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雷电影
经典影视作品

迈克尔·基顿星河沉浮30年 从蝙蝠侠到鸟人

评《 经典影视作品

2016-02-06 20:21发布

994

编辑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鸟人》中的过气明星想重拾往日辉煌很艰难,戏外的迈克尔·基顿却办到了

时光网特稿 2014年对于63岁的迈克尔·基顿而言大抵是一个神奇的年份。停滞了25年的演艺事业因为一部独立电影《鸟人》而咸鱼翻生,各种奖项从威尼斯电影节一路拿到美国金球奖。虽然与奥斯卡影帝失之交臂,但纷至沓来的片约已让“片荒”多年的迈克尔·基顿挑花了眼。这就是好莱坞,世间最最跟红顶白,却又现实到可爱的所在。

这个颁奖季的各大颁奖礼上,基顿一遍又一遍的说起自己的生平,感谢着剧组从导演到同僚。作为家中七个孩子中最小的一个,家人从未阻止他追寻自己梦想的脚步。最开始喜欢上表演始于他七八岁的时候。某次在课堂上犯错被老师批评之后,老师的惩罚是要求他当众唱歌来娱乐大家。那时候的基顿对于这种群体性的关注感到惶恐,和大多数人一样。“我觉得挺怪的,有的人喜欢哗众取宠,但我真的不喜欢被过多关注,我现在依然清楚地记得,被老师叫起来的瞬间,我的脸红得像番茄”。但也是在那个瞬间,他想通了很多,“面对尴尬的最好办法就是享受它”。

他当时唱了“咩咩咩黑绵羊”,于是,整个课堂笑成了一团。表演拯救了年轻的基顿,也让他发现,在表演时自己似乎可以忘记被关注以及尴尬。于是在做过出租车司机和卖冰淇淋的小贩之后,基顿还是忘不了表演,进入了匹兹堡的一家电视台,开始了影视之路。20岁出头时他从相对落后的宾夕法尼亚搬到了好莱坞,并且以表演即兴脱口秀维持生计和拓展人脉,和很多明星一样,他也是从《周六夜现场》这档电视节目起步的。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迈克尔·基顿在63岁这年得到的,一部分是出于好运,而“一部分是我让它发生”。

成也蝙蝠侠,败也蝙蝠侠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迈克尔·基顿在1989年、1992年主演两部《蝙蝠侠》电影

不得不说,要想成名实力之外运气也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30岁出头的迈克尔·基顿迎来了自己的幸运,他进入了朗·霍华德的视野,并在1982年出演了其执导的喜剧电影《夜班》。第一次演主角就收获了巨大的成功,此后他接连出演了福斯公司的《家庭主夫》《宝贝福星》《打工好汉》等喜剧电影,成为了上世纪80年代人们耳熟能详的喜剧演员。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基顿的角色变化:《甲壳虫汁》《蝙蝠侠》《家庭主夫》

而后他很快遇到了命运的一次起伏,在演完蒂姆·波顿风格怪诞的《甲壳虫汁》之后的1989年,波顿得到了执导超级英雄大片《蝙蝠侠》的机会,基顿当仁不让成了男一号。不料影片空前受欢迎,在当年收获全球4.1亿美元的惊人票房,也让迈克尔·基顿以一个“还不错的喜剧演员”跻身成为好莱坞炙手可热的超级明星。在片中和基顿演对手戏的是奥斯卡影帝杰克·尼科尔森,而后他们成为了朋友。基顿在此后长期保留了神似尼科尔森的眉毛让人印象深刻。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上:与导演蒂姆·波顿;下:与好友杰克·尼科尔森(请注意他们的两对眉毛)

而这部《蝙蝠侠》能够打破漫画给人的幼稚观感,呈现出的黑暗、阴沉甚至有些抑郁的风格,就是基顿和波顿共同缔造的,首位“银幕蝙蝠侠”之称,迈克尔·基顿当之无愧。一直到2014年的热门喜剧《邻居大战》中,塞斯·罗根仍然在向扎克·埃夫隆扮演的小年轻说教:“现在的人说到蝙蝠侠想起的都是克里斯蒂安·贝尔,对于我而言,蝙蝠侠就是迈克尔·基顿!”1992年,基顿与蒂姆·波顿合作了续集《蝙蝠侠归来》。波顿让这部投资更加巨大的超级英雄大片更个人、更暗黑也更艺术化了,这相对削弱了电影的商业属性。相比前作,这个续集票房不佳,但也取得了2.6亿美元的成绩。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25年前也曾频频上封面

