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雷电影
桃姐

我们终将老去——浅析电影《桃姐》

评《 桃姐

2018-12-12 10:03发布

11215

编辑

上世纪70年代末,许鞍华作为香港“新浪潮”运动的代表导演进入人们的视线,在其后漫长的创作生涯中,她的电影经历多种风格变换,但对底层人和事的人文关怀却始终贯穿其作品之中。许鞍华在一次访谈中曾说过:“我喜欢拍一些边缘的人和事,一般来讲,我对很有钱很有闲的人都没有什么兴趣,我的基本同情不在他们身上。”在《女人四十》《姨妈的后现代生活》《天水围的日与夜》等作品中,她以偏现实主义的手法冷静克制地呈现普通小人物的生活状况,电影《桃姐》延续了这种创作风格。电影《桃姐》以松散的叙事,缓慢的节奏讲述了一个电影监制Roger和老仆桃姐之间的温情故事。

有别于商业类型电影,《桃姐》重人物轻故事,弱化了故事的戏剧性张力,偏重于对生活流的展现,这种创作方式在挑战了观众的观影模式的同时也挑剔着编导对生活流故事的掌控和把握。电影中故事被人物串联起来,所以故事在影片中更像是长在人物树干上的枝叶,不是紧凑的因果相联,反而呈现出相互辉映,独立并行的特点。

桃姐剧照

电影从日常的生活细节入手,简洁而又如刻刀般精准地刻画出主仆二人的形象。桃姐是个连大蒜都一粒粒挑的,生活简单但却精细的老仆,Roger则是个专注于工作但却连洗衣机都不会用的少东家。日常用餐时Roger和桃姐除交代工作行程及需求外无其他交流;桃姐被救护车接走,Roger却在屋内打扫,翻看洗衣机说明书;在医院看望桃姐时二人没话找话,都呈现出二人之间简单纯粹的主仆关系。但随后Roger与养老院老板交谈时的感慨以及在聚会时老友们和桃姐追忆往昔时陷入深思的沉默,展现了桃姐对Roger生活上的润物无声,同时也体现出Roger对桃姐在情感上的后知后觉,呈现出了Roger由少东家身份向干儿子身份转变的人物弧光。片中屡次表现桃姐用手指检查积尘这一细节的设置用意,一方面是作为家佣身份的习惯性动作而加强角色的合理性,另一方面也是为了体现任何人在更换环境而努力适应的过程中都会产生的焦虑感,给个人的真实增添了群体共性。

桃姐剧照

细节既重要又不免反复琐碎,片中许多细节看似不着痕迹实则百里挑一。Roger 母亲来老人院探望的那场戏里桃姐的言行始终克制有礼,唯独针对母亲送来的燕窝却不懂得察言观色,认定没有放姜的汤品很腥,最终还是 Roger 转移话题而化解了母亲的难堪。这一无甚冲突的细节却能在三人之间形成了一种瞬时性的张力,桃姐对于口味的挑剔全片可见,这一场戏看似可有可无,而细读之下便能够明了 Roger 心理上对桃姐不自觉的维护要胜于他对母亲的亲近感,心思细腻的母亲必然察觉到了。这样看来下一场景中母亲在家对 Roger 看电视、翻报纸发出声响而表现出的超于常理的不满,也就并非是空穴来风了。片中类似的设置还有很多,正是这些微小的细节连贯而出,利用人物情绪和人际互动的内在逻辑支撑起全片。

桃姐剧照

桃姐与 Roger 的故事中带出了很多话题,其中最主要的是二人超越血缘的情谊,是一次人道主义的关怀与展现。桃姐身处的老人院是影片主要的空间场景,而一个老年化的香港社会的侧面也被银幕呈现。在《女人四十》, 许鞍华对老人院这一社区公共空间有所关注,但老人院在影片中是作为一种背景出现的,并未对其中的生活进行细致的表现。而在《桃姐》中,其中的老人不再是简单的符号化的群体,而是表现为一个个鲜活的个体。重男轻女但却被儿子嫌弃的金姐、严厉孤独的梁校长、身患重病的梅姑、老顽童坚叔,这些角色虽然戏份不多,但却仍然令人过目不忘。许鞍华通过塑造这些老年群像来展示老年群体以及底层小人物的生活现状。许鞍华多次使用高机位俯角镜头来凸显环境与人物间的关系,譬如桃姐起夜上厕所那场戏,桃姐显得卑微,似乎将被养老院吞噬。而之后紧接养老院最老的老太太想要离开老人院回乡下、早起的老人们在养老院大厅晨练以及一个仰拍镜头呈现窗外的世界,借此表达老年人群体身处一个封闭围困不自由的空间,这空间不仅仅是物质上的同时也是精神上的。许鞍华用其哀而不伤的电影语言来展现老年人这一弱势群体老无所依的简单生活。影片中也批判了很多社会问题,比如养老院老板娘手戴着的硕大翡翠戒指,但养老院设施却老旧破败;所谓的形象工程,慰问孤寡老人只是一种口号式的仪式,而似乎很少有人真正关心养老院这一场所里的真正状况。

桃姐剧照

桃姐剧照

桃姐剧照

《桃姐》的英文译名为“a simple life”——简单的生活,这是许鞍华对生命意识的自我诠释。影片呈现的一个个生活点滴,不仅包含着人生酸楚,述说着人世辛酸,同时也饱含幽默诙谐,温馨甜蜜,而面对这些桃姐都是坦然接受,显示出一种淡然与坚强。Roger每一次来看望,她都是那样的开心,从不要求什么,反而总是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就是面对那个多次借钱的坚叔,她也没有丝毫地责怪,反而是一种宽容和仁爱。尤其是影片中她和Roger 互称大帅哥” “大美女的片段,俏皮的言语,幸福的笑容,更是饱含了对生活的乐观心态! 所以,当结尾处展现桃姐逐渐老去的部分,影片的叙事节奏突然加快,且多用远景,少用近景。很明显,导演不想去渲染死亡的悲情,而是通过这种克制、含蓄的镜头语言,展示出一种人生的必然。

《桃姐》采用疏离线性叙事的方式来构建具有戏剧性张力的人物关系,在主题上继承了其一贯的人文主义关怀,抒情但不煽情地展现当下时代老年群体所面临的种种困境。影片中有句台词“生有时,死有时” ,一个生命乃至一个时代,自诞生那一刻起,就面临着一个由生老病死的自然规律和纷乱芜杂的现实生活构成的成长困境,整部影片就是许鞍华对生命的意义和价值的探寻。正如宗白华先生指出的 : “艺术为生命的表现,艺术家用以来表现生命,而给予欣赏家以生命的印象。”

展开全文
浪荡绅士

粉丝 0

这个人太懒,还没有填写个人简介

相关电影

类型:剧情

上映:2012-03-08

分享

评论

(0)

迅雷客户端内打开,可实时收取评论和私信 去下载

  • 全部评论
  • 最新评论
  • 最热评论
      ac151af715714050377896547d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