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雷电影
经典影视作品

唱我逍遥调—11首歌读懂一代性情大师黄霑

评《 经典影视作品

2016-08-14 23:13发布

993

编辑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时光网特稿 2004年11月24日,华人世界失去了一位大师级的文化人,和那些平常只专注于舞文弄墨的文人不同,这位大师对演艺圈、文学圈、商业圈都有所涉猎,他教过书,也写过书;他填过词;也作过曲;他演过电影、也做过主持;他开过演唱会、也开过广告公司。长袖善舞的他要么不做,一做就必定让人难以忘怀。在许多人的印象中,他有着截然相反的两面,一方面,他性不离口,还时常爆粗口,颇为疾世愤俗,另一方面,他的生花妙笔能同时创造出豪情与柔情交相辉映的天籁绝句。他就是以学识渊博、敢做敢言著称的一代香江性情大师——黄霑。

转眼十年,弹指而过,虽然我们无法像怀念张国荣、梅艳芳、陈百强、黄家驹、罗文这些曾经在舞台上闪闪发光的巨星那样时常念叨起他,但是论在华人文化圈中的地位,他却是绝对凌驾于这些人之上的。他的创作,为后世留下了许多值得骄傲的文化遗产,尤其是在推动粤语音乐文化方面有极大的贡献。通过以下一首首他为影视剧创作的名曲,让我们一起来了解一代性情大师黄霑的创作情怀。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沧海一声笑》

(电影《笑傲江湖》主题曲)

词/黄霑 曲/黄霑 唱/许冠杰

虽然黄霑自认在作曲方面,一直不如老友顾嘉辉那么下笔有神,大部分“辉黄”组合的创作都是顾嘉辉负责作曲,黄霑担任填词,但还是有一首歌,让黄霑比他的这位老朋友技高一筹。那就是黄霑在1990年为徐克监制、胡金铨执导的新武侠潮领军之作《笑傲江湖》创作的主题歌《沧海一声笑》。这首歌几乎成为了迄今为止最能体现金庸的武侠原著精神的画龙点睛之作。

“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浮沉随浪,只记今朝…”黄霑巧妙地将中国传统音乐的五音排序——“宫、商、角、徵、羽”演化成旋律起伏、朗朗上口的小调,再配上豪情满怀、气盖云天的歌词,一种身在高处、心却坦然的强大气场扑面而来,将曲洋和刘正风两大高手惺惺相惜的那份情谊表现得淋漓尽致。这首流传至今的歌曲在当年分别囊括了台湾金马奖和香港金像奖最佳电影主题歌的殊荣,相形之下,顾嘉辉为1984年版电视剧版《笑傲江湖》创作的主题歌就远没有《沧海一声笑》那么深入人心。

大曲必易的小调情怀,深藏在黄霑写曲的心得,他为《笑傲江湖》续集《东方不败》书写的另一首《只记今朝笑》也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所不同的是手法上更加四两拨千斤。也许是因为旋律实在太象“姊妹”了,它的影响自然也不及《沧海一声笑》那么醍醐灌顶、振聋发聩。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道》

(电影《倩女幽魂》插曲)

词/黄霑 曲/黄霑 唱/黄霑

自己在作曲方面的不足,黄霑是很有自知之明的,因此他自己同时包揽词曲创作的情况并不多见,而且只要是词曲兼顾,他一定会写出一些容易上口的简洁曲调。也许正是因为这样,他自己作曲填词一把抓的时候,有一种别无分店的古典情怀。黄霑在年为徐克监制、程小东执导的影片《倩女幽魂》系列打造的一系列歌曲,都非常鲜明体现出这一特点。

同样是徐克监制的《倩女幽魂》,在黄霑的笔调中呈现出了截然不同的浪漫诗意。从第一部《倩女幽魂》的主题歌《倩女幽魂》,插曲《黎明不要来》《道》到第二部《人间道》的主题歌《人间道》、插曲《捉一个温馨晚上》;再到第三部《道道道》的主题歌《道道道》,几乎每一首歌,黄霑都能将浪漫与豪爽共冶一炉。

