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雷电影
一一

于无声处听惊雷,于无色处见繁花

评《 一一

2018-12-16 14:37发布

4700

编辑
一一剧照

于无声处听惊雷 于无色处见繁花

——分析影片《一一》中的接受美学

“于无声处听惊雷;于无色处见繁华”在寂静没有声音的地方,听惊雷;在苍茫寥落的地方看世界的繁华。无声和无色就是指给平淡的环境、事物、或是人,惊雷和繁华都是声色中的美妙绝艳,就是说能从最平凡最普通的地方感受到不平凡的东西,这需要很高的境界。老子所谓的大音希声,大象无形就是这个道理。影片《一一》就是如此,让观赏者深深的感受到平凡中不平凡的滋味,导演将其视角放在了一个大家庭中,将每个人物的生活都做了剖析,在他们的生活遭遇中去体味不同的人生哲学。

一一剧照

接受美学是20世纪60年代后期兴起于联邦德国的一个美学学派。其代表人物是姚斯和伊瑟尔。迦达默尔的现代解释学、英伽登的文艺现象学和海德格尔的存在主义文学观是其理论资源的基础。接受美学强调读者是文学活动的能动主体,通过“期待视野”和“召唤结构”介入文本的历史生命创作影视作品也是如此,要求导演坚守独立精神与自由意志,同时重视观众的阅读经验和意向性创造。导演从社会背景情况、接受主体的审美经验以及审美对象产生的审美价值思考来诠释影片的“美”。

随着社会经济高速的发展,社会问题也日渐突出。到了80年代初的台湾,迎来了期待已久的转型,也迎来了新电影运动的浪潮。电影开始摆脱政府的束缚,追求独立创作。纪实主义贴近真实生活现状,模仿普通人的精神状态。杨德昌作为这场运动的领导者,他把更多的视角关注在城市的中产阶级的人物上,他的电影不仅具有世界性还具有哲学性,他结合自身对世界的思考将其用到电影中,带给人不一样的审美体验。导演采用分散式的叙事结构来讲述一个家庭的悲欢离合,在他设立的人物之下都有着鲜明的个性特征,由此人物的形象美产生的审美价值引发接受主体的思考。男主是一个有着自己原则底线的人。面对朋友,面对大田,他总是以一颗真诚的心去面对他们;妻子走后,他主动承担起了照顾家庭的责任;面对一生挚爱过的初恋情人,为了家庭他选择了放下。女主因为孤独,因为迷茫去庙里求得法师的化解,这是一种逃避生活的方式,然而,当他的妈妈去世,一切重回到原点,男女主才幡然醒悟,原来我们一直在寻找的东西就在我们的身边,林语堂先生所讲求的半字哲学当中,所谓人生的幸福,一半要争,一半要随。争,人生少遗憾;随,知足常乐者,有的时候既然改变不了什么,那就要去努力的生活。片中洋洋人物的设立好像就是导演对自身的一种反馈,他用洋洋这个独立的个体用以审视的目光去看待周遭的一切,洋洋是一个勇敢追求自己生活的人,有着自己独立的思考。看着别人游泳引发了自己的兴趣,一个人便勇敢地脱去外衣去游泳池游泳就这么一个举动,说明他是一个敢做的人,导演用这样一个画面好似在说,一个小孩子都有如此勇敢的作为,那么作为大人对于生活,有的时候就少了那么一份勇气;洋洋对父亲说的那一番话,童真的话语当中蕴藏着人生的哲理与智慧。从洋洋拍的很多张人们的后脑勺照片中,他渴求的去了解人们内心最真实的想法,然而人生的不确定性和人性的复杂性都只能让我们去看到事物的一面,看不到它深层的一面,这就是导演想告诉我们的一个想法:人生在世,其实都是一个孤独的化身,他们都在孤独当中去寻找自我,有的人迷失在自我当中,有的人却找到了自身的定位。片中婷婷的好朋友是一个孤独的典型者,他彻底在孤独当中迷失了自我,因为家庭的原因,让她缺失爱,所以她一次又一次的换男友来满足自己内心的那种孤独感,然而她越是这样做就越显示出她内心的局促不安与孤独,这些人物形象所产生的美引发了接受主体深深的思考,符合大众的一般心理。

