爱,却根本找不到出口。

她的邻居吉尔斯是一个职场失意的同性恋。

水形物语剧照

吉尔斯心地善良,与人无害,但因为性向,他也被“大众”所隔绝。

埃莉萨的同事泽尔达看上去坚不可摧,她像是所有故事里那个为女主遮风挡雨的大姐,但她也有说不出的苦楚。

水形物语剧照

好几年了,她和丈夫都没有什么交流。

更不必说本片中那个让人心疼的“间谍”博士,他是个“没有名字”的人,没有身份,没有归属,更不知道自己该爱什么,该为了什么而生活。

片中珊农饰演的反派斯特里克兰更是不完整的。

水形物语剧照

作为一个人,我们已经很难在他身上嗅到“人味儿”。

性对于他来说只是发泄,伤害他人则能给他带来巨大的乐趣,他自以为自己高高在上完美无瑕,其实却才是真正的“怪物”。

我们的男主,那位充满克苏鲁气质的怪物当然也是不完整的。

水形物语剧照

他是一张白纸,也许会因受到伤害而写满兽性,但更可能的是因为爱而披上神性的光辉。

很多评论家将这些角色定义为“边缘人”。

这当然没错。不管是残疾人还是同性恋,都处在社会的边缘,他们是被忽略的人群,也是“被侮辱与被损害的人”。

但“边缘”这样的定义,其实或许已经偏离了陀螺的本意。

在陀螺的眼中,没有“边缘”与“中心”,没有怪物,更没有神。

每个人都是自己的中心,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世界。

水形物语剧照

所以我会说《水形物语》中这些角色是“不完整”的,而不是“边缘”的。

因为“不完整”,所以女主一直在期待着变化。

当她看到怪物的时候,她意识到了自己终于有可能变得完整。

再也不需要自慰了,因为出现了“同类”可以让她满足。

不能说话的埃莉萨和无法交流的怪物,“不完整”和“不完整”,在相遇之后竟变得完满。

水形物语剧照

《水形物语》,最值得琢磨的就是这个从不完整到完整的过程。

从鸡蛋到浴缸,再到幽静的湖底,故事里的爱如水般无形,更如水般无处遁形。

水形物语剧照

陀螺的影像语言也如水般灵动自如,很多巧思都让人意想不到,却不由得叹服。

那些冷不丁冒出的小幽默和迷影细节,则像是他在与观众嬉闹,懂的自然能会心一笑。

水形物语剧照

至于那些情爱之外的暴力、伤害、冷漠,则都在影片最后那一幕里被隔绝到了世外。

谁的世界才处在真正的边缘呢?

也许是你也许是我,也许是斯特里克兰,但一定不是埃莉萨了。

不能开口的她,无比自然地就翻越了巴别塔。

水形物语剧照

这何尝不是一种神性?

当我第二次第三次看《水形物语》时,影片中的隐喻变得可有可无,故事则越来越淡化,那些神性的气质则充斥在了每一分钟。

再细想,所谓神性,无非是人终于和内心完成了交流。

陀螺无疑是个精擅自我交流的大孩子,他以天才般富有诗意的手法,所勾勒出的这个世界,所描绘出的这个故事,是极“小”的。

水形物语剧照

“小”到限于自我。

说什么博爱,谈什么政治正确,不算误读,却是“多”看。

《水形物语》好就好在“小”上,细腻、无声。

推 荐 阅 读

水形物语剧照

水形物语剧照

水形物语剧照

水形物语剧照

期待你分享到朋友圈

加小编微信dypc5252,进电影爬虫用户交流群

获取及时的电影资讯,独到的观点,线下活动信息

还有更多福利哦~

ಠᴗಠ

水形物语剧照

展开全文
电影爬虫

粉丝 0

这个人太懒,还没有填写个人简介

相关电影

水形物语

类型:剧情 / 爱情 / 奇幻

上映:2018-03-16

分享

评论

(0)

迅雷客户端内打开,可实时收取评论和私信 去下载

  • 全部评论
  • 最新评论
  • 最热评论
      ac151bb315716880626463485d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