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雷电影
经典影视作品

贾樟柯用20年时间,打造了自己的电影宇宙

评《 经典影视作品

2016-05-12 15:40发布

473

编辑

贾樟柯的新片《江湖儿女》9月21日刚刚上映,不知道大家看了没?这部新片几乎集合了贾樟柯电影中常用的符号系统,并完成了他不同影片之间微妙的联系。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贾樟柯通过这些符号,树立了自己独特的影像风格和“电影宇宙”。《江湖儿女》被称为是贾樟柯从影20年来的集大成之作,影迷们仿佛跟着做一场“寻找贾樟柯”的游戏。

在新片中,御用女主角赵涛串起“贾樟柯宇宙”,深挖新片主角斌斌&巧巧的前世今生,原来不止女主角“巧巧”和前作造型相似,连“斌哥”都至少穿越了三部电影,原型是位有枪的江湖大哥,而独爱国标舞的“二勇哥”, 是从《任逍遥》中穿越而来。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贾导的电影中充满流行音乐串烧和荒腔走板的歌唱,赵涛的独舞和“迪厅小王子”贾科长真的很搭!每部电影都会出现的火车和站台元素,以及反复强调的UFO到底代表了什么?矿工韩三明、“梁子”梁景东和“小武”王宏伟,三张扔在人堆里找不到的大众面孔,构成了“贾樟柯宇宙”独有的角色密码。


(剧透提示:下文包含大量剧透,请看片后阅读)

御用女主角赵涛串起“贾樟柯宇宙”
巧巧造型呼应《任逍遥》《三峡好人》

电影导演都得有一张属于自己电影的“脸”,这张脸成为他作品的封面,以及符号性的表达。而贾樟柯电影的那张“脸”,毫无疑问属于赵涛。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贾樟柯作品《站台》《任逍遥》《世界》《三峡好人》《天注定》中的赵涛

赵涛的演员生涯几乎是和贾樟柯绑定的。当初贾樟柯为了筹备《站台》到太原师范学院挑选女主角的人选,本想选择学生,但最终却一眼挑中了舞蹈老师赵涛。

2000年,赵涛以尹瑞娟的角色出现在了《站台》中。从此一拍即合,随后在十多年间,两人的关系也由御用搭档,变成了夫妻。从此在贾樟柯的电影中,便有了铁打的女主角赵涛,和流水的男主角。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左上和右上分别是《任逍遥》《三峡好人》,左下和右下是《江湖儿女》

《江湖儿女》中,赵涛挑大梁出演女主角“巧巧”一角,她在新片第一段中的造型和《任逍遥》中的“巧巧”非常相似,黑色肚兜绣上一只蝴蝶,配上鲜红色透明的外套,再加上波波头的造型,还有手上同款的巨大蓝色假戒指,十足是大哥身边最抢眼的小妹。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任逍遥》中的赵涛

而在《江湖儿女》第二段故事中,“巧巧”又换成了《三峡好人》中“沈红”寻找丈夫时的造型,三峡地区气候炎热,淡黄色的衬衫总是汗涔涔的,这身充满中年妇女感的look虽然有点土,但和巧巧刚服刑五年后出狱的状态很是符合。

赵涛回忆说,“记得当时拍《任逍遥》的时候,我们提前到大同每天都在大街上坐着看那些年轻人走来走去。当时我眼前都是五颜六色的颜色,那些年轻人经常会戴黄颜色的或者蓝颜色的头套,穿那种饱和度特别强的衣服,而且是透明的。所以我非常理解导演为什么要选择巧巧那一身行头,因为那身太有代表性了,这次也是服装老师按照《任逍遥》里面的造型重新做的。”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不过在贾樟柯眼里,“《江湖儿女》里的巧巧完全是独立的一个角色。”只是因为他在参考当年素材的时候,看到了《任逍遥》里面的巧巧和斌哥,就顺手让新片人物的名字也沿用了下来。“我觉得名字太不重要了,张三、李四都可以,所以写惯了斌斌,写惯了巧巧,就还让他们用这个名字,人物造型也用了当时的造型”。

深挖斌斌&巧巧的前世今生 

斌哥原来一直都有枪?

