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雷电影
我不是药神

《我不是药神》:人生在世,皆是修行

评《 我不是药神

2018-11-18 21:37发布

17735

编辑

该影评可能有剧透

2018年7月,有一部电影一经上映便引起了一场不小的轰动。不仅是因为作为一名新锐导演所表露出来的娴熟的电影风格和技巧,更是因为影片题材的现实性和令大多数中国人都感同身受的切实存在的民生问题。那就是由文牧野执导的,徐峥、王传君、谭卓等人主演的《我不是药神》。导演用黑色幽默的方式表达了对于现在社会医疗体制、生与死、情与理等现实问题的思考。

影片由真实故事改编,发生在2002年的上海。一位不速之客的到来,打破了神油店老板程勇(徐峥饰)的平静人生,从一个欠着房东房租和医院巨额手术费、儿子即将被迫移民的底层小人物,一跃而成印度仿制药“格列宁”中国地区独家代理商,但随着利益一起到来的对他的影响,也是他无法想象的。

我不是药神剧照

“命就是钱”

在吕受益(王传君饰)没有出现之前,程勇只是一个面临众多生存困境的社会底层的一个市侩老板,但他并没有为此采取任何行动。这个时候影片的整体色调是冷色调,体现出程勇当时处在人生低谷的境况。直到父亲做手术急需一笔巨额医药费,他开始接受吕受益的提议,从印度代购印度“格列宁”,对程勇来说这是一个绝好的商机,能给他带来极大的收益甚至是改变以后的生活轨迹。而对以吕受益为代表的慢粒白血病患者而言,这不仅是他们得以继续生存的救命药,更是对于当时国内不合理的社会医疗体制的反抗。

程勇如愿获得了印度“格列宁”在中国的代理权,以程勇为首的五人卖药团逐渐步入正轨,这个时候影片的整体色调转为暖色调,与之前的冷色调对比,表现出程勇通过卖药赚取的极大收入,以及患者有药可吃、继续活着的希望。这让程勇更加感受到“命就是钱”的道理。与此同时影片也一再使用升格镜头和欢快激情的背景音乐衬托程勇和病者们内心的希望。

影片轻松的氛围在张长林(王砚辉饰)出现后戛然而止,为了自己和家人以后的生活,程勇选择放弃卖药,这时店里暖黄的灯光和店外雨水和灯光混合过后深蓝色的冷色调对比,相比于小范围的暖光,大片的冷色调昭示了自此以后病人的希望慢慢缩小虚化直至没有。活着竟然变成一种奢望。人物之间的矛盾冲突发展到顶峰,同时也推动情节的发展,为之后各个人物的命运埋下伏笔。自此,影片以程勇放弃卖药为节点,第二部分开始。

我不是药神剧照

“他一出生,我看到他第一眼的时候,我就不想死了”

吕受益是一名慢粒白血病患者,同时也是一个刚有了孩子的父亲。对他来说,活下去,有比一般患者更深层的意义,他是整个家庭的希望,而孩子是他活下去的希望。他的手里经常拿着橘子,橘子是贯穿影片的重要道具,不仅真实再现了现实生活病人的现状:处在生死边缘,抓住所有可能与死神一搏。同时也暗示了吕受益后来悲惨的结局。

他是影片中另一个核心人物,也是影响程勇两次卖药的关键性人物。在程勇放弃卖药将代理权交给张长林后,以吕受益为代表的患者群体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影片着重刻画了在此之后吕受益的及其家人的生活状态。妻子为求药众目之下为程勇下跪、一家人挤在一间病房的窘迫状态、吕受益身上触目惊心的创口以及化疗给身体造成的极大伤害等等。化疗过程中不断掉落的头发也像希望一样慢慢被病痛和现实湮灭。在他决定自缢的那天早上,房间的整个色调是灰蓝色的冷色调,厚厚的窗帘遮住了窗外初升的朝阳,是他的绝望的结束,也是其他患者希望的开始。为希望而生,为希望而死。是属于吕受益独特的价值。

与此同时的印度,程勇刚从药店出来拿着为吕受益买的救命药。不知道的是吕受益已经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似乎是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这时印度街边当地因为传染病正在进行消毒,烟雾缭绕中有两尊神像——迦梨女神和湿婆神像。这两尊神像都是印度人信仰的神像,其本身意义在于再生,表达生命的重要性。这两尊神像的出现和铃铛声都暗示了程勇心境的转化,从选择只救吕受益一人,到选择救更多的人。当然吕受益的死,也很大程度上对程勇的心境造成极大冲击。这是程勇第二次卖药的第一个转折。

我不是药神剧照

“他才20岁,他就想活命,他有什么罪”

