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雷电影
寻枪

寻枪:马山,咋个是你呢?

评《 寻枪

2018-04-08 22:16发布

3448

编辑

谨以这篇影评,向各位读者朋友分享一部旧电影——2002年上映,陆川导演生涯的处女作《寻枪》。由姜文主演,饰演警察马山。

《寻枪》的故事简单明了,马山的枪丢了,他要把枪找回来。不得不说,这个题材真的有趣。《寻枪》给我很深的代入感,虽然我不是警察——当然大多数观众都不是警察——但是我经常丢东西啊!“寻物”这个题材,真的很贴近常人的生活,每个人的身边都有些可怜人,弄丢了绝对不能丢失的东西,之后拼命的寻找。令人惋惜的是,多数人都不得不迎接悲剧结局。这部电影仅用了两分钟,就让我回忆起那种心痛的感觉。

然而这部电影并不让人心痛,相反,《寻枪》有着浓重的幽默气质,十足的喜剧色彩。更加难能可贵的是,这种幽默从故事的骨架中透露出来,又带着一股自然的中国味道。笑料不依靠装疯卖傻,人物讲的是乡野土话,全片没有一处国产喜剧惯用的烂俗桥段和下流梗,而是一本正经的幽默。《寻枪》捕捉到了真实生活中引人发笑的荒诞,并且忠实的呈现出来,不做任何粉饰。

说一说《寻枪》的故事。

马山,人称马探长,一个普通的中年警察,有着普通的家庭,普通的烦恼。跟妻子的感情日渐淡薄,整日吵架,性生活也很糟糕;不懂家庭教育,儿子才上小学,就写作文调戏女同学,还偷拿他的香烟去学校。就像大多数人一样,生活得并不美满,但是真实——直到某个宿醉的早晨,他摸了摸腰间的枪套,摸了个空。

他的枪不见了! 突然间,平淡真实的人生变成一场电影。马探长心里显然是这么想的,他还期望这些都是假的,是自己记错了,枪仍然在局子的保险柜里好好的锁着。

寻枪剧照

跑到局子里打开保险柜,他失望了。平凡的生活开始狂飙突进,一切都破碎了。从那个“摸了个空”的瞬间开始,他变得疑神疑鬼。在他眼里,儿子可能是偷枪的小贼,桥洞下卖羊肉粉的刘结巴形迹可疑,在壕沟里救过他的老树精也成了怀疑对象。从局子里出来,马探长失魂落魄,显然他还没有回过神来。终于,儿子提醒他,昨晚是个不寻常的日子。

昨晚是马山的妹妹马鹃结婚的日子。喜宴上马山喝醉了,醉得断片,第二天醒来丝毫印象都没有。他问妹妹还记得什么,然而妹妹只会说“不晓得、不晓得”,最后拿出一本陈军写的客人名册。

马山拿了名册,去找陈军。陈军讲起昨晚的婚礼,马山喝醉之后,是老蒋送他回去。陈军和老蒋,都是马山的老相识,一起爬过壕沟,扛过枪。

得了消息,马山来到老蒋家。(马山爱叫他“老树精”,虽说建国以后妖怪不许成精,但是看这位的面相,确实有点妖气。)老树精见了熟人,麻溜的吹起了逼,“我是什么人,我一看你这熊样,就知道你把枪丢了。”可是他没想到,马山真的把枪丢了。

寻枪剧照

老树精说,昨晚他坐周小刚的车回家,枪说不定掉在车上。终于找到靠谱的消息,马探长赶忙跑到周小刚家里。周小刚是个生意人,家很大,很气派,镇里人叫“白宫”。

敲开白宫的门,露面的不是周小刚,也不是川普,是一个女人。看着女人,马探长懵逼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李小萌,曾经的青梅竹马,早已离开镇子的女人,又回来了,住在周小刚家里。李小萌谈笑自若,马山却无法面对,几乎是逃走了。他那糟糕的婚姻生活,在失去的爱情面前无地自容。

马山在街上找到周小刚,还是没问出枪的下落,车上也找不到。碰了一鼻子灰,马探长回到局子里,正赶上所长给大家发奖金。今天公安局长下乡视察,给马山任职的派出所颁奖。马山还得了个人奖,本该拿两份奖金——如果他没丢枪的话。

