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雷电影
经典影视作品

《小王子》的前世今生 70年童心依旧闪亮

评《 经典影视作品

2016-11-12 11:36发布

1941

编辑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去年是《小王子》的作者——法国飞行员安东尼·德·圣-埃克苏佩里失踪70周年。1944年,他驾驶着轻巧的莱特宁冲入万米荒凉的高空,从此再也没有回来。他神秘的失踪成为传奇,但却给后人留下了一部永不消失的著作《小王子》

薄薄的一本《小王子》,二战期间1943年先于美国出版,战后再由法国大出版社伽利马推向市场,获得了巨大成功,多年来共计1.45亿册的销量,作为最成功的法语出版物之一 。《小王子》自由浪漫、忧郁唯美的气质也带有明显的法式味道。这名一头金发,系着围巾,来自远方星球的孤独男孩,早已超越了儿童文学的范畴,成为法国文化中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法国人对于《小王子》的喜爱之深,最直观的表现莫过于居然把他印在了钞票上:通行欧元前的最后一版5法郎纸币,小王子和他心爱的玫瑰,作者安东·圣-埃克苏佩里和他的双翼飞机,赫然印在纸币的正反面。要知道,在其他国家的钱上印着的,可是最伟大的政治家和艺术巨匠,而法国人,却让一个虚构的卡通形象接替伏尔泰,担当其本民族的文化大使,其在民众心目中的地位可见一斑。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小王子》不仅是法国文学史上经典著作之一,也深受全世界的欢迎。这本书至今全球发行量已达五亿册,被翻译成243种语言,平均每三个月,就会有一个新的版本出现。 成为迄今为止世界上翻译及阅读量仅次于《圣经》的作品,甚至被誉为“人类有史以来最佳读物”。无数的读者透过小王子天真烂漫、直率与无边无际的想象力,对照了成年人的虚妄、自私与想象力枯竭的悲哀,重新拾回人类生命中最宝贵的价值与意义。

如此具有民众基础的IP,迟早会被改编成其他媒介产品,迄今为止,全世界关于《小王子》的改编和延伸作品包括连环画、电影、广播剧、动画片、音乐剧等超过三十多种。

广播剧&舞台剧

1954年,《小王子》被改编成童话剧,法国著名演员杰拉尔·菲利普和乔治·普如利的配音,让战后出生的孩子们第一次听到了飞行员与小王子的声音,之后法国人、德国人、加拿大人又出了六个版本此类童话剧。直到1996年,魁北克的听众们还能在加拿大电台里听到一个101分钟的《小王子》睡前故事,其中既有飞行员与小王子的娓娓道来,又有旋律优美的背景音乐,让人带着对沙漠和小小星球的浮想联翩进入梦乡。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舞台剧也对《小王子》青睐有加,从1964年到2014年,全世界一共诞生了九个版本的《小王子》剧场作品。其中让全世界观众最耳熟能详的音乐来自于2002年的音乐剧版《小王子》。这部由著名音乐人理查德·柯西昂特创作的音乐剧一诞生就备受好评,旋律优美,歌词清新。48首曲目琅琅上口,既有可唱性,又与原作中的情绪和背景相吻合,弥漫着一种淡淡的诗意和哀婉。其中如《既然你是我的玫瑰》《奉献》已成香颂(Chanson)金曲。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小王子》音乐剧的舞台非常梦幻 柯西昂版音乐剧的服装、布景和舞台设计都极力呈现出原作的梦幻感,多媒体手段的应用更是超越了舞台的空间局限,著名歌手丹尼尔·拉沃饰演飞行员。

而在柯西昂版的音乐剧之前,由盖伊·克拉维斯在巴黎露西纳尔饰实验剧院打造的《小王子》,更是长盛不衰的话剧版。从1981年到2001年间,这个经典的话剧版《小王子》上演了二十多年,影响了整整一代人,也为之后音乐剧、电影版提供了丰富的灵感。克拉维斯的话剧版《小王子》在五大洲54个国家成功的进行了巡演,推出了多个语言版本,有七十多名各国小演员饰演过小王子,在1991年荣获“Piaf最佳戏剧奖”。

其他形式

此外,绘本的影响力已经渗透到法国文化的各个层面,并不仅限于原汁原味的动漫改编,譬如在女歌星梅丽娜·法梅的畅销专辑中,就有首单曲名为“给我画只羊吧”。

1994年法国人为了纪念圣-埃克苏佩里失踪50周年,在巴黎十九区的“杰奥德中心”1000平方米的巨型球幕上,特别制作并放映了一个多媒体版的《小王子》。这个70mm胶片的电影版本虽然只有5分钟长度,但是由55台投影仪共同呈现的视觉效果相当惊人,导演皮埃尔·格斯梅尔创造了炫目的色彩和充满想象力的背景,配上克劳德·德彪西梦幻般的配乐,让现场观众如同置身于真正的沙漠和小王子星球上。这种多感体验形式在当时大受欢迎,之后于法国的nWave picture工作室于2011年再度制作了一个4D动画版《小王子》,于常见的3D基础上又增加了触感,在“未来景公园”向公众们放映,那里也建成了世界上第一个“小王子主题公园”。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2013年为庆祝《小王子》诞生70周年,国际知名品牌瑞士沙夫豪森IWC万国表特别推出两款“小王子”限量版腕表,以此致敬圣·埃克苏佩里。


