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雷电影
春光乍泄

有多少分离如同《春光乍泄》一样猝不及防

评《 春光乍泄

2018-10-20 23:39发布

913

编辑

春光乍泄剧照

我想,有相当一部分人对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印象,是始于《春光乍泄》吧,始于那场撕裂、缠绵、无助的爱恋。

黎耀辉(梁朝伟)与何宝荣(张国荣)开着车一路追寻,最终目的是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大瀑布,可是,两人最后却没有一起抵达。我们只看到梁朝伟最后离开时,独自一人去了大瀑布,带着我们看不见的表情、读不到的情绪。

每一段感情,都会经历一场场生活的浪,有时是劈头盖脸,有时是湿透全身,有时可以轻易躲避,有时却匆匆不及。每一次何宝荣与黎耀辉发生口角之后,何宝荣总可以以一句轻易的“我想跟你从头来过”就会将黎耀辉再次揽入怀中。

一直到最后一次,黎耀辉决定回国了,将打工赚来的钱整理一番之后,退掉了租住的房间,独自一人去看了大瀑布之后,踏上了回国的归程。这时,何宝荣再次来到了那间租住的房间,只是,此刻他再想说出那句“我想和你从头再来”时,房间里只剩下自己独自一人。

春光乍泄剧照

这是二十年前的影片,1997年上映。我想,那个时候的香港和内地,有很多年轻人跟何宝荣与黎耀辉一样,感情浓烈的如同烧酒与火焰,却总有一种迷失感,始终笼罩在年轻的心上。兜兜转转之后,有些人最终选择了上岸,有些人却一直迷失在了那片蔚蓝但却无尽头的海洋里。

这个世界上,就死有些感情与众不同。来的时候,浓烈似火,离去的时候,却也猝不及防。当张宛(张震)带着黎耀辉录制的语音来到了传说中的世界尽头时,打开录音机,却隐隐只听到一场无以抑制的哭泣,深沉、彻烈、却也惨淡无比。

这一幕,让我想起了《花样年华》中吴哥窟的树洞。同样是梁朝伟的角色,一个是思念无处归置的周慕云,一个是再也无法从头来过的黎耀辉。一个是吴哥窟的树洞,一个是世界尽头处的录音机,同样是封存,同样是宣泄,一个是喃喃自语,一个是无声啜泣。

人生所有的起承转合,变换的各种颜色,是不是最后都会变作无声的烟火,在绚烂之后慢慢陨落,化作了一处处角落里无人辨识的灰色。

春光乍泄剧照

尽管《春光乍泄》是一部同性恋影片,然而这部影片中的感情,又是那么亲切、熟悉,几乎每一处纠缠、每一场争吵、每一次别离、每一回伤害都发生在我们每个人身上。我们身边也有过那个曾经说过想要重新开始的人,也有过那个一次次争吵又一次次拥抱的人,也有过那个无数次想要永远却不知道永远有多远的人。

这些,不仅仅是黎耀辉与何宝荣的生活,还是我们每个人的青春与路过。在那场行将走到穷处的青春光影里,有过多少错过,就有多少恋恋不舍;有过多少美妙的开始,就有多少无处话别的结束;有过多少如胶似漆的缠绵,就有多少猝不及防的别离。

黎耀辉与何宝荣在一起的那些日子,一定是他们彼此生命中最灿烂的日子。或许,在以后的漫长岁月中,黎耀辉会找到另一个不会说“我想和你从头再来”的人,却可以温暖慰藉后半生稍显落寞的时光。何宝荣也会找到另一个不断纵容自己、一次买可以铺满一张床的烟的那个人,以便自己有机会再对另一个人说“我想和你从头再来”。只是,再也听不到那句话的黎耀辉,应该会一直活在这句话的力量中。何宝荣应该也不会再对其他人说那句话了,毕竟这是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特别情话。

在匆匆一瞥的青春中,情话太多,悱恻太浓,只是最终刻在心底的那句,若干年之后,是否还会在耳边轻轻响起。抑或,只能跟随时光,一点点地埋藏在心底。

春光乍泄剧照

我们都不是时间的宠儿,所以唯一肆无忌惮的时候,就是从未曾懂得珍惜的年少。那时候的爱总是似火如蜜,总能轻易就抚慰受伤的心。所以,一切都显得轻而易举。

直至,时间走过又一个窗口期之后,蓦然间,一切都变得奢侈而诡异。那些信誓旦旦的誓言,那些以为永远依偎的温暖,那些曾经触手可及的容颜,于某个苍茫的瞬间,转身、不见。

我一直想知道黎耀辉在大瀑布下会想些什么,就如同我想知道他在张宛的录音机里抽泣时是否也有浅浅的喃喃自语。其实,这些似乎都已不再有意义。毕竟,那场别离,看似早已开始,却依旧显得猝不及防。

春光乍泄剧照

二维码

手机迅雷、QQ、浏览器扫码,下载到手机

展开全文
虚怀若谷
虚怀若谷

粉丝 0

这个人太懒,还没有填写个人简介

相关电影

春光乍泄

类型:剧情 / 爱情 / 同性

上映:1997-05-17

分享

评论

(0)

迅雷客户端内打开,可实时收取评论和私信 去下载

  • 全部评论
  • 最新评论
  • 最热评论
      ffffffff16014515561074238d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