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雷电影
经典影视作品

想圈钱or水平低or时间紧?韩国导演来华缘何频繁扑街

评《 经典影视作品

2016-09-08 10:44发布

1128

编辑

从三四年前的《危险关系》(许秦豪导演)《分手合约》(吴基焕导演)《笔仙》(安兵基导演),韩国导演开始受雇来中国拍电影,那时一年偶有两三部,而自2014年《中韩电影合拍协议》签署后,中韩合拍片在中韩两国享受"国产片"待遇,更是引得韩国导演纷至沓来。今年几乎每个月都有韩国导演执导的中国电影在影院上映。但就在数量增多的同时,作品的口碑却日渐走低,就连累计票房超过两亿的《赏金猎人》,评分也未达及格线。票房最低的《不速之客》(林大雄导演)仅有不足400万票房。

票房和口碑双扑街,让韩国导演成为了众矢之的。而究竟问题出在了哪里?这个锅是不是该由韩国导演来背呢?时光网近期采访了华谊兄弟CEO叶宁、《赏金猎人》导演申太罗、《神秘家族》导演朴裕焕、《我是证人》编剧顾小白、新线索制片公司制片人申美丽、韩国电影专家范小青、韩国振兴委员会北京代表处金妼珍代表等中韩影人,一起来为韩国导演来华拍片扑街号号脉。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2016年韩国执导中国电影成绩单(票房数据来源时光网PRO)

首先,我们来看看这些导演曾经的本土战绩:《我的新野蛮女友》的导演赵根植曾经执导李秉宪主演的爱情片《那年夏天》,该片在时光网评分7.4;《不速之客》导演林大雄曾执导恐怖片《老师的恩惠》,时光评分7.1;《蜜月酒店杀人事件》导演张哲秀执导的《隐秘而伟大》《金福男杀人事件始末》都在韩国获得过票房口碑双赢;而《赏金猎人》导演申太罗的动作喜剧《特工强档》也在上映当年获得高票房回报,该片时光评分为7.3。

从这几位导演的过往成绩来看,显然并非能力问题。多年在中国致力于中韩电影文化交流的韩国电影振兴委员会北京代表处金妼珍代表直言"最近被骂的电影并不是技术上的问题,还是剧本不够成功,"随后她还强调,"剧本的把握,应该是由中方来把控的,导演作为一个外国人很难做出准确的判断。"但现实上,有些递到韩国导演手中的剧本根本质量堪忧。有位从事中韩文化交流多年的业内人士就表示,不止一次听韩国同事吐槽中国剧本。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赏金猎人》虽然收获超过2亿票房,但口碑却不尽人意


而同时金代表还指出,有些韩国导演来华拍电影太过盲目,对中国的制片体系,大众文化一无所知,有的是因为朋友邀请友情助阵,这样在双方都不甚了解的情况下展开合作,必定会出现问题。而中国的电影产业急速增长,大量热钱涌入市场浮躁,一些投资公司为了追求短期的利益,将并不适合韩国导演来做的项目交给韩国导演。

虽然韩国导演"中国淘金"的形势不容乐观,但金代表却淡定的指出"这是正常现象"和"必经阶段"。"电影本身就具有很大的风险,韩国的电影市场和中国的电影市场是一样的,一年产出几百部电影,但能够实现盈利的仅占10-15%,照这个比例来看,有20个导演来中国拍电影,其中只有一两个成功是正常的。"

此外,金代表还透露,在韩国电影振兴委员会的官方网站上会实时更新中国的票房数据,目前韩国导演在中国的表现,已经引起了韩国导演的关注,"他们已经开始害怕了,开始在找原因了。" 

为什么韩国导演都来中国拍片?
 
① 中韩双方互有需求
能拍片又能赚钱,何乐不为?