出品方华纳公司认为,导演波顿过于出位的个人风格影响了蝙蝠侠的商业价值,于是找来了乔·舒马赫执导下一部蝙蝠侠电影。当时的迈克尔·基顿对新导演和新片定位有所异议,放弃了在今天看来也仍然极具诱惑力的1500万美元的超高片酬,选择从“蝙蝠侠”第三部中退出。

乔·舒马赫执导的《蝙蝠侠》虽然于1995年和1997年分别拍摄了第三部和第四部,但是票房和口碑都远不如前作,华纳也就此搁置了这个DC最著名的英雄角色,一直到2005年克里斯托弗·诺兰和贝尔的合作,才让“蝙蝠侠”焕发生机。也正是从1992年开始,迈克尔·基顿的“不识时务”让他星路受阻,此后演出的影片接连票房惨败,基顿从此没落。

墨西哥人为何找他演《鸟人》

“蝙蝠侠”的烙印太耀眼,让远离了名利中心的迈克尔·基顿仍然受到这个头衔带来的影响。但也是因为这个角色,使得时隔25年之后,墨西哥导演亚利桑德罗·冈萨雷斯·伊纳里图在考虑开拍《鸟人》时,饰演男主人公里根·汤姆森的人选,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

“世界上只有极少数人有权利谈论这个(作为一个超级英雄扮演者的感受是什么),而迈克尔·基顿就是全球超级英雄角色的先锋,并对于这段经历有一定的时间沉淀和自己的视角。他的所知和经验会给电影注入强大的能量。”冈萨雷斯认为,迈克尔·基顿是不二人选,“我需要一个很罕见的既能驾驭戏剧又能驾驭喜剧的演员,没有迈克尔·基顿,我根本拍不了这部电影。这不是一个选择,而是别无选择,他就是我需要的人。”他认为基顿身上既有激情,又有着普通人的魅力,正好平衡主角里根性格里喜怒无常又极度自恋的那部分。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与导演亚利桑德罗·冈萨雷斯·伊纳里图在《鸟人》片场

导演回忆,当他们约好晚餐,讨论是否一起拍这部电影时,基顿对他说的第一句话是,“你是想取笑我吗?”两瓶酒后,他就帮基顿重拾了信心。不过,虽然连基顿本人最初都认为该片是在讽刺自己的个人经历,但他还是坚持灵感却来自于自己的生活。“当我在工作时,我心中的‘鸟人’,我的自我会变得很强大。它令我极度膨胀,30分钟后又会毁了我,简直就是一个暴君。这就是我的创作过程。向前走了两步,又向后退了三步,我喜欢这样。这就是为什么我要拍这部电影。”

虽然基顿本人表示,《鸟人》并没有太多涉及自己经历和映射,而是导演冈萨雷斯个人情绪的表达;而导演也对此进行了确认。但是很明显,从影评人到评委再到观众更乐意把两者联系到一起,而不论基顿是否承认,这反而成为了影片的加分项。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鸟人》中年过半百的里根·汤姆森(迈克尔·基顿 饰)曾经是风光一时的好莱坞动作明星,他所塑造的超级英雄“鸟人”家喻户晓。而今荣耀早成明日黄花,不甘寂寞的里根转战百老汇,试图通过将雷蒙德·卡佛的成名作《当我们谈论爱情的时候,我们谈论什么》改编成舞台剧重新赢得关注与尊重。无奈现实总和理想有太大的差距,剧组经费吃紧,糟糕的男主角被灯砸头,女儿萨米(艾玛·斯通 饰)刚从戒毒所出来,毒舌戏剧评论员箭在弦上蓄势待发,此外请来救场的好莱坞当红小生麦克·珊农(爱德华·诺顿 饰)乖戾张扬,屡屡染指篡改里根殚精竭虑打造的戏剧。在混乱的鼓点中,命运多舛的戏剧迎来了公演的重要时刻……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故事,但大量长镜头、精确走位、犀利台词以及魔幻的超现实主义表现手法给予了迈克尔·基顿展示自己演技的最好舞台。

