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雷电影
告诉他们,我乘白鹤去了

告诉他们,我乘白鹤去了

评《 告诉他们,我乘白鹤去了

2018-09-12 14:27发布

723

编辑

一个影评,肯定需要一个主题表达,而这次我一字不动的引用这部独立电影的标题作为我文章的标题,是因为这个标题太好了,作为苏童的原著短篇小说的题目也好,作为电影名也罢,都有一种莫名的奇异感觉一直萦绕在我的脑海中。

告诉他们,我乘白鹤去了剧照

还是说说这个标题,很显然是一个动作,一个缥缈驭风的动作。说实话,曾经在大学期间,就看过这个短篇,虽说自己喜欢苏童的东西,甚至说一句个人的话,苏童写作给我无比亲切的南方,这也是我一直生活的区域,就岁数而言,他仿佛是作为一个我不知名的远房舅舅在告诉我什么,当然,这是我很私人话的感觉。话说回来,苏童这个短篇,当时我可能只有一点神神叨叨的感觉,基本没看懂,甚至更主要的故事面(那个极度悲伤令人思考的活埋事情),居然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可见当时我的少年轻率。

这次能看到这部电影,机会也很偶然,在西西弗书店,我发现了一本书《中国独立电影探访录》,里面有一章是李睿珺导演的探访,于是乎记住了《告诉他们,我乘白鹤去了》这个片名,这一是由于对苏童的特别喜爱,闲扯一句,据说《罂粟之家》也已经有电影改编,是香港产的,可惜自己一直未能亲睹。二是苏童的南方阴湿古怪,但那个作为“香椿树街”和“枫杨树乡”发生的一切故事是南方世界的典型,他让我无比想念自己的家乡。

大家应该可以猜到,我应该生活在长江流域,说起来,这个地方多水,多阴柔,只是这个地方无论是主流电影还是独立电影,我觉得都没有把握住这个“南方”,具体说是“中南”。贾樟柯有他的山西传奇,四川情节,目前很多独立电影立制作对于北方,比如东北,都有自己真实的影像记录。可是,到目前,关于南方,可以说没有找到这一地理的文化精髓,这个地方目前发展的太快,记忆来不及沉淀,而且这个区域重商,没有人真心想累积伤感与回忆。上海不是南方,言说它的故事虽然多,但我总觉得对于地理、心理而言,讲它的故事属于另一个范畴范围。不过,南方在当代文字写作上却记载深刻。

南方有“独立影像展”,在南京。唯一遗憾的是我目前还没有找到描述南方达到工笔细绘地步的电影影像,娄烨的《春风沉醉的夜晚》,是偶然的几部能感觉到当代南方脉搏的东西,只是,也许就我的观片经验,还是少,太少。

祖母92岁逝世,那一天,我还没有看见李睿珺的《告诉他们,我乘白鹤去了》,然后她老人家去世2年后的今天,我终于看见这部独立电影。

告诉他们,我乘白鹤去了剧照

这部电影是属于一个当代农村社会现实问题题材。涉及到农村老人土葬与否的一个有关地理风俗的尖锐伤口。苏童的这篇小说难得的阴郁非凡。这其实是一个阴郁的故事,一个73岁的老头因为害怕火葬,宁愿让孙子把他在土中活埋了来试图逃过这一安排。苏童如此写法,是难得的他的黑色题材的精确把握,这部电影冷静与准确的保持了这一基本基调。之所以,提及我的祖母,因为丧葬改革,在祖母死前2年,也来到了南方的曾经以为能躲掉的边远角落,老人一律火化。记得这个消息传来的时候,家里人劝慰了半天,临最后,我也一直不知道祖母对此的心思,家中亲戚有时候对此开玩笑也是有的。