算算时间,枪已经丢了二十个小时了。公安局长痛心疾首地发言,枪丢了二十个小时,坐火车都到北京了,要是死伤什么人物,给党和国家带来多大危害!枪里有三颗子弹,要是职业杀手拿到了,一颗子弹崩死两个,就是六条人命!(枪法真好,教练,我这个人体描边夕阳红CS选手也想学。)

寻枪剧照

所有人的奖金都打了水漂,开始辛苦的搜查。马山停职,警服也被没收,穿着一条大裤衩回了家。他在厨房里刷着盘子,回忆着李小萌有没有去过婚礼,想得喃喃自语。妻子听到他的轻语,大发醋意,讥讽他昨晚喝醉被李小萌送回来。马山终于知道,原来昨晚送他回家的人,其实是李小萌。而那个名册上被涂掉的名字,就是李小萌。

马山质问陈军为什么涂掉名字,陈军反诘“你穿上警服是个警察,脱了警服什么都不是”,半句没提原因。马探长脾气上来,学着局长的训话,发表了一番高论,“枪里有三颗子弹,要是职业杀手拿到了,一颗子弹崩死三个,就是九条人命!” 然而马山怕局长,陈军可不怕马山,这话屁用没有。

马探长开始了大海捞针般的搜查。他四处摸索,夜里追着周小刚的轿车到了一个山洞,发现了他的假酒厂,又追着一个骑单车的贼跑了几十里,眼见这小贼掏出一把枪,没想到竟然是假的。

马探长的搜查一无所获,白宫却传来噩耗,李小萌死了。凶手用五四手枪向李小萌射击,子弹贯穿胸口,留在地板里面,凶器极有可能是马山丢的手枪。

对周小刚一番审讯过后,真相浮出水面——凶手本来要杀周小刚,但是周小刚为了保护自己,把李小萌推向凶手,替自己挡了一枪,之后跳窗逃跑。

搜查还在继续。周小刚整日缠着马山,亲热的叫着“马山兄弟”,指望他能救自己。马山不想理他,但是陈军这个“不穿警服的警察”坐不住,跟老树精一起逼问周小刚。终于,他禁不住逼问,向警方招认了自己的假酒厂。然而,当警察跟周小刚来到山洞里调查假酒厂时,却发现这个山洞空空如也。

搜查毫无进展,甚至出了一桩命案,局长嚷着“你们TMD都不要吃饭”,勒令马山明天就把手枪找回来,不然整个派出所都卷铺盖滚蛋。周小刚也等得心急如焚,凶手在逃,他的性命还悬在仇人的枪口。他想逃,但是警方一直不允。

周小刚只好穿着防弹衣,连日赖在马山家里,求个心里安稳。但是出乎周小刚的意料,马山答应他离开。周小刚喜出望外,马上就买了去火车站的车票。

火车站里,周小刚穿着白色外套,黑色裤子,戴一顶遮阳帽,挎一个黑色旅行包,站在月台上等待着。等着等着,几列火车过去了,他想等的火车没等来,却等来了意想不到的人。

一声枪响,周小刚倒下了。桥洞下卖羊肉粉的刘结巴拿着枪,颤抖的掀开歪在周小刚脸上的遮阳帽。然而他也没想到,他自以为等来了周小刚,来的却是马探长。

周小刚以为马山真的答应他离开,却没想到被马山擒住,藏在家里。而马山则穿上周小刚的行头,站在月台,等凶手来找周小刚寻仇。

周小刚生产的假酒,喝死了刘结巴的家人。刘结巴心怀怨恨,趁着马山喝醉,拿了他掉在车上的枪,想杀周小刚,却没想到第一次杀了李小萌,第二次又把子弹打在马山的身上。

枪里还有一颗子弹,刘结巴还没放弃。马山拿出假枪指着刘结巴,威胁他把枪还来。惊惧中,刘结巴又把最后一颗子弹打在马山身上,被马山铐住。

“所长……枪和犯人我都抓住了……”马山说出最后一句话,故事到此为止。

《寻枪》是个特别的故事。它讲述了一个悲剧,却总让人止不住的笑出声来,好像戏剧一般。我想这种效果,源于故事中的一个个人物。我们的倒霉鬼主角,善妒的妻子,调皮的儿子,傻头傻脑的妹妹和妹夫,爱吹逼的老树精,爱端架子逞能的陈军,让男人们着迷的李小萌,衣冠禽兽的周小刚,表面憨厚实则狡猾的偷包贼,俗得掉土渣的刘结巴,打官腔耍威风的局长,这一个个银幕形象,竟描绘的栩栩如生,分毫不差。其实生活本就是一出荒诞的喜剧,只是饰演的人从未察觉。

《寻枪》里,每一个粉墨登场的人物,都是丑角。当我们笑过之后,才突然明白,其实现实中看来理所应当的常事,也有它们的美丑之分。只是总要被放到艺术作品中,才终于现出原形,剥去光鲜亮丽、冠冕堂皇的衣裳,被观众席上的我们讥讽、嘲弄,博个满堂喝彩。

但是,在生活这出大戏里,谁不是个演员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笑了个够,您呢?

