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雷电影
经典影视作品

韩国影坛“大叔”养成记:武装到发根

评《 经典影视作品

2017-03-30 21:41发布

376

编辑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新相识】订阅时光网,影讯购票一点通

【老朋友】点击右上方,分享精彩给好友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时光网特稿 在昨天刚刚揭晓的韩国电影青龙奖上,宋康昊击败众多对手,夺得了影帝桂冠;上个月的韩国电影大钟奖,另一位戏骨崔岷植则登顶最佳男演员。这两位的年纪加起来已经近100岁了。韩国电影的实力PK又一次以大叔们的胜利而告终。

韩国演艺圈有一个很奇妙的现象:一方面是层出不穷的花美男“欧巴”(韩语中的哥哥,意指年轻的男子)把持着三大台连续剧,为“韩流”席卷东亚立下不朽功勋;而另一方面,“逼格”更高的电影圈却一直是演技派“阿加西”(韩语中的大叔,意指年长的男子)的天下。这些动辄从影十几二十年、手头没拿过几个影帝都不好出去打招呼、顶着鸟窝头的糙汉们,却实打实地塑造了“韩国电影出精品”这样的印象。

虽然很多中国观众是从《我的野蛮女友》开始认识韩国电影的。但浪漫爱情喜剧只是风格多样的韩国电影之一种,政治、悬疑、犯罪、历史,才是大叔们大展拳脚的天地。自从取消电影审查改为分级制度之后,韩国电影的想像力就肆无忌惮地展开了飞翔的翅膀,如《素媛》这般敢于碰触儿童性侵案等社会敏感话题的影片,如《辩护人》这样敢于讨论法制变革的影片,如雨后春笋一般涌现。在中国观众还在吐槽“建国后的妖精不得成精”这样的假段子时,韩国电影已经走得很远,对于各种不太正能量的人性也有了相当深刻的剖析。

但这样的“深度题材”也只是“阿加西”们演绎的众多角色中的一部分而已。倘若他们愿意,也一样可以以40+、50+的年纪和20、30岁花朵一般的女演员在银幕上来一场毫不违和的感人爱情。你或许不一定记得他们的名字,但肯定会在潜移默化中记住那张脸,每次看到后先默默吐槽一下“怎么又是他!”,然后放心地看将起来——而这正是“阿加西”们的魅力所在。现在就让我们一起来认识一下,这些你熟悉或陌生的韩国大叔们,看看他们是如何成功打造出“魅力实力派”这样的影坛形象。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一个以演技征服观众的魅力大叔,当然不能和偶像剧的“花美男”走同一个路子。说是偏见也好,约定成俗也好,当大叔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嘟囔着出现在镜头前的时候,那种浑然天成毫无做作的感觉瞬时就让人在脑海中闪现出两个字,有戏!一个合格的阿加西,可以有刘海,但那是为了遮挡在关键时刻才会魄力大爆发的锐利眼神;也可以染头发,但那是为了给屌丝身份做的装饰。你绝对不会看到韩国大叔们染一头日式时髦棕发。男性荷尔蒙爆棚的韩国影坛,真汉子除了光头,那发色必须是正统的“黑黑黑”。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宋康昊和他的角色们

在韩国影坛双雄并列了数年的宋康昊和崔岷植两位大咖,对于发型影响人物塑造自然是相当有心得。宋康昊在《辩护人》里成功用整齐的斜刘海配上谨小慎微的笑容,塑造出了初期人情练达的律师形象。而在《雪国列车》里,他那不羁的乱卷发似乎在告诉你,没水洗头就不可能有“飘柔”这种不现实的效果。而《汉江怪物》里他那头黑黄相见的金毛,则成功表达了一个屌丝的自我定位。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崔岷植和他的角色们