鲁迅说:“悲剧就是将最美好的东西毁灭给你看。”黄毛彭浩(章宇饰)一个来自农村为了不拖累家里人独自来到城市打工的白血病患者,他身上有着比普通人更多的纯粹和真实,从刚开始为了同住的病人去抢程勇代购的药、到后来程勇放弃卖药时一气之下打碎玻璃杯、最后为了程勇不被发现独自和警察进行抗争意外身亡,都体现出这个不谙世事的男孩身上最为可贵的东西。起初对于程勇的市侩心理彭浩表现出极大的不屑,这种不屑在吕受益去世以后达到顶峰。但当程勇第二次开始卖药并将药从原来的5000元下调至2000元,彭浩选择回来继续帮他。程勇和黄毛在江边夕阳下对话时拍摄的逆光剪影,和粉黄色的暖色调交相辉映,是两个人重归于好的对白,也是情感的交流,对往事的原谅和释怀。同时也是白血病患者的希望再一次重新燃起的象征。

一个真性情的人往往更值得信任。吕受益去世以后,黄毛成为程勇的左膀右臂。吕收益手里经常拿着的橘子这次换成了彭浩拿在手里,橘子的出现不只是为了怀念吕受益,同时橘子的传递也暗示了黄毛接起了帮助程勇的责任。江边谈话后,黄毛剪掉了黄毛,买了回家的车票,还对程勇说想要开车,开一下又不会死。这一系列的动作都暗示了彭浩最后的悲剧结局。剪掉头发想从新开始却没了机会,有了车票却再也上不了回家的车,第一次开车也是最后一次开车。

两大人物的相继离开使电影的戏剧张力增加到了极致。不仅成为程勇第二次卖药的第二个转变,由愧疚转公益,将2000元的药价更是降低至500元。也成为曹警官(周一围饰)态度转变的转折点。医院的冷色调配合法律的无情,这是情与理之间的矛盾,这种矛盾的激化体现在曹警官行为,最终选择了辞去这个案子的办案权力。但法律毕竟是法律,追查药品的案件不会因为他的辞职而停止。

我不是药神剧照

“我相信今后会越来越好的,希望这一天能早一点到来”

黄毛彭浩去世以后,程勇继续以更低的价格卖药。不同的是他最终选择把儿子送出国,然后让思慧(谭卓饰)把信息扩散至外省,这已经与当初程勇说不能给外省供药的说法相悖,但他仍然选择这么做。总有人会同不公的命运体制做抗争。而程勇的这一系列做法正体现了这一点,不再拘泥于金钱利益,而选择拯救更多的人。这也暗示了程勇最后被逮捕的结局。

当然不可避免地,程勇被判入狱。一路上白血病患者纷纷摘掉口罩,使自己暴露在有菌环境里,这与当初病人第一次见他摘掉口罩不同,更多的是对程勇的敬佩。影片中两个主观长镜头的运用一次是吕收益去世时,一次就是程勇被逮捕时,这两种眼神强烈对比,如果说前一次是以无声的状态对程勇进行控诉和谴责,那这一次就是对程勇的尊敬。这里的人群中有刘牧师、思慧,也有已经离世的吕收益和黄毛,这种心理蒙太奇的使用配合抒情音乐的烘托使观众看到这个社会除了金钱和利益,也充满着爱和温暖。也是程勇这个人物的升华。

即使是百分之一的光,也能照亮百分之九十九的黑暗。影片最后程勇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提前两年释放。曹斌再次邀请他喝酒,这次程勇的接受与在机场时的拒绝相呼应。这个答应体现了情与法的平衡。通过程勇一个人的抗争,使社会注意到医疗体制的弊端并进行不断改革和完善。将正版药纳入医保,一系列的民生工程也使人们有病可医,有药可吃,体现出我国改革开放以来的伟大成就。

我不是药神剧照

我们一直在思考到底这些病人对程勇算不算是一种道德绑架,我觉得不是。对于程勇来说,他卖药是迫于生存危机,在获得利益的同时为病者带来了一线生机。后来放弃卖药也是为了保全自己和家人,没有错。而病人在生命的危急关头选择去找程勇也没有错,毕竟他们曾经因为他的药生存下来了。面对救命的最后一根稻草紧紧抓住不松手也是作为一个人面对死亡最原始的求生欲望,也没有错。而法律和道德到底哪个是对的哪个是错的,其实法律也没有错,道德也没有错。站在法律的角度程勇犯了法,但是站在道德的角度,他所做的正是身为一个正义的人做的事。法律和道德都是在为了我们能够生活的更好、更和平不断奋斗。关键在于法律和道德能否在一个合乎标准的情况下达到平衡。我想这是我们更应该思考的问题所在。

展开全文
LiyAxiN
LiyAxiN

粉丝 0

这个人太懒,还没有填写个人简介

相关电影

我不是药神

类型:剧情 / 喜剧

上映:2018-07-05

分享

评论

(0)

迅雷客户端内打开,可实时收取评论和私信 去下载

  • 全部评论
  • 最新评论
  • 最热评论
      ac152b8e15714555605892734d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