不过,不得不说,虽然《寻枪》的导演是陆川,但这部电影有着很明显的姜文色彩。《寻枪》诞生于姜文受处罚的时期(2000年,姜文导演并主演的《鬼子来了》未能通过审查,“有关部门”勒令电影禁映,姜文五年内不能执导电影)是姜文帮忙找到的投资,并做了监制。影片拍摄过程中发生了什么我们不得而知,但是《寻枪》里面,姜文的味道根本遮掩不住。马山?马大三!叫你一声你敢答应吗?(马大三,《鬼子来了》主角)

姜文是一个让“有关部门”头痛的导演。虽然他的作品不多,但每一部电影都饱含对世事的嘲弄。《鬼子来了》因为过于辛辣和直接的嘲弄,遭到“有关部门”的封禁,姜文也因此失去了五年的导演生涯。如果把《寻枪》当作“姜文的作品”来看,难免会令人浮想联翩。

看完之后,大多数观众都会觉得,《寻枪》的故事还存在部分疑点。细数电影中的细节,便催生出一种恶意的推测。

一切的起点,马山的枪被偷了。然而偷枪的人真的是“刘结巴”吗?

电影中,刘结巴正式出场了三次。第一次是影片开头,桥洞下叫卖羊肉粉的刘结巴引起了马山的注意。第二次是在小巷子里偶遇端着碗,送饭归来的刘结巴。第三次是影片结尾,刘结巴复仇。

故事中的三次出场,都可以看作是马山和刘结巴的“二人世界”,刘结巴不曾置身于任何公众场合。换句话说,有没有这个人,只是马山的一面之词,“刘结巴”可能根本不存在,只是马山的捏造。

顺着这种观点,桥洞下两人的对话就显得意味深长。“你咋个是个卖羊肉粉的?你不是个瓦匠的嘛?”“我们家公公就是卖羊肉粉的,我爹是个瓦匠。” “你姓刘?”“刘结巴”——这也许是马山正在考虑要捏造一个怎样的凶手。 “你咋个不结巴?”“结-结结-结巴,我其实……”“你其实是个结巴。”——为什么刘结巴不结巴?马山正在自己脑子里捏造这个人,捏造这段对话,当然不结巴。

后来,马山在巷子里撞见刘结巴,他说自己给领导送饭吃。这里又有一个暗示。影片接近结尾的部分,局长在派出所训话,马山提着一大堆饭盒回来,撞见出门的局长,被下了最后通牒。注意,送饭的是马山——刘结巴为数不多的行动里,两人的重合。不得不让人怀疑。

此外,据周小刚的描述,在白宫射杀李小萌的凶手,身穿黑色雨衣,看不清面目——其实这个人在镜头中早已出现多次,每一次都和马山一起出现。在电影中,这个身穿雨衣的形象,就像马山的影子。

寻枪剧照

种种迹象暗示,刘结巴就是马山。

(不过在这里说个题外话,根据“只有暂停才能看得出来“的截图可以认出,雨衣下那张脸,就是刘结巴的扮演者。也许可以作为刘结巴真实存在并且行凶的实锤?不过用这种方法判断,就好像做小学的数学题,对于一些求三角形边长或角度的计算题,直接用尺子和量角器得出结果一样,有些……太没意思了。)

寻枪剧照

那么,马山为什么要捏造一个“刘结巴”?因为他的枪根本没丢,他监守自盗,他需要一个偷枪的人。所以马山才会一遍遍的说,“枪没有丢,是不见了。”在自己手里,怎么能叫丢?当然要换个说法。