今年,刘烨和法国妻子安娜还带着自己的儿女诺一、霓娜以及一帮中国孩子制作了有声读物《小王子》。在全世界的各个角落,小王子的粉丝们都以自己的方式在演绎和改编这部作品。诞生70多年来,依旧童心闪亮,长盛不衰。

影视改编

相较于以上几种形式的改编,拍成影视的《小王子》在操作层面可以更加灵活一些——即能做成动画,也可以让真人来饰演。迄今为止,全世界已诞生了9部不同载体和制式的《小王子》影视版。最先把《小王子》搬上银幕的居然不是法国人——1966年苏联导演阿鲁纳斯·泽布鲁纳斯首次拍摄了《小王子》电影版。影片中只有两个场景:沙漠(展现小王子和飞行员之间的戏)、舞台(用不停旋转的球体模型代表行星,呈现小王子的行星漫游记。)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1966年,《小王子》被前苏联导演首次搬上银幕,画面风格相当写实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斯坦利·多南在74年真人版电影《小王子》中还加入了歌舞成分

8年后的1974年,美国名导斯坦利·多南(曾执导《雨中曲》)将《小王子》改编成了真人版。这版最大的亮点是加入了歌舞的成分,尤其著名的舞蹈大师鲍勃·福斯在片中扮演蛇,并编排了精彩的蛇舞。本片获得了当年奥斯卡“最佳原创歌曲”的提名。此后1979年,美国人威尔·温顿和苏珊·夏德博纳又拍了个动画短片版《小王子》,使用的是传统的定格动画方式。


1990年同时诞生了两个“小王子”,泰奥·科尔普的德国版和让-路易·吉尔莫的法国版。在小王子风靡全球几十年后,才在作者的故乡第一次登上大银幕,然而吉尔莫的这个电影版在影史上几乎没有留下任何印记,许多法国人都不知道它的存在。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日本1978年制作的动画剧集《小王子》

至于动漫作品中最常见的TV化,1978年日本人曾拍摄过一部39集的电视动画,还出口到了美国。2010年法国也终于做了个52集的系列,这套单集26分钟的三维CG动画片,在原著基础上加入了不少原创情节,但粗糙的制作水准,让许多期待已久的观众大跌眼镜。或许,正是由于这个TV版的失望,让今年的电影版《小王子》放弃了法国本土团队,制片人吉米特里·哈桑转而雇佣好莱坞动漫人才,这在整体水准不低的法国动漫届看来,不能不说是个遗憾。 据江湖传言,包括传奇影人奥森·威尔斯和华尔特·迪士尼,都曾考虑过改编《小王子》,前者甚至投入了大量精力筹备剧本,最后都因各种原因被迫搁浅了。

《功夫熊猫》导演拍《小王子》


法国制片人迪米特利·哈桑从十年前就开始考虑将《小王子》搬上银幕。最终他请来了美国导演马克·奥斯本,拉上在好莱坞风生水起的著名德国作曲家汉斯·季默,就诞生了这部有着好莱坞故事外壳、原著精神内核和全球化卖相的动画电影。

今年45岁的导演马克·奥斯本是在学习动画时,被异地恋的妻子赠送了这本童年读物才第一次接触到《小王子》。而在其作品履历表上,最具代表性的是2004年的《海绵宝宝历险记》和2008年的《功夫熊猫》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上图:定格动画

下图:CG动画CG动画+定格动画

《小王子》原著仅5万字,并没有一个完整的故事,只是一个个寓言般的意象拼接,显得支离破碎,没有整合感。这可能是电影改编在编剧方面遇到的最大问题。马克·奥斯本认为电影版《小王子》的关键在于,讲一个小王子的保护者和他冒险的故事。因此剧本并没有拘泥于圣埃克苏佩里原著的叙述方式,而是引入小女孩的视角来讲出小王子的故事,并直接在影片中使用《小王子》这本书作为小女孩和飞行员之间的桥梁,形成戏中戏的套层结构。

在拍摄制作方面,为体现书中讲述的故事里小王子的世界与小女孩“真实”成人世界的反差,奥斯本使用以冷色调为主的CG动画呈现小女孩的世界,而原著中的小王子的世界则通过传统定格动画(定格拍摄手绘纸模)呈现,同时运用了大量的暖色调。纸模的定格动画自带一种沧桑感,仿佛是布拉格学派的老布偶,从博物馆的灰尘中翻了出来,传递着原著中忧郁孤独的气质。


