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雷电影
甜蜜蜜

《甜蜜蜜》:对的人,总有一天会重逢

评《 甜蜜蜜

2018-09-05 10:38发布

1909

编辑

该影评可能有剧透

我已经忘了第一次看陈可辛的《甜蜜蜜》是哪一年,但可以肯定的是当年并未觉得特别惊艳。如今再看,觉得妙不可言。

香港,一座奇妙的城市。

它有各种对峙,却又能天衣无缝地融合在一起。

梁文道怀念他小时候见过的穿沙丽的印度女人,身上一股浓浓的香水味,肥而不腻的身材,深重的眼影,夸张的口红,一串串亮闪闪的手镯……

那是苏丝黄的香港,那是有各种殖民主义影子的香港。

那是穿KENZO和三宅一生才能得到尊重的城市,那是只认衣裳不认人的城市。

然而这里的很多书院,女生的校服却是旗袍。

它疏离冷漠,却又热情坦诚。既光怪陆离,又天真无邪。既摩登,又古典。它有一种远离宏大叙事的疏离感。就像张爱玲在港大读书时,一边听敌机轰炸,一边在炉子上煮莲子。她从来没有想过撸起袖子当爱国青年。

一座城市的沦陷,仿佛只是为了促成范柳原和白流苏的恋情。

你说它没心没肺吧,也许。它不信赖任何主义,它只信赖物质,吃在肚子里穿在身上最实在。

如此说来,它不是最浮夸的城市,简直老实得笨拙。

它的大慈悲在于,它不让努力奋斗的年轻人绝望。

《甜蜜蜜》这部电影,讲的是香港回归前十年,两个来自大陆的青年男女,在这里相遇相爱,分开,最后在纽约重逢。

这部电影,有一种青春勃发的气质,像五月的清晨,像高中生脸上的绒毛,像盘古开天辟地时的一个童男子。

黎明扮演的黎小军,从天津到香港投奔姑妈。黎明演的人都是他自己,比如世钧。他不够强悍,他不够勇敢,他不够聪明花哨,他不够有套路,他有点迟钝。一个变化,一个真相,一个秘密,他要花很长很长的时间才反应过来,才品味过来,才确证无误。

然而他的好也在于此。他那张脸竟然是可以无尘的,可以保持童真的,因为那种钝,所以老得格外的慢,十年过去了,他还是那张脸。

他到香港的目的是挣够钱,买房子,把天津的未婚妻小婷接过来完婚。这是他的理想,是的,那个时代人们还谈理想。

遇到张曼玉扮演的李翘,和她在这座庞大繁华的城市里相依为命,共同拼搏,并深深爱上对方,——这不是他计划中的人生。

然而,发生了。

农历新年,张曼玉花光所有积蓄,还借贷,买了邓丽君的各种唱片和磁带,租了一个摊位,结果一张都卖不出去!在香港,如果你公开喜欢邓丽君,就代表你是大陆人。

大雨,两人来到黎明的连身都转不开的小屋子,煮饺子,过新年。

雨停了,没有理由不离开。黎明替她拿过外套,一粒扣子一粒扣子地帮她扣。扣得那么认真,那么心无旁骛。又拿过自己的蓝色棉袄,不由分说给她套上,又开始扣扣子。

这边,她的身体已经火烧火燎,划根火柴,满屋的荷尔蒙就能爆炸。他还在奋力地帮她扣扣子,从最下面一颗扣到脖子下的那颗。因为手心有汗,扣眼格外生涩,连观众都替他累。

他就是这么钝钝的,等她把唇递过来,他才迟疑地接住。

第二天清晨,他借遛狗的机会,惊慌失措地来到大街上,他打电话给未婚妻小婷,劈头说,我爱你。

干嘛讲这么肉麻的话?

新年啊,我想再说一遍。

其实,人有时候会被自己吓坏。身体预先知晓了一切秘密,而意识却迟迟不肯承认。不惜以一个谎言去吓唬住自己!用一个誓言堵住一个突如其来的真相。

这个老实人被真相吓坏了。

那个时候,他还没学会世故和颓废,还没学会游戏人间,他信天道酬勤,他信誓言和梦想,他信人心。

可是心变了,怎么办?

他不知道怎么办。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办。

张曼玉,大杏眼,杏眼圆睁,总是一副兴冲冲急匆匆的样子,雄赳赳气昂昂,一个人打N份工,一个人像一支队伍那样战斗。她有很多宏大的愿景,她有使不完的力气,她有一股子倔强的劲儿。

在香港,她所有的力量都有地可用。

他挣的钱不少,让她陪着一起去金店给小婷买首饰。一模一样的金镯子,他买了两条——一条给未婚妻,一条给她。

她当即变了脸。还是戴上了,他天生就是这么钝钝的。

然而,这算什么?他来香港的目的不是她。她比谁都清楚。

这时,她炒股亏光了所有辛苦挣来的积蓄,去按摩店当按摩女。曾志伟扮演的黑道大哥豹哥头一次见到身心疲惫的李翘,就问她,你想不想赚外快?

