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雷电影
白日焰火

《白日焰火》:刁亦男的冰上之舞

评《 白日焰火

2018-12-17 22:50发布

8627

编辑

该影评可能有剧透


漫天飞雪、刺骨寒冷的哈尔滨街道、神秘冷艳的女人、久未侦破的碎尸案件、颓丧破落的前刑警支队长……这个散发着奇诡魔幻气息的小城,酝酿了一个冷硬外壳下的柔软故事。《白日焰火》,一场徒劳地绽放于白天,宁肯不被看见的焰火,“哔哔剥剥”引得观者胸腔闷响,心神沉寂。

世界三大国际电影节,柏林、戛纳、威尼斯,不管哪一部电影获得这其中任一奖项,都足以引起国际影坛的关注。所以刁亦男,这个并不为人所熟知的导演,凭借《白日焰火》这部影片,一举拿下2014年2月16日第64届柏林电影节金熊奖和最佳男演员银熊奖时,中国的电影人为此激动且振奋,他们热切地想要看到刁亦男的创作能够带给中国电影新的可能。这一幕,不禁让人遥想1988年荣获第38届柏林国际电影节金熊奖的《红高粱》《红高粱》是中国当代电影真正走向世界的开始,而《白日焰火》也未尝不可能是中国电影变革的新声。

刁亦男,编剧出身,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文学系,大学期间便热衷于话剧电影创作。1997年与人合写的剧本《爱情麻辣烫》被搬上银幕,并获得不俗的反响。1998年任首席编剧推出中国大陆第一部青春偶像剧《将爱进行到底》,1999年,刁亦男又写出了电影剧本《洗澡》

2003年刁亦男决定跳出编剧身份的桎梏,之前将创作的剧本交诸他人来表达,总归是让刁亦男感到不满,于是在这年推出了自己导演的第一部长篇剧情片《制服》。这第一部作品便获得了温哥华国际电影节龙虎大奖和鹿特丹电影节特别提名奖。2007年,刁亦男又接着拍摄了《夜车》,这部作品吸引了欧洲电影界的注意,并且入围戛纳电影节“一种关注”单元。执导两部作品的经验已经让这位转行的导演臻于成熟。2014年,刁亦男便凭借《白日焰火》擒获了“金熊奖”。

商业电影·作者电影

白日焰火剧照

《白日焰火》在叙事结构上趋向一般的侦探悬疑类型片,讲述了一场碎尸案中三个人——前刑警支队长张自力、过磅员梁志军和干洗店员工吴志贞的爱恨纠缠。影片首先完美地使用了三幕式结构,第一幕是一九九九年的碎尸案发现及调查过程,第二幕是五年之后前刑警支队长张自力介入并展开调查新近的碎尸案件,第三幕则是揭示真相。在讲述整个故事时,《白日焰火》完成了类型化电影追求的对一个故事的因果逻辑链条完整地展示。影片的开始是一段平行剪辑,一个场景是混在黑煤渣里的残肢在传送带上缓缓运动,另一个是张自力和前妻在宾馆打牌并做爱。悬念和激情在影片开始就吊足了观众的胃口,所以又何愁观众不往下看呢?影片接下来便开始讲述刑警张自力在调查一起案件时由于疏忽导致两名同事牺牲,枪战这个典型的犯罪类型片元素也在这里出现。随着调查深入,女主角在影片二十五分钟时才露出正脸,这里也看出了导演对于人物出场时间的精心安排。影片在情节上的步步紧逼,并且逻辑上不落把柄,这都和刁亦男扎实的剧本创作分不开。刁亦男第三部作品,从创作到银幕呈现,总花费了八年时间,其中光是剧本打磨就用了四年之久,前前后后推翻重写了三次。

但这部影片并不仅仅只是商业元素的堆叠,也不仅仅将暴力、性爱、追逐作为视觉奇观,一味追求惊险刺激的观影体验,刁亦男的企图不止于此。

在人物塑造上,刁亦男从来没创作过一个人格上趋于完满的人,他的人物总是夹杂着一丝黑色电影人物的特点。黑色电影的主题内核即是:人的行为不受理性驱使,欲望成为行为的依据,即使做出种种回归理性的努力,世界的无序也总是裹挟着渺小的人类。例如《制服》中,小建生活中懦弱,总被人欺负,但凭借一件交警制服,他得到了爱情,在情欲之中他越来越离不开这件制服,甚至利用这件制服勒索钱财。《夜车》里的女法务人员吴红燕,丈夫死了十年,情欲得不到释放,频繁出现在婚介所里。《白日焰火》则表现得更为极致,前刑警支队长张自力是一个性欲极其旺盛的男人,一出场即是在和前妻做爱。之后在工厂里,张自力又对一个工厂员工上下其手,所以无怪乎张自力在侦查吴志贞的案件时对吴志贞产生的爱恋与情欲。而女主角吴志贞,是一个性欲得不到满足的女人,她的丈夫始终是以一个“活死人”的身份监视她,将她身边那些暧昧对象一一杀死。

