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雷电影
影

国师的破与立,让《影》与众不同

评《

2018-09-28 14:18发布

2920

编辑

该影评可能有剧透

没有真身,何谈影子?

国师曾在过去多次表达过自己对于黑泽明导演的作品《影子武士》的喜爱,该片以日本战国时代武田信玄的替身为主人公,讲述了“影子武士”在信玄死后如何代替他继续带领武田家在这乱世中求存的故事。影子虽不是真身,但是却有着真身的身份和地位,身份认知上的错位和个体的挣扎,是关于替身故事最有价值挖掘的。

影剧照

也许也正因为此,当有人力荐国师来指导这部原型为《三国》中蜀吴关于荆州争夺的故事时,他才会毫不犹豫的接下来。故事中的背景和人物关系虽然都类似,但真正让人想要关注的,其实是关于“影”的。这些将自己的一切埋葬,为成全他人而活,甚至随时都要付出生命的“影”,究竟真的只能活在阴影里么?还是说他们也有走出黑暗,沐浴阳光的可能。

影剧照

熟悉国师作品的观众,一定都会对其作品中对于颜色的大胆运用印象深刻,《大红灯笼高高挂》中那高饱和的红,《菊豆》中五彩斑斓的绸布,导演总会敏锐的将富有表现力的色彩融入其作品的表达之中。

影剧照

这次在《影》中,导演为了将影片呈现出水墨山水画的质感,而选择以黑白为主要色调,祛除了色彩给予人的强烈视觉冲击,使观众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了故事和演员的表演上。

影剧照

这无疑是导演对于自己既往风格的一种突破,而这种突破又不仅是视觉效果方面的,深入到故事的主题表达层面,我们也能看到国师的变化。

对于这种变化,笔者自将其与《英雄》做以比较。

同样是关于权谋,关于野心的故事,《影》更关注的是个人。《英雄》中的牺牲“小家”,成全“大家”的观念,一直以来饱受诟病,片中登场的几位大侠都似政治觉悟极高的“完人”,个人的幻灭,只为更多人的幸福。

影剧照

这尤其显得导演精心设计的残剑和飞雪之间的感情不堪一击,也许战乱年代儿女情长必须让位于“大义”,但是主人公挣扎和选择的过程都是如此的简单,多少令人感到不真实。就算你杀了我的家人,朋友,但是只要你是对更多人好的,我就可以牺牲自己。无名苦练十年只为报仇,却仅是因为残剑的“天下”二字而顿悟。

影剧照

没有“小家”,何谈“大家”,选择固然是个人的,而所谓的对错也不过是观点不同所致,但是有一点应该是不容争议的,我们都是人,人之所以为人,而不是动物,是因为我们有人性。天下,是因为有了人才有天下,任何一个个体的生命都是天下的一部分,愣要说我们只要牺牲几个人,就能换来和平,那也不过是虚假的和平罢了。

影剧照

相比之下,笔者更为认同《影》中表达的观念,这也是我认为导演突破的地方。不再去为了所谓的“大义”牺牲个人,而是最大程度的强调个体的价值和意义,为天下,更为个人。片中境州身为沛国都督子虞的替身,自幼被子虞的叔父带回府中收养,虽捡回了一条命,但是他却成为了一名囚徒。因与子虞长相酷似,境州成为了子虞的“影”。

影剧照

境州角色的驱动力,并不是为了所谓的大义和天下,而是“回家”,当子虞告诉他自己二十几年未见的老母亲还活着的时候,境州更加坚定了自己要战胜杨家父子的决心。虽身为沛国人,但境州做的这一切,只是为了自己的“小家”。导演有意丰满境州的人物曲线,观众可以感受到这个角色的变化和挣扎。

影剧照

从起先的俯首称臣,顺从忠诚,到与子虞之妻小艾之间的暧昧情愫,再到母亲被杀后的信仰崩塌和堕入深渊,以及最后在目睹了权力之争后的绝望和反杀,每一个阶段导演都处理的很细腻。

影剧照

导演着重刻画了境州与子虞,小艾之间颇为复杂的三角关系。境州与子虞,名为仆与主,影子与真身,但实际上二者身份存在着诸多的重叠。境州虽为影,却有着真身的一切,甚至是真身的爱人。犹如片中在构图中反复出现的丝质的纱帘般,那就是境州看到的世界,一切似清楚的在眼前,却终归是不真实和虚幻的,那层纱虽薄,却时刻告诉境州,你是活在阴影下,见不得光的。

影剧照

二者之间的矛盾,借由小艾变得愈加的激烈。小艾之余境州,其实比起爱人,更像是一个“母亲”的角色。自幼缺乏家庭关爱的境州,内心极度缺乏安全感,他渴望被爱,被关注,而小艾恰恰弥补了境州的空缺。

影剧照

二人的四次接触极为明显的反映了他们的关系,其一是子虞给境州做伤,小艾为其包扎之时,二人之间微妙的注视和距离的远近,将他们暗生的情愫微妙的展现了出来,而包扎这个动作本身,就带有照顾的意味。第二次二人的接触是小艾为上朝的境州穿衣,境州拥抱小艾,而被小艾拒绝,小艾的拒绝是碍于身份和对自己丈夫的忠诚,而境州的激动和失了分寸,则是其抑制不住的欲望的一次小爆发。

