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雷电影
可可西里

对旁观者的拷问

评《 可可西里

2018-12-07 14:48发布

726

编辑

该影评可能有剧透

《可可西里》的视听特色

《可可西里》作为陆川导演生涯中里程碑式的作品,相比于之前与姜文合作的《寻枪》,在整个视听语言上的处理都做了较大的改变。如果说《寻枪》中大量运用主观镜头、各式各样的蒙太奇,给整个影片加入超现实主义的符号,引导观众跟随镜头体会人物情感变化、陷入到剧情之中,那么《可可西里》则是刻意在视听语言上做了冷处理,使得观众和剧情保持一定的距离感。在某种程度上说,这种纪录片式的镜头设计放大了《可可西里》剧情的真实度,为表现其要反映的人与人的矛盾、人与自然的矛盾提供了良好的抓手。

在表现人与人自然的矛盾时,实际上是人与恶劣的自然环境以及人与藏羚羊之间的矛盾。在表现人与恶劣的自然环境之间的矛盾时,镜头多将人或汽车放在一个相对宽广的大视角中,在远景和大远景的景别下,配以自然音响和风格明显的背景音乐,突出人物和环境的对立的关系。比如,桑吉三人因为吉普车缺少机油爆瓦,被困在高原的风雪中的镜头,整个系列的镜头是从风雪中的汽车开始的,整个画面阴沉肃杀,呼啸的风声配合缓慢又尖啸弦乐,自然音响和人工配乐一起将恶劣的自然环境生动的刻画了出来,凛冽如刀的寒风似乎透过了画面,掠向观众。随后用了两个极简单的镜头表现了车内桑吉一行三人的状况,以及从车内向外看去整个恶劣的自然环境。紧接着又跟上一个巨大画幅中渺小的车的大远景,再一次向观众强调此时人与自然的剧烈的矛盾冲突。不仅和之前日泰队长的担心相呼应,而且不动声色地使观众对桑吉一行三人的命运感到担忧。再比如日泰队长、尕玉、伊西、巴丁四人进雪山追捕偷猎的老班时在大风雪中,伊西和巴丁先后被白色的风雪淹没消失在镜头中,此时的音响也是尖啸的寒风加以缓慢压抑的弦乐。这些都是大远景和背景音乐音响配合下形成的带有情绪引导作用的写实镜头。

可可西里剧照 可可西里剧照

在表现人类和藏羚羊之间的矛盾时,虽然拍摄手法大同小异,依然是使用的写实镜头对人类杀害藏羚羊的行为进行记录,但和表现人与自然之间的矛盾时不同,在表现人类猎杀藏羚羊的行为时,导演没有选择用任何的背景音乐,而是选择了刻意放大了音响在表现力上的作用,比如在影片开头,一群盗猎分子驱车用冲锋枪猎杀藏羚羊的镜头中,汽车引擎的声音、冲锋枪的声音,都显得分外的刺耳,并且整个猎杀过程中摄像机的机位始终是像装在车上的监视器式的机位,尤其以夜晚被近距离射杀的那只藏羚羊的镜头最为震撼人心 :

整个画面采用对角线构图的方法,盗猎者、藏羚羊和黑夜被从画面外的一道灯光分开,枪声在寂静的环境下分外的响亮,藏羚羊痛苦挣扎的双腿,刨起冻土洋气尘埃的声音,盗猎分子毫不犹豫地补枪,整个过程中凡是在表现藏羚羊和偷猎者的空间关系的镜头都是不加一点修饰的客观镜头,正是这种旁观者视角的处理才更加使得观众在观看时对于这种蔑视生命的行为感到厌恶甚至是愤怒。类似这样的镜头有很多,比如当巡山队员发现偷猎者剥皮后的藏羚羊尸群时 :

可可西里剧照

整个画面采用对角线构图的方法,盗猎者、藏羚羊和黑夜被从画面外的一道灯光分开,枪声在寂静的环境下分外的响亮,藏羚羊痛苦挣扎的双腿,刨起冻土洋起尘埃的声音,盗猎分子毫不犹豫地补枪,整个过程中凡是在表现藏羚羊和偷猎者的空间关系的镜头都是不加一点修饰的客观镜头,正是这种旁观者视角的处理才更加使得观众在观看时对于这种蔑视生命的行为感到厌恶甚至是愤怒。类似这样的镜头有很多,比如当巡山队员发现偷猎者剥皮后的藏羚羊尸群时 :