和宋康昊相比,崔岷植对于“中分”更加有心得。《老男孩》中稍长的不羁中分发颇有点放荡子的风情。而和“宋大叔”相比,“崔大叔”的头目气质明显更加浓烈,所以《鸣梁海战》中的将军角色无疑是驾轻就熟。这里不得不说,韩国古装戏的发型对男演员来说明显有加分作用。任谁把头发一束,再戴上高高的帽子,那脸也能瞬间小上那么几圈。没有刘海纯看脸的时候,无疑是演技派“阿加西”狂飙演技的时刻。比如崔岷植饰演的李舜臣,脱下头盔露出和旁人一模一样的发髻,依然是凌驾众人的威严。而崔岷植当然也有“演技派”标配的一头乱发,2001年和张柏芝合作的《白兰》里就是这样一个发型,却被崔岷植的演技塑造成了一个感人至深的跨越年龄和国籍的爱情故事。再看看金允石、薛景求、安圣基、韩石圭……哪一个不是顶着好像路边30元小发廊里做的头发,衬得那演技愈发耀眼。要当魅力演技“阿加西”,乱发+屌丝那是必不可少要走一遭的。

当然,演技“阿加西”的世界也不都是顶着“鸟窝头”全凭演技碾压的“邋遢大叔”,比如李政宰、郑雨盛和刚闹了一出丑闻的李秉宪则代表了另外一种风格。40+的他们勉强也能挤进“阿加西”的行列了,但儒雅俊朗的外形、精心打理的发型和笔挺贴身的西装都让他们更像是“花美男”的加强进化版而不是“阿加西”的变异体。只能说,当美貌男神进化成带演技的男神,战斗力当然陡然飙升。华语影坛当然也不乏这样的“阿加西”,金城武、梁朝伟当为个中翘楚。在年轻的时候帅上一阵并不困难,难得是帅上一辈子。反例当然是屡次中枪的“小李子”,从标准的“花美男”又挤进了放任的“阿加西”阵营。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虽然"阿加西"中不乏模特出身或者是曾经的“花美男”,但是要从竞争同样激烈的韩国电影圈中突围,自然不会是靠脸。他们的杀手锏之一是演啥像啥的超人演技,可以在这部片中扮演冷酷无情心思复杂的黑帮老大,颐指气使小弟拼杀;在下一个瞬间就可以变身成窝囊受气一事无成的废柴代言人。他们并不是转换身份,而是让你根本难以察觉到两个角色背后竟然是同一个人。阿加西们的演技高明之处在于舍弃了本色,真正做到了和角色融为一体,不像某些演员演什么都是自己。再加上细腻的处理,即便是同类型的角色,演技帝也可以演出各自的不同来。就好像没有完全相同的两片叶子,阿加西也没有完全模式化流水线的角色。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河正宇的银幕形象

这也正是为什么在岁数上相当年轻的河正宇可以挤进“阿加西”行列的原因。如果不做背景调查,很难有人想到这位在《黄海》《恐怖直播》中大放异彩的“叔”,其实是一个1978年出生的青年。和他同龄的中国男演员还在青春片中谈着校园恋爱或者在商业大片中打酱油的时候,他已经凭借三个完全不同类型的角色斩获了三次百想影帝以及亚洲电影大奖的影帝了。从《黄海》中“被嫌弃的失败者的一生”,再到《恐怖直播》中精英主持人的困室之斗,在演职人员表播出之前,都让人很难想象这其实是一个演员。而《国家代表》《爱情小说》《群盗:民乱的时代》则证明,一个合格的演技派“阿加西”,要从运动员到“爱情脑”再到古装大盗贼统统驾驭得了。最新的《许三观》是他在喜剧电影《Roller Coaster》之后再次担任导演,在“演而优则导”的路上越走越远。而朴海日则是一个在年龄和成就上同样出色的演员,但因为外形上仍然处于“欧巴”阶段,所以只能遗憾地被从本次魅力“阿加西”巡礼中排除。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金允石的银幕形象

而金允石大叔的银幕表演则体现了阿加西炫演技的另一个方向,即把同质角色演绎出不同质感。他出道至今演出的“恶人”比较多,但数量众多的恶人角色却没有脸谱化或角色重复之感——《少年力士麦当娜》中冷酷无情的酒鬼父亲之“恶”,《夺宝联盟》中的黑帮老大之“恶”,《黄海》中肆意张狂的延边杀手之“恶”,《华颐:吞噬怪物的孩子》中养父硕泰疯狂偏执之“恶”下的深刻之爱……这些角色各有各的残酷恶劣甚至是可怜可爱之处,但在金允石的演绎下却并不会让人觉得雷同。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如果要认为谈恋爱是“花美男”的天职,“阿加西”就只能在警察、小职员、黑帮老大、官员这类角色中轮转,显然是大错特错。即便是人过中年,大叔们仍然有本事和小自己N多的女演员来一场感人肺腑的恋爱。一把岁数了还能和妙龄女子演绎一场不被反感反而魅力四射的的爱情,这绝对是阿加西魅力的证明,更是演技的试金石。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从偶像派走向演技派的李政宰

