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雷电影
春光乍泄

大时代下人的生存状态

评《 春光乍泄

2018-12-18 22:35发布

2237

编辑

该影评可能有剧透

《春光乍泄》由王家卫指导,于1997年在香港上映,影片讲述了一对恋人的爱恨纠葛,并通过两个人的经历展现大时代下普通人的生存状态。在这部影片中,王家卫以细腻、迷幻又传情的手法展现了一个独特的世界,这个世界却又与现实世界息息相关,是透过小人物来反映时代洪流的视听佳作。王家卫并通过此影片一举获得了戛纳电影节最佳导演奖。

春光乍泄剧照

电影是一种视听艺术,王家卫式的视听语言更是对电影美学的实践与极致体验,何宝荣与黎耀辉在一起时,往往使用慢镜头,在出租车内,暖黄色的侧光与背面光在两人脸上形成阴影与光斑,并加之以焦点的透视虚化与变换,这种运动变焦最早出现在希区柯克的恐怖片中,用焦点的变换使人物产生联系,体现了人在异乡的焦躁与两人互相抚慰的心。各种手持摄影与倾斜构图营造了一种空间迷幻感,在最后黎耀辉与何宝荣的沉沦中,晃动的手持摄影、被画框分割的人物,各种霓虹灯形成的光晕,暗示了人物内心世界的紊乱茫然。在电影结尾,何宝荣处于框式构图中,观众以一种类似于窥视的镜头观察何宝荣的心痛与无助,不免生起同情之心。黎耀辉所在的阿根廷与香港在地球的两边,四个移动长镜头展现了反转的香港,这种世界的颠倒体现了他的逃离与反叛,也是他现在生活与过去的格格不入的隐喻,当然他的寻找自我打破了这种格格不入。

春光乍泄剧照

色调的转换是主观的情感世界外现,大致分为三个部分的色调变换,首先是何宝荣与黎耀辉的吵架与分离,这个部分是黑白色的色调,整个世界显得冷漠与疏离。两人从头来过后,世界充满色彩,红色、黄色、橙色为主色调,这种暖色展现了黎耀辉的内心。最后又回归了黑白色色调,两人互相抚慰又各自沉沦。这种外现偏于形式主义纯然风格化的抒情片段,不打断情节,并反衬出人物情感,也就是说黑白色调与暖黄色调的对比是情欲下压抑的孤独感与归属感。

春光乍泄剧照

这部影片总的来说其实是一部逃避与寻找自我的故事,黎耀辉因偷了钱从家里逃离,张宛因与家人吵架而离家出走,何宝荣也选择出国,所有人都用逃离来寻找新的生活,这种逃离在那个时代具有普遍性,在到了布宜诺斯艾利斯后,何宝荣选择了灯红酒绿的放纵生活,而黎耀辉选择了努力工作回到香港,张宛的想去世界尽头去看看,不同的人代表了不同的选择,何宝荣的迷失与沉沦、黎耀辉的探寻自我、张宛茫然与内心的虚无,其实都是九十年代人的复现,他们茫然、迷失、或沉沦、或找到了自我。对爱情、亲情、友情时的迷茫与渴望,都是那个时代人的共性,导演用不同个体代表了大时代下普通人的情感世界。

春光乍泄剧照

电影是导演对客观世界加以创造的并建立主观世界的艺术,“人们将他们的历史、信仰、态度、欲望和梦想铭记在他们创造的影像里。”这些影像融入了导演的个人思想与经历,展现了时代下人心的疏离与人的生存状态,这便是他所处的那个时代的香港,各种手持镜头的摇晃制造了一种迷幻的感觉,这种迷幻正是人心的疏离。黎耀辉初始是在一个酒吧当侍者,酒吧内音响杂乱,他在一个偏远的地方租房,公寓的厨房中,房东正在向住户索要房租,这种纷扰的与黎耀辉的独处正代表了底层民众的嘈杂生活与彼此的冷漠,也是人在异乡的孤独体现,这种孤独是一种生存状态,是移民生活的常态。

春光乍泄剧照

与表面的爱情故事相比,深层的隐喻才是导演最想表达的,1997年是移民高潮时期,移民问题来源于香港的主权问题,民众的“恐共”心理使得人民大量向国外迁移,这种时代风潮被隐喻于作品之中,这种隐匿于故事深层的归属感正是时代风潮的体现。电影是半悲半喜的结局,何宝荣抱着黎耀辉用过的毛毯痛哭,黎耀辉选择从头来过,回到香港,象征了移民潮之后移民的普遍的状态,也就是归属感。这种归属感来源于家庭与国家,张宛来到世界尽头,美洲大陆的最后一个灯塔,在这一刻,家才显得离自己很近。到了世界尽头依然在等你,这种来自于个体的中国式家庭的温情与坚守,构成了对国家的归属感。寄寓在小人物身上的家国情怀,用个体的茫然无措与追寻来展现大的时代的情感共通点,这是对时代的反思。

二维码

手机迅雷、QQ、浏览器扫码,下载到手机

展开全文
九歌
九歌

粉丝 0

迅雷改名广告雷吧

相关电影

春光乍泄

类型:剧情 / 爱情 / 同性

上映:1997-05-17

分享

评论

(0)

迅雷客户端内打开,可实时收取评论和私信 去下载

  • 全部评论
  • 最新评论
  • 最热评论
      ffffffff16014478294525138d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