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雷电影

黄金CP一出手就拯救韩国票房,但这张韩影王牌有点打不动了

回复
用户头像 楼主
肥罗大电影

“黄政民寻女,李政宰为兄找黄复仇,两人纠缠厮打几乎一整个影片,但是单薄的故事线里,场景、音效、动作几乎无可挑剔。”《从邪恶中拯救我》的一条豆瓣短评写道。

这部原定于7月上映,最终在8月5日上映的韩国犯罪片一登场就横扫了韩国票房,仅上映6天观影人数就达到了222万8427名,轻松超过了《釜山行2:半岛》同期成绩。该片还推高单日观影人数,8日整体观影人数达72.9450万人次,自1月27日以后时隔195日创下单日观影人数之最。

这部由韩国影坛新秀导演洪元灿执导,《新世界》主演李政宰和黄政民时隔7年再度强强联合的影片,被影评人认为完成呈现出韩国犯罪片应有的特色,如节奏凌厉、表演扎实、动作场面硬朗等等,也成为疫情下韩国电影的票房救世主,尤其在两部被寄予厚望的丧尸科幻片《釜山行2》《活着》票房口碑都未达预期之后,《新世界》黄金CP这次出手无疑对韩国电影市场起到了巨大的提振作用,甚至说重振了疫情下的韩国电影市场也不为过。

但影片也像一面镜子,折射出韩国犯罪片在达到一个世界影坛公认的创造高度之后,已经开始出现过度模式化、风格雷同甚至后继乏力的问题。

在“新世界CP”从后疫情时代的影院困境中拯救了韩国电影票房之后,旧瓶装新酒的韩国犯罪片能再次迎来属于自己的辉煌吗?这个韩国类型电影中的拳头产品,正通往怎样的未来?

犯罪片为什么成为韩国类型片拳头产品?

韩国犯罪片是和韩国电影一同成长。

韩国电影从2000年以后开始发力,特别是近10年来,一直在尝试着在故事的叙述上与好莱坞产生差异,以创造出具有本国审美特征的类型电影。

新一代的韩国导演,大多是在好莱坞、日韩优质类型片和港片的影响下成长起来的,这让他们从不排斥电影的商业属性,同时,也着力探索个人风格,犯罪片作为韩国电影商业诉求与作者表达结合度最高的类型,很快实现了高速发展,并成为韩国类型电影中的亮点。

尤其是在2000年初,朴赞郁的复仇三部曲《我要复仇》《老男孩》《亲切的金子》奠定了韩国犯罪片在全球的地位之后,韩国的犯罪片发展更是势如破竹,从主流大片到中型成本的商业片再到小成本的艺术片都开始套用犯罪片这个类型模式进行创作,从而不断开拓出类型创作的新意,走出了具有本国特色的新路。

韩国犯罪片,由此开始进入稳定输出的阶段。

7年前的《新世界》正是韩国电影工业稳定输出犯罪片的典范。该片充分体现了韩国犯罪片的特色:故事内容上敢于抨击社会现实,揭发高层黑幕,动作设计上激烈血腥,不论肉搏还是枪战,都凌厉狠辣,大量的特写镜头和对犯罪场面的呈现有故意挑战观众承受极限的意味。

同时影片又拥有忠武路提供的强大后盾:一个异常强大的造血体系,老中青三代都有明星戏骨。《新世界》最为观众津津乐道的,就是影片中黑白对立又在宿命漩涡中惺惺相惜的两位男主,黄政民凭借丁青一角获得青龙奖影帝,李政宰则被公认为那一届的遗珠之憾。

从类型片创作高度,动作戏的呈现尺度来看,韩国犯罪片已经在此达到了一个高点。

但影片也同时暴露出韩国犯罪片的困境:在剧作上过多从港片和好莱坞同类电影中汲取养分,在题材和故事上亟待突破。

有影评人认为,韩国电影过去十多年的高速发展,既有赖于类型片的快速成熟,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从《杀人回忆》开始,创作者大量直接引用真实事件从而带出更多的现实批判意义,即使不是直接改编自现实世界,韩国犯罪片中主人公的心理状态也往往与社会环境息息相关,对人性和社会都有深刻反思。这些都赋予了韩国犯罪片与众不同的气质,但这也掩盖了韩国犯罪片在剧作上的不足。

韩剧犯罪片的创作内核一直很稳定,即打造一部“成人暴力童话”。

通过描述人性的挣扎、撕裂,对角色内心的挖掘,对社会现实的呈现,最终以一连串酣畅淋漓的暴力动作场面满足男性观众幻想,但当这种创作模式在经历了《追击者》《黄海》等佳作频出的成熟阶段之后,也注定面临观众审美疲劳的老问题。

到达山顶的韩国犯罪片,还能拍出新意思吗?