“鸟人”只是他的一部分,绝非全部

20年前的里根出演超级英雄“鸟人”而成名,在人气最旺盛之际拒绝拍摄“鸟人”第四部转走文艺路线。20年后,里根早已过气,但大众对他的标签却依然是“鸟人”。虚荣和自负使得里根走不出昔日的辉煌面对惨淡的现实,自编自导自演的百老汇舞台剧成为他证明自己是艺术家的最后机会……这的确和迈克尔·基顿的人生轨迹相重合,但事实上基顿并没有远离表演。虽然在《鸟人》之前他最后一次担任主角的电影长片还要回溯到2008年,但从他的履历可以发现,他一直兢兢业业地工作着,从电视剧的配角到动画影片配角的配音,乃至于游戏的配音。他只是从大众的焦点中消失了,但其实从未离开过银幕。而这样的执着,注定了“鸟人”只是基顿的一部分,而绝非基顿的全部。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鸟人》中这场戏令人震撼,拍摄难度也很大

《鸟人》中有两场戏让人感触至深。一个是基顿在舞台上喊出“I am invisible(你们看不见我)!”。而另一个则是他赤身裸体走过纽约街头,大众纷纷簇拥而来拍照留念,高呼着:“Hey,birdman(嗨,鸟人)!

这些场景由始终摆脱不了“蝙蝠侠”过往的基顿本人来演绎,有种超越电影的真实。“鸟人”的迷失在于事业的困境与随之而来的家庭乱局,疲惫与安全感的缺乏贯穿始终。但基顿本人则说:《鸟人》来到他的生活中并非一场意外,一部分是出于好运,而“一部分是我让它发生”。在因《鸟人》东山再起之前,他工作上的试镜就已经开始变多,而家庭令他感到稳定。他的生活并不是里根那样。“但不能说我没有产生过与他同样的感受,尤其是在他成为超级英雄后的狂喜和随后持续的影响方面。”《鸟人》的确是一部令人无比疲倦、自我掏空的电影,“但它就是要让你表现出那种疲倦感”。

他承认,在这20多年里,他真的曾经一度厌恶过表演,“但这两年,我又忽然明白我该如何面对表演了”。和当年在学校里的经历一样,面对尴尬、解决尴尬、最终摆脱尴尬。“我享受出演《鸟人》时的疲倦感,而之后呢,我要摆脱这部电影,回到家里,跟自己说,完成应该做的事情,洗干净手休息。分清楚老兄,这里是家,而那里是我的工作”。一个平和淡然无欲无求的中年男人的心态跃然纸上,哪怕他没有成为新科奥斯卡影帝,也并没有改变这份时间流逝带来的沉稳——他早已不是25年前那个可以为了追求艺术而无视未来事业道路的人了。所以在迈克尔·基顿的未来时间表上,也已经列上了《骷髅岛》这样的大制作的名字,他对于现今的超级英雄们,并不像影片中的里根那样一味抗拒、嘲讽。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与爱德华·诺顿同场飙戏

《鸟人》中的表演使得基顿备受赞誉,但实际上他并非科班出身,而只是参加了一些表演课程的学习。但按照他的表演指导苏珊·巴特森的说法,基顿精通桑福德·麦斯纳(Sanford Meisner) ①、李·斯特拉斯伯格(Lee Strasberg)②、乌塔·哈根(Uta Hagen)③的表演方式。为了养家糊口,在连低质量的好莱坞电影都没得拍的时候,基顿也会做一些其它的事情,比如跟作家麦克奎因、NBC新闻主播汤姆·布罗考做一档电视节目,为户外频道表演钓鱼,甚至还为匹兹堡海盗队在ESPN上开了一个博客,当然还有为动画电影配音。这些经历或许是基顿在凭借《鸟人》二度翻红之后却仍然有条不紊地安排着自己的工作的原因——一切都和从前一样,只不过可选择的范围和机会更多了。

