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雷电影
光荣的愤怒

这个地方火了,中国电影就妥了

评《 光荣的愤怒

2019-08-02 16:42发布

2087

编辑

“中国女演员无戏可拍”可谓是当下娱乐圈一条无人不知的“潜规则”。

最近,海清的一番演说,又把这个论调推到了热搜。

海清用几近哽咽的声音为中年女演员争取机会,同台的姚晨、梁静、小宋佳表情里也塞满了各种复杂。

“我们是一群非常热衷表演的女演员,我们一直在坚持”,海清说。

光荣的愤怒剧照

海清这番发言,有人说不够得体,有人说言过其实。

但我觉得,只有站在那里,海清才敢公开为中年女演员发声。

因为那是FIRST。

FIRST青年电影展(以下简称FIRST)少有人知也无可厚非。

毕竟,FIRST实在太太太太太太小众了。

但是,别看它小众,那实力可是杠杠的。

被称为“中国圣丹斯电影节”的它,曾请过许鞍华(《桃姐》《黄金时代》)、姜文(《让子弹飞》《阳光灿烂的日子》)等大导演当电影节主席。

圣丹斯电影节,专门为独立电影人而设,是全世界首屈一指的独立制片电影节。

还让黄渤、陈坤、周迅等大腕儿来当电影节大使。

光荣的愤怒剧照

周迅担任第11届FIRST青年电影展大使

不仅如此,FIRST还收获了众多好评。

娄烨评价它为华语电影界的惊喜。

老艺术家谢飞导演称它是路子最正的影展。

一个少有耳闻的电影展怎么就吸引了这么多大咖?它为何如此受欢迎?

今天,阿飞就简单给大家科普一下这个FIRST到底什么来历。

脱胎换骨:发掘处女作的电影节

宋文,今年42,人称“老宋”。

老宋少时就热爱电影,也怀过导演梦,曾和人合伙成立电影工作室,不过失败了。

他执拗地坚持自己偏爱的作者型电影,但利益至上的电影公司只会劈头浇他冷水。

直到后来有个地方,承载了他的梦想。

光荣的愤怒剧照

宋文,FIRST青年电影展创始人

2006年,中国传媒大学成立了一个大学生影像节。

想法多的学生们,有的尽是鬼点子。

第二年,他们给自己的电影节设计了一款“板砖”奖杯。

立意很好,寓意是为青年电影抛砖引玉、添砖加瓦。

光荣的愤怒剧照

FIRST“板砖”奖杯

但一帮学生的青涩鲁莽还是扛不住现实的鞭挞。

2009年,《光荣的愤怒》获得了“最受大学生瞩目影片”,因题材敏感,影像节被要求停办一年。

光荣的愤怒剧照

《光荣的愤怒》

后来,李子为和宋文又草草办了一届。

影像节不再如以前那般热情奔放,它被现实挫去了一些张狂,更重要的是,它遇到了一个更现实的问题——资金不足。

影像节始终没有稳定的落脚城市,与各方协商都未能达成共识。

眼看要全面崩盘的时候,救星出现了。

一个朋友向李子为和宋文介绍了杨巍,三人谈了不过二十分钟,一拍即合。

杨巍说:“跟我去西宁吧。”

于是,一直飘零的大学生影像节终于有了归处。

光荣的愤怒剧照

FIRST铁三角(从左至右):杨巍,李子为,宋文

2011年,影像节落地青藏高原入口——西宁,正式更名为西宁FIRST青年电影展。

杨巍牵线,西宁市政府给予了FIRST100万的政府补助。

杨巍又争取到一些企业的公益支持,FIRST逐渐成型。

光荣的愤怒剧照

杨巍,FIRST青年电影展联合创始人,和和影业董事长

不同于国内大多数政府主导的电影节,FIRST完全进行市场化运营。

没有任何外部组织和赞助商左右影展,没有冠名商毁掉影展的调性。

FIRST专心挖掘青年导演,培养优质电影作品。

FIRST的势头开始一年比一年猛。

2012年增加长片进入主竞赛单元后,FIRST的选片覆盖超过了53个国家/地区。

光荣的愤怒剧照

第六届FIRST青年电影展评委会特别奖《京生》

可还是差点名气。

于是,FIRST决定咬牙死磕,每年给电影圈里优秀电影人、制作人写长信,邀请他们担任电影节评委。

这些邀请大多都杳无音讯,但也打动了一些人。

李子为请姜文做电影节的主席,在活动上围堵姜文,或者托导演协会会长李少红约姜文。

姜文始终没有给出准确的答复。

后来,李子为依旧不甘心,给姜文发了条信息:“今欲出门,抬头见喜鹊,顿觉喜事临门,所以斗胆前来一问,主席,此事您可应否?”

不久,姜文回了句:“按喜鹊的意思办!”