《从邪恶中拯救我》正体现出现阶段韩国犯罪片的特色与困境:类型化高度成熟,在剧作、场景、影像、表演等多个层面都实现了稳定工业化输出,但同时也显示出创作已进入瓶颈,难以在题材和表现形式上完成突破。

许多观众将这部两位50多岁影帝在曼谷生死对决的故事,视为《新世界》+《大叔》的融合版,还有观众想起为古校长拿下影帝的《贪狼》

影片采用了经典的双雄叙事,为主角安排了一段被过往成功验证过的类似父女亲情的感情线,并在影片后半段再度采用了韩国犯罪片擅长的连续不断的动作场面,一切都有过去的成功经验可以对照,唯独没有拍出新意,并且留下诸多剧情bug,用许多观众的话来说,又是“动作电影不需要逻辑系列”。

近年来韩国电影人已经在试图突破犯罪片创作的瓶颈,例如2019年李元泰导演、《釜山行》大叔马东锡主演的《恶人传》,就采取了过往少有犯罪片涉猎的黑帮头目联手刑警,共同追捕连环凶手的故事创意。

影片不仅被好莱坞名导昆汀·塔伦迪诺称赞为在当年戛纳唯一想看的电影,在韩国上映后曾连续五天登上票房榜首,好莱坞也买下此片版权。但影片最终豆瓣评分7.7分,最被诟病的是在充满新意的故事创意下,最终故事还是走向了一个并不出人意料的结局,创意再突出,本质上还是新瓶装旧酒。

今年上映的由影后全度妍和郑雨盛主演的《抓住救命稻草的野兽们》则被誉为韩国版的《偷抢拐骗》。这部改编自日本小说的影片突破在于采取多线叙事模式,让一群人围绕一个钱袋展开野兽般的争夺,又利用叙事轨迹制造出一个有趣的拼图游戏,需要观众自行在脑子里拼接整个故事。

导演故意打乱时间顺序,又通过各种小细节来相互勾连,内容稍显荒诞,又充满黑色幽默和宿命氛围。然而除了全度妍气场全开的演出堪称精彩,影片最终看起来也不过是一场对于盖里奇的韩式复制,最终豆瓣评分也停在6.9分。

这一系列影片证明,韩国犯罪片导演和编剧显然都意识到了创作瓶颈,并且都在试图在故事、叙事上展开突破,并迎合新一代观众,但总是未竟全功。

韩国犯罪片无可取代的优势是过去20年创造出的高度类型化水准和强大的编导演阵容,李政宰、黄政民、全度妍这样的演员一出场就熠熠生辉,即使出演的是反派也令观众念念不忘。

可观众也不傻,表面创新实则保守的韩国犯罪新片,即使套上一张光鲜亮丽的皮,拥有强大演员阵容,故事内核却青黄不接,所以新爆款层出不穷,新经典却难寻。

这些离经典差一口气的影片终究反映了韩国犯罪片的尴尬现状:创作陷入停滞,只能靠行活——音乐、剪辑、场面调度,外加一帮老戏骨的高超演技撑起品质和票房。

但韩国犯罪片审美疲劳的问题也并非无解,当下韩国犯罪片的困境并不是创作力在告别盛年走向下坡路,而是整个类型的套路化在韩国本土引发了审美疲劳。回溯过去20年,韩国电影行业总能在遭遇瓶颈后进行题材创新和转向,陈旧的题材濒临过时之际,新的爆款已经萌芽甚至涌现。

有影评人认为,或许在《从邪恶中拯救我》再度激发出新的韩国犯罪片创作高潮之后,韩国犯罪片下一次创作突破,就在不久的将来。

二维码

手机迅雷、QQ、浏览器扫码,下载到手机

只看楼主 楼主
头像
在这里开始你的发言
圈子 悬疑烧脑 有趣的电影千篇一律,用力一品,万里挑一
1.6k 人已成为圈内人
+加入圈子 新建帖子

聚焦影视

全站热门讨论

本圈相关讨论

相关圈子

推荐圈子
闲聊灌水 3.1k 个圈内人
推荐圈子
恐怖惊悚 1.4w 个圈内人
推荐圈子
漫威MARVEL 3.5k 个圈内人
推荐圈子
热门影视资讯 1.1k 个圈内人
推荐圈子
权力的游戏 4.1k 个圈内人
ffffffff16009087190295765d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