韩国导演纷纷来华拍片的前提是中韩双方互有需求。

就中方来讲,440亿的高票房让电影成为中国最热门的产业之一,尽管如此,像博纳总裁于冬这样的大佬还在乐此不疲地预测:未来5-8年的时间里,中国市场的票房产出将三倍于北美市场,达到1500亿-2000亿的规模。大量热钱涌入电影市场,很难有人不被裹挟其中,中国电影正以一股不差钱的土豪气质扬威世界。

不过电影行业蓬勃发展的背后,是人才、好故事的稀缺以及工业技术水平的落后,有制片人直言:中国这几年可能只增加了几十个导演,他们的拍片水平暂且不论,但中国电影的数量却在呈几何倍数增长,所以寻求性价比高的创作人员是很多制作公司的需求。

但内地电影市场遍地热钱带来的消极后果是,中国本土导演的价格普遍虚高。而在韩国,影视从业人员的竞争则激烈得多。在韩国电影研究专家范小青看来,韩国导演生存环境相对艰难,如果第一部电影没能在市场上取得好的口碑或者票房,想拍第二部就比较难了。韩国导演一般都被称为"奥林匹克导演",四年才能拍一部片子,从自己写剧本、修改故事到搭建班底,速度非常慢,只有真正把剧本打磨好之后才会有人投资、从而进入制作的轨道。

大多数韩国导演都有一定的人文基础,他们一般都是不错的大学毕业的,属于学习比较好的人,对汉字文化有一种天生的亲近感,也了解中国市场的发展前景,所以如果有朋友牵线搭桥,加之这些导演在韩国并非名导,也存在生计问题,那么对来华拍片何乐不为呢?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张太维导演在五十多个来自中国影视公司的邀约中选择了《梦想合伙人》


② 韩国导演职业度高
合作模式简单、片酬合理

具体而言,韩国导演职业度高、合作模式简单、片酬合理,这些都是中国片方能与其达成合作的原因。

以张太维为例,他因执导《来自星星的你》走红后,收到了五十多个来自中国影视公司的邀约,最后选择了《梦想合伙人》这个项目。因为一心想拍电影,他向自己所在的韩国SBS电视台申请停职两年,带着家人一起来到中国,还特地为儿子找了个国际学校。据制片人杜华透露,她第一次去韩国请张太维时,给他看了第一稿剧本,后来他带着自己的编剧来中国采访了几百个企业家,其中不乏女企业家,到正式开拍时,剧本已经改了十几次。在中国的这一年时间里,他平均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先不论成片质量如何,这种职业精神已经打动了制片人。

《我是证人》出品方负责人齐霁曾供职韩国CJ娱乐中国分公司,在她看来,韩国的导演、编剧可能名气没那么大,但他们胜在职业化程度高,能按照电影工业的生产标准和流程去推出"产品",并非一味追求个性表达,这也正是韩国导演虽然很多名不见经传,但电影却能票房大卖的原因。而随着《我是证人》等片在中国卖座,至少证明了像安尚勋这类韩国二线导演的商业能力和创作能力,对中方来说,如果手上握有一些中等投资的项目,找类似水平的韩国导演,至少是可以一试的方向。

虽然很多制片人并不愿意直接谈韩国导演的"价钱"问题,但范小青透露,其实韩国有经验的导演要比中国有经验的导演便宜很多,不管怎样,韩国、日本都是体制化的、规范化的,不会像中国的演职人员一样出现"漫天要价"、"一部戏拍出一个富翁来"的情况。范小青说,她认识的很多韩国不错的导演都是坐地铁的,也没有助理和小跟班,他们的工作态度确实挺让中国金主买单的,基本功相对扎实,职业度高,加之片酬可能只是一个"新人"的价格,比中国某些导演性价比要高得多。

《外公芳龄38》监制李宏瑞早前曾透露,韩国导演的片酬其实并非像外界所传那样,比中国导演低廉很多,不过很多来华拍片的韩国导演片酬是以固定工资来支付的,不会出现像一些中国导演要求分票房或者带资进组等复杂的情况,所以合作起来更为容易,可控性也更强。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赏金猎人》导演申太罗直言拍商业电影就是为了赚钱