虽说《江湖儿女》里的巧巧和斌斌是完全独立的角色,但是小编还是发现了“斌哥”在贾樟柯电影里隐秘的前世今生,他或许起源于《任逍遥》中的“乔三”一角。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任逍遥》中的大哥“乔三”,和巧巧贴身蹦迪,掉下一把枪

《任逍遥》中的巧巧,是蒙古王酒的卖酒女,她和街头混混大哥“乔三”关系密切,身边还有一个年轻的追求者小济。这部电影中的斌斌是小济的好兄弟,斌斌是个社会闲散青年,喜欢上一个要去北京学国际贸易的高中生,也曾帮助小济追求巧巧,但斌斌和巧巧在《任逍遥》中并没有感情戏,互动也不多。

《任逍遥》中“乔三”的扮演者叫李竹斌,乔三是巧巧的启蒙者,他穿着干练的深蓝色衬衫,腋下夹着一个包,包里总能掏出来一沓子人民币,是当地混混中的高段位老大,和《江湖儿女》中廖凡的“大哥”设定非常像。

《任逍遥》中乔三和巧巧有一段迪厅蹦迪的戏份,巧合的是,“乔三”和廖凡一样,都是蹦着蹦着从腰间掉出一把枪,落在迪厅的地上,并且被巧巧看见。也因为这把枪,电影又展开了种种故事。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三峡好人》里赵涛苦苦寻找的丈夫斌哥,与《山河故人》里帮张译找枪的斌哥,都是由李竹斌扮演

李竹斌不仅演过《任逍遥》里的乔三,他还是《三峡好人》里的赵涛一直寻找的丈夫“斌斌”,两人一前一后来到江边。路过一座未完工的大桥底下,桥上的人伴着电影《待到满山红叶时》插曲跳舞,在乱石旁边,两人也和着节拍起舞,随后两人摊牌离婚。在《山河故人》里,李竹斌再次饰演“斌哥”,张译饰演的张晋生老板说,“斌哥给我办个事,给我弄杆枪”,张晋生想收拾一下情敌梁子。

原来在贾樟柯的电影里,“斌哥”的设定通常都是位有枪的大哥,最少也是腋下夹着包,负责拆迁的老大。不负责任地猜测一下,难道是因为演员叫李竹斌,所以贾导就顺便让他演的角色叫斌斌了?

流行音乐和荒腔走板的歌唱
 “贾科长”特别痴迷叶倩文 

贾樟柯的电影堪称是一部当代流行音乐简史,他经常会安排一位演员,荒腔走板地演唱流行歌曲,就像你我身边每一个普通人,随口唱出的生活百态。最近两年“贾科长”痴迷叶倩文,她的抒情老歌,经常作为影片的画龙点睛之笔。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小武》中歌曲的《天空》,任逍遥中歌曲《任逍遥》《三峡好人》中歌曲《酒干倘卖无》

《小武》中,《心雨》《天空》《霸王别姬》等流行歌曲为失去话语权的小武发声,病中的梅梅为小武唱了王菲的《天空》,有种超越混乱尘世之上虚的美,就像他俩的爱情。 

到了《站台》《任逍遥》,贾樟柯干脆用一首流行歌名来命名影片。“长长的站台,漫长的等待……我的心在等待,永远在等待”。《任逍遥》的片名就是因为当时贾樟柯观察到一个有趣的现象,这首任贤齐的歌在大城市里的传唱度并不高,但却是小城青年们的最爱,尤其是那句歌词“英雄不怕出身太单薄”,和片中两位19岁少年的人生轨迹暗暗吻合。

《三峡好人》中,贾樟柯对流行音乐玩转得更加熟练,从《上海滩》的主题曲《浪奔浪流》、苏芮的《酒干倘卖无》、甘萍的《潮湿的心》,到当时最红的《两只蝴蝶》《老鼠爱大米》。这些不同时代不同风格的歌曲糅杂在一起,就像一幅复杂斑驳的浮世绘画卷。

《山河故人》里,有两首插曲最为关键——宠物店男孩Pet Shop Boys的《Go West》和叶倩文的《珍重》。贾樟柯对这两首歌有很深的感情,对他来说,《Go West》是迪厅文化的产物,《珍重》是录像厅文化的产物。在影片的开头和结尾,赵涛伴随着《Go West》的节奏起舞,用一首歌讲完了人的一生。

《山河故人》叶倩文《珍重》插曲

到了最近的这部《江湖儿女》,贾樟柯用了叶倩文的《浅醉一生》,讲述江湖故事中的“情与义”。又让赵涛跟着当地歌舞团,用一首简单粗暴的《有多少爱可以重来》,唱出片中巧巧的的复杂心事。

除了上世纪末的华语劲歌金曲,“The Village People”乐队的《YMCA》也作为蹦迪专用舞曲出现了好多次。既然贾导已经在    《山河故人》里用过《Go West》了,那在《江湖儿女》里就用《YMCA》吧。

赵涛的独舞和“迪厅小王子”更配!

