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雷电影
经典影视作品

他和他的门徒包圆了几乎我们看过的所有好莱坞大片配乐

评《 经典影视作品

2016-04-02 12:19发布

370

编辑

专访汉斯季默

一位非科班出身的电影音乐人,凭借着自己的天分和凝聚力,逐渐成为好莱坞商业配乐领域的霸主,不仅他自己为一系列商业大片创作的配乐深受欢迎,经常被各大热门的影视节目引用,连和他合作的音乐人都深受影响,在好莱坞掀起了一股前所未有的视觉化热潮。他就是好莱坞电影界的教父级配乐大师——汉斯·季默。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粉丝饭制版汉斯·季默肖像画

有人称赞他的配乐开创了一种不同于好莱坞传统古典式配乐的新风,从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逐渐成为商业大片配乐的标准模式;也有人认为他的配乐流于简单粗暴的热血化模式,旋律大同小异,导致时下商业片的配乐越来越缺乏独特的个性。

但是有一个不争的事实是谁都无法否认的,人们对这种罐头曲风似乎非常受落,几乎绝大多数商业大片的配乐都在有意无意地临摹他的模式。这位被中国影迷亲切称为“寂寞帝”的配乐大师,已然开创了自己的视觉化配乐帝国,更屹立其上成为一座难以超越的配乐高峰。

日前,这位配乐界的教父级人物宣布将退出超级英雄电影。在创作《超人:钢铁之躯》、克里斯托弗·诺兰执导的《蝙蝠侠》三部曲以及最新的《蝙蝠侠大战超人》后,汉斯·季默表示自己“几乎已被燃烧殆尽了”。但未来我们还将继续听到他的作品,最新的一部将是他与诺兰合作的战争电影《敦刻尔克》

让我们借此机会,全面回首下这位重量级电影音乐人是如何一步步辐射整个好莱坞配乐领域的。

〖三大金刚 · 共创视觉化配乐新风〗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和那些受过多年系统化专业训练的音乐创作人不同,汉斯·季默能拥有今天的成就,一方面是他自己不断在实践中尝试创新摸索出来,另一方面,要归功于他所率领的制作团队。

商业头脑灵活的汉斯从迈入配乐领域初期,就已经意识到团队合作的力量如何强大,所以除了自己的音乐创作事业之外,他还经营起了另一项重要的事业——打造自己的配乐人帝国,为更多有志于影视音乐创作的人提供施展才华的空间。

1989年,他和混音师杰伊·里夫金合作创立了奇幻视听工作室,吸纳各种音乐人一起参与创作,其中包括作曲人才,也有编曲人才,乐手甚至音乐技术设备工程师。

汉斯·季默是一个非常善于调动、集合这些不同类型的音乐人才的特长,创造出属于自己的招牌风格,其中又以成功地帮助他打破了传统管弦乐与电子音乐之间的藩篱,奠定了影响整个行业的视觉化配乐曲风根基的三大金刚最为人津津乐道: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马克·曼西纳

配乐代表作:《生死时速》《绝地战警》《人猿泰山》

马克·曼西纳曾以助理的身份为汉斯的许多电影配乐担任编曲和制作的任务,从《桃色女人香》《千禧年:部落智慧与现代世界》《真实罗曼史》《我爱小麻烦》。在标志着两人合作巅峰的作品《狮子王》中,那三首最具知名度的插曲《生生不息》《等我长大来当王》《今夜感受到爱了吗》就是在马克的巧妙编排下,从最初的流行歌曲变成了最后片中那富有情绪感染力的戏剧版。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虽然汉斯季默早在上个世纪一进入90年代开始,就致力于创造一种把凌厉的现代电子乐与厚重的传统管弦乐共冶一炉的新型强视觉化配乐,从《黑雨》《雷霆岁月》《末路狂花》都显示出这种不同以往的融合之音,但是真正第一次让人们对这种质感的配乐留下和片子一样难忘的印象,甚至翘首企盼着配乐版原声专辑早日出现的正是马克·曼西纳的《生死时速》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尼克·葛兰尼-史密斯

配乐代表作:《勇闯夺命岛》《铁面人》《我们曾经是战士》

从1991年的冒险动作片《八千米死亡线》开始,尼克就是汉斯季默重要合作伙伴,专门负责把汉斯创作的旋律编成最终的管弦乐版本,同时还承担一些枝节乐章的创作。在标志着汉斯音乐团队创作达到巅峰的作品《狮子王》中,尼克负责的正是管弦乐编曲和部分人声合唱的编曲,这部影片之所以能有一种荡气回肠到令人刮目相看的史诗质感,在很大程度上正是受益于尼克的管弦乐编曲所呈现的磅礴气度。