这些人物的出现,正像刁亦男自己说的那样,“我更喜欢残酷和坚硬一些的东西,我更关心的是人心灵的阴暗面,每个人内心不为人知的角落。它可能是某种疯狂的想法,也可能是曾经有过的某种理想,它总是藏在每个人内心的最深处,只是没机会把它点燃而已。生活当中我也非常关心一些被欺凌、被侮辱、被误解、非常卑微的小人物内心中那种非常狂野的冲动。”在画面呈现和视听语言上刁亦男更加入了大量的隐喻镜头和没有明确所指的艺术性笔触来表现生活表象之后的深意以及偶然和荒谬。

这和传统的商业电影要求的“连续性技巧”、“故事情节主导”有些不同,因为这些镜头对于情节进展毫无推进作用,更多在展现氛围和延伸影片的意味和余韵。例如张自力和前妻做爱时画面突然插进了洁白床单上的一只瓢虫尸体,而简单翻阅资料便会知道瓢虫是昆虫界的“性爱机器”,一天可以进行长达九小时的交配。所以瓢虫在这里出现可以说是将张自力拥有强烈性欲的特征画了重点。还有张自力出现在煤场调查残肢时也出现了一个和情节无关的镜头,一个玻璃瓶在地上骨碌碌地滚动……电影中像这样看似无关的镜头其实都丰富了影片的艺术气质,它充分地展现了“留白”的美,给了观众自我阐释和理解的空间。《白日焰火》里的人物和景观也以一种看似没有关联的关联融合起来,例如居委会一匹无人认领的马,无不表现出生活中的偶然,也隐隐透着不安,而这种不安正是导演想表达出的潜藏在每个人心中的疯狂和危险的种子。

所以《白日焰火》毫无疑问在艺术性和商业性之中打了个平手,是一部类型片中的作者电影。

现实·魔幻

《白日焰火》大多采用实景拍摄,主角的设定也是一个小城市的保卫科科长和洗衣店店员,他们的身份不足称奇,皆是你我身边的人。在镜头语言上也继承了新生代影人的一些传统,纪实美学的理念也有很大得彰显。例如将摄像机扛到大街上,真实展现哈尔滨城镇的荒凉和寒冷,还有现场声源的采用。但刁亦男的创作并非另一部《小武》,如他自己所说,“我越来越认为,不经过幻想的真实不是真实,现实一定要经过想象、幻想,这样那个真实更可信任。从日常的表象上根本抓不住真实。”由此可以看到,刁亦男的作品和第六代抑或称为“新生代”导演们追求描写底层边缘人物的生存世相和表现社会现实主义不同,刁亦男更着重于那些被人忽略的群体的心理,是心理现实主义。所以尽管采用实景拍摄,但他所表现出的哈尔滨带着一定的时间距离,还透着一股子破败和衰落的城市气质。这和整个影片的黑色调子相吻合。而他的作品也总是以关心人为前提和主要诉求的目标,社会性不是最重要的,它只是随着故事进展自然被流露出来。

白日焰火剧照

为了表现人物的心理状态,刁亦男还给影片添加了一些魔幻现实主义元素。一个紧张且惊悚的碎尸案件发生在了一个天寒地冻的哈尔滨二线城市,还有梁志军和吴志贞之间的血腥虐恋,这都使得影片带上了点哥特风味。在镜头语言上,刁亦男也对这种魔幻现实主义进行了探索,这一点尤其在张自力和吴志贞夜晚在冰场溜冰的场景中有所体现。整个冰场空间感较为虚拟和假定,暖黄色灯光下,细碎密集的雪花纷纷扬扬,《蓝色多瑙河》响彻冰场。没有全景镜头去展现张自力和吴志贞溜冰时的空间变化,只是强调张自力始终亦步亦趋地在吴志贞身后追逐。紧接着镜头忽地切到一个类似张自力的主观视角,纤瘦的吴志贞在冰面上缓缓滑行、摇荡,接在其后的便是吴志贞的正面近景镜头,面无表情、神情冷漠,此时的吴志贞像是一个滑行在冰面上的行尸走肉。《蓝色多瑙河》的音乐又始终飘扬在空气之中,暗示着人物美好外表之下早已衰老腐烂的心。并且在这段场景里,还渗着一丝惊悚和恐怖,因为这场冰场溜冰戏虽然只出现了三个主角,但视角却有四个。杀人犯梁志军被黑夜隐藏,但却时时在场。这种摆脱不了又不易发现的窥视感,让人隐隐不安毛骨悚然。

白日焰火剧照

魔幻之下便是现实的荒诞。当张自力拿着五年前的那件皮草调查,询问皮草主人的妻子三姐时,三姐躺在盛了水的浴缸,一个俯拍镜头,对角线构图,白色的浴缸在画面中突出而显眼。三姐在浴缸中悲凉地放声大笑。这笑声里是对过去美好时光的缅怀,是对一去不复返的丈夫的思念与怨恨,是对匆匆一生的无奈……

