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雷电影
大世界

世界依旧很大,大到可以小说

评《 大世界

2018-08-19 23:15发布

2482

编辑

该影评可能有剧透

回想当年《大闹天宫》的盛景,“崛起”当中的国产动画也总有一颗搞“大”事情的心,从15年的大圣归来,到16年的《大鱼海棠》,再到17年的《大护法》《大世界》,“大”字辈的队伍仍在继续扩张中。不同于其他三“大”的宏大世界观和奇特诡谲的想象,大世界的格局就小得多,但作者想表达的概念,却没有因此挤压。

| 假如咸鱼有梦想

《大世界》究竟有多大,一句话来说,大世界之大,大到装不下一个小县城的梦想。

说到梦想,第一时间想到的可能是《少林足球》里那句经典的台词:人如果没有梦想,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乍看之下,这个小县城可能像咸鱼,但其实它也有梦想。它的梦想,说来就像老叟聊发的少年狂,面上破败到近乎疮痍,气质沉闷到近乎死水,口中却仍念念不忘那些“走出去”和“引进来”的呓语,“出口转内销”、“进口”、“英伦传奇”、“好莱坞农家乐”、“顶级豪宅你做主”等宣言式的街头广告也仍在苟延着这个小县城的微澜。

大世界剧照

如果上天有感应的话,看到这种倔强,大概也会许它仙女棒,让它变大变强变漂亮吧。

这个小县城是否有幸获得眷顾暂且不论,但对于生活在这里的人们而言,却真的有天外飞仙女棒,来助他们美梦成真。

这个仙女棒就是让人趋之若鹜的“100万”。不过,因为没有到手,它还只是裹在黑匣子里的薛定谔的猫,可能是天外飞仙,可以化无为有,也可能是飞来横祸,可以化有为空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和这个小县城一样,这里的人们即便在生活的底层寻求生机,但心里仍有一团渴望燃烧的火焰。

铤而走险的导火索小张梦想成为英雄本色里的孤胆豪侠,不太冷的杀手瘦皮希望送女儿去国外读书,不甘仰人鼻息而趁火打劫的情侣想逃离世俗去香格里拉返璞归真,摆路边小店的黄眼渴望通过科学创业功成名就,宣扬读书无用论的学生路人追求短期创富,而指望读书来出人头地的人却在庙里给准考证开光。

这些是欲望没有获得满足的边缘地里的边缘人,而那些坐拥声名或财富的人也难免骚动。

画家援军名利加身之后不顾往日情谊夺朋友之妻,站在当地市井权势顶端的彪哥无心流连一心归佛。

叔本华说,欲望不满足就会痛苦,满足了就会无聊。欲望满足了的人或许各有各的无聊,而欲望没有满足的人却有着相似的痛苦,这种痛苦的表象就是一种看似存异实则趋同的梦想,一种对物质的追求。

对此,影片一方面用公路夺金的多线拼贴叙事做了直观的展示,另一方面也通过工地民工对于自由的解释给出了直白的说明。

在他们眼里,真正的自由有三个境界,第一是菜市场自由,第二是超市自由,第三是网购自由。

一言以蔽之,就是买买买的自由,就是物质的自由。

联想到几十年前美国总统罗斯福提出的四大自由——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免于匮乏的自由、免于恐惧的自由,几十年后,大洋彼岸底层百姓所渴望的自由,依然只是物质上免于匮乏的刚需的自由,这种对自由的追求有多朴素,可以想见。

如果说“大世界”描绘了一场由“一百万”作为旗帜的基础自由运动,那么,这场为理想潜行,为自由奔走的非正义“革命”,最终不过是一出哑炮,每一个心有猛虎的人依旧没能像房地产广告里宣扬的那样,翻身做自己的主人,他们依然是这座破败小城里不见天日的一部分。

每个人心里的那团火,终究变成了路人眼里的一缕烟。

| 众生万相 贪嗔痴妄

通过纵横交错的故事线与人物关系,《大世界》用一百万带出了这个世界的千面万相。

这千面万相就藏在大哥刘叔办公室里的一副壁画里:芸芸众生,虎视眈眈,笑里带刀。

大世界剧照

在钱财名利这个世间最大的烦恼贼面前,大千世界里的众生万相,都可能逃不出贪嗔痴慢疑的魔咒。

短短77分钟,《大世界》将世间追名逐利的不善根挨个儿晾晒了一遍,各个方阵都可以在这里找到自我投射,对号入座:

见钱眼开的二姐是为贪,对朋友暴力相向、对路人睚眦必报的刘叔及其“小喽喽”是为嗔,以自己的堕落换取女儿高升、舍是逐非的杀手瘦皮是为痴,一朝得名的画家援军不念旧情是为慢,认为“人间不值得”、渴望逃离归隐的短发女是为疑。

因为沾染了空想的业障,追求梦想的励志语言在这里丧失了原初积极向上的色彩,统统退化成了代表世俗与人性阴暗面的社会问题,迷信整容,伤人越货,拜佛求学,大学生功利性创业,操纵资本市场,等等。

佛教所谓的“五毒”在影片中均有展示,而作为五毒之首的“贪”业,却是影片着重表达的凝结点。一切机关算尽,误人误己,不过都因一“贪”字而起。

之前的大叔虽然将平民自由归结为“物质自由”,但他之后所做的总结陈词却道出了一种最为普世的善恶观。他说,什么自由都比不上知足常乐的自由,人一旦有了贪恋,就没有了自由。

如果没有贪恋,至少还有苟活的自由。

就像片头托尔斯泰所说的那样,即使在这样的城市里,春天仍然是春天。

| 这里的黎明静悄悄

执着于个人作坊式创作的刘健面世的作品并不多,已有的长片仅《大世界》和2010年的《刺痛我》两部。基于导演的创作偏好和对现实观察角度的选取,这两部长片之间存在着明显的强关联。

大世界剧照

“大世界”里,网吧门口右边的电影海报就是《刺痛我》

《刺痛我》在故事题材与叙事手法、视听风格上与《大世界》一脉相承,同样的小镇夺金,同样的多线平行叙事,同样的写实手法,同样的黑色电影气质。两者之于刘健,相当于《两杆大烟枪》《偷拐抢骗》之于盖里奇,都是对自己的复制与延伸。

但从叙事节奏与画风上来说,《大世界》可以说是高配版的《刺痛我》。前者更加专注于故事本身的完成,不突出角色个人,由更多的人物牵引出更为丰富的故事线,交叉推进情节发展,结构上更为复杂;后者偏向人物性格的刻画,突出人物身份特征,用主线人物的行为动机推动故事走向深入,降低结构负重,叙事上轻装简从。《大世界》在创作理念上依然走写实风,却不再有之前的粗粝灰暗的质感。漫画式的画面处理,尽量淡化的画面动作,沉闷的画面表达,让影片有了被很多人称为“少帧”的凝滞风格。再加上配乐使用的节制,《大世界》通过视听语言再现了一个了无生气的小城镇和它一个了无生气的夏日夜晚。这种“了无生气”是风暴来临前的暗潮,用表面的风平浪静预示之后的狂风暴雨。

《大世界》的多线叙事与夺宝惊情无疑借鉴了《两杆大烟枪》《疯狂的赛车》的表现手法,甚至可以称之为动画版《疯狂的赛车》。“一百万”作为影片的麦高芬,充当了故事引擎的作用,带动各方势力角逐角力,支线纵横相扣,各司其职,最后都汇聚于一个交错点集中爆发。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大世界”里的小张没能像“大烟枪”里的主角那样,最后在各方势力的此消彼亡中全身而退。之前的“稻草人,关键时刻成了血肉饱满的正义使者,给影片画上了“邪不压正”的圆满结局。

大世界剧照

影片的英文译名为“have a nice day”,Bon Jovi的同名曲中有一句歌词大概可以概观全篇:

When the world gets in my face,

I say, have a nice day。

©本文版权归作者 Uncle Flower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展开全文
Uncle Flower
Uncle Flower

粉丝 0

这个人太懒,还没有填写个人简介

相关电影

类型:喜剧 / 家庭

上映:2011-01-27

分享

评论

(0)

迅雷客户端内打开,可实时收取评论和私信 去下载

  • 全部评论
  • 最新评论
  • 最热评论
      ac152a8315666082158644086d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