且不提申星一76岁高龄还能和27岁的裴涩琪在《夜关门:欲望之花》展开无关金钱的绝望爱情;现年62岁的安圣基在《公平的爱》里和小自己30岁的李荷娜阻碍重重的纯爱也可以简简单单地让观众潸然泪下。而刚刚步入40岁阿加西行列的李政宰,则是从1998年的《情事》和大自己12岁的女演员对戏开始,一路搭配着孙艺珍、全智贤、金玉彬等女神们演绎着各式各样的爱情,终于成为了《观相》中和宋康昊针锋相对的守阳大君。而他的作品履历表生动地说明了,一个魅力阿加西必然是“既可醉卧美人膝,亦能醒掌天下权”的百变人物。而喜人的票房表现一再证明,韩国观众就是吃这一套。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韩石圭在《生死谍变》《以牙还牙》《柏林》中与其他大叔们飙戏

而韩石圭虽然在《柏林》《以牙还牙》《生死谍变》中展现出了他冷峻的一面。但一转眼,他也可以是《男主妇答题王》《相爱时我们说的话》等爱情喜剧中有点懦弱但在关键时刻又爆发出勇气的暖男。他演过为情所困的颓废男子,也可以在华丽的古装《尚衣院》中和各种皇室服装打着高大上的交道。从跑龙套开始到后来家喻户晓,韩石圭几十年间一直兢兢业业,参演影片一直极具票房号召力。不得不要提一下1997年的《黑帮3号再上位》实在是一部神片,当年的三位主演宋康昊、崔岷植与韩石圭在17年后仍然统治着韩国影坛,并且人到中年事业愈发繁盛。

而郑雨盛这位“阿加西”中鼎鼎有名的美男子,不但谈恋爱是一把好手,在《剑雨》《好雨时节》中分别搭档过杨紫琼和高圆圆,近年来更是把握住了“阿加西”爆红秘诀,在《雅典娜:无间谍局》《神之一手》《绝密跟踪》等韩国电影的擅长题材中大放光芒。作为一位和华语影坛交流较多的“阿加西”,郑雨盛还出演并联合执导了了张震的处女作《三生》,当男神遇到男神,有太多东西值得回味。

和大多数地区一样,韩国男演员的生命力要远远长于女演员。这些在银幕上叱咤风云的“阿加西”往往是科班出身,经历了漫长的各色配角的磨砺,才抓住了让自己举国皆知的机会。他们往往更加珍惜这来之不易的事业上升期,所以很少受到高额片酬诱惑去出演一些并不适合自己的电影。而这也是接下来要说到的。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虽然比之中国正在井喷期的电影产量,韩国电影在数量上远远不如,但对于这些已经功成名就站在行业顶点的“阿加西”而言,可以挑选的本子仍然不在少数。但他们几乎无一例外接戏非常严苛,即使一年有不止一部电影,也会避免轧戏这种情况存在,力图在每一部作品中展现出最好状态。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柳承龙作品《七号房的礼物》《我妻子的一切》

以2013年凭借小成本喜剧《七号房的礼物》获得全年票房冠军的柳承龙为例,虽然“七号房”才是他首部担任男主角的电影,但这样的成功并非偶然。在此之前他就作为配角在《黄真伊》《不信地狱》《双面君王》《我妻子的一切》等多部佳片中有出色表现。而李善均也同样如此,虽然凭借出道时的“模范青年”印象带来了不错的广告合约,但他仍然迫不及待地通过《客人是王》《残酷的上班》中的麻烦制造者形象为自己的演技正名。他2014年的作品《走到尽头》成功入围了67届戛纳电影节“导演双周”单元。而随意翻一下作品履历就可以看到,李善均也曾出演《我妻子的一切》。这也是韩国电影的一个特色,即实力派演员们往往会不止一次地汇聚在某一部作品中。就像萝卜根须一样,一部好作品总是不约而同地吸引着众多优秀的演员们,而这正是“阿加西”们珍惜羽毛严选剧本的又一佐证。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黄政民作品《新世界》《公路电影》

