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雷电影
经典影视作品

最好的华语片,在柏林

评《 经典影视作品

2016-01-25 18:56发布

1183

编辑

欧洲三大电影节,是艺术电影的圣地,而每年年初开幕的柏林国际电影节,以鼓励政治性强的影片而著称,这里是西方世界最早借电影了解中国的窗口,也是华语艺术电影的福地。

第69届柏林国际电影节已于今日开幕,本届柏林国际电影节上,将会有多达14部中国电影“出征”。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一秒钟》剧照

包括入围主竞赛的《一秒钟》(张艺谋)、《地久天长》(王小帅)、《恐龙蛋》(王全安),入围全景单元的《风中有朵雨做的云》(娄烨)、《再见,南屏晚钟》(相梓),以及新生代单元的《少年的你》(曾国祥)、《过春天》(白雪)、《第一次的离别》(王丽娜)等等。

近40年来大量华语片有机会在柏林展映,更有不少影片得到奖项的垂青。今天,时光君就为你盘点,华语电影的柏林“征战史”。

80年代

内地电影国际首露脸 张艺谋《红高粱》一鸣惊人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柏林国际电影节对华语片最为友好,但背后也有复杂的历史原因。

从上世纪80年代初开始,中国内地改革开放,第五代导演登上了历史舞台,他们有机会吸收过去几十年来外国电影运动的艺术氧份,还拥有前所未有的创作自由。

那时候的中国电影工业还不成熟,有资质有实力拍摄电影的只有六大国有电影制片厂,拍摄影片的题材也都较为严肃,没有太多商业压力,新导演们需要考量的,更多是艺术和创作层面的东西,乘着时代东风,借着一批新人的崛起,国产电影的艺术水准走上全新高峰。

而此时的中国台湾和香港,也正在经历着各自的电影革命,台湾新电影运动和香港新浪潮运动风起云涌,两岸三地的电影人,共同将80年代的华语电影带向巅峰。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燕归来》剧照很有时代气息

作品有了艺术质量的提升,中国与西方关系明显缓和,于是,柏林电影节向中国电影抛出了橄榄枝。

1981年第31届柏林国际电影节上,傅敬恭导演的作品《燕归来》入围柏林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成为首部入围欧洲三大电影节主竞赛单元的内地电影,创造了历史。

这部影片的故事涉及当年反右运动对下一代人造成的伤害,用人物境遇表现历史和政治的构思很符合柏林电影节的胃口。

多提一句,此前也有一部华语电影入围过柏林电影节主竞赛单元。早在1957,从大陆来到香港的严俊导演拍摄了作品《亡魂谷》,入围第7届柏林影节主竞赛单元。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三个和尚》法国版海报

然而第一部在柏林大放异彩的华语电影却是动画短片《三个和尚》!没错,就是那部路人皆知,三个和尚没水喝的国产动画。

这部只有20分钟的动画短片在1982年第32届柏林国际电影节上入围短片竞赛单元,三个和尚没水喝的故事征服评委,获得当届短片竞赛单元最佳编剧银熊奖,成为第一部抱走小熊奖杯的国产电影。 

华语电影真正征服柏林,要等到六年以后张艺谋和他的《红高粱》横空出世。

在这之前,也有几部华语电影入围过主竞赛单元,包括胡炳榴导演的“田园三部曲”首部《乡情》(第32届)和徐雷导演的《陌生的朋友》(第33届),后者还得到“特别提及”,是三大电影节上类似安慰奖、鼓励奖的性质。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此外香港导演方育平的名作《半边人》和内地导演文彦的《血,总是热的》一同入围了第34届柏林电影节主竞赛单元,华语电影逐渐在柏林扎下了根。

1988年,张艺谋带着巩俐、姜文,带着他的导演处子作《红高粱》来到了柏林,影片意料之外地击败了《月色撩人》《女政委》等名片,一举拿下金熊大奖,成为首部登顶三大电影节最高奖的华语电影,张艺谋出道即巅峰,之后成为近40年来最重要的中国内地导演,这就是后话了。

之后一年,另一位第五代导演吴子牛的作品《晚钟》入围柏林主竞赛单元,这部抗日题材电影得到仅次于金熊奖的二奖评审团奖,华语片的光辉持续照耀着柏林。

90年代

华语片成柏林常备军 每年都有影片入围主竞赛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90年代是截至目前,华语电影在柏林最辉煌的年代,在这十年期间,每年都有至少一部华语电影入围主竞赛单元,1995年第44届柏林电影节上,更是有多达五部影片入围主竞赛,创造历史,想想三分之一的主竞赛电影都说着汉语和粤语的场景,确实堪称盛世。

1990年最重要的华语电影可能就是谢飞导演、姜文主演的那部《本命年》,影片表现了小人物在大时代的徘徊,得到了柏林电影节的认可,不仅入围主竞赛单元,还获得杰出艺术成就银熊奖(相当于最佳摄影)。

要知道当届和《本命年》竞争的,包括后来的奥斯卡最佳影片《为黛西小姐开车》,捷克新浪潮大师伊利·曼佐的代表作《失翼灵雀》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91年和92年,分别有田壮壮的《大太监李莲英》和关锦鹏的《阮玲玉》,而1993年,注定是华语电影在柏林的又一次巅峰。

1993年,谢飞导演带着新作《香魂女》再次来到柏林,而他的对手也有一位华人面孔,这位“新人”此前只拍摄过一部作品,第二部作品便得到了柏林电影节的邀请,影片的名字叫做《喜宴》,这位导演叫做李安。