这两种制作方式的拼贴正好和奥斯本过去的创作对应上了——他凭借CG动画《功夫熊猫》闻名于世,而处女作《摩尔》却是一部定格动画。


当最后成人版的小王子出现,打开了现实世界和原著世界的通道,《小王子》里的两条线平行线,终于交汇在同一片星空下,模糊了时间和距离。

纯真的孩童Vs.僵化的成人


圣艾克苏佩里以小王子的视角讽刺成人世界的思维定式和游戏规则,这也是《小王子》多年来为世界各国人民喜爱的原因。而电影中将儿童世界和成人世界的碰撞呈现得更加直观和形象——棋盘一样的城市布局,虎妈式的高压教育,成人世界的功利和扭曲让人窒息。而在小王子坚守的孩童世界里,爱与美、想象力和好奇心都是第一要义。童心离神性最近,找回童心就是找到了神,这正是作者所说的“拥有一颗童心是幸运的。”


“所有成年人都曾经是一个孩子,但很少有人能记得这一点了”。这些成年人被世俗的烟火熏染得头晕转向、茫然迷失,再也找不到原来的自己,形成了某些典型的扭曲性人格特征。他们的生命状态和小王子纯美的“原生态”形成鲜明对比。

在原著中成年人,只是作为旁白或嘲讽的对象存在,但在电影中则完全站到了对立面。从开场的面试官,社区的邻居,到最后无名星球上的各色人等,都是以一种阴森的姿态存在,时刻笼罩在女孩的身旁。这些僵尸般的成年人在统治着黑暗星球,曾经被作者剥离出来的奇葩们,又被放回到了社会体系和身份之中。从水晶球中的大厦模型,到最后的小行星N号,导演显然参照了雅克·塔蒂的代表作《游戏时光》,纽约和拉德芳斯的现代主义建筑,把人变成了异化的机械体,这条流水线上的牺牲品,既可能是被迫工作的“王子先生”,也可以是想上精英学院的女孩。总之,影片中的批判升级后,成人世界就完全是个敌人的堡垒,女孩在梦中攻破了它,其实只为让妈妈明白一个道理——我不想长大。

很任性不是?只有星球B612上的小王子,可以永远当孩子;而我们,只能假装两个小时。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妈妈、学院校长、商人都是成人世界功利算计的典型代表

好莱坞式的故事和人设

老宅子里藏着一个怪老头,喜欢在院子里捣鼓自己的破烂飞机,那栋与周围社区格格不入的城堡里,珍藏着几十年的神秘回忆。这样的情节设定不禁让人想起了皮克斯的《飞屋环游记》,以及克林特·伊斯特伍德的《老爷车》,他们的往事就是埋没的宝藏,《小王子》就尘封于此。关于时光与成长的话题,老爷爷与小萝莉的友谊,如此熟悉的好莱坞式叙事模式,徐徐带出了并不好莱坞的“小王子”情结。

至于高潮段落的组团打怪, 直白的温情,流畅的动作,好莱坞式的对决,连小狐狸都卖得一手好萌。我们需要的不再是隐晦的离别,而是一次灿烂的喷涌,迪士尼式的美国女孩,当然难以接受悲伤的结局。

《小王子》与美国的不解之缘

其实从诞生之日起,《小王子》就与美国有着不解之缘——1943年这部小说率先在美国出版,二战流亡于美国的德·圣-埃克苏佩里,在那儿出版了《小王子》最早的英语版和法语版,备受欢迎。直到战后1946年,法语版的《小王子》才在法国由伽利马出版社上市,此时作为飞行员的圣-埃克苏佩里,已经和他的双翼飞机失踪在沙漠里了,也不知道那傲娇的玫瑰,到底是不是他妻子康索爱洛。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七十多年过去了,《小王子》作为一部非典型的儿童文学作品风靡全球,拍过几十个版本的电影、动画、广播剧和戏剧,而美国始终是法国之外最热衷于改编《小王子》的国家。


奥斯本执导的这部《小王子》算得上是再续前缘,影片中有一个特别值得解读的细节——当小女孩把撕落的书页重新装订后,封面上的书名是英语的《The Little Prince》,内容却都是手写的法语 “J'ai ....”。这仿佛是在告诉观众,整部影片就是用好莱坞的故事外壳,包藏着法兰西的精神内核:反世俗、反高潮、反逻辑,然而这份心境一旦套用迪士尼(皮克斯)式的完整叙事,就显得刻意和指向性了,丧失了原著的随性。就连汉斯·季默的配乐也显得太过圆熟,与理查德·柯西昂2002年的音乐剧版相比,缺少了小王子的主诉,唯有靠法国歌手卡米的吟唱,来点缀些许清新。

作者:LUC

时光网出品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长按二维码,或扫描指纹即可关注时光网


求评论!求吐槽!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推荐文章

《猩红山峰》试映票房夺冠

力压同期新片《鸡皮疙瘩》《间谍之桥》

展开全文
Mtime时光网

粉丝 0

这个人太懒,还没有填写个人简介

分享

评论

(0)

迅雷客户端内打开,可实时收取评论和私信 去下载

  • 全部评论
  • 最新评论
  • 最热评论
      ffffffff15763560137875157d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