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雷电影

母系楼市,敢问“爹”在何方

回复
用户头像 楼主
手机用户180****6668

    2019年来了,房地产市场似乎要重演十年前的那一出戏,隐约显现出令人心情复杂的“回暖”。

    历史总是惊人相似,新闻正在不断重复。在卫生间坐圈的老婆被手机上猛地闯进来的一条“某城退出限购”的新闻吓了一跳,“妈呀!房价好像又要起飞了!老公,你不是房地产专家吗,你说说看,接下来的房价真的会再涨吗?”

    我不想一而再,再而三地重申我的观点,也不想在当前这个节骨眼上出洋相而落得个“晚节不保”的下场。我要圆滑一些,于是对着卫生间里头喊道:“你可以综合地看一看有关部委的最新回应,不是说房子已经盖得够多了,请大家不要在房价的历史高位充当‘接盘侠’吗?”

    当新华社记者的那些年,我在房地产界算得上是半个专家。当然,这么说,我是比较谦虚的。

    记得,有一年,我和广西分社一位副总编辑搭档跑调研,跑到杭州时,浙江分社的同仁热情又客气,请我二人吃顿饭。席间,浙江分社的一位副总编辑对我展示了一下他的一个大拇哥,又粗又直,头还特别大,他说:“你可是久闻大名的房地产专家型记者。今天总算见到真容,兴会兴会。”

    那顿饭后,我就开始讨厌自己了。我想不通,我做过那么多的有深度的报道,为什么偏偏被戴上了“房地产记者”的绿帽子,难道是我搞得动静太大了吗?真相也可能是,文字落了房地产的款与印,我傍房出名。

    我正纠结于那段不堪的往事,老婆终于从里头起驾出来了,她笑得像朵花儿似的,看着我说:“他们不都是一伙儿的吗?一个帽子底下两张嘴而已,不足信。我就想听我老公说的。”

    信任真是一粒神奇的药丸,老婆的话将我心中的纠结之郁瞬间化去,陡然舒畅,我似乎又能接受“房地产记者”的封号了。

    “那你想要从我这里听到什么呢?”我不解地问。

    老实说,真话能让人听进去不简单,能说出来何尝不是脑洞很大。

    又记得一年的年底,北京一位“最喜欢我去稿”的编辑打电话向我约稿,请我专门写一篇明年楼市展望的深度分析。我问,真实的写吗?对方笃定说,要大大的真实。

    第二天,我就交稿了。编辑又惊又喜,在电话里说:“你出手快,真没想到有这么快!我争取把别的稿子往后挪一挪,把你的排在前头先发。”

    我淡定地道了声谢,没指望稿子马上能晒出来。不出所料,过了两天,编辑怯生生、苦哈哈地打来电话,说:“你的稿,我不用编,直接可以当成品稿送上去,但是,没让过。这么着吧,你抽个时间改一改,好吗?”

    我本是不情愿改的,大不了就不发嘛。可是,我得考虑到编辑在这个稿子中已经付出了她的劳动,我不能简单地用“自杀”来个一了百了。费了些春秋笔法,编辑接着又花了几天时间静候发落,终于在2009年1月8日这篇题为《令人心情复杂的回暖:“本色”才是健康色》的稿子被如饥似渴的媒体们抢登了。

    当时,我根本不忍目睹这条“自宫”过的稿子,其成色早已被大打了个折扣。

    再追溯到2007年那会,我还稚气未脱,尽管看到了局部的《福州厦门楼市“降价”:一场商业秀》,但是内心抱有希望《调控效用释放?楼市传来降温信号》,偶尔犯点糊涂《“涨跌”未见分明,楼市走势陷“谜局”》

    而2009年,是我走向成熟的一年。我从复杂的心情中走了出来,振臂疾呼,亟待健全房地产市场调控长效机制;高声呐喊,谨防外资干扰国内房地产市场调控,均得到了国家领导人重要批示的回应。有关外资的部分,《瞭望》新闻周刊抢先公开发在了封面上,引起舆论哗然,《新京报》随后腾出了头版头条的大通栏,网络媒体纷纷转载凑够了热闹……

    此后,我看淡了房地产翻云覆雨的海市蜃楼,仅留最后一线希望,转战保障房领域。激战一年有余,乱象丛生的保障房逼得我退避三舍。什么规划偏远,公共配套跟不上;什么分配不透明,欠公平;什么质量存隐患,建设进度又滞后。我的“炮火”太过集中太过猛烈,市长们,你们受苦啦。

    2011年后,我一心只求不再触房半字,图个清静。

    “听你说一说房价呀。2019年的房价,会涨,还是会跌?”老婆笑着说道。

    修行还不够的我,头脑险些又要热了。真心佩服老婆,她明明已“赎身”不再为“房奴”,却仍如此执着地心系于房价。

    我正在犹豫间,老婆又添了一剂“猛药”,说:“房价是所有人都会关心的嘛,你要是说准了,日后不就真成专家了吗?”