其中最特别的莫过于他为《倩女幽魂》中的性情大侠“燕赤霞”度身定做的那段中文Rap经典《道》。黄霑不仅创作了这首歌,还用他那独特的烟嗓子亲自诠释了这首歌。这首歌的歌词相当精彩,“海底隧道,天后庙道,皇后大道,罗便臣道,马头围道,牛头角道,金马伦道,铜锣湾道。条条大道条条系路,哈 我自求我道。”当一个个人们熟悉的香港街道名在歌中被串在一起,一种后现代主义的气息和借古讽今的趣味便油然而生。在Rap音乐尚未风行的当年,它的出现无疑具有启蒙的意义。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男儿当自强》

(电影《黄飞鸿》主题曲)

词/黄霑 曲/古曲《将军令》 唱/林子祥

《倩女幽魂》系列影片呕心沥血,每次都创造出全新作品不同,黄霑为徐克的《黄飞鸿》系列影片创作的歌曲,就玩起了以不变应万变的绝招。一首在广东地区家喻户晓的传统乐曲《将军令》,被直接填上了阳刚味儿十足的辞藻,变成了这首人们时不时哼着给自己打气的《男儿当自强》

在最初的《黄飞鸿》《黄飞鸿之男儿当自强》这两部影片中,演唱这首《男儿当自强》的都是多年来以纯爷们儿形象立足于演艺圈的巨星,一位是唱着《真的汉子》《敢爱敢做》而为大众熟悉的林子祥,一位是动作巨星成龙,到了第三部《黄飞鸿》电影,索性变成了童声大合唱。无论哪个版本的《男儿当自强》,编曲上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因此最经典的版本还是林子祥的首版。

其实在广东地区,《将军令》这首曲子早已是“黄飞鸿”的一个声音形象标签。因为第一代“黄飞鸿”专业户关德兴师傅在大银幕上塑造的黄飞鸿形象,衬托的背景音乐就是这首《将军令》。黄霑的成就主要还是体现在他所铸造的血性歌词上,“让海天为我聚能量,去开辟天地。为我理想去闯,碧波高涨。又看碧空广阔浩气扬,即是男儿当自强。”大义凛然之气一扫普通港产流行歌的小家之气,让黄飞鸿的民族英雄形象变得栩栩如生的同时,也在人们的心中打了一针民族气节的强心剂。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当年情》

(电影《英雄本色》主题曲)

词/黄霑 曲/顾嘉辉 唱/张国荣

情与义一直是黄霑创作的歌曲中的一个主旋律,和徐克合作的四大系列影片几乎无一例外地都让人领略到他那种史诗与小品交汇的独特风味。比起前面的三大代表作来,由他负责作词、顾嘉辉作曲,为徐克监制、吴宇森执导的影片《英雄本色》创作的主题歌《当年情》,则没有走那种生猛刚劲的路,而是用一种内敛的笔调反映出江湖人物心中的无奈与唏嘘。

随着一阵略显苍凉的口琴声飘过,张国荣倾诉一般的歌声坚定地缓缓飘出,让人体会到一份温暖与感动交织的内心交集,“拥着你,当初温馨再涌现。心里边,童年稚气梦未污染。今日我,与你又试肩并肩。当年情,此刻是添上新鲜。”黄霑用他的词告诉我们,震撼人心的力量,也许就是看来很渺小的个人情感。字里行间对往日的怀念和对亲情的渴望都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让对这部影片多了一层深层的人性思索。

之后,黄霑又和顾嘉辉联手为《英雄本色续集》创作了一首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的主题歌《奔向未来的日子》,演唱者还是宋子杰的扮演者张国荣。“无泪无语,心中鲜血倾出,不愿你知。一心一意,奔向那未来日子,我以后陪你寻觅好故事。”同是无奈感叹,此番多了一份豪迈与期盼。此时人们才恍然大悟,原来哥哥才是《英雄本色》及其续集的核心,事实也确实如此。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莫呼洛迦》

(电影《青蛇》插曲)