黄政民在中国的名声或许不如宋康昊、崔岷植、韩石圭及“后进”河正宇,但是他从里程碑式的《生死谍变》里打了一场酱油这样一路走来,无论是早期的《YMCA棒球队》《公路电影》,还是2013年助他摘得数个影帝桂冠的《新世界》,他对于剧本的高标准高要求始终如一。而他的产量也和绝大部分韩国实力派男演员一样,保持在一年1-2部这样的最佳数字。

相较于国内外的某些“烂片王”,阿加西们大概可以套用保尔·柯察金的名言:“一个演员最宝贵的东西是演艺生命。生命对人来说只有一次。因此,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他回首往事时,不因没有全情投入而悔恨,也不因为演了无数烂片而羞愧。”不是说阿加西就一定没有演过烂片,但是在可以选择的情况下尽量选看起来更好的那个剧本、更有挑战性的那个角色,是实力派大叔们的共识。而纵观宋康昊、崔岷植等老戏骨的作品履历可以发现,他们漫长的演艺生涯中竟然真的没演过几部烂片。这或许正是魅力“阿加西”的操守所在。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既然是大叔,要面对的自然是无可奈何年华老去这一现实。在小鲜肉如春天的韭菜般一个季节就能收割一茬的韩国演艺圈,“阿加西”们能屹立不倒,靠的当然不是以扮嫩和年轻人抢饭碗。什么样的年纪演什么样的角色,这在韩国是一个约定俗成的规矩。所以青春片就是真正的少男少女在担纲,不会是一大票20岁往后30岁出头的演员来扮高中生大学生。而更有趣的是,他们的身份设定也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改变。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薛景求作品《绝密跟踪》《薄荷糖》《素媛》《独裁者》

现在如日中天的薛景求,在早年的《公共之敌》里演的是一个鲁莽的重案组警察,而12年后的《绝密跟踪》中就演一个深思熟虑的监视班班长,手下管理着众多年轻人,就好像当初那个热血的自己。到了2013年,他出演了引起社会热议的《素媛》。在相对保守的韩国社会,这样敏感的题材具有相当的警示意义。在访谈中薛景求曾经谈到,本身也有女儿的他在演绎这个角色的时候,并没有参考任何来自真正被害人的资料,他只要一想到假如自己的女儿就是受害者,那样的感情就自然地流露了出来。而这样复杂的角色只有同样在这个年龄段身为父亲的男人才能够表现出来。不需要刻意去演绎真实,因为有时候演员本身就是一种真实。

所以在韩国电影里,即便是摸爬滚打十几年的老戏骨们,也可以从角色的设定中一路看着他个人的成长。随着时光流逝,30岁变40岁,40岁变50岁,情绪在变化,身份也在变化。角色的年龄永远和演员的实际年龄相近,因此不会给人带来违和感。他们就好像是生活在我们身边的那些人,唯一不同的或许只是经历了更多非凡的遭遇,仅此而已。对于60+的文成根而言,时光的烙印更加鲜明。眼看他一路从社会的骨干演到老谋深算的政治家,再演到到慈祥的爷爷,虽依然可以获得和年轻女演员相恋的角色,但在更多的时候,他已经安静地作为一片绿叶,在几乎每年一部的新电影中发光发热。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左上起)文成根、崔成国、郑在泳及其饰演的角色(看到金馆长的脸会不会很想笑?)

作为韩国类型片中经久不衰的热门,灾难片、喜剧片、历史片和犯罪悬疑片是每一个阿加西的演艺生涯中都必然面对的。韩国是一个“老人政治”的国家,反映社会现实的黑帮文化和政治讽刺题材一向佳作频出。而喜剧作为释放强大社会压力的类型,也衍生出了各种各样天马行空的主题。灾难片由于总是大制作的商业片的缘故,倒不见得出现在每一个阿加西的履历中。但一个没有演过黑社会老大、政治家、警察、喜剧片男主人公的阿加西的演艺生涯无疑是不够完整的。可以说,叔们的演艺人生,更多是在假设作为一个男人在社会中可能会面临的几种选择,然后以各自的方式,把这些相似的职业演出了不同的风格