“二勇哥” 从《任逍遥》中穿越而来

贾科长在电影里对舞蹈一直有种异乎寻常的偏爱,他自己以前号称“迪厅小王子”,据说一夜要换三个迪厅蹦迪。而赵涛在当演员之前,从小学习中国古典舞蹈,曾考入北京舞蹈学院民间舞系,毕业后还在太原师范学院担任舞蹈教师。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赵涛在《任逍遥》《山河故人》《江湖儿女》里跳舞

舞蹈是贾樟柯作品中反复出现也特别擅长的表达方式,他作为“宠妻狂魔”,经常会在电影里给老婆开小灶,赵涛的独舞镜头着实不少。

《站台》中的赵涛饰演的尹瑞娟在面临人生抉择的前夜,一个人在狭窄的房间里随着苏芮《是否》的歌声慢慢起舞。在《任逍遥》《世界》中赵涛的身份分别是歌舞团的赵巧巧和小桃,舞蹈成为她的表演和工作。《任逍遥》中赵涛身穿大红色演出服,为了卖出“蒙古王酒”,她伴着腾格尔的歌声跳了一段蒙古舞。

《三峡好人》中,赵涛和“斌斌”在挑明离婚之前起舞,伤感中充满最后的温情。在《江湖儿女》中,赵涛的蹦迪舞步分外飒爽,她一边跳一边扭头错身看向廖凡,这和她曾经和张译跳的那段几乎一模一样。《山河故人》的结尾处,老年赵涛在空荡荡的雪中,一个人孤独跳起了《GO WEST》,令人唏嘘感慨。

贾导热爱跳舞,又热爱展现迪厅文化,这是因为当时年轻人都爱去这个地方,而且迪厅还是人们去约会、聚会的地方,江湖里的人们也会在那儿做交易,清账。

《江湖儿女》里低调的江湖大哥“二勇”也爱舞蹈,他告诉斌斌现在自己只有两大爱好:一个是看《动物世界》,另一个是看国标舞。随后在迪厅里,两位舞者用大胆一段热辣大胆的国标舞惊呆众人。后来“二勇”在意外离世后,斌斌甚至不忘安排人在他的葬礼安排跳一段国标舞,兄弟做到这个份儿上,真是仗义。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任逍遥》结尾让斌斌唱歌的警察,就是在《江湖儿女》里握着斌哥的手,一起看国标舞的“二勇哥”

爱国标舞爱到棺材里的“二勇哥”,可能是从《站台》穿越来的。在《站台》里有个小配角也叫二勇,文工团解散后,他就脱离大部队去做小买卖了。而这位扮演“二勇哥”的演员,曾在电影《任逍遥》里演过最后让斌斌唱歌的警察,还演过《天注定》里的村会计。 

火车&站台上的人生百态
反复出现的UFO 到底意味着什么?

没有在火车和站台上的戏,怎么能说是贾樟柯的电影?

对于生于1970年、在山西省汾阳小城长大的贾樟柯来说,火车是通往外面世界的工具。《站台》的片名就来自于火车,火车的符号充满整部电影。《任逍遥》中,斌斌和女朋友在车站相约,斌斌给即将去北京大学的女友,借钱买了一部最新款的手机,两人虽然相对而坐,但距离却像相隔万里。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山河故人》《江湖儿女》里的火车&站台

《山河故人》中,孤身去看望老友的赵涛父亲,在火车站猝然驾鹤西游,正巧几位大师路过,现场渡难往生。她的儿子到乐从上海坐飞机来汾阳,赵涛坚持母子一起坐绿皮火车回去,因为车越慢,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越长。

《江湖儿女》里,赵涛饰演的巧巧坐着绿皮火车来到新疆,又坐着高铁回到了山西太原。徐峥演的江湖骗子在火车上对周围人说,就应该坐慢车,看看大好河山,慢慢看,慢慢品。

徐峥在火车上用一段关于UFO的高谈阔论,赢得了赵涛的信任,这个刚刚刑满释放的女主角,忽然对遥远的新疆和未知的情感涌起冲动,以一瓶水作为桥梁,两个人在站台上牵起手。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三峡好人》中赵涛看到UFO飞走