在电子乐与管弦乐融汇探索的过程中,尼克娴熟的古典编曲技巧也起到了重要作用,它保持了传统管弦乐那种波澜壮阔、气吞山河的厚重感,使得汉斯创作的商业动作片配乐没有因为电子元素的介入而变得轻薄乏力。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尼克·葛兰尼-史密斯配乐代表作《铁面人》

1996年,尼克、汉斯和哈瑞又合力创作了另一部把这种曲风推向行业标配的作品《勇闯夺命岛》,也就是从它开始,越来越多的商业大片制作者直接了当地要求配乐人写出类似的乐章,而尼克原创的热血感十足的旋律几乎成了人人趋之若鹜的一种标准模式,就连他自己在1998年首次独当一面的《铁面人》《我们曾经是战士》也无可避免地给人留下了似曾相识的印象。

多年来,尼克主要扮演的还是为他人打磨嫁衣的管弦乐编曲角色,但谁也不能否认从《加勒比海盗》《变形金刚》、从《X战警》《特种部队》、从《达芬奇密码》《天使与魔鬼》、从《超凡蜘蛛侠》《蝙蝠侠大战超人》,几乎汉斯·季默及其派系的所有音乐人创作的重量级作品,都离不开他的管弦乐编曲和指挥。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哈里·格雷格森-威廉姆斯

配乐代表作:《勇闯夺命岛》《间谍游戏》《天国王朝》

《红潮风暴》的主题曲中,有一段雄浑慷慨得让人心潮澎湃的人声。就连大导演史蒂文·斯皮尔伯格听过后都对它青睐有加,这段精彩人声就是由哈瑞编排出来的。接踵而来的《勇闯夺命岛》让他更显锋芒,排山倒海的管弦潮涌配上亦步亦趋的电子冲击所产生的刺激感和兴奋度,和影片本身一起成为了标杆。

在一边为汉斯·季默创作的电影配乐担任管弦乐编曲之余,哈瑞一边和其他人合作完成了不少原创配乐佳作,包括和汉斯·季默合作的《冰雪迷案》《情深无尽》;和约翰·鲍威尔合作的《小蚁雄兵》《怪物史莱克》《小鸡快跑》;和特拉·沃瑞宾合作的《全民公敌》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哈里·格雷格森-威廉姆斯配乐代表作《天国王朝》

独当一面的哈瑞格里格森威廉姆斯风格非常多元化,既有《怒火救援》《电话亭》这种营造气氛的视觉化配乐,又有《辛巴达七海传奇》《纳尼亚传奇》这种古典和新世纪音乐风格书写的史诗。

2005年,哈瑞又拿出了一部令人惊艳的配乐杰作——《天国王朝》。在这部作品中,他一改昔日擅长的招牌式电子风格,改用纯古典的创作理念实现了一次华丽的转身。让人们惊觉他在创造古典式乐章方面也有着不凡的能力,从而创下了新的个人高峰。

〖五大王牌 · 缔造视觉化配乐帝国〗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在提升商业动作片配乐的画面感以及情绪感染力方面,汉斯·季默和他的创作团队做出了很大的贡献,他以大型管弦乐为经、以电子合成器为纬的交汇手法,打破了原来影视配乐相对单一化的格局,拓展了影视音乐的流行空间。

众所周知,在投入影视音乐制作前,汉斯·季默是玩流行音乐的,在全球第一个纯音乐电视频道MTV开播时播出的首支MV作品——《电视杀死了广播明星》中,我们就能看到他的身影。

从这支标志着流行音乐从昔日单纯的听觉时代迈入视听结合时代的MV,我们就不难明白为何汉斯会如此执着于打造那些需要和画面紧密结合,具有强烈视觉感的贴片型配乐。

这种风格的音乐就如同味精一样,很容易调动观众的胃口,让商业大片原本就已经很火爆的镜头语言产生出更加令人亢奋的刺激效果,《生死时速》《红潮风暴》《勇闯夺命岛》这些视觉化商业大片配乐在当时带来的惊艳感足以用耳目一新来形容。