当然也有例外,比如说“金馆长”崔成国,就一直在喜剧片这条道路上执着地钻研着,从《色即是空》中的惊鸿一瞥逗比成长为了《救世主2》里面的“高富”逗比。而在《金氏漂流记》中成功演绎了一个逗比的郑在泳,戏路则比“金馆长”宽广得多,但他也把黑帮片、悬疑片演了个遍。从演打手到演老大,这也是时光给予阿加西的慷慨赠礼。或许正因为如此,朴海日仍然只能演新人警察,提前“叔”化的河正宇当杀手也只能待在食物链最底层,做到上名主播也面临着分分钟被台长炒掉的命运。而薛景求即使是在《摩天楼》这样主拼视效的商业大片中,也能够获得“大楼设备管理总监”这种职务。韩国电影圈的角色身份设定在年龄上真是相当严苛。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韩国对于本土化的执着少有其它国家可以相比。满大街跑着的国产车、价格高昂的国产牛肉、更受女性欢迎的国产护肤品……无不说明韩国人对于本民族的一切都是那么骄傲和热爱。所以韩国电影中也具有强烈的国产元素,好比热门片郑雨盛的《神之一手》,虽然本质上是一个动作片,但是却有着韩国引以为傲的围棋的壳子。而曹在显在《千年鹤》中和女主角吴贞孩的职业,就是以击鼓和唱乐组合的方式表演“板索里”(一种韩国民间音乐形式)。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曹在显的《千年鹤》(左)与郑雨盛的《神之一手》都有韩国民族元素

也因为如此,在这群演技为王的阿加西中,基本是清一色的黑头发,这和偶像剧中的花美男们极端西化的模样和发色形成了鲜明对比。仿佛头发的颜色就是偶像派和实力派的分界线一般无法撼动。而观众也能很容易发现,韩国电影中的男性形象无一不是标准的传统高丽民族男性的面孔——没有高挺的鼻梁,没有被美瞳修饰过的瞳孔和长如蝶翼的睫毛,也不会有纤细而苗条的身姿和雪白的皮肤。他们更像是这个民族亘古至今未曾被改变过的“原始人种”,代表这个国家骨血里的野性和对传统的尊崇。偶像剧和电影似乎是割裂的两极,一边是全员如洋娃娃一般的花样男女阵容,一边则是完全原装的小眼睛阿加西们。韩国顽固的传统和在西方冲击下的现代流行文化相碰撞,就这样形成了奇妙的韩国影视圈

作为东亚电影的旗手,韩国电影当然不会固步自封,也一直在试图走出国门,尤其是尝试涉足好莱坞。今年因为性丑闻而形象大受影响的李秉宪无疑是这方面的先行者,在《赤焰战场2》《特种部队:全面反击》中都有这位阿加西颇为亮眼的表现。而2015年的《终结者:创世纪》中也将看到他的精彩演出。2014年也是韩国影人在好莱坞空前辉煌的一年,“一哥”奉俊昊携手宋康昊献上了好莱坞大片级的《雪国列车》,而崔岷植则在吕克·贝松的《超体》中登场,驾轻就熟地演绎黑帮老大。和中国演员进军好莱坞仍停留在靠女性演员展示“花瓶”和“打女”形象不同,韩国演员更多的还是根据自身气质来配合角色,而传统韩国男性的形象更受好莱坞青睐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在讨论大叔当道这个话题之前,不得不提到韩国电影在近20年间遭遇的三次巨变。而正是这三次事件从根本上改变了韩国电影。第一个里程碑事件就是1998年韩国取消了电影审查制度,转而用分级制代替,它等于是给创作者解除了枷锁。而轰动一时的《生死谍变》正是在取消审查后的第二年诞生。现在占据韩国影坛的大叔们也基本都是从那一时期崭露头角,开始出演诸多至今让人记忆犹新的经典影片。

到了1999年,为配合WTO,韩国政府决定削减本土电影配额制,将每年必须放映本土电影的时间从146天削减为92天,韩国电影人为此掀起规模浩大的游行示威活动(历史上称为“光头运动”),此次抗议最终为韩国本土电影争取了宝贵的发展时间,也加重了韩国电影从业者的紧迫感,更迫切地提升自身的水平,为下一波冲击做准备。而下一波的到来并不遥远。2006年,为与美国签订自由贸易协定(FTA),韩国政府把每年必须放映本土电影的天数削减至73天,再次引发韩国电影界的大规模示威,但示威并无效果,韩国市场至此全面开放,与好莱坞大片短兵相交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2006年因韩国本土电影配额被消减而爆发的电影人示威活动

