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雷影评
薇罗妮卡决定去死

世界杯进行到了一半进程,足球热潮淹没了一些新闻,推迟了一些热点事件的发酵。


6月20日跳楼自杀的甘肃庆阳女孩,在过了好几天后,方才成为了全国焦点人物。

此前在2016年10月和12月、2017年5月、2018年1月她已经进行过四次人们现在可知的自杀行为未果,但在第五次,she made it。


当时在楼下、在朋友圈、在直播间喊着“怎么还不跳”的看客,被拉出来批判。

当时差点能救下她但被她撒手的消防员发出痛嚎,现场视频刺激着人们泪腺。

彼时、此时,已是天上人间,阴阳永隔。


这位1999年出生的姑娘,在2016年9月读高三期间有过被男班主任强制猥亵的经历。这被普通认为是她选择绝路的契因。还有人说,她来自单亲家庭,性格有点极端。

有报道说在那事之后她患了抑郁症,也有学校的人说她其实在事发前就有抑郁症。


这已不是我们第一次惊闻“自杀引发围观”或者“老师猥亵学生”了,也不是我们第一次义愤填膺。

客观地说,“怂恿自杀”不是中国特色,也不是发展中国家特有(美国有些州的刑法规定唆使自杀是刑事重罪,但仍然杜绝不了类似事件),这种现象有参差交错的社会学、心理学动因,甚至暴戾本就是人类天性。

在百货大厦8楼外的小平台上坐了四个多小时的庆阳女孩,手里拿着手机,她跟当下所有年轻人一样,情绪和网络永远是互联的。她在朋友圈发了“遗书”配了自拍照,不知道那几小时里她有没有看到围观者们的冷血言语(希望她没看到),也不知道那几小时的犹豫她是不是在等待着什么,答案在风中飘荡。

围观者的起哄是否与庆阳女孩跳下楼有直接关系无法定性,但多少在她背后推了一把。

而在那个命悬一线的时刻,脆弱的女孩心理濒临崩塌,任何一丝力量,都可能把她推向天平的另一边。


我想起了一部电影,《薇罗妮卡决定去死》。

影片开头就是女主薇罗妮卡的一长段内心独白——

“看看,在你觉得我意志低沉或什么的,你就会塞给我药片,对吧。据我所知,很多吃了它的人其实也挺健康的,真的。

我回去工作,吃新的抗抑郁的药,和父母共进晚餐,让他们相信我已经恢复正常,不会再惹麻烦。

然后某天,一个男人让我嫁给他,他温柔体贴,相信我父母会非常喜欢。第一年我们会频繁做爱,第二年、第三年便逐渐减少,当我已经厌倦对方时,我会怀孕。

照顾孩子,按时上班,按揭还款,这至少让我们平淡的生活凑合着过下去。

再然后,十年过去了,他会有外遇,因为我太忙也太累了,同时我发现,我想杀了他,他的情妇,还有,我自己。

此事了结后,过了几年,他又会有个新情人,这时候,我会假装自己不知道,因为不管怎样,很快妥协只能说明我已不在乎,所以,至少这几天我还是很快乐的。

有时,希望我的孩子能过和我不一样的生活,又有时,会因为他们想做我的影子而偷偷感到愉悦。

我很好,真的。”


说自己很好的,往往很不好。

对未来有设想,看起来抱有希望,往往很多麻烦的产生正源于,想太多。

一眼望到头的生活,看似平顺上轨道,往往让人绝望。

瞧,人生最怕的转折,不仅有“但是”,还有“往往”。


二十多岁、金发漂亮的薇罗妮卡,在又一次吞药自杀获救后,被送进了一间私立精神病院。

这里的医生和病人都会说一个“国王与毒井”的故事,中心思想是学着用周围人的视角看问题,你就会对所有事都释然了。

一开始薇罗妮卡抗拒沟通,抗拒治疗,仍然会有跳楼的冲动,也会去偷药片吞食。

她在这里见到了病友爱德华。

爱德华是个很帅的小伙子,但不说话。据说进来前出了车祸,他女友当时也在车里,当场身亡,他觉得是他杀了她。

医生对他病情的定性很摇摆,总之是紧张症或精神分裂症什么的。

沉默不语的人,会让人觉得怪异,但也会让人觉得安全。

薇罗妮卡在夜里悄悄重新试着弹琴,琴声撩拨了爱德华,他俩仍然没有对话(爱德华沉默),但他们慢慢心灵靠近了。

薇罗妮卡确认这份感情的仪式很特别,她在钢琴前面对着扑克脸的爱德华,自慰。

而爱德华终于愿意开口说话了,确认过眼神,这句耳语人间至味是清欢。


薇罗妮卡说父母在她出生前就离开了,但又说“我们关系很好”。

薇罗妮卡的父母来看她。在父母眼里,薇罗妮卡成绩一向很好,和许多优秀的人交朋友,有份好工作(业务助理经理),收入颇丰(2009年时年薪七万五美金、有医疗保险),从没陷入过麻烦,总让父母感到骄傲。