UFO在贾樟柯的电影中出现了两次,第一次是2006年的《三峡好人》里面,赵涛抬头看到了一个UFO,矿工韩三明也看到了一个UFO。贾导这样解释,“在那个时候的UFO对我来说是超现实主义的、是魔幻的。

因为我那时来到三峡拆迁的奉节县城,这个拥有三千年历史的地方已经夷为平地,我觉得在中国现实里面超现实的部分让我触目惊心,这启发了我在《三峡好人》里塑造这种超现实的部分。”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江湖儿女》中巧巧看到了UFO

到了《江湖儿女》,贾樟柯却觉得UFO代表了现实。“因为巧巧在跟廖凡分手之后,在火车上遇到了徐峥,这是她生活的另一种可能性,她或许可以开始一段崭新的生活,但是她没有。

在这之前,无论是赵涛还是廖凡,他们都在密集的的人际关系里面生存。比如说有兄弟之间、有情人之间、有父女之间、有小姐妹之间的各种关系。但是当赵涛下了火车之后,她只有一个人。这是全片电影主人公唯一不处在人际关系中的时刻,也是她最孤独最绝望的时刻。写到这儿,我觉得或许应该让她看到一个生命的奇迹,一个我们常人看不到的一个奇迹,就写出了她看到UFO这一幕。”

除了火车,摩托车作为小县城里最普遍的交通工具,也几乎出现在了贾樟柯的每一部作品中。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任逍遥》中小济骑摩托带着巧巧

《站台》中尹瑞娟骑着摩托车穿着税务局的制服去上班,向生活妥协的她变得泯然众人;《任逍遥》中小济开着破旧的摩托,载着巧巧奔驰在空旷的马路上,宣泄着压抑的情感。《山河故人》中,梁子载着涛穿过热闹的人群,而后来涛骑着摩托车给梁子送结婚请柬,一来一往间,三角恋的胜负已分。

贾科长电影中执着的山西方言
穿插旧拍摄素材 纪录社会热点

在贾樟柯的每部作品,你都会毫无意外地听到山西方言。从《小武》《站台》里的汾阳话,到《任逍遥》里的大同话,《三峡好人》中赵涛饰演从太原到三峡库区寻找丈夫的女护士,说的是一口地道的太原话……

对于从贾樟柯来说,运用方言几乎是必然的选择,因为“用方言进行表演能增加影片里的现实氛围,也能让非职业演员的表演放松自如。因为在那个小县城的日常生活里,人们很少会用标准的普通话来跟别人进行交流。”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任逍遥》中巧巧从矿区宿舍走到车站,披着衣服遮阳,然后坐到公交车上靠窗的位置,和《江湖儿女》里如出一辙

贾樟柯的新片里,他经常会穿插加入多年前的拍摄素材。他从2001年开始有第一台DV,大概在2001年到2010年中间,他在业余时间拍故事片之余,也经常会一个人出去拍东西,那些还没有剪辑的素材,给他提供了不少新的灵感。

《江湖儿女》里用到了三段从前的素材,一段是开场的那个公共汽车,车上的画面是2001年用DV拍的,还有一段就是在迪厅跳舞时,突然转到大街上有很多中年女性在跳舞,那是那个年代拍的。(小编还依稀在这段的跳舞人群里看到了《任逍遥》中的小济和斌斌)。还有一段是影片后半段,赵涛在奉节一个人在听《有多少爱可以重来》,舞台上是2001年拍的素材,舞台下是最近拍的画面。

贾樟柯对社会新闻和热点抱有浓厚的兴趣,他非常喜欢在电影里杂糅当时的社会新闻,充满强烈的时代气息。比如《小武》里的97严打,《任逍遥》中的WTO入世、申奥成功,《三峡好人》三峡大坝的建设和奉节县城的消失,在《山河故人》里也提到了马航MH370事故和反腐的新闻背景。

煤矿和山西深度绑定在一起,所以关于煤矿改革的情节,也成为贾樟柯作品中经常出现的片段。在《江湖儿女》中,赵涛饰演的巧巧,爸爸就是位矿工,还是一位喝高了汾酒就会痛斥腐败分子的老矿工。《任逍遥》中“巧巧”从矿区宿舍走到车站的那条路,还有那个破旧的车站,在《江湖儿女》中赵涛又重走了一次,连车站的细节都完全一样。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江湖儿女》巧巧从矿区宿舍走向车站

贾樟柯电影角色里的三张“大众脸”