此时的奇幻视听工作室也开始迈入了个人与团队的能量集体大爆发的新阶段。《红潮风暴》不仅为汉斯·季默的团队带来了他最大的粉丝——史蒂文·斯皮尔伯格,更让他们迎来了新的契机。

汉斯被史蒂文委以重任,担任新成立的梦工场影片公司的音乐部门总监,借助着这个平台,汉斯的创作团队规模也在不断扩张,越来越多的新生力量开始加入了这个视觉化配乐帝国的行列。虽然在2004年经历了和里夫金分道扬镳的大地震,但是很快汉斯就带着他的新创作团队——远程控制制作社,占领了绝大多数好莱坞商业大片的配乐舞台。

继创立招牌视觉化风格的“三大金刚”陆续成名单飞之后,汉斯团队中的更多新人才开始脱颖而出,以“五大王牌”为核心的配乐帝国正式成型: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约翰·鲍威尔

配乐代表作:《变脸》《驯龙记》系列 《谍影重重》系列

作为汉斯·季默配乐系的“五大王牌”之首,约翰·鲍威尔并没有沦为汉斯·季默第二,而把汉斯团队开创的视觉化曲风与他擅长的流行、爵士、古典等多种音乐语汇进行了二度融合,最终形成了自己的招牌特色。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约翰·鲍威尔配乐代表作《变脸》

这种不拘一格的创作思路,在他为真人电影创作的配乐中更是大放光彩,《记忆裂痕》中带有新世纪风味的悬念之音、《谍影重重》系列中电子合成器与管弦乐亦步亦趋的纠缠之音、《史密斯夫妇》中散发着性感与杀气的电音探戈…都堪称视觉化配乐的示范级作品。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克劳斯·巴代特

配乐代表作:《时间机器》《K-19:寡妇制造者》《加勒比海盗:黑珍珠号的诅咒》

从1998年的《埃及王子》《红色警戒线》,到2000年的《角斗士》《职业特工队2》、再到2001年的《汉尼拔》《珍珠港》,新旧世纪交替那几年,每一部汉斯·季默创作的电影配乐背后,都有克劳斯的一份贡献。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克劳斯·巴代特配乐代表作《加勒比海盗:黑珍珠号的诅咒》

2003年,克劳斯拿出了迄今为止最为业界熟悉的作品——《加勒比海盗:黑珍珠号的诅咒》。尽管其中的大部分曲目,特别是主题曲《他是个海盗》的每一个音符都散发着浓浓的汉斯·季默风味,但是克劳斯出色的编曲水平在抓耳程度方面是功不可没的。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斯蒂夫·贾布隆斯基

配乐代表作:《德州电锯杀人狂前传》《变形金刚》系列 《孤独的幸存者》

早在1997年,贾布隆斯基就开始以创作新增加的配乐曲目这一方式,完善了不少由汉斯·季默和奇幻视听工作室旗下的其他配乐人负责创作的电影配乐。其中包括汉斯·季默自己的《冰雪迷案》《珍珠港》《汉尼拔》《小马王》《太阳泪》,克劳斯·巴代特的《加勒比海盗:黑珍珠号的诅咒》、哈里·格雷格森-威廉姆斯和特拉·沃瑞宾的《绝世天劫》《全民公敌》、哈里·格雷格森-威廉姆斯和约翰·鲍威尔的《小蚁雄兵》《小鸡快跑》等等,都是人们耳熟能详的作品。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斯蒂夫·贾布隆斯基配乐代表作《变形金刚》

2007年,斯蒂夫成为了迈克尔·贝版《变形金刚》的御用配乐作曲,汉斯·季默式视觉化配乐乐章从此又多了一张熟悉的面孔。但是这种电子合成器和管弦乐搭配出来的视觉化配乐,新鲜感早已消失,加上它出现的频率实在太高,审美疲劳已经越来越明显。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拉民·贾瓦迪