李睿珺导演在苏童故事的大框架下,还是选择了北方,选择了陕西的一个乡村,据说就是导演的家乡,这一点,观影的时候,其实我是有遗憾的。 故事的拍摄采用的是主镜头一镜到位,镜头组接也是叙述最低强度的故事场面,远远地看,安静稳定的看,从叙述手段而言,相对朴实无华。关键在于这个故事,苏童本身的埋葬故事只是这部电影高潮阶段的速写,大概15分钟左右,前面添加了各种因果,主要是为了推动最后一幕爷爷愿意被孙子活埋的背景情节铺垫,应该说,改编还是忠实于苏童的原文,只是故事不在南方。

除此之外,这部改编电影还采用的地方乡音的对白,对此我很满意,就是这样,我觉得,今后电影中,还是采用方言为好,普通话完全可以通过字幕来解决。否则一律操着北方的普通话,总感觉脱离现实场景,这对现实主义电影尤其致命,比如贾科长的片子,脱了山西腔,该多失色。台湾电影的台语对白,香港的电影的粤语对白,其实技术上完全可以一样如此做,不过多字幕罢了。中国这么大,所谓南腔北调,统一也是在文字使用,说话未必要强制一律,最近倒是可喜的看到了一批当下电影采用实地方言的如此做法。

还是回到故事,《告诉他们,我乘白鹤去了》,是采用一个儿童观看理解的视角,为什么被这部电影所打动或者说震撼,其实是一个对于死亡的认识,老一辈的人是对“入土为安”有特别的切体感觉的。这来源于风俗,也来源于他们对死后的“想念”,应该尊重。苏童写这个故事,只是截取最后悲凉无奈安静的一幕瞬间,电影倒是铺展开来,细细去写着由来。

告诉他们,我乘白鹤去了剧照

电影中老马头(爷爷)规划着自己的死亡,有着不能为人说的无奈与苍凉。这一娓娓道来,让人们沉下心来思考,我觉得很有一种悲凉在怀,也许会有愤怒,但更多是“告诉他们,我乘白鹤去了”一种的释然的无奈悲伤。说如此多,这是一个现实主义的故事,一个不是暴力却有着内涵深刻的故事。我总觉得,老人之死沉重之余,更多的会是希望我们对于某种传统文化的尊重与理解。

至于不足,作为独立电影,从色彩上是通常照明写实处理,但老实说,对色彩的现实化写照与故事需要强调的重点是有一定矛盾的。看看《小武》,看看《童年往事》的色彩处理,这种一般写实状态是出了一定问题的,我想是缺乏一个“现实主义”如何与“虚构”结合的麻烦事情以及或许还有摄影预算经费的问题,乡音对白是一个特色,只是看和谁比,和《小武》比,就似乎有点拘谨和生涩。

那个乡村头老人聚集的聊天地,内容太过于聚焦了,显得有点“做作”。每一条都是按照故事来的,不散,而不散,结果导致“现实主义”有那么一丝“虚伪”的夹入,这是一个头疼的结果,作为独立电影有其锋利的地方,但缺点是拍摄技巧选择和故事过于集中后对当下现实的现实意识的深刻带入感觉。

当然,自己最遗憾的地方,这么一个南方的好故事,不得不变换了背景,苏童的小说本身南方味道很醇厚,化都化不开。也许,我心底里还是希望能还是属于“南方”的演绎,也许更阴柔些更好。话说过来,说也奇怪,苏童的《妻妾成群》也是变换为北方,这倒让我不解了。文字的南方,电影的北方,这一现象也蛮有意思的。

好了,最后,还是推荐大家看看《告诉他们,我乘白鹤去了》,虽然自己有遗憾,但作为独立电影,还是值得看看的,如果《我不是药神》你愿意去看,那么它也是。

展开全文
camus1997

粉丝 0

爱好看电影,用心写影评

相关电影

告诉他们,我乘白鹤去了

类型:剧情

上映:2012-09-05

分享

评论

(0)

迅雷客户端内打开,可实时收取评论和私信 去下载

  • 全部评论
  • 最新评论
  • 最热评论
      ac15044a15713271294331933d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