③ 韩国导演来华拍片为赚钱?
韩国没机会 在中国圆电影梦

在已经处于饱和状态的韩国市场,面对一批又一批涌现出来的后辈新人,许多韩国导演可能几年才有机会拍一部电影,有的甚至渐渐被人遗忘。"就连奉俊昊导演之前还考过一个面包师的执照,就为了将来可以谋生,我认识的许多导演,有的还学了做日餐,他们都有危机感,担心将来不能再拍电影,"金代表一句玩笑话道出了韩国大多电影导演的尴尬处境。

金代表还举例提到了《晚秋》导演金泰勇,金导演也曾经来华参加过中韩电影交流会,考察中国市场,他的梦想是"能够一直做导演,拍电影拍到老",但作为一个并不太商业的导演,在韩国的机会可谓少之又少。

而当有一个能够继续拍电影的机会,和一个更大的市场摆在韩国导演面前时,这种吸引力无疑是巨大的。《赏金猎人》申太罗导演坦言:"商业电影就是为了赚钱才拍的。在韩国也一样,不能赚钱的电影是拍不了的。如果能够赚很多钱,也就有了可以支配的更多预算,也就能拍出拥有更好的场面效果的电影,我站在商业电影导演的立场上看,中国电影是非常有吸引力的。"

而像《梦想合伙人》导演张太维一直想拍电影,但在韩国,一个电视剧导演很难有机会成为电影导演。"我们电视和电影的制作分的很清楚,所以中国的投资方真的很厉害,中国的机会真的是蛮多的,"金代表不禁感叹。

金代表还提出,"确实最近上映的韩国导演作品都不理想,但我觉得失败是由各种问题导致的,韩国导演来中国拍电影,都是希望寻求一种长期的合作,如果拍一次烂片,你很可能就永远失去了这个市场。" 

韩国导演执导中国电影缘何频繁扑街?

① 发挥彼此优势是重要基点
制片人不能因才适用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在韩国有过辉煌战绩的张哲洙导演首次来华执导的《蜜月酒店杀人事件》反响平平  

范小青直言,之所以很多韩国导演来中国成了烂片王的原因,是因为没有将自身优势发挥到最大化,反而是在拍自己并不擅长的类型和题材,中国制片人并不能因才适用。

韩国导演的特点基本上可以用两个词概括,一是"卖萌",一是"耍狠"。《我的野蛮女友》导演郭在容就属于"卖萌"这一型,所以来到中国拍摄的也多是都市爱情题材,所以他的作品到目前为止没有太失分,因为其优势在中韩两个市场通用。

但像《金福南杀人事件始末》的导演张哲洙,来中国拍了个《蜜月酒店杀人事件》,反响平平,因为他是金基德的班底出身,"非常小众"、"非常卖狠"、"剑走偏锋",这种类型的导演一定是在市场成熟之后,有一定分众化倾向后,观众才有可能欣赏的,在韩国他的作品多为小成本制作,让他转投大众化题材的电影并不适合,并且中国关于"耍狠"题材管制非常严,所以张哲洙自身的优势就很难发挥出来。

在彼此目的和需要都没有搞清楚的状况下盲目请韩国导演,最后当然是行不通的。相反,许秦豪拍《好雨时节》就很合适,"制片人比较了解韩国导演,就给许秦豪一个小制作,一个单纯的、商业性很少的故事,导演能拍得很好"。范小青直言:"中国电影市场还处于初级阶段,好多事都没有规范化,有些制片人甚至不知道是从哪儿转行过来的,缺乏专业度,这种现象比缺导演还可怕。我们最缺的是慧眼识珠的、因才适用的制作人,他们的职责是为项目选择合适的导演、合适的演员,而不是'听说过'、'还不错',盲目用名声来衡量。"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我是证人》的剧本本土化相对还算成功


② 韩国导演难接地气
配置的中国编剧不给力

许多来中国拍片的导演原本在韩国都有很成功的作品,这足以说明来中国拍电影扑街并非导演能力的问题。韩国电影振兴委员会金代表示,"一个故事能否打动中国观众,这应该是由中国团队给出正确判断,这对一个外国导演来说太难了。"于是为韩国导演安排一个能够让故事"落地"的中国编剧就成了中韩合拍电影的惯用手法。而韩国导演来华集体跑偏很大程度上也受此影响。

《梦想合伙人》惨败后,有评论分析,将这样一部故事背景横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至本世纪初的中国互联网女创业者发家史的影片,交到一个来华考察不足两年的韩国导演手上,令人惊讶制片方的判断。因为作为本土导演是否能真正理解创业者的复杂情境还有待检验,更何况是一位初来乍到的韩国人?据说张太维最初来华时,对中国女性创业都非常诧异,因为这与韩国的状况完全不同,试想这样一位导演,能为剧本贡献什么?