配乐代表作:《越狱》《钢铁侠》《环太平洋》

1974年出生的贾瓦迪曾经是克劳斯·巴代特的助理,为后者在好莱坞打开个人成就的《时间机器》《K-19:寡妇制造者》承担新增曲目编排的任务,他参与创作附加曲目的《加勒比海盗:黑珍珠号的诅咒》更成为了电子合成器搭配管弦乐这种视觉化配乐方式在新世纪来临后的一次示范级作品。尽管参与了不少热门大片的配乐创作,拉民贾瓦迪第一次引起人们的注意却不是在大银幕,而是在小荧屏上。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2005年,美剧《越狱》接二连三地掀起了收视高潮,配合剧中高潮迭起的情节,拉民用汉斯·季默团队特有的视觉化配乐风格,成功地打造出了步步为营、扣人心弦的紧张刺激感,随着剧集的热播,他的大名也随着先声夺人的主题曲不胫而走。电视上初尝走红的拉民,很快又在三年后接下了一桩令他在商业大片领域立足的大活儿——为派拉蒙和漫威打造的第一部《钢铁侠》电影担任作曲。拉民娴熟地将电子化的摇滚乐与管弦乐结合在一起,创造出一阕金属感十足的科幻史诗,为之后的漫威系列大片的配乐风貌奠定了基础。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亨利·杰克曼

配乐代表作:《大战外星人》《X战警:第一战》《超能陆战队》

2006年,杰克曼的音乐才华引起了汉斯·季默和约翰·鲍威尔的注意。在两人的邀约下,亨利加入了远程控制制作社。在此期间,先后为《黑暗骑士》《达芬奇密码》《功夫熊猫》《加勒比海盗》等影片创作需要新增加的配乐。2009年,亨利迈出了配乐创作生涯的重要一步,首次个人出马,为梦工场影片公司的动画片《怪兽大战外星人》创作配乐,结果他用大片格局的创作风格,一下子就把人们征服了,电子元素的迷离感和科幻味,在雄浑激越的管弦号角中熠熠生辉,他也因此成为最受人关注的配乐界新锐。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亨利·杰克曼配乐代表作《X战警:第一战》

成名后的亨利如同开了闸的洪水,在短短五、六年的时间就为《海扁王》《X战警:第一战》《穿靴子的猫》《无敌破坏王》《特种部队:全面反击》《极速蜗牛》《菲利普船长》《美国队长2:冬日战士》《超能陆战队》《像素大战》等一大批风格迥异的重量级影片担任配乐。

〖四大同道 · 共塑视觉化配乐标准〗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左起)泰勒·贝兹、詹姆斯·纽顿·霍华德、特沃·拉宾、布莱恩·泰勒

从汉斯·季默带领他的团队摸索着怎么把电子合成器与大型管弦乐嫁接出全新效果开始,他就不是孤军作战,因为这种受新世纪音乐启发的创作思路,正是当时像汉斯这样的年轻一代音乐制作人中非常普遍的。

从70年代末开始,一种前所未有的音乐类型——新世纪音乐为人们带来全新的听觉体验,这种既有电子音乐的时尚节奏,又有古典音乐的管弦构架的新音乐形式,很快就以它富于画面想象力的表现手法成为了影视音乐界的新宠。不少玩新世纪音乐的年轻人也纷纷涉足影视音乐领域,其中包括詹姆斯·牛顿·霍华德、丹尼·艾夫曼、马克·艾沙姆这些今天广为大众熟悉的电影配乐家。

这些新世纪音乐出身的电影配乐人,也不时在自己的创作中干着和汉斯一样的事情,尝试着把电子合成器与大型管弦乐完美地融合在一起。另一方面,汉斯·季默的音乐制作团队从一成立就擅长联合作战,这种联合不仅仅局限于团队的内部成员,还有一些不属于奇幻视听工作室或远程控制创作社的外援。经过合作之后,这些虽然不是汉斯·季默制作团队成员的影视音乐人,也有了和他们有一样的视觉化风格。

在众多受汉斯·季默及其团队的启发而踏上探索视觉化配乐之路的影视音乐创作者中,有四位来自不同年代的同道是最典型的,让原本已经热到发烧的视觉化配乐创作之火更加高涨,逐渐让这种模式成为时下商业片配乐创作的一个标准: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詹姆斯·纽顿·霍华德

配乐代表作:《亡命天涯》《未来水世界》《蝙蝠侠:侠影之谜》

学古典音乐出身的詹姆斯·纽顿·霍华德是好莱坞最早用电子合成器模拟出整个庞大管弦乐音效的配乐人,1987年的《俄国佬》一片,让配乐界的人惊喜地发现电子合成器也能模拟出管弦乐的效果。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詹姆斯·纽顿·霍华德配乐代表作《蝙蝠侠:侠影之谜》