他监守自盗是为了什么?想想片中那起命案,其实马山已经说出了真相——凶手要杀周小刚,李小萌是被周小刚害死的。没错,行凶的就是马山,这就是他的想法。

想想警察局里,所长让马山穿上雨衣,给周小刚辨认,周小刚看了一眼马上大叫,“是他,就是他!”也许是他惊慌过度认错了人,但为什么不能是他认出真凶呢?他才是唯一的目击者,他的话很有分量。虽然他发现穿雨衣的人是马山之后又反悔,但这只是一种先入为主的观点,他只是觉得马山绝对不可能杀他。影片后面,周小刚说了,他的兄弟跟马山一起上战场,战死了。两家人的关系应该不错,他也不认为自己跟马山有什么仇恨。

那么,马山为什么要杀周小刚?这要说到马山跟老树精的第二次对话,老树精说他看到李小萌跟周小刚两人在车后座的行为。马山就没看见吗?马山就坐在副驾驶,老树精能看到,马山为什么不能看到。李小萌是他的青梅竹马,梦中情人,他看到周小刚这样做,愤怒了。

马山为了杀周小刚做了什么准备?首先,他涂掉了婚礼名册上李小萌的名字。想想他跑去问陈军为什么把李小萌的名字涂掉,陈军根本没有正面回答,没有承认——因为根本不是他涂的,他为什么承认。他对马山的这番问话十分不满,说他脱了警服什么都不是,这种态度也可以解释为气愤。被别人说自己鬼鬼祟祟做了其实没做过的事,当然气愤。

涂掉名字为了什么?为了给自己制造证据,证明他根本不知道李小萌回到镇子,所以根本没有杀周小刚的理由。片中马山跟李小萌的第一次见面,是在“白宫”。他敲了门,李小萌说周小刚不在家。但是马山走之后,周小刚却从门里出来。这也许是李小萌在骗他,但是还有一种可能——马山根本没敲过门,这是他的臆想,所以也不存在“周小刚”不在家这种事实。影片对马山初见李小萌这一情节的叙述,本就充满着臆想——恍惚间李小萌变成年轻的样子,失魂落魄时背后的一声呼唤——其实这一段整个都是假的,都是臆想。

做好了准备,他感觉可以动手了。于是,一个雨夜,白宫发生了一起命案。周小刚蒙在鼓里,惊恐万分,来到局子里求助警察。马山则用他的理论,洗清了自己的嫌疑。这一场谋杀扑朔迷离,真相是什么,除了凶手本人,无人知晓。

故事中还存在一处更为明显的暗示——案发的那个夜晚,马山的妻子说马山确实有一段时间不在床上。不在床上去了哪里?当然是行凶去了。

杀了人,还杀错了人,要怎么收场?这里就要再说一重“刘结巴”的作用了。根据马山的理论,不为人知的凶手“刘结巴”为了杀周小刚而来,刘结巴为什么要杀周小刚呢?假酒厂。刘结巴家人喝了假酒中毒而死,刘结巴为了复仇,做出了偷枪行凶的犯罪行为。

说到假酒厂,又引出一个疑点,假酒厂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当周小刚带着警察来到他所谓的假酒厂,发现根本就是一个空空如也的山洞,根本就没有假酒厂。所长说,“周小刚,你在耍我们!”这何尝不是创作者开的玩笑,“我在耍你们呢!各位老哥。”

寻枪剧照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大胆推测,假酒厂也是捏造出来的,是马山、周小刚、马山的妹夫青山一起撒的谎。想想马山夜里跟踪周小刚的轿车,怎么偏偏在洞里撞见了自己妹夫?因为熟人才好撒谎。青山说他是头一天跟周小刚干活,那当然了,根本没有假酒厂,干什么活。

那周小刚为什么配合马山撒谎呢?因为他怕,他怕的事情太多了。他不知道凶手到底是谁,要依靠马山保护自己;他为保护自己害了李小萌,怕警察给他定罪。马山只要随便说个谎话搪塞过去,已经是惊弓之鸟的周小刚哪里不言听计从?

所以互换衣服,捉拿 “真凶刘结巴”这一计策就出来了。找个偏僻的火车站,跟周小刚商量好互换衣服,然后自己演一出戏,打自己两枪,最后只要说犯人跑了,便可以瞒天过海,甚至成为英雄警察!这么一想,还真是有够可怕的。

最后说可能性,马山为什么要从头到尾编这么大一个谎?因为时候不巧,领导来了。局长是个计划之外的人,除了局长,所有人都是这个镇子的“土著”。想想马山第一次见陈军时,陈军说的话,“你坐在最醒目的位置,左手是镇长,右手是所长……”马山其实在这个镇子权力的中心,本来他只要编一个大谎就可以完事,这种小生活圈里,共同隐瞒犯罪的事并不稀奇。