导演郭在容一直都清楚中国编剧的重要性。《我的早更女友》过亿的票房成绩不算难看,在谈到如何克服水土不服时他谈到:"首先最重要的是,剧本是中国编剧写的,我只是提出一些想法,让中国编剧去修改。我们只有一些摄影、灯光部门是韩国的人员。另外,此前我跟鲍鲸鲸筹备过一部电影《叫醒爱情》,那里面有很多关于中国大学宿舍生活的描写,我当时也因为要拍那部电影去很多大学宿舍做了探访,在拍这部《早更女友》时这些知识就都用上了。"

《盲证》中,整部电影的氛围更为沉重,主角年龄更为成熟。而《我是证人》则主打青春和温情,人气明星杨幂和鹿晗都成为影片卖点。因为是翻拍,编剧顾小白坦言创新性会降低,但要切中中国观众的口味就必须做出落地化的设计。电影一大亮点就是反派用交友软件来选择受害人,一句"我们约么"意味深长,以致于有观众反馈"看完不敢打车了"。

影评人曾念群认为,不少韩国导演来华拍片只是打工者的角色,"整个创意到剧本、制作如果是他们班底主导的话,可能会好一些。但他们不可能从他们的视角拍一部本土化影片,很多时候只能成为拍烂片的帮凶。这些导演只是众多岗位中的其中一个,也不能说由韩国导演来承担整个责任,剧本不好看的话结果能怎样?"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梦想合伙人》之所以选中张太维做导演,制片方还是看重了《星你》的热度


③ 消耗热钱挣快钱心态
追求短期利益能出好作品?

谈起韩国导演为何热衷来华拍片,导演金基德早前就讲了大实话:"现在韩国导演来中国发展,更多的是为了赚钱。目前拍摄的电影都是为了获得好的票房回报,并非高水准的电影。"他认为这种合作不会长久,也不会有好的结果。而事实上,如果中方没有急于消耗热钱、多快好省的心态作祟,这一桩桩买卖又怎能一拍即合呢?

"热钱导致下的这些制片人,为什么找韩国导演?首先有拍片经验、在商业上还不错,认为就可以简单地平行移到中国来,不是的。"

范小青仍以张太维举例,"电视剧只要故事好,谁拍都行,可能导演会有一定的影响力,但是这种影响力不到30%;而电影导演的影响力会超过60%。在电视剧剧组,编剧最大,其次是演员,最后才是导演,在韩国,剧组都管电视剧导演叫PD,就是个制作人而已,在创作方面,只能说他会选本子和演员;但在电影剧组,导演的权力非常大,韩国导演自己写本子的比例是全球最高的,达到了80%以上。所以可以想见,让一名电视剧导演来拍《梦想合伙人》会出现怎样的问题。中国制片人没想明白,只是想消化热钱,在《星你》的余热未散时赚一票就OK,是相当不负责任的表现。"

 "人们都抱着合作电影很容易的心态去拍摄," 申制片认为这种心态直接导致了合拍电影的失败。《分手合约》的制片人齐霁也曾讲过,两国的电影人们虽然都很有热情,但是实质上两国的电影市场发展速度和形态是不同的,文化情绪也是不同的,所以想要合拍并不容易,所以要有积极的长时间的沟通和磨合,这是非常重要的。"

华谊兄弟CEO叶宁在谈到这个问题时告诉记者:"中国这边的工业化生产和韩国的逻辑体系不一样,我们以为他们的导演像我们一样能做所有事情,其实压根不行,韩国导演在他们那套体系里分工非常清楚,所以他是需要一个整个团队运作的,包括剧本写作、拍摄、后期,是一个工业化体系在运作,这也就是为什么当代韩国导演拎过来就不灵的问题。" 