可可西里剧照

画面没有直接给出藏羚羊尸体的镜头而是首先通过秃鹫的叫声、记者尕玉沉重的呼吸声作为音桥,把观众们的情感和将要看到的镜头做一个预先的连接。接着就是十分残忍的藏羚羊尸群的全景,表现藏羚羊尸群的整组镜头中,秃鹫的叫声、把肉从骨架上撕扯下来刮到骨架的声音、尕玉粗重的呼吸声从始至终都分外的响亮,也只有这样处理的纪实镜头能够把这样血淋淋的内容不夹带任何附加物地展示给观众,这种残酷的真实仿佛血腥味都从屏幕中弥散开来。如果说之前观众对于偷猎者的态度还只是厌恶谴责,在这个镜头过后观众的情感自然而然的被引导向了愤怒。

在表现人与人的矛盾冲突时,导演并没有将心思放在最能直接表现矛盾的情节点上,一般的电影在讲述一个故事时,矛盾冲突最不可调和时往往是情节发生重要转折的地方,也是人与人的矛盾冲突最尖锐的地方,剧情的高潮点。在迎接高潮点来临之前会有许多情感上剧情上反复的铺垫,但是《可可西里》则是刻意地将暗示着高潮点要来临的铺垫、预兆抹去,冷不丁的就在你的心脏上猛击了一下。在日泰队长终于历尽千辛万苦找到自己追捕多年的偷猎老板后,两个人的对话中,画面一直是以说话的人作为画面的主要部分,对话的对象则是背对着观众的站位。这样的构图安排既明确了说话双方,又全面的表现了对话人脸部表情。《可可西里》的演员都不是大牌明星,肯定不是以演技取胜,更不是通过念白来丰富人物形象,为了配合整部影片写实的叙事风格,《可可西里》的演员呈现出一种近乎不加修饰的璞玉的表演状态。我们下意识理所当然的会认为这样一个硬派的主人公,他的结局的到来一定是悲壮的,最起码也要是英雄式的倒下,可是并没有。毫无征兆的枪声响起后,日泰队长的死突然的到来甚至让人有些措手不及,难以置信。

可可西里剧照

在盗猎者老板枪杀日泰队长这组镜头中,同样和是远景镜头,日泰此时中枪之后不断的抽动,又被盗猎者的老板补枪,简直跟开头在黑暗中别枪杀的那头藏羚羊如出一辙。要注意到的是,整个枪杀日泰队长的这一过程是一个长达一分五十七秒的长镜头,这个长镜头没有英雄式的悲歌做背景音乐,有的只是风声、枪声、老板的骂声、和离开的脚步声。这种刻意保持距离的客观长镜头,把剧情通过写实的镜头力求真实的传递给观众更加鲜明的突出了人与人之间的矛盾冲突在那样的环境下催生出的那种病态的生命的廉价。

总的来说,《可可西里》是通过大量运用类似纪录片式的写实镜头,综合音响和背景音乐讲述了一个关于死亡的“真实故事”。

影片中不论是机位的设置、演员的表演、拍摄手法的运用、模糊高潮点的剧情发展、都紧紧围绕着纪实这一特点展开,也正是因为这样的组合,使得整个故事始终给人一种审视和旁观的视角,让观众始终以一种局外人的身份参与到整个剧情中。

《可可西里》绝不仅仅只是为了纪实而纪实,否则直接拍一部记录片要比这种电影就记录的作用方面来的大得多。《可可西里》根植于纪录片式视听语言之下的,是其对死亡和信仰的拷问。整个片子其内核是一部关于死亡和信仰的辩驳。影片以天葬开始,以天葬收尾,这两次天葬时都响起了藏传佛教密宗的超度之声,佛经象征着藏家儿女信仰,天葬则代表着死亡。在影片中还在巡山队员火化藏羚羊尸群时出现了这种声音,更加说明了《可可西里》不仅仅只是简简单单的保护藏羚羊的宣传片。队长日泰、队员刘栋、强巴他们都以一种无声的呐喊倒在信奉信仰的路上,导演用一种最贴进真实的视听语言,用一种血淋淋的现实拷问着我们对于死亡和信仰的思量。

展开全文
手机用户131****0708
手机用户131****0708

粉丝 0

这个人太懒,还没有填写个人简介

相关电影

可可西里

类型:剧情 / 犯罪

上映:2004-10-01

分享

评论

(0)

迅雷客户端内打开,可实时收取评论和私信 去下载

  • 全部评论
  • 最新评论
  • 最热评论
      ac1512bc15712572108198490d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