两位华语片导演正面交锋,双方却难分高下,当时的评委会里还坐着张艺谋,评委们十分中意两部华语影片,竞争十分激烈。

三大电影节的获奖由评委会的评审们投票决定,所以每个人的一票都十分关键。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李安拿到金熊奖,人生从此改变

当时,《喜宴》的制片人徐立功和导演李安每天都在餐馆里和张艺谋碰面拉票,说服了张艺谋为《喜宴》投下关键一票,最终《喜宴》《香魂女》两部影片票数相当,评委会决定同时授予两部影片最佳影片金熊奖,从此李安导演蜚声国际影坛。

之后华语电影在柏林电影节显然更受关注,一年后吴子牛导演的《火狐》来到这里,也得到了特别提及的鼓励,而1995年,两岸三地的电影齐聚柏林。

香港方面,许鞍华的《女人四十》,梁本熙的《归土》,台湾地区与大陆、香港合拍的《红玫瑰和白玫瑰》,大陆导演李少红的《红粉》,何平的《日光峡谷》均入围主竞赛单元,华语片在这里风头正劲。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蔡明亮的《河流》

1996年严浩导演的《太阳有耳》和杨德昌导演的《麻将》都来到了柏林,前者得到了颇具分量的最佳导演大奖和费比西奖(影评人的独立奖项),而后者最终得到了时间的认可,是杨德昌导演的代表作之一。

97和98年同样是华语片在柏林大放异彩的两年,97年两岸三地共有四部影片在这里汇合,包括尔冬升的《色情男女》,严浩的《我爱厨房》,蔡明亮的《河流》,黄建新、杨亚洲共同指导的《埋伏》

而一年之后,陈冲的《天浴》,林正盛的《放浪》,关锦鹏的《愈快乐愈堕落》也同时入围,这两年虽然没有太多奖项的认可,但这么多提名本身,就是对华语电影的一种褒奖。

21世纪

新一代导演登上舞台 两夺金熊大奖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进入新世纪,华语片继续保持在柏林电影节的强势姿态,虽然偶有几年掉队,无影片入围主竞赛单元,但总体来看,这里依然是华语艺术电影最为包容。

可以说,过去十几年来,两岸三地最好的艺术片导演,都有作品在这里追逐小金熊。

首先是2000年的《我的父亲母亲》,张艺谋在威尼斯电影节得到认可后又回到了发迹的柏林电影节,回到起点的张艺谋也不负众望,凭借本片拿下了评审团奖。

那一年同时入围的,还有再次来到柏林的关锦鹏导演,他的新作《有时跳舞》也角逐了金熊奖的争夺。

一年之后,第六代导演带着他们的作品登上国际舞台,王小帅的现实主义电影《十七岁的单车》在这里让西方世界见识到了当下中国普通人的生活状态,评审团奖也连续第二年颁给了华语电影,两位主演李滨、崔林还获得新秀奖的肯定,当然影片中给笔者留下最深刻印象的还是高圆圆。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盲井》中的王宝强

下一个值得一提的年份是2003年,那年张艺谋的《英雄》和李杨的《盲井》一同入围,前者让我们看到了张艺谋电影风格的转变,对类型化叙事和宏大历史题材的兴趣,而后者却依然延续第六代导演对当下底层人民现实生活的关注,得到杰出艺术成就银熊奖的肯定。

此后的今年里,张艾嘉、顾长卫、彭浩翔、王全安、李玉、杜琪峰、娄烨甚至陈凯歌等最顶尖的华语电影导演都有作品得到柏林电影节的赏识,顾长卫的《孔雀》还得到了评审团奖,但最值得一提的还是王全安,他俨然已经成为柏林电影节的嫡系。

《图雅的婚事》《团圆》《白鹿原》三度入围主竞赛单元,《图雅的婚事》获得金熊奖的肯定,《团圆》获得最佳编剧,而口碑平平的《白鹿原》也获得杰出艺术成就银熊奖。这不,他的新片《恐龙蛋》已经确定第四度入围了。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王全安

华语电影岂止在柏林取得的最后辉煌,是2014年。那年三部华语片《无人区》《推拿》《白日焰火》围剿柏林电影节,最终刁亦男意外摘得金熊大奖。

那年的主竞赛影片竞争力十足,包括韦斯·安得森的巅峰作品《布达佩斯大饭店》,左岸派大师阿伦·雷乃的遗作《纵情一曲》,理查德·林克莱特的《少年时代》,山田洋次的《小小的家》《白日焰火》能拿大奖,实属不易。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白日焰火》,截至目前最后的辉煌

2016年《长江图》拿下杰出艺术成就奖,是华语片在这里最后一次拿到重要奖项。38年来,共有55部华语电影入围过柏林电影节主竞赛单元,五次斩获金熊大奖,不夸张的说,柏林电影节提高了一大批华语电影和导演的国际声誉,见证着华语艺术片的成长。

更多关于第69届柏林电影节的相关消息,请持续关注我们为大家带来的“柏林中国年”特别报道。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点击“阅读原文”参加影评大赛 >>2019春节好时光

展开全文
Mtime时光网

粉丝 0

这个人太懒,还没有填写个人简介

分享

评论

(0)

迅雷客户端内打开,可实时收取评论和私信 去下载

  • 全部评论
  • 最新评论
  • 最热评论
      ffffffff15759276818362518d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