事成了,李子为哭了。

光荣的愤怒剧照

姜文担任第九届FIRST青年电影展评委会主席

一个世界级名导担任如此冷门电影节的评委会主席。

这是不可想象的难度,FIRST做到了。

这也是难以做到的速度,FIRST也做到了。

姜文卸任时曾调侃:“FIRST才办到第九届就请我来做评审,那你们接下来还能请谁啊!”

第二年,FIRST请到了王家卫。

光荣的愤怒剧照

王家卫担任第十届FIRST青年电影展评委会主席

后来,他们陆续请到汤唯、娄烨、戴锦华,甚至还有国外的优秀电影人,比如因《哭声》大爆的韩国导演罗泓轸。

光荣的愤怒剧照

《哭声》

渐渐,FIRST的名气打开了,它不再需要苦苦哀求电影人来参展。

越来越多的电影人知道了这个地方,他们把这里当作了一方朝圣地。

在这个全世界海拔最高的电影展上,他们见证了许多纯净作品的诞生。

万里挑一:青年电影的行业标尺

十三年闯出一片天,有人说FIRST有点野。

没错,他们就是野,甚至把野刻进了骨子里,他们的slogan(口号)就是俩字——撒野。

光荣的愤怒剧照

邓超担任第八届FIRST青年电影展大使

大抵是因为前身是学生影展,FIRST的行事规则始终充满了一种理想主义。

他们找电影只求一个好,其他啥也不管。

每年影展筹备,让所有FIRST人最焦虑的一件事就是找到好电影。

宋文形容那种状态:“选不到片我们就疯了”

在FIRST,好电影才是通行证。

光荣的愤怒剧照

胡波作品《大象席地而坐》参加第11届FIRST青年电影展创投会,获得拍摄机会

FIRST的出现让电影人看到了逝去的电影精神正在慢慢复归。

FIRST名誉主席谢飞曾说过:“电影作品不能同流合污,应该有一种批判的精神,有一种忧患的意识,用作品不断的来敲打整个社会的神经。”

FIRST做到了。

或是基于中国本土问题的挖掘,或是对于导演个性化表达的尊重。

他们选出来的每一部作品和普通人的生活息息相关,都是最根本性的东西。

光荣的愤怒剧照

第九届FIRST青年电影展最佳导演:

王一淳《黑处有什么》

作为国内的顶级电影——北京国际电影节和上海国际电影节。

它们虽试图朝国际三大的方向发展,但是每年的参赛作品未获得更多关注。

影迷只在那里回顾经典电影。

电影人则把那里的红毯变成了新片宣传的另一个阵地。

光荣的愤怒剧照

左:上海国际电影节海报  右:北京国际电影节海报

反观FIRST,每年都会冒出震撼影坛的作品,并成为业界热议的话题。

能够做到如此,除了他们坚持对好电影的苛刻要求,还在于他们的专业。

FIRST是国内唯一专门有一个公司、一个团队全年无休运营的影展。

他们用一年准备,只为7月的一个星期。

光荣的愤怒剧照

FIRST青年电影展海报

在FIRST,有一条生产链:训练营,实验室,创投会,竞赛和展映。

青年导演通过训练营学习电影知识,在实验室进行自由创作,再拿着作品到创投会进行作品展览,经过专业人士的点评,最后,参与影展的竞赛和展映环节。

光荣的愤怒剧照

姚晨参加创投会

这些用心良苦的环节都是为了帮助青年导演实现电影梦。

因为,FIRST知道电影是个风险极大的行业。

很多新人导演将自己的一切压在处女作上,希望能够得到电影节亮相的机会,从而进入市场。

但电影存在一些艺术上面的坚持,也必然存在一些商业市场的考量。

两者之间的平衡总会被外界利益打破。

FIRST就需要做平衡关系的秤砣。

如宋文所说的那般:FIRST就是要让有才华的年轻电影人找到艺术自信,找到创作话语权。

未来可期:中国电影的希望之地

2013年,徐峥担任FIRST创投会的评委,一部叫《Battle》的作品打动了他。

徐峥评价这个短片导演:“是天生要做导演的人。”

光荣的愤怒剧照

徐峥担任第七届FIRST青年电影展创投会评委

三年后,宁浩又把这个导演推到徐峥面前。

三人决定拍一部电影——《我不是药神》

后来的事情,大家应该都知道了,《我不是药神》票房7天18亿,最终破了30亿大关。

文牧野成为中国最卖座的新人导演。

光荣的愤怒剧照

从左至右:宁浩,文牧野,徐峥

跟文牧野同一届的FIRST导演,还有位当红辣子鸡——忻钰坤。

当时,忻钰坤在FIRST征片截止前压哨将作品《心迷宫》送至组委会。

结果,爆了,彻彻底底的爆了。

那年,电影圈无人不知FIRST,无人不知忻钰坤。

光荣的愤怒剧照

《心迷宫》拿下两项FIRST青年电影展大奖:

最佳剧情长片,最佳导演

为了这个剧本,忻钰坤在家整整磨了一年。

外人都挖苦他,说他是“下一个李安”(李安曾为了电影梦,一直在家写剧本,由妻子养家)。

没成想,他们的嘲讽变成了现实,忻钰坤成功了。

26天,仅用了170万的制作费,忻钰坤创造了奇迹。

《心迷宫》上映后,首周末435万的票房成绩创下了中国独立电影院线上映高票房记录。

光荣的愤怒剧照

忻钰坤

同样的爆款奇迹也发生在《中邪》身上。

27岁的“横漂”(在横店混迹的群众演员)马凯,小打小闹拍的一部伪记录恐怖片,在FIRST上吓傻了众人。

大家一方面是被故事粗砺的恐怖感吓到,一方面是因为谁也不相信这部电影的成本居然不到10万。

5万块的制作费,再加上2万块的医药费,连一部商业大片的零头都不够,却生生打了大多数电影的脸。

就这样,原本一个月工资不过一两千的马凯突然被20多家电影公司围住,大家都想买下这个电影。

光荣的愤怒剧照

FIRST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很多。

《八月》拿了金马奖最佳影片。

光荣的愤怒剧照

《北方一片苍茫》(原名《小寡妇成仙记》)走出国门,获得了鹿特丹国际电影节金虎奖。

光荣的愤怒剧照

在人人哀叹第六代导演后继无人的时候,“First系导演”悄悄崛起。

不过,这样蓬勃的势头不知还会持续多久。

不是因为人才贫瘠,而是因为一直处于半公益状态FIRST到现在还是处于亏损状态。

不似欧洲三大电影节有稳定的政府资金和长期的赞助商支持。

FIRST大多情况下都是自负盈亏。

2015年时,FIRST甚至还借了高利贷。

李子为总会把“今年可能是最后一届了”放在嘴边,这句话她说了13年。

光荣的愤怒剧照

FIRST青年电影展创始人李子为

李子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总会说:“你看,情况正在好转嘛,每年700万左右的开销。按理2013-2016四年我应该负债2800万,但现在只欠1000万,说明我们正在变好。”

这是一种独属于FRIST的乐观与无奈。

有人曾打趣地说,FIRST的特点就是两个,穷和打鸡血。

话糙理不糙。

始终处于资金不足状态的FIRST能坚持到现在靠的全是一帮对电影怀有赤诚之爱的人。

光荣的愤怒剧照

每年7月,许多志愿者会从全国各地赶来齐聚西宁。

他们有的是在校学生,有的是职场人,身份千差万别,经历完全不同。

没有金钱补助。

每天基本只能睡3个小时。

需要全天24小时待命状态,应对电影节的各种展映、媒体对接等工作。

如果你问他们在这里唯一的感受,他们都会说:累。

但你问他们为什么来这里,所有人的回答都会是一个字:爱。

光荣的愤怒剧照

@FIRST青年电影展志愿者

电影人在这里不受框框架架打扰。

上一秒在台上谈论电影,下一秒就和影评人跑去街边撸串。

不仅如此,明星们也参与到其中。

快要迈入耄耋之年的谢飞导演每年坚持去FIRST逛一逛。

陈坤将自己代言的手表品牌商介绍给FIRST,成为赞助商。

光荣的愤怒剧照

陈坤担任第十届FIRST青年电影展大使

这里真的是中国电影的天堂。

所有人齐心协力,希望这个影展可以更长久的走下去。

杨巍曾说“如果影展的独立性需要被保护和坚持,我们宁可选择永远不赚钱,我会始终坚持支持。”

现如今,能够说出如此“傻话”的也就只有FIRST了。

他们维护这里,坚守这里,

他们知道独立影展这条路,荆棘遍地,也知道现今的电影环境不容乐观。

光荣的愤怒剧照

就像李子为说的那样:“在FIRST,理想的坚守,对抗死亡的准备,时刻共存,后者是清醒地审度,而前者才是FIRST走到今天的实际支撑。”

在FIRST,这个最接近天空的影展,他们依旧保持一种遗世独立。

这里只有电影和爱电影的人。

也正是因为他们,中国电影的希望还在。

参考资料:

1.西宁FIRST青年电影展官方网站

2.《“这个电影节的惊喜就是华语电影界的惊喜”,它的创办者11年来都经历过什么?》 For 好奇心研究所

3.《FIRST蜕变:王家卫捧场,阿里赞助,独立电影节能否成为一门好生意?》 For 娱乐资本论

4.《李子为:First影展坚持十年全靠“死磕”》 For 新京报

5.《“FIRST系导演”之思:我们需要下一个文牧野吗?》 For 娱理

光荣的愤怒剧照

为这群爱电影的“傻瓜”

点个“在看”吧


二维码

手机迅雷、QQ、浏览器扫码,下载到手机

展开全文
影探

粉丝 0

这个人太懒,还没有填写个人简介

相关电影

光荣的愤怒

类型:剧情

上映:2006-06-21

分享

评论

(0)

迅雷客户端内打开,可实时收取评论和私信 去下载

  • 全部评论
  • 最新评论
  • 最热评论
      ffffffff16183353768463441d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