但从2006年到2013年,韩国本土电影取得了可喜的成绩。据韩国一家知名院线援引英国视频研究机构“银幕摘要”(Screen Digest)的资料表示,以韩国目前人口总数(约5000万)计算,2013年韩国观影总人次突破2亿,创下历史新高,人均观影次数为4.12次,首次超过美国(3.88次)、澳大利亚(3.75次)和法国(3.44次)位居世界首位。

而相应的是韩国电影振兴委员公布的统计数据,2013年韩国一共上映了840部电影,每个月都会有70部新片上映,平均每天都有两三部新片公映。其中,好莱坞进口片约600多部,连仅有一两个明星出演的独立电影也可以看得到。在竞争如此激烈的情况下,产量仅为进口片四分之一的本土片拿下了1.27亿观影人次,市场份额超过60%,票房榜年度十强占据九席,唯一进入前十的是席卷全球的超级英雄大片《钢铁侠3》。而主导原因就在于观众年龄结构的不断改变,这也成了“大叔”雄霸影坛的重要因素之一。

据资料显示,在2000年前后,韩国的主要观影群体是20岁左右的年轻人——和现在中国的情况非常相似。那时候的韩国票房被海外动作大片、青春爱情片主导,在题材和深度上都非常单一浅显。而随着电影审查的松绑,题材的逐渐丰富,以及观众的观影习惯逐渐被培养起来,观众年龄结构逐渐发生变化,从年轻人主导的20-30岁观影人群向30-40岁这样的社会人群转移。另一方面,50岁以上的中老年观众的数量也大幅度增长。到了2013年,各个年龄段观众的总数已经基本差别不大,同时由于中年观众具有更强大的经济实力,所以渐渐成为影响市场的观影主力。而为了符合他们的审美情趣,面向他们的电影也逐渐增多。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崔岷植曾于2006年将自己获得的文化勋章归还给韩国文化部,他身后的示威标语牌上写着“没有韩国电影配额制,就没有《老男孩》”。

韩国本土电影显然更能满足这一年龄段观众的兴趣。韩国影坛的第一次全盛时代,诞生了如《生死谍变》《八月照相馆》等经典作品。当年还是青年的观众群体目前已经步向了中老年。而当年那些影片的青年主演们也随着时间流逝成为影坛的中流砥柱,这些伴随着观众一起成长的“阿加西”在观众缘上就比新生代有先天优势。他们凭借自己和普通男性国民并无二致的面容,搭配着越来越年轻美丽的女演员们演绎着各种题材,也可以很好地满足中年男性观众的隐秘情怀。

对此,韩国电影从业者有着很清醒的认识。导演李俊益在此前的一次访华座谈会上曾经说道:“所以我们基本上不会去做《变形金刚》那种电影,因为去做那种电影的结果就只能是证明我们做不了。观众会去看那种大制作的美国电影,但也会看本土的演员、本土的电影,因为这个比较有亲和力,符合他们的口味跟文化,这个在美国电影里看不到。”而《七号房的礼物》就是最好的证明,只不过是一部低成本喜剧,却成了2013年韩国最卖座的电影。

韩国电影的今天就是中国电影可以看到的明天。而且较之韩国,中国无疑拥有数倍数十倍的潜力可以挖掘。从业者需要看到的不光是每年新增了多少块银幕,能够抢占多长的“国产片保护月”档期,而应该从影片质量这个根源入手。随着观众观影兴趣的提升和年龄层次的必然转移,简单粗暴的青春爱情电影和假大空的“商业巨制”还能不能拿到满意的票房,需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而演技合格的演员数量稀少也是中国电影所面临的另一个难题,什么时候能够也有那么一群活跃的“阿加西”搭配层出不穷的偶像剧“花美男”们,在属于自己的年龄段演绎属于自己的角色,或许才是中国电影快步追赶韩国的时候。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推荐文章

索尼向黑客妥协 取消《采访》上映

展开全文
Mtime时光网

粉丝 0

这个人太懒,还没有填写个人简介

分享

评论

(0)

迅雷客户端内打开,可实时收取评论和私信 去下载

  • 全部评论
  • 最新评论
  • 最热评论
      ffffffff15764665454955546d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