凭着电子合成器应用方面的出色才能,詹姆斯很早就自立门户,拥有了独立的工作室,并且和不同领域的音乐人展开了各种形式的合作,其中也包括汉斯·季默率领的奇幻视听工作室和远程控制制作社。他娴熟的电子合成器拟音手法成功地帮助汉斯的团队解决了电子合成器与真实的大型管弦乐之间难以逾越的混音障碍,最终实现了两者之间的完美结合。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特沃·拉宾

配乐代表作:《绝世天劫》《冲锋陷阵》《国家宝藏》系列

喜欢摇滚音乐的人都知道,这位南非出生的音乐人,曾经是大名鼎鼎的艺术摇滚乐队YES的吉他手、键盘手、演唱者、歌曲创作人、制作人和录音工程师,长袖善舞的几乎负责打造了乐队的所有背景音乐。

1994年,他离开了乐队,开始专心创作影视音乐。1997年,他和当时还是汉斯·季默的奇幻视听工作室一员的马克·曼西纳合作为《空中监狱》创作了配乐。这次合作中,特沃·拉宾巧妙地把电子摇滚与管弦乐的元素结合在一起,制造出雷霆万钧的情绪张力和迫在眉睫的戏剧效果,一下就在主流商业大片领域打响了名头。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特沃·拉宾配乐代表作《绝世天劫》

接着,他又以个人的名义和汉斯·季默的奇幻视听工作室旗下的另一位电影音乐人哈里·格雷格森-威廉姆斯合作了《绝世天劫》《全民公敌》这两部堪称重量级的视觉化配乐,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从《深海狂鲨》《极速60秒》、从《冲锋陷阵》《第六日》、从《无法无天》《宇宙追缉令》

这位深谙电子与管弦音乐融合之道的配乐人,无论是手法还是风格都几乎达到了和汉斯·季默的制作团队等量齐观的程度,甚至因为他们的风格太过相似,加上他确实曾和汉斯·季默的奇幻视听工作室旗下的音乐人一起为电影作曲,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不少人都把他误以为是奇幻视听工作室的一员。然而这位从摇滚圈转入影视音乐创作领域的视觉化配乐高手,由始至今都是独立发展的。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布莱恩·泰勒

配乐代表作:《速度与激情》系列、《敢死队》系列、《钢铁侠3》

从小受到音乐熏陶的他会演奏钢琴、鼓、吉他、曼陀铃等多种乐器,并在和许多交响乐团、合唱团、唱诗班及乐队的巡演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2003年,年仅31岁的他就拿出了一部令人赞叹的五星级作品——《沙丘之子》,那是一部迷你电视剧集的配乐,布莱恩充分施展出了他在古典音乐方面的才华,慷慨激越、令人振奋的旋律让不少人听后为之一振。之后的《重返中世纪》《征服怒海》中,他也显示出比较纯正的古典式管弦乐手法。

直至2006年,他接下了为环球影片公司的招牌商业大片《速度与激情》作曲的任务。这部以飙车为题材的影片,从第一部开始就以强烈的视觉刺激著称,之前负责作曲的电子高手BT和配乐家大卫·阿诺德都拿出了极有现代感和热血感的视觉化乐章,不管是出于制片方的要求还是布莱恩本人的自觉,在《速度与激情3:东京漂移》中,布莱恩几乎放弃了他的管弦乐,彻底变成了一个电音风格的创作者。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从此,布莱恩变成了这个知名爆米花电影的御用作曲,并且开始在其他作品的创作中继续套用这种电子合成器加大型管弦乐的路子,从李连杰的《搏激战》、史泰龙的《第一滴血4》《敢死队》到漫威的《钢铁侠3》《复仇者联盟2:奥创时代》,无一不是如此。虽然这些影片和汉斯·季默的制作团队没什么关系,但是听过的人都无法说出布莱恩的这种电子音乐加管弦音乐的曲风,和汉斯·季默的招牌调调到底有什么不同。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泰勒·贝兹

配乐代表作:《300勇士》《守望者》《银河护卫队》

虽然他在影视配乐领域还不够如雷贯耳,但是在游戏配乐方面绝对是当今最顶尖的创作人之一,《战神:登天之路》《杀戮地带》《变形金刚:塞伯坦之战》这些热门游戏的配乐,都是出自他之手。和影视音乐相比,游戏音乐更加注重音乐是否抢耳,是否能调动玩家的情绪,叙事和构架之类的功能都不再重要。