一一剧照

影片中的内容的美和形式的美有机结合,符合使观众的一般的审美的要求。从接受的角度来说,导演将视角放在了一个平凡的家庭,将每个人物都单独作为一个个体来进行剖析,用显微镜放大每个人的生活,剖析人性,抓住了观众的心理需求,满足了大家的窥探欲,从而使影片符合了审美主体的一般的审美体验。影片开始于结婚的场景,以一个葬礼来结束。讲述了生与死问题和道家的思想极为有关,所以他表现是生活的哲学与智慧。从中了解到生命的价值与感悟深得观众的喜爱。影片作为艺术作品让审美主体接受来源于他主题的深刻性,多个寓意深刻的画面和场景让审美主体产生审美价值,影片开篇有24小时监控系统的画面,以此来记录生活,开篇点题其将主题引出,导演用讲述故事一样的方式带领大家走进这一个平静的故事。影片中医院里面照b超的场景和日本人开会的场景,无缝对接的解说词的方式,是影片的亮点。他的解说词别有深意,“我们目前无法超越,只能打人杀人的一般电脑游戏产品,并不是我们不够了解电脑,而是我们不够了解人我们自己。”导演用这样一种连接的方式是在表明,有的时候人活着犹如机器一般找不见自我,这是对生命的一种思考;另外一个场景,男主被逼着去和大田交谈,男主说“诚意可以装、老师可以装、交朋友可以装、做生意也可以装、那这个世界还有什么东西是真的?”他讲这一段话的时候,导演将画面切到大田和鸽子玩的这一个画面,寓意极为深刻,也许有的时候,只有人和动物自然相处的时候才能找到自我,这是对社会的一个思考,也是对生活的一种提问。 还有一个经典的画面,杨洋和父亲在走向汽车途中说的这样一段话。“爸比,你看到的我看不到,我看到的你也看不到,我怎么知道你在看什么了?我们是不是只能知道一半的事情,这样不是有一半的事情看不到了吗?”当父亲听到洋洋说这话的时候非常的诧异。导演这样安排是因为想引发人们的思考,一个小孩竟然能够说出如此有哲理的话,而我们大人却一直生活在生活泥沼中不能自拔,却从未正视过自己的生活,这便是导演的目的。这些寓意深刻的画面能够让审美主体引发思考并为之接受,承认了审美作品自身的价值。

一一剧照

爱情与人的生与死所产生的生活哲学与观众的“期待视野”完美结合。姚斯指出,“第一个读者的理解将一代又一代的接受的介绍被充实和丰富。一部作品的历史意义就是在这一过程中得以确定他在生命价值也是在这个过程中的一证实。”本篇对爱情的定位,在影片中男主和初恋情人在日本游玩、女儿和所谓的男友在一起的两个画面,导演采用平行时空的手法来讲述他们的爱情然后再归于生活的本身,这个段落在电影当中有着丰富含义,每一个人都有一段过往,有过遗憾,有过美好,我们不能停留在过去的种种当中,我们应该走出来,回归生活的本真,这是导演采用这一叙事方式目的。片中女主和男主都有过自省,外婆的昏迷将此作为他们审视内心的一个机会,女主在和昏迷中的妈妈对话的时候发现自己活得很空虚孤独想去庙里寻找生命的真谛,母亲的去世使她幡然醒悟,原来这只是逃避生活的一种方式,我们应该要努力的去突破生活。影片结尾,外婆去世,洋洋在葬礼上的这一段话,意味深长。洋洋说的那一句话:“你经常说你老了,可是我一直不太理解,到后来看到侄子出生的时候我才发现,我也老了”他用童真的方式去诠释生命本真的模样,生与死不过是我们每个人的人生当中必须要经历的一段路旅程,如何正确的看待生与死,一直以来都是我们重视的课题,而在片中导演讲求对待生命、对待死亡要有一种豁达的人生态度,这样我们的人生才会幸福。而这些在影片中有对生的向往、死的恐惧都切身地存在于我们的生活当中。影片能够给观众提供审美经验,符合他们的期待视野,结合自身的生活情况对作品进行深刻的解读,让观众产生审美情绪。

一一剧照

平淡像醇酒,一样表面上看起来朴素平淡,不修饰,不华丽,不以鲜艳浓丽吸引人,但含蕴却深厚丰富,相处久了,越看越有味,这是影片带给我们最直观的感受。它所产生的生活哲学,是我们现实生活当中人们经常所面对的问题,因为人生的不确定性产生的问题,然而这些问题却没有一个真正明确的回答,这部影片它所产生的“美”会与接受主体产生审美体验,从而产生不同的审美价值,这就是本片最高的意义所在。

注解:参考林语堂先生的《林语堂的半半哲学》

参考曾繁仁主编的《文艺美学》

参考接受美学提出者姚斯等代表者的理论

二维码

手机迅雷、QQ、浏览器扫码,下载到手机

展开全文
手机用户186****4934
手机用户186****4934

粉丝 0

这个人太懒,还没有填写个人简介

相关电影

一一

类型:剧情 / 爱情 / 家庭

上映:2000-05-14

分享

评论

(0)

迅雷客户端内打开,可实时收取评论和私信 去下载

  • 全部评论
  • 最新评论
  • 最热评论
      ffffffff16348585464151049d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