词/黄霑 曲/黄霑 唱/辛晓琪

除了四大系列,黄霑与徐克的创作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还有1993年这部颠覆经典民间传说《白蛇传》的影片《青蛇》。据黄霑本人说,这次合作也是创作生涯上遇到的一大难题,因为徐克为他布置了一道极难完成的作业——写出一首带有中国传统古典风味的佛教梵音。在徐克的设想中,他想要安排一场青蛇与白蛇赤条条降落凡尘的戏,塑造出她们颠倒众生的形象。

这段曲子到底该是什么样,有着丰富经验的黄霑也丝毫没底。经过几番折腾,他终于写出了一首带有印巴地区的异域风味而又符合国人审美口味的插曲,就是辛晓琪演唱的这首《莫呼洛迦》。 银幕上,当青蛇跟着白蛇来到人间,看着歌舞中纵情享乐的人群,情不自禁地扭动起身躯时,这首《莫呼洛迦》随之出现,妖娆却不失时尚感的电音旋律配上银幕上张曼玉勾魂摄魄的妩媚眼神,丝丝入扣地勾勒出主人公神秘的气质。

标题中的莫呼洛迦,是佛教八部天龙中的而一位,其真身正是一条大蟒蛇,学识但凡浅一点,都无法完成这极有技术难度和知识门槛的活儿,黄霑作为文人的渊博学识,在这首《莫呼洛迦》中有着上佳的示范。和往常一样,黄霑还是一个人分别完成了这首《莫呼洛迦》的普通话和广东话两版歌词,为了保证最佳的效果,黄霑要在听完助手用正规的普通话念出歌词后再逐字修改。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我爱你》

(电影《射雕英雄传之东成西就》插曲)

词/黄霑 曲/威廉退尔序曲 唱/张学友

曾经开过广告公司的黄霑,还有一项著名的绝技——为世界名曲填词。在上个世纪的七十年代,香港本土的广告行业正值起步和飞速发展的阶段,黄霑也开办了一家广告公司。为了节省制作成本,广告中所选用的歌曲,很多是一些早已成为公版的古典音乐,黄霑很善于在这些耳熟能详的作品中注入带有鲜明本土风味的歌词,创造出国际风味在地化变身的神奇效果。迪士尼明星大汇演家喻户晓的招牌歌《这是一个小世界》(It's A Small World),就是在黄霑的手中变成了香港人人皆知的那首名叫《世界真细小》的经典童谣。

1993年,当他为刘镇伟执导、张国荣、林青霞、梁家辉、张曼玉、梁朝伟、张学友、刘嘉玲、王祖贤等众多巨星云集的贺岁喜剧片《射雕英雄传之东成西就》时,再度发挥出他音乐顽童的一面,创造出这首令人忍俊不禁的《我爱你》。耳熟能详的旋律就是妇孺皆知的古典乐曲《威廉退尔序曲》,只是如此威风凛凛、满怀冲劲的曲调,与黄霑充满趣味的爱情表白式歌词混搭在一起,完全没有水土不服的违和感。全曲基本上就是反复反复地唱“我爱你”几个字儿,时而用中文,时而用英文,听似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了,但是每句的断字与音乐的节奏都配合得恰到好处,不知道原曲的人,几乎都会以为这又是一首黄霑为影片度身定做的呢。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上海滩》

(无线电视剧《上海滩》主题曲)

词/黄霑 曲/顾嘉辉 唱/叶丽仪

每当“浪奔,浪流”的歌词在叶丽仪高亢嘹亮的歌声中开场,人们都会情不自禁地唱出这首宛如史诗般荡气回肠的经典。且不提当年这首歌在神州大地上引起了多么大的反响,单是那份恢弘的气度,已经令人深深折服。然而没有几个人知道,这首引发无数人唏嘘感叹的走心歌词,黄霑只用了20分钟就完成了,更没人想到,这是黄霑帮顾嘉辉救场的一段佳话。