矿工韩三明、“梁子”梁景东与“小武”王宏伟

提到“贾樟柯电影宇宙”,不得不提的还有三个经常出现的演员,“梁子”梁景东“矿工”韩三明和“小武”王宏伟。

贾樟柯在1993年考上北京电影学院的时候,梁景东正在那里的动画专业进修。一天晚上宿舍已经熄灯了,宿舍一群人正点着蜡烛在洗漱,梁景东端着一个脸盆在洗脚,一群人突然间即兴做了一系列的表演,梁景东从小学过画画,他出色地把一个画家表现了出来。当时在场的贾樟柯看到后大喜,“梁子,我要给你拍十部电影。”在场的人也就当成一个玩笑话过去了。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山河故人》里的梁子,饰演一位矿工

 “梁子”和贾樟柯是老乡,同样也是山西人,他现在是一位艺术设计的专业教师。梁景东做过不少幕后工作,他担任过《小武》《任逍遥》《世界》的美术设计, 2005年担任《三峡好人》的美术设计并获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

在贾樟柯的电影里,他演过《站台》里的张军,《山河故人》里张译的情敌“梁子”,还有2017年贾樟柯和金砖五国导演合作的新片《时间去哪儿了》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时间去哪儿了》梁景东与赵涛

除了梁景东,贾樟柯电影里另一位令人印象深刻的矿工,就是其貌不扬的韩三明。韩三明在《三峡好人》中是来自汾阳、忠厚老实的煤矿工人,前往奉节为寻十六年未见的前妻。

韩三明在《站台》是崔明亮的表弟,生活在乡下,为了生存,他与煤窑签订了生死合同,合同里写着每天可以挣十块钱,如果死在窑中能获得五百块钱的赔偿。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拿了影帝还想回去挖煤的贾樟柯表弟韩三明

韩三明在《山河故人》中饰演梁子的矿工工友,梁子染尘肺病返乡后本来想问他借钱看病,在饭桌上,韩三明说刚借了一笔钱要去北京办签证,准备去哈萨克斯坦的阿拉木图工作。

韩三明每次出现的角色形象都是煤矿工人,他本人其实是贾樟柯的表弟,真实职业就是个矿工,虽然经常被贾导叫来拍电影,但拍完电影后他又继续回山西挖煤。当得知自己凭借《三峡好人》当上第14届智利国际电影节影帝,韩三明曾经很另类地说:“影帝拿了也没用,我以后还是要挖煤。”

值得一提的是,韩三明在《三峡好人》中曾经给“小马哥”留过自己的电话号码,这个号码就是山西的电话号码,而且还注册了“韩三明”的同名微信。两年前曾有微博网友表示打通过这个电话,接电话的人正是韩三明本人,他寒暄了几句就挂了。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三峡好人》里韩三明的手机号确实来自山西吕梁,还可以通过此号查到他的微信

小编发现,目前仍可以通过这个电话号码搜索到韩三明的微信号,备注上写明“微信上人满了,可加微博。”为了不打扰到他的真实生活,小编就不放电话了,建议大家可以加微博“韩三明的小窝”围观。

 “小武”王宏伟也是贾樟柯电影里的标志性人物。他是贾导在北京电影学院的同学,从《小山回家》的王小山开始,到《小武》中的小武到《站台》中的崔明亮,王宏伟曾是“贾式宇宙”的绝对主角。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王宏伟、贾樟柯和赵涛

后来他客串过多部贾樟柯的电影,包括在《任逍遥》中客串小武、在《世界》里客串成太生老家的朋友三来、在《三峡好人》里客串沈红丈夫郭斌的战友王东明、《天注定》里客串按摩房的客人等等。

让我们以“小武”在《任逍遥》贡献的彩蛋作为文章的结尾吧,这也算是“贾科长”最初构建“电影宇宙”时的自我致敬。

“小武”王宏伟问在校园门口卖盗版碟的斌斌,“有《小武》没有?”“没有。”“《站台》呢?”“没有”。斌斌挑了一张《低俗小说》的碟给他,夹在小武藏着一把刀的皮包里。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点击小程序,答题赢大奖!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诗人"入围31届东京电影节主竞赛

展开全文
Mtime时光网

粉丝 0

这个人太懒,还没有填写个人简介

分享

评论

(0)

迅雷客户端内打开,可实时收取评论和私信 去下载

  • 全部评论
  • 最新评论
  • 最热评论
      ffffffff15765010110543461d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