但是局长的到来,让他不能如愿以偿。随着时间的流逝,局长越逼越紧,马山必须给他一个交代,一个枪和凶手都归案的交代。但这个交代意味着自己受到法律的严惩——所以他必须编出一个近乎完美的谎言,把自己的嫌疑清洗的一干二净。

最后,他做到了。于是故事就这样结束了,人们将目光转移到一个莫须有的“刘结巴”身上,而真凶逃脱了法律的制裁,甚至得到了好名声。

这种推测真是,恶意深沉。

(观众老爷:编的不错,我都信了)

不得不承认,这个完全推翻原本故事的推测,确实有牵强附会之处,甚至近乎于捏造,捏造一出“马山捏造真相”的真相。但这种推测确实有趣,况且原本的故事中,就有这些疑点没有解答,给人充足的发挥空间。各位读者不必信以为真,博君一笑耳。

实际上,我并不认同这种解读电影的手法。显然,只有用阴冷的、充满怀疑的眼光审视,才能抓住这些细枝末节,架构出一个与表面的现实截然相反的“镜面世界”。也许在身处这个世界的人眼中,一切都是虚幻和谎言。这种手法背离了“讲故事”的基本准则——讲故事是为了让生活变得更美好。

但是,姜文是一个独特的创作者。他的处女作《阳光灿烂的日子》,就在大银幕上堂而皇之的宣告,“观众朋友们!别相信我说的话!用你们的脑子好好想想!”姜文实在有才气,也有脾气,还喜欢开玩笑,捉弄人。随后的《太阳照常升起》《一步之遥》,都愈发的证明,姜文并不是心血来潮才这样做,他真的喜欢这种把戏。这也是姜文作品的独特魅力,虽然让人摸不着头脑。

姜文的电影,通常有着富有想象力和趣味的剪辑。虽然《寻枪》并不是姜文的电影,但它的剪辑手法同样很有特色。情节、场景的切换干脆利落,毫无拖泥带水的滞涩。随之带来的效果,就好像拳击比赛,才向着对手打出致命一击,“锵”一声锣鼓,便开始了下一场生死搏斗。兼而有着强烈的喜剧效果,缓解了突飞猛进的叙事节奏给观众带来的紧张感。大概这也是姜文给《寻枪》带来的优点。

寻枪剧照

寻枪剧照

寻枪剧照

这部电影其实很有文艺片的氛围。看得出来,《寻枪》在求新、求变,它的表达手法非常意象化。为了直接表达主角马山内心的情绪变化,在快节奏的叙事中,加入了多段连续变换的“无意义”镜头。所谓无意义,是说这些镜头没有存在的价值——人物没有动作、表情上的变化,也没有通过镜头提供更多的信息,对于叙事也没有必要的帮助。这是一种矛盾,这些镜头无疑拖慢了故事的进程。

寻枪剧照

寻枪剧照

这种手法不由得让我想到动画——日本动画里常常出现这样的镜头,连续的空镜,连续的特写(说你呐EVA)。众多无良制作组为了节约成本,长年累月的实践下,竟然研发出这种表达人物内心情绪的独特手法。(毕竟动画不动的时候最省钱23333)总而言之,这些地方实在不像电影。

不过,《寻枪》也有着明显的缺陷。它的故事讲的确实有些莫名其妙了,观众完全进入了马山的主视角,把握不到故事的全貌,始终都是以管窥豹。对于一个具有推理色彩的电影来说,这种叙事方式显然让观众失去了自行推理的乐趣,完全没有给出寻找凶手的线索,只能看着马山四处乱逛,又突然揭晓了凶手的真面目。也许这一点会让部分观众不愉快,有种莫名其妙就被戏耍的感觉。

那么说到这里,《寻枪》的解读就到此为止了。希望这篇文章能给观众老爷们带来新鲜、有趣的体验。

我是萧忘,我们下一篇影评再见。

二维码

手机迅雷、QQ、浏览器扫码,下载到手机

展开全文
萧忘
萧忘

粉丝 0

这个人太懒,还没有填写个人简介

相关电影

类型:剧情 / 悬疑 / 犯罪

上映:2002-05-09

分享

评论

(0)

迅雷客户端内打开,可实时收取评论和私信 去下载

  • 全部评论
  • 最新评论
  • 最热评论
      ffffffff16381950779447244d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