她起身就走。他也就此打住,并不强迫。

第二次,他又来,背上纹了一个小小的可爱的米老鼠,对于一个黑道大哥,这也许就是最文艺的示爱。因为他记得前一次,她说过最怕老鼠。

相比黎明,他是懂套路的江湖人。

他又问,你想赚外快不?

这一次,她点头了。她想给自己一个了断,让黎明这个老实人从此不必犯难。

她不点头,他真的不会动她,虽然港督欠他钱,他都敢去砍!

然后,她成了大嫂,一段在商言商的关系,他待她不薄。

几年后,黎明和张曼玉的再次会面,是在黎明的婚礼上。四个人拍了一张各怀心事的照片,豹哥什么不知道?四个人里,只有小婷的笑是发自内心的笑。

她细细巧巧,小眉小眼,烫着卷发,一看就是被人宠溺的,不谙世事的。

她的人生大约是没有经历过那种挣扎,她何曾懂得一个繁华城市里异乡人的那种落寞,那种一起奋斗的喜悦,那种汗津津的满满当当的成就感。

她是来收割庄稼的地主,可是那两棵稻子已然相爱。她来收割什么?收割一堆谷壳?

如此看来,爱情是最不能偷懒的事业。

攻城掠地,封妻荫子,全得自己一刀一枪地挣。

要像修城墙一样,取最黏的黏土,拌上粉身碎骨浑不怕的石灰,再加入最糯的糯米,努力夯实,才可抵御百年的人世苍凉和人心的变故。

黎明过了那么久,终于回过神来,他已经不爱小婷了。

就在他们准备摊牌,从此在一起的时候,豹哥出事了,他要跑路去台湾。

在最危难的时刻,恩战胜了情。她上了那艘开往台湾的船。

其实,她大可不必,豹哥是个活得很通透的江湖人。他说的那句情话,至今仍然可以列入港片最深情的告白:

傻女,回去洗个热水澡,明早起来,发现满大街的好男人,个个都比豹哥好!

商业或许生不出真情,但能生出恩情,至少有契约精神。而满口仁义道德未必能守住人性的底线,因为情怀有千万个虚妄的借口。家国,主义,派别,随时可以牺牲人间最基础的人伦——枕边人。

两个下定决心要在一起的有情人,又一次分开。

有那么一点点惆怅,有那么一点点时代的兴废感,有那么一点点造化弄人的哀叹,不过都不碍事。真的,在一个百废待兴的时代,在一个充满希望的时代,在一座欣欣向荣的城市,这一点闲愁显得如此的渺小。

明早起来,又是美好的一天!

而那些对的人,总有一天会重逢。

导演和观众,就是有这种笃定。

他把房子和钱留给了小婷,移民到美国,还是做厨师。在纽约的摩天高楼间,他仍然骑着单车。白色衬衣的衣角翩飞,他载的不过是几只刚宰的鸡鸭或者一筐子菜,从他的神情,你却以为载着西岭的雪和西湖的月光。

那个时代的人,眼神干净,现在加多少层滤镜,也不管用啊!

豹哥和她辗转来到纽约,准备安定下来,却暴死在街头,出来混迟早要还!

1995年5月8日,邓丽君在清迈一家酒店去世。

他们两人重逢于一台播放邓丽君讣告的电视机前,最后的镜头闪回到那趟1986年的列车,他们竟然是头顶头背靠背地达到香港,不由让人感叹缘分的奇妙。

如此的大团圆,却不觉得俗套。

对得那么工整却不板滞,像一首杜甫的好诗。

由姑妈连接的威廉·霍顿,那一点残存的殖民主义的旧梦,由黎小军和李翘连接的改革开放,到后来的回归,后来的移民潮,到最后胜利女神像下,大陆女游客自豪地说,赶紧回去吧!现在好多人都回去了……

大时代的纷繁复杂和沧海桑田,小人物的奋斗和挣扎,那么重的题材,陈可辛却调度得当,举重若轻,翩若惊鸿,从容优雅。

二维码

手机迅雷、QQ、浏览器扫码,下载到手机

展开全文
沅芷
沅芷

粉丝 0

这个人太懒,还没有填写个人简介

相关电影

甜蜜蜜

类型:剧情 / 爱情

上映:2015-02-13

分享

评论

(0)

迅雷客户端内打开,可实时收取评论和私信 去下载

  • 全部评论
  • 最新评论
  • 最热评论
      ffffffff16064821486481778d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