当年的顾嘉辉正是影视圈炙手可热的作曲家,工作多得分身乏术,结果临到交稿的最后期限,才完成这段旋律,但是到哪里能那么快才能找到歌词呢?情急之下只能向老朋友黄霑开口,因为来不及录制样带,顾嘉辉就在电话直接把旋律给黄霑哼了一遍,20分钟后,黄霑就交出了这首《上海滩》的歌词。因为黄霑在此之前从未到过上海,他不敢确定黄浦江是否有汹涌的大浪,于是还专门向上海的专家朋友请教,经过证实后,才保住了那先声夺人的开场“浪奔、浪流。”

除了广东话的原版之外,这首歌还被翻成了国语、泰语、越南语、英语等多个版本在华人世界甚至整个亚洲流传,知道今天,很多亚洲国家的人或许不认识黄霑,但都知道他的这首《上海滩》。虽然之后黄霑又分别为两部《上海滩》的续集创作了主题歌《万般情》《上海滩龙虎斗》,但是影响上始终无法和头炮《上海滩》等量齐观。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世间始终你好》

(无线电视剧《射雕英雄传之华山论剑》主题曲)

词/黄霑 曲/顾嘉辉 唱/罗文、甄妮

1983年,由香港无线电视台拍摄的《射雕英雄传》无疑是许多内地人认识金庸的开始,尽管金大侠的名著问世要早很多。和剧集一起成为时代标签级记忆的,还有第三辑《华山论剑》的主题歌《世间始终你好》。顾嘉辉气势逼人的旋律,配上黄霑至情至性的歌词,将群雄逐鹿、势如破竹的英气和英雄气短、儿女情长的缠绵两种完全不同的风味奇妙地共冶一炉,呈现出一种刚柔并济的别致面貌。

黄霑创作的歌词有着浓郁的古典风味,但绝不会故作高深,相反他会用一些零星点缀的广式俚语增加人们的亲近感,比如这段“论武功俗世中不知边个高,或者绝招同途异路。但我知论爱心找不到更好,待我心,世间始终你好。”中的“边个”二字,一出现就摆脱了古典辞藻不接地气的误区。

《射雕英雄传》中一共有八首歌曲,能够 入选当年TVB“十大劲歌金曲”的只有这首《世间始终你好》。它最难得的地方是跳脱了小调式的古典曲风传统,无论是编曲的基调还是歌词的立意,都有着很强的现代意识和时尚感。除了《世间始终你好》,黄霑为这部《射雕英雄传》还填写了《一生有意义》《肯去承担爱》《桃花开》《千愁记旧情》四首歌,也都是细腻温柔的情歌。特别是为剧中的另一主要角色穆念慈度身定做的《肯去承担爱》,将那份为了爱情奋不顾身的坚定与执着刻画得惟妙惟肖。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罗文与黄霑

《狮子山下》

(无线剧集《狮子山下》主题曲)

词/黄霑 曲/顾嘉辉 唱/罗文

与其说黄霑是一个文化人或艺术工作者,不如说他是整个香港乃至华人世界的精神偶像更加贴切。他敢于直言、羁傲不逊、毫不掩饰的个性造就了不少给人们带来巨大正能量的作品,这些作品就象甘霖一样,滋润着一颗颗因生活困顿的现实而变得干涸虚弱的心灵。其中,他和顾嘉辉联手为香港电台电视部反映香港社会现实的系列名剧《狮子山下》所创作的同名主题歌,就是一个典型的代表。

这首歌几乎已经成了不屈不挠、奋斗不息这一香港精神的代名词。这出电视剧集对于内地的观众来说是陌生的,但是这首歌曲却是耳熟能详的,因为不管是“辉黄组合”的演唱会,还是大型的公益活动,都少不了这首歌的身影。“同处海角天边,携手踏平崎岖,我哋大家,用艰辛努力写下那不朽香江名句。”每当台上的歌手唱起这首歌的时候,台下的观众也会不知不觉地跟着唱出来,无论他们彼此有着怎样不同的人生规划,这首歌都唱出了他们心中最渴望的事情——一起为香港这片家园的明天而努力。