①美国著名演技导师。

②波兰裔美国美国导演,将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方法引入美国戏剧。

③德裔美国女演员和戏剧教师,二十世纪美国最受尊敬的舞台剧演员之一。

“鸟人”让他走出蝙蝠侠的阴影

“我觉得基顿已经习惯了,他并不会被这部电影周围的大吹大擂所影响。”导演冈萨雷斯如此形容基顿。而对于那些关于他将是本届奥斯卡影帝的言论,基顿回应道,“我怎么看待它?这里已经有了很多小鸡仔,也有很多刚孵化中的小鸡仔。”不管怎样,他用一个体育常用的比喻来形容,“我尽情享受,就像知道自己已经输了。”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与现年31岁的儿子肖恩·道格拉斯,其母卡洛琳·麦克威廉斯1990年与基顿离异

不过在得到金球奖影帝的奖杯时,迈克尔·基顿仍然忍不住激动到流泪。他说:“我记得曾经看到过这样的几句话,‘努力工作,不要放弃,要懂得感恩;不要抱怨,保持幽默,大声哭出来’。‘我叫迈克尔·道格拉斯(迈克尔·基顿的原名),我爸爸为了家庭做两份工作,我妈妈在医院当志愿者,我的六个兄弟姐妹也非常棒,他们都非常和善、友好。’这些话来自我的儿子肖恩。”从《蝙蝠侠》之后的这20来年,对于这个演员来说有多少艰辛和努力都尽在不言中。而迈克尔·基顿的“咸鱼翻身”也无疑是一个经典的美国励志故事。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历代蝙蝠侠饰演者

在凭借《鸟人》重新翻红之前,提到“蝙蝠侠”,人们首先想到的肯定是克里斯蒂安·贝尔或者其继任本·阿弗莱克。但当“鸟人”横扫颁奖季的时候,迈克尔·基顿这位“前前前任蝙蝠侠”终于又让媒体有了提问的兴趣。对于有关“哪位继任者更好”以及“是否嫉妒现在演蝙蝠侠的演员”等问题,基顿表示:“我不嫉妒他。想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是蝙蝠侠!我为自己当初所做的选择感到骄傲。蒂姆·波顿是我们当中的开路人,如果我的表演也能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我同样会感到非常荣幸。”

可以说,是“鸟人”让基顿走出了“蝙蝠侠”的阴影,再度正视这个角色带来的荣誉和光辉,可以以一种平常的心态来谈论“布鲁斯·韦恩”了。一切都在向好的方面发展。而蒂姆·波顿也在近日表示,在酝酿中的《甲壳虫汁2》中迈克尔·基顿将是不二主角,两人将有机会时隔多年之后再度合作。

好莱坞男星的中年危机代代相传避无可避,如何克服当然各有奇招。既有安东尼奥·班德拉斯这样选择离开好莱坞回到故乡的,也有史泰龙和施瓦辛格这样把经典旧作一部部拿出来卖卖情怀吃老本的。能做到米基·洛克那样视演艺前途为浮云,不求名不为利跑去打拳击的毕竟是少数。而像连姆·尼森和马修·麦康纳这样成功战胜中年危机再创辉煌的就更少了——当然迈克尔·基顿现在成为了这群成功者中的一员。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鸟人”海报(左)和戏仿的“蝙蝠侠”海报,代表着基顿两度攀高的职业声望

曾经辉煌而后窘迫的人生之路,混迹在好莱坞的人或多或少都经历过。再对照一下超级英雄大片近年来出一部火一部,让一个无名小辈一炮而红的大背景,迈克尔·基顿和《鸟人》的大热难免有些“物伤其类”和“适逢其时”的意味。但其实就好像《鸟人》中的点睛句子:“The unexpected virtue of ignorance”(无知得来的意外之美)——在影片中,或许是主角里根打掉鼻子那充满“诚意”的一枪;在影片外,或许是迈克尔·基顿在沉寂了25年之后重新迎来的春天。谁知道呢?人生就是这样充满戏剧与惊喜,不到最后一刻也无法盖棺定论,只要你从不放弃。

展开全文
Mtime时光网

粉丝 0

这个人太懒,还没有填写个人简介

分享

评论

(0)

迅雷客户端内打开,可实时收取评论和私信 去下载

  • 全部评论
  • 最新评论
  • 最热评论
      ffffffff15763075577407956d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