    我不当记者了,反而能成为房地产界的“全尸专家”,有这么便宜的事吗?请恕我直言,专家哪有真的,只有砸在身上的砖头是真的?

    拧不过老婆直勾勾的渴望眼神,如今的我无论如何是要显得更成熟才好,去两端而取其中,我要冒险说两句上交“作业”吗?

    最好的办法还是,委婉地提示,至于听者有了啥心思,选择出手还是坚守,我亦可左右逢源,看菜给饭。

    我正儿八经地问老婆:“你刚才看新闻的时候,大喊了一句什么呀?”老婆不懂我的提示。我一急,又给了个痛快,直说了,“你不叫了句‘妈呀’吗?”

    老婆瞪大了双眼,摆出一脸不解我葫芦里卖什么药的神情,谨小慎微、生怕吃亏地点了点头。我继而问道:“你怎么不喊‘爹呀’?”

    老婆听后,浑身一阵冷战,彻底傻眼。“老公,大冬天的,你尽说冷笑话。”老婆努嘴说道。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无论大处着眼,还是小处说道,这眼前的房地产市场,可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病入膏肓,猛药急方万万下不得。“房住不炒”或许是粒续命药丸。“山姆大叔”正在疯狂印钞拢金、打门叫阵,我们当然也要“留着青山在”,才能有“不怕没柴烧”的底气。最要命的无非是,少数人该“断尾”求生,奉劝一句:消化不了的早吐早轻松。

    老婆扎针见血地评道:“你上面说的和现在电视上的那些二流专家有啥区别,除了废话,全是广告。”

    该来一点不一样的内涵干货了,要不然怎么对得起那些个富可敌国的小区们。

    经过这么多年的冷眼旁观,我悟出了一个接近真理的道理:我们的房地产市场是个“母系楼市”。

    开发商像个调皮的孩子,刚挨政策一顿揍,就哭天喊地叫“妈呀”,于是,“央妈”现身云端,不论是不是亲生,全部有糖吃,皆大欢喜。揍一顿的唯一好处,是两三天内知道要学乖,装听话。成人的世界,没有无缘无故的听话,必有所求。“孩子”的世界,也不是盏盏省油的灯,三天之后,上房揭瓦的本性又回来了。

    炒房者呢,犹如一群小蝌蚪。不论是不是穿了泳装,他们就一头扎进了楼市波澜壮阔的大潮,一心只寻“有奶的娘”,从来不思“爸爸去哪儿了”。最后,甩掉尾巴、脱下黑外套,能跳上岸的,转身都成了投资界的大咖。没能跳上岸的,只能呆在哇凉哇凉的水中瑟瑟发抖,发抖的多说不定也能发电。

    有一群特殊的炒房团,名叫“中国大妈”。在楼市涨潮的一刻,她们安上美人鱼的尾巴,像跳广场舞一般地集结,折腾起几片小小的浪花。潮退时,搁浅也是难免的。清理沙滩时,拍死的竟还有一个叫“房姐”的。

    房价永远在高位,最不缺的是刚需接盘侠,不论是不是自愿,叫“丈母娘要我接的”。但凡这样勇气可嘉者,全都是楼市中最可爱的人,请“岳母”不要忘记在其背后刺上四个大字。

    差点忘了,还有房租界。我看,按如今城市的性别比例,从现在到未来,房租界肯定是“包租婆”控股。

    这样的楼市,不就像蛮荒混沌的母系社会,能找到“爹”吗?那些曾经天天“喊爹”的二流专家,其实讲的都是现代版的“灰姑娘”,穿着水晶鞋扭秧歌——让人看笑话。

    “那总要有一个‘爹’的呀?”老婆穷追不舍地问。

    “我不说了,你找地主去!喊他一声‘爹’,能答应不?!”

    真的没时间,她奶奶在里屋喊我了,躺在床上的他爷爷内急,要我赶紧把夜壶送过去。

(受权转自微信公众号“我的家多宝小时代” ,该公众号由青年作家阿来出品,感谢大家多多关注🙏)。

只看楼主 楼主
全部发言
按楼层排序
用户头像

房子,孩子,一辈子什么时候内为自己活

只看此人 1楼
1 回复
用户头像 楼主

人生百味,百味人生啊!

只看此人 3楼
0 回复
用户头像

今年说楼市有小幅度下滑

只看此人 5楼
1 回复
用户头像
还是叙利亚好啊,房子和老婆都很便宜……
只看此人 6楼
0 回复
头像
在这里开始你的发言
圈子 闲聊灌水 闲聊嘚吧嘚~
638 人已成为圈内人
+加入圈子 新建帖子

全站热门讨论

本圈相关讨论

相关圈子

推荐圈子
爱情伦理片 1.6w 个圈内人
推荐圈子
闲聊灌水 638 个圈内人
推荐圈子
给你点颜色 2.7k 个圈内人
推荐圈子
恐怖惊悚 8.5k 个圈内人
推荐圈子
漫威MARVEL 2.3k 个圈内人
ffffffff15742797184151952d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