在黄霑创作过的影视歌曲中,还有一首直面现实、发人深省的作品,那就是他和顾嘉辉另一次默契配合的成果——《飞跃十八层》的主题歌《难为正邪定分界》。这首歌巧妙采用了男声二重唱的方式,让叶振棠和麦志诚分别用天使与魔鬼的口吻唱出现实中值得深思的问题。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始终会行运》

(无线电视剧《鹿鼎记》

词/黄霑 曲/顾嘉辉 唱/张国荣

《鹿鼎记》是金庸创作的武侠小说中最特别的一部,主人公韦小宝堪称厚黑学的专家,如何让这个八面玲珑的痞子看上去不那么令人讨厌,除了编导花心思打造之外,音乐也有着意想不到的效果。“辉黄组合”的经典班底,再加上张国荣意气风发的歌声,瞬间将痞气化为了一种卖萌的魅力,和《鹿鼎记》剧中被着力突出活泼可爱这一特点的韦小宝形成了契合对应之势。

“合情合理,开心称心,一心想做快活人。未愁未怨,实在有自信,终此生,始终都会行运。”看到如此洒脱不羁的歌词,人们无法不和黄霑本人联系起来,其实在黄霑的内心深处确实住着一个我行我素、特立独行的韦小宝,每当他心中的韦小宝出现时,都会留下了浪荡不羁的好词。为周星驰的喜剧片《苏乞儿》创作的主题歌《长路漫漫伴我闯》、为电影版的《鹿鼎记》创作的主题歌《开心做出戏》,都是这类风格的延续。

《长路漫漫伴我闯》中的说唱部分一大亮点,黄霑的后现代式遣词让人见识到了他鬼马顽皮的一面。“看江湖真混账,三八三八弄了一场,这个要大哥,那个要做天王,紧张紧张弄得真紧张。”借古讽今的笔触让人有一种宣泄的快感。而《开心做出戏》更象是黄霑的一次欢乐宣言,“让我们找开心快活去,让我们寻开心快乐去,快乐的人生,一切是游戏。欢乐的人生,是我和你笑一声醉醒之间,难得糊涂,开心做一出戏。”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年轻时的黄霑与顾嘉辉

《问我》

(电影《跳灰》插曲)

词/黄霑 曲/顾嘉辉 唱/陈丽斯

早在1970年代,这首带有几分黄霑自传色彩的歌就已经问世了。1976年,粤语片女星萧芳芳主演了一部名为《跳灰》的影片,讲述了几个儿时的玩伴长大成人后再度相遇,但是彼此间的命运已经有了悬殊的差距,甚至不得不面临警匪对立的考验。萧芳芳扮演的角色有一首轻快潇洒的歌,她找到了一位名叫陈丽斯的女歌手帮忙幕后代唱。这首歌就是由黄霑创作的励志金曲《问我》

“无论我有百般对,或者千般错,全心去承受结果。面对世界一切,那怕会如何,全心保存真的我。问我点解要高兴,究竟点解要苦楚?我如何能够 一一去数清楚?问我欢呼声有几多?问我悲哭声有几多,我笑住回答,讲一声,我系我。”现实中的黄霑并不是一尘不染的完人,他有许多让人抱怨的毛病,爱说不文笑话,爱说粗话,但是有一样东西和他的才华一样令人不得不佩服,那就从不迎合外界,始终坚持自己的风格。

对于更多的内地观众来说,知道这首《问我》还是因为另一部名叫《老港正传》的影片。较之于它的原始出处《跳灰》来说,《老港正传》中的“左向港”这个角色似乎更像是这首歌要表现的人,不管外界如何变幻,一直坚守着内心的信念。其实这正是黄霑本人真实性情的一个写照,按照他的好友刘培基的说法,黄霑是一个勇于认错、永不改过的人,对应到这首歌,大情大性的艺术家性格从一句“我系(是)我”就可见一斑。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推荐文章

《霍比特人3》登帝国杂志 众角色亮相

展开全文
Mtime时光网

粉丝 0

这个人太懒,还没有填写个人简介

分享

评论

(0)

迅雷客户端内打开,可实时收取评论和私信 去下载

  • 全部评论
  • 最新评论
  • 最热评论
      ffffffff15799661116298926d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