薇罗妮卡以前很爱弹钢琴,拿到过茱莉亚音乐学院的奖学金,但父母期望她能去大一点的学校,这样才更利于得到高薪工作。

但在对话里能感觉到,母亲对于医生说治疗最好的办法是“交谈”有本能的逃避,父亲对于承担治疗费用拐着弯有所担忧。


遇到爱德华是薇罗妮卡的幸运,但更幸运的是,她遇到了布雷克医生。


布雷克告诉薇罗妮卡,自杀行为导致她心脏严重受损,生命余下最多不超过几礼拜。

薇罗妮卡一开始还有点庆幸,这下终于可以死了。

但逐渐地,在布雷克的引导下,她尝试着不总是摆出一副“老娘谁都不在乎”的样子,而是愿意以发泄的方式吐露心声。

薇罗妮卡会对布雷克说:

我讨厌你,我讨厌你那张烂桌子,我讨厌你丑陋的领带,我讨厌你滑稽的袜子;我讨厌被锁在这个鬼地方的所有人;我讨厌我父母倾尽钱财把我困在这个动物园(疯人院)里,天呐,他们真应该好好为自己而活,哪怕就一刻也行;我讨厌办公室里那群自以为钱能抬高自己身价的蠢货;我最讨厌的是那群在地铁里的行尸走肉,因为他们已忘记自己所有的梦想,或是忘记他们压根从未追逐过梦想。

薇罗妮卡还会对布雷克说:

我想去沙滩,我想看海,我想感受沙子,我想在我最爱的煎玉米卷摊买一个来吃,我想去个爱尔兰酒吧点杯吉尼斯黑啤,我想见我妈妈,我想和她好好聊聊天。


纵观剧情,薇罗妮卡有着世俗价值观认可的“美好生活”,没有什么外表缺陷,没有什么霸凌遭遇,没有什么性侵噩梦,有的只是来自原生家庭的沟通失语、和同事的道不同不相为谋以及对于没有坚持梦想的羞愧。

什么,就这些?在我们凡夫俗子看来,这些形而上的思想压抑,远谈不上要寻死。

至少相比起有遭猥亵阴影的庆阳女孩,薇罗妮卡的自杀原因会显得轻如鸿毛。

这也告诉我们,不仅是肉体伤害,还有长期不被理解,都会影响一个人前行的方向,如何自我平复内在的创伤以及如何自处,才是不轻生的出口。

庆阳女孩在事发后没有瞒着父亲,也有求助学校的心理咨询室,得到答复是“无能为力”,求助学校领导,得到答复是“不要小题大作”,并且诉诸了法律,警局有按强制猥亵立案,但检察院以“证据不足”为由决定不起诉,庆阳女孩提起复议,被驳回。

庆阳女孩是有主动寻求出路的,她努力自救过,但没有得到公道的结果,于是抑郁的积累和发作并未随着时间冲刷消解,而是厚积薄发。

庆阳女孩没有遇到布雷克这样睿智(片尾的大反转)、耐心(谈话治疗时循循善诱,被挑衅时也不发火)、尊重病人(薇罗妮卡不想说的不会穷追猛打)、保护病人(面对企业主来问责没有出卖薇罗妮卡)的医生,这可能是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最大的境遇差异。


布雷克医生的经典语录:

1、在这个社会里,我们一直寻求快乐,但如果我们不快乐,我们就会觉得无助,我们就会觉得很失败。

2、远离每个人,甚至是所爱之人,有助于让人们冷静下来。

3、当欲望来临,你就会感到害怕,大部分人都用恐惧代替了他们所有感情,每个人都有梦想,但只有很少的人能实现它们,这让没能实现的人都成了胆小鬼。

4、聪明地看待现实。现实是大多数人认为它应该是什么样的,不需要是最好的,或是最合理的,只需要满足了社会整体的需求,有些事是通过常识来决定,但其他事就要靠后天改变,直到越来越多的人认为它本应如此。

其实但凡想通了上面任何一点,自杀的最后一步可能就会收腿了。


大部分要自杀的人,都会重复尝试,直到成功(就像庆阳女孩那样),布雷克医生深知这一点,所以他冒险对薇罗妮卡撒了谎(告诉她命不久矣),决定用它来测试他唯一有信心的疗法——生命的认知。

当后来知道了身体无碍,有了“劫后余生”的感恩,她便会把每天都当做奇迹。

最后结伴离开精神病院的薇罗妮卡和爱德华,等来了他们最美的日出。


精神失常和精神失控,是两回事。精神失常让我们无法和别人沟通,所以所有人都在某种程度上有精神病。但只要思想还是由自己掌控着,你就不会失控放弃生命。

对于自杀后获悉身患绝症的人来说,可能唤起她的求生欲望仅意味着积极生活已经晚了。

我们无病无灾的,就别强说愁了,我们暂时还是先好好活着吧。


最新消息,此前涉嫌猥亵庆阳女孩的那个班主任,被调出教育系统,取消教师资格。

如果这还不足以令女孩安息,至少,带去一丝安慰。

分享

评论

(0)

客户端内打开,可实时收取评论和私信 去下载

不同的角度,不同的观点

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