 ④ 时间紧任务重

韩国导演首次来华吃不消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赏金猎人》导演申太罗坦言自中国排片时间很紧,但很有效率


在采访中,很多韩国电影人都提到了制片体系的差异,这让韩国导演很难适应中国的工作节奏。金代表告诉记者,韩国导演一般都会有两到三个月进行前期筹备,拍摄也最少需要两到三个月的时间,有时候甚至需要半年的时间,而自己写剧本的导演打磨剧本还要花更久的时间。在这种情况下,即便出现问题,也有充足的时间补救,但在中国,这种拍摄节奏是根本不被允许的。

在中国已经拍摄了《记忆碎片》《神秘家族》两部作品的韩国导演朴裕焕对中国拍电影"时间紧"深有体会。据朴导演介绍,他先后执导的两部中国电影的拍摄周期都是45天,制片方对他的要求是"就算刮台风,也一定要拍完",这让他一刻都不敢松懈的拍满了45天,即便如此,还是有两三场动作戏因为出现意外而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

而执导《赏金猎人》的申太罗导演也谈到,"韩国电影会花费很长的时间进行拍摄,以求达到最好的效果。但是这次电影拍摄,每天拍摄的时间和戏份都是固定的,所以要非常快的进行。"申导演不否认中国的拍摄模式非常的有效率,但对于习惯了慢工出细货的韩国导演来说,必定会限制他们的发挥。

新线索制片人申美丽就谈到,"导演这个职业,就是在现场为一切做决定,需要掌控全局、肩负巨大压力的职业,所以需要得到很好的休息,才能维持一个很好的体力和精神状态。而相比韩国,中国的拍摄日程非常紧张,这让韩国导演感觉吃不消。"

此外,金代表还谈到而这种制作节奏的差异,主要是因为在中国很多电影都要根据演员的日程来确定拍摄时间,导演和创作团队都是被动的。而在韩国,不论多大牌的明星,只要签约出演一部电影,日程的确定都要以影片为重。

另外金代表海补充说道:"这并非谁对谁错的问题,就是工作方式上的差异,是不去尝试就不会发现的问题,以后这种交流和磨合多了,应该能找到一个更好的方式去弥补和解决。"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记忆碎片》剧本经历了三四个版本的修改才最终确定


⑤ 听不懂说不清
基本沟通成难题

之前有提到剧本的问题,而这一问题的根源正是语言不通。金代表就认为语言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她谈到,"一个剧本从中文翻译成韩文,或者从韩文翻成中文,很多内容的理解上是会出现偏差的,而在片场,语言不通就更成问题了。韩国导演与演员、工作人员的沟通都要经过翻译,耗费双倍的时间进行,而出现在翻译上的一些偏差,都会影响拍摄工作的正常进行。"再加上本来就很紧张的日程安排,不能进行充分的沟通,势必会影响成片的完成质量。

悬疑片《记忆碎片》导演朴裕焕用自己的原创剧本修改了三四个版本最终拍出了成片,在剧本修改的过程中,他与制片方和中方编剧的交流沟通让他感觉最耗时间。"中国电影可能更习惯于以剧情,人物关系为中心,制片方可能会觉得某个人物关系必须要,但我觉得,因为这个是推理类型片,所以不能让多余的东西影响推理悬疑的节奏。这种沟通花费了很长的时间。"而在和中国编剧合作修改剧本的时候,"中国编剧因为自己的创意空间大,很容易偏离导演想要的方向,这也增加了沟通的时间。"所幸朴裕焕导演本人曾经在北京电影学院留过学,有中文基础,沟通起来相对容易些,但如果换做完全不懂中文的韩国人,这种针对剧本的精耕细作是很难完成的。

先后执导了韩国电影《盲证》和其中国翻拍电影《我是证人》的韩国导演安尚勋就曾经表示,"因为听不懂演员的台词,以及在片场语言不通,而留下了遗憾。"目前安尚勋导演正在努力学习中文中,他希望今后可以在来中国执导电影,这种语言不通的情况会有所改进。