白日焰火剧照

影片结尾的设计也是这样杂糅着荒诞和浪漫,朗朗白日,大簇焰火四乱绽放,而那微不足道的光亮根本不足以与白日相抗,那绽放的美并不被看见,只能听到“隆隆”爆裂声。当刁亦男被问及设计的意图时,他有一段浪漫至极的解释,“焰火一般是在晚上放,但是一个人如果在白天放焰火,可见他的决心有多大,他想挽救某种东西的决心有多大。宁肯你们看不见,这个焰火也会努力地绽放,它其实也许比夜晚的焰火更美,更富有真正的希望,真正的温暖,真正的复苏。”

白日焰火剧照

开放性电影叙事

较之于第五代之后的新生代,刁亦男的开放性叙事特征更为明显。新生代强调“最重要的是用影像表达自己”,作品多从个人的生命体验出发或者是对社会的直接记录,表现他们体验过或感知到的青春焦灼,从而传达自我,最典型的莫过于贾樟柯的《小武》。影片通过记录一个山西小镇青年小偷的生活,透出了贾樟柯自己对于现代金钱社会、人情淡薄的批判和对青春的彷徨困惑,侧重社会大环境下边缘人物的生存状态展现。刁亦男则将故事中人物心理、情感、欲望作为表现的主体部分,通过故意地模糊主人公的道德界限,着力表现普遍人性的复杂性和爆发力。这从刁亦男第一部作品《制服》就可看出:首先主人公小建凭借一件制服冒充交警的行为虽然被莎莎识破,莎莎却选择不去揭破谎言,主人公的善恶属性被尽力地消解,人物的行为走向一个被理解的方向。《白日焰火》里更是如此,男主人公张自力,尽管是一个前侦查支队长身份,却无法简单将其用善恶概念去划分。他情欲旺盛、痞气十足、酗酒,一度陷入颓靡和堕落之中,在调查过程中又情难自禁和吴志贞发生关系。而身为杀人犯的吴志贞,影片完全不涉及吴志贞杀人时残忍情景,反而一开始就强调吴志贞的柔弱和可怜。桂纶镁的表演也是节制为主,面上的表情鲜少,更多是面无表情的沉默。众人刻板印象中杀人犯的蛇蝎心肠和毒辣残忍并没有在吴志贞身上表现出来,吴志贞更像是美貌外表之下的牺牲品。

开放性的叙事更体现在刁亦男对于影片结尾的设计,不管是在《制服》《夜车》还是《白日焰火》里都能找到绝好的例证。首先《制服》中小建买烟被追捕,他奋力蹬着自行车躲避,而莎莎还在原地等待,这个时候“轰隆隆”响起雷鸣,暴雨将至。这里小建和莎莎的结局没有揭晓,甚至小建最后是否会被抓住也是个问号,一切就像六个点的省略号一样,显示着未完待续;《夜车》里男主人公李军带着装有斧头和利刃的包邀请吴红燕上船,在这里影片便戛然而止,至于李军是否会因为情欲而干扰复仇行动没有给出明确答案;《白日焰火》的结局虽然给出了貌似环装的闭口,但那些绽放于白日的焰火,又给了影片开放延伸的空间。

刁亦男曾说想像苏联音乐的“越狱者”肖斯塔科维奇那样,只是用最纯粹的艺术本身感染他人,让电影自己说话,不牵涉到民俗、意识形态、政治和社会记录。尽管这些元素的加入曾让一些电影大放异彩,但刁亦男并不认为所有的影片都应该一个样子,他想做一个新时代的“叛逆者”。他也做到了,《白日焰火》是最好的例证。在艺术理念上,刁亦男对新生代影人的纪实美学观念进行了批判性继承,他重拾起艺术假定性,在日常的生活之中加入幻想和超现实元素,使得现实的表象得到突破,力图在荒谬和偶然之中寻找真相。他在坚持这些艺术理念的同时不忘和商业契合,找寻着商业性和艺术性的完美结合点。而《白日焰火》的艺术价值得到国际认可,商业价值则是上亿票房可以证明的。这和新生代电影人一直在狭窄的艺术表达之中走不出来大大不同,当然也同第五代影人后期一味追求大制作、唯票房论大相径庭。《白日焰火》的出现可以说是推进中国电影产业健全的一部力作。

《白日焰火》,这部“冰上追凶”的悬疑影片,刷新了观众对于中国电影的期待。这个身材颀长,文静儒雅的导演像是中国电影一条通向新可能之路的引路人,外表华丽、内里空虚的中国电影亟待一个个像他一样不断尝试着的冒险者。

展开全文
我说我是谁

粉丝 0

这个人太懒,还没有填写个人简介

相关电影

类型:剧情 / 悬疑 / 犯罪

上映:2014-03-21

分享

评论

(0)

迅雷客户端内打开,可实时收取评论和私信 去下载

  • 全部评论
  • 最新评论
  • 最热评论
      ac15371a15716099022457168d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