影剧照

第三次二人的接触便是舞伞的段落了,心意相通的练武,使二人间都更加确认了彼此在自己心中的位置。正因有了第三次接触的铺垫,才显得最后一晚二人的鱼水之欢显得合理,这是属于他们的激情迸发的时刻,境州终于得到了自己爱慕已久的女人,而小艾,则借由境州,弥补了自己久失的男女之爱。

影剧照

如果沿着小艾是境州“母亲角色”的替代这样的思路,那么三人的关系除了主仆,影子与真身外,可能还是一个家庭的隐喻。境州对于小艾的依恋,来自于其深深的恋母情结,而最后对于子虞的反杀,则是“弑父情节”所致。保护了母亲,杀死了父亲,成全了自己。

境州的选择是对国,对家的一次反叛,却真实的面对了自己的内心。没有什么善恶好坏,他不过是终于遵从本心,做了一次“人”,非《英雄》那么完美无缺,却有血有肉。

影剧照

导演刻意模糊了到底是谁杀死了境州母亲的真相,但是根据片中的蛛丝马迹也许能得出答案,在此只留下笔者个人的猜测,境州的母亲,应该是被子虞派遣的刺客所杀,理由如下。首先子虞对于境州始终都是利用关系,如果让别人知道了影子的存在,他也会有危险,同时子虞还目睹了境州与小艾偷情的全过程,所以在夺去了境州城以后,境州必须得死。

影剧照

其二,来杀境州的刺客显然是想要了境州的命的,他们是受了子虞的指示,先杀境州母,再杀了境州,以达到报复和封口的目的。而来救境州的人,说是大王派来的,对于大王来说,境州活着明显更有价值,比起杀了境州母让境州陷入绝望,安抚境州,让他服务于自己可能才为上策。

影剧照

其三,也是最关键的,影片的结尾,子虞明显是想用匕首刺死境州,如果真如他所说,一切都是大王设的局,那么子虞根本没必要杀了境州,大可放他走就是了,如第二点一样,他延续了让刺客杀境州母和境州的行动,这次他还是要杀了境州,来栽赃陷害,并且报复。

影剧照

综上,笔者认为境州母应为子虞所杀。不过有趣的是,导演并没有把这个当做重点,境州最后的选择,比起是问责谁杀了自己的母亲,更多的是野心的膨胀和杀戮本能导致的,他的善在一次次绝望后被消磨殆尽,恶之花一点点绽放开,最后他的行为,像极了杜琪峰导演作品《神探》结尾换枪的段落,充满了阴谋和人性之恶。观众会为境州最后的堕入深渊感到惋惜,却也能理解角色的动机,一个时代能够成就一个人,也能毁了一个人。

影剧照

对于影片结尾的开放式结局,小艾究竟会不会出卖境州呢?这是导演抛给观众的问题,其实无所谓告发与否,真正的故事在境州反杀子虞,并借子虞之刀,捅死主公时就已经结束了。恶之花已经长成,影子最终成了真身,就如境州最后对子虞说的,没有真身,也能有影子。

影剧照

邓超在片中十分精彩的诠释了子虞和境州两个角色,两个月暴瘦四十斤的他在没有任何特效加持的情况下将这两个截然相反的角色呈现的淋漓尽致。子虞的歇斯底里,将所有人看成棋子的阴险狡诈与境州的挣扎,逐步转变的心路历程,观众都能很直观的看到。

影剧照

不过略有些小遗憾的是,如果子虞的角色能够再丰富些可能会更好,虽然导演也有表现他对于部下田战稍微温和些的态度,但是角色还是稍稍缺乏层次感,简答来说就是太“满”了,而没有一些能够展现他本性和脆弱的时刻,如果能够加入一些的话,也许角色会更生动。

影剧照

至于影片的视听方面,水墨画般的背景与大殿之上悬挂的太平赋,充满了东方的韵味。八卦图上的比武过招,更是将阴阳之美融入其中,一刚一柔,相生相克,招式动作的点滴设计都令人赏心悦目。

雨雾所带来的朦胧质感,充满了形式的美感,兵器在水中泛起的涟漪,使得瞬间的动作得以延续,给人以无尽回味。比起过往导演作品中对于武打场面的“繁”,这次的化简尤为成功,虽没有了绚丽的色彩,却使得影片多了一份独有的风格。

影剧照

从影三十余年,初心依旧,拍电影成了他生命的一部分,笔者赏《影》两回,方才下笔写下此文。看了导演关于《影》的幕后纪录片,更加感受到了他作为创作者的纯粹和执着,爱这光影中的一切。

也许有一天,国师终会离开,真身不在,但是他的精神,他的影依在,他对于电影的赤诚之心,会激励着一代一代的影人继续追求自己,追求每个人梦想中的那束光影。

影剧照

影剧照

影剧照

展开全文
Santaku Dai
Santaku Dai

粉丝 0

这个人太懒,还没有填写个人简介

相关电影

影

类型:剧情 / 动作 / 武侠 / 古装

上映:2018-09-30

分享

评论

(0)

迅雷客户端内打开,可实时收取评论和私信 去下载

  • 全部评论
  • 最新评论
  • 最热评论
      ac150e5b15717740558026844d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