对于语言不通所造成的障碍,申制片认为不同的影片所造成的困难大小会有不同。如果是喜剧、爱情这种主要靠情绪和台词推进剧情的影片,语言的问题会更严重。但如果是动作、惊悚等类型片的话,就要好一些。 

如何避免拍出"烂片"?
给中韩团队的几点建议


任何事情都不可能一蹴而就,韩国导演的“中国电影梦”也同样如此。在金代表看来,现阶段的接连失败,正是中韩双方互相学习、了解、积累经验,发现和解决问题的的“必经阶段”。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2013年《分手合约》的幕后团队参与了《我是证人》的拍摄沟通是重中之重

因为合作双方语言不通,沟通就显得尤为重要。申美丽制片人就再三强调了沟通的重要性,"在讨论的过程中会出现分歧,这样的时候互相要努力的去了解对方的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这个是非常重要的。很多时候大家可能会觉得这就是文化差异的问题,而不去进行积极的沟通。但事实上,很多时候问题并非出在两国的文化差异上,而只是个人的意见和情绪造成的。电影是一种艺术形式,是不存在正确答案的,产生分歧都是正常的,关键是我们要努力的去解决问题。"

韩国导演要深入了解中国

要避免的问题发生,首先就是要学习,亲身了解,不要盲目听信传言。金代表谈到,"韩国导演在决定接导中国电影之前,还是要亲自来中国感受一下,不一定要过来拍电影,你至少要过来生活一段时间,多多考察,与中国观众、制片公司多多接触,多多交流,在获得一些信息之后,再作出判断。"

与有经验团队建立长期合作

而在沟通的基础上,要培养可以长期合作的团队。像新线索在制作《我是证人》的时候,就动员了多年前曾经拍摄《分手合约》的团队。曾经为后者负责宣传的申美丽制片人就强调"和有经验的工作人员合作,可以最大化的缩小合作双方的距离和差异"。所以相比追求短期收益而进行合作,能够在合作的经历中培养长期的合作伙伴才是最重要。

开展多种形式的合作

可以考虑多种合作形式,很多电影并不适合韩国导演来指导的时候,可以考虑让韩国的幕后团队为中国导演所用。新线索的最新的中国翻拍电影《捉迷藏》并没有和《我是证人》一样选用原作的韩国导演。申制片人解释道:"这部电影有投射现实社会的深意,所以中国导演执导的话会更合适,我们需要导演更了解中国,才能做出更好的解读和改编。"目前正在热映的动作电影《惊天大逆转》就是由中国导演执导,韩国公司担纲制作,该片目前时光评分7分,算是今年暑期档还不错的国产电影了。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惊天大逆转》是由中国导演领导韩国团队拍摄完成的


选择靠谱的合作伙伴

好的团队合作,可以起到互相弥补的作用。但遇到不靠谱的队友只会事倍功半。金代表谈到,随着合作的增多和中国电影市场的成熟,优胜劣汰之后,有能力的中国制片方才能留下来,很多不靠谱的投资方会慢慢撤出去。而同时能够留下来的韩国电影人也都是踏踏实实做事情的。在这种情况下再合作拍电影,烂片一定会将大大减少。

中国有很多很好的制片人,也不一定要他们有多了解韩国电影,韩国导演,只要他们能够认真做事,诚恳敬业,就可以弥补韩国导演的不足。而中国制片人也要小心,韩国也存在不专业的团队,所以合作双方一定要相互进行深入的了解。这也体现了建立长期合作关系的必要性。 

作者:王小羊 ruo

时光网出品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长按二维码即可关注时光网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求评论!求吐槽!求嘚瑟!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推荐文章

《异形:契约》杀青发片场照

女主角短发造型似雷普利 《异形5》或近期开拍

展开全文
Mtime时光网

粉丝 0

这个人太懒,还没有填写个人简介

分享

评论

(0)

迅雷客户端内打开,可实时收取评论和私信 去下载

  • 全部评论
  • 最新评论
  • 最热评论
      ffffffff15758091471343737d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