所以,泰勒·贝兹的创作中,是否能先声夺人被列为了首选,汉斯·季默及其团队不断拓展的电子与管弦乐融合的方式,也正是最容易满足这种听觉刺激度的需求。在为影视作品配乐时,泰勒·贝兹同样保持了他的视觉化曲风,并取得了骄人的成绩。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泰勒·贝兹配乐代表作《300勇士》

和泰勒·贝兹合作最多的导演就是最近刚推出新作《蝙蝠侠大战超人:正义黎明》的扎克·施奈德。从《活死人黎明》《300勇士》《守望者》一直到《美少女特工队》,泰勒每次都能用他充满锐度与力度的视觉化配乐,为扎克充满视觉轰炸效果的镜头语言增加新的爆点,其中,《300勇士》更以超过30万张的实体唱片销量成为21世纪最成功的配乐版原声专辑之一。

他的视觉化曲风也引起了漫威的注意,特意邀请他为2014年新开启的《银河护卫队》系列影片担任作曲,结果泰勒·贝茨不负所托,用电子合成器与大型管弦乐双管齐下的方式掀起了又一次听觉风暴。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从现代音乐转战影视配乐领域的音乐人常常有着非常敏锐的时尚触觉,令原本属于小众文化的电影配乐被越来越多的接受和喜爱。注意到这一趋势的汉斯·季默也开始找一些跨界的音乐人合作,如为影片《超凡蜘蛛侠2》作曲时,他就邀请了著名流行音乐制作人兼歌手法瑞尔·威廉姆斯和英国传奇结他手强尼·马尔助阵;这次为影片《蝙蝠侠大战超人:正义黎明》作曲时,他又和多媒体音乐强人琼基·XL联手,力图展现更具震撼效果的视觉化乐章。

随着越来越多的主流商业大片找到汉斯·季默和他的制作团队来创作配乐,他的视觉化配乐手法也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支持者认为它的流行化质感有助于作品本身的传播,也更容易让人通过浅显易懂的方式体验到影视音乐的情绪渲染与氛围烘托功能;反对者则认为他的创作过于千篇一律,曾经被认为耳目一新的电子合成器和大型管弦乐的联姻方式越来越变得陈辞滥调,欠缺新意,听起来的感觉更是大同小异,缺乏个性。

虽然这种争论至今还没有一个结果,但是从这两年的奥斯卡颁奖典礼上,我们已经开始看到诸如《万物理论》《边境杀手》之类的视觉化配乐开始获得提名。另一方面,汉斯·季默和他的制作团队也开始尝试用更加另类的手法创造新鲜的效果。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越来越多的电影制作者甚至点名要求其他配乐创作人向汉斯·季默的视觉化曲风看齐,甚至不惜临摹

还有一个不能不提的现状是,不管各方对汉斯·季默及其制作团队广泛采用的这种用电子合成器与大型管弦乐共谱而成的视觉化配乐有着怎样的看法,却从来没有动摇普通观众对这种调调的青睐,越来越多的电影制作者甚至点名要求其他配乐创作人向汉斯·季默的视觉化曲风看齐,甚至不惜临摹。

这也就是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商业大片已经很难让人记住它的独特之处,反正似曾相识的旋律配上画面能让人热血沸腾、激动不已就够了,至于听完后是不是脑中空无一物就不管了。

但是任何艺术形式同质化的结果就是自掘坟墓,即使是商业大片的配乐也不例外,没有不同的风貌和格调,就真如《雨中曲》的女主角在提到电影千篇一律所说的,看过一部就等于看了全部。

时光网近日对这位电影配乐大师进行了独家深度专访,在挖掘他的艺术人生的同时,汉斯也向我们透露了自己的下一步工作计划。

【采访实录】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Mtime:你是如何开始成为作曲家的?这一直都是你的梦想吗?

汉斯·季默:我经常撒谎说我从六岁开始弹奏音乐,我只是想给出一个具体时间,但老实说,远在我记事前我就开始制造噪音了,我们家有架钢琴,我就喜欢乱弹乱敲,然后我开始,我不知道“痴迷”这个词是否合适,音乐成了我的安全港,变成了我非常享受的事情,我对它的热爱超越一切。

后来我有了一位钢琴老师,大概在我六岁的时候,我以为他的工作是为我解释我脑子里听到的声音,但这不是钢琴老师的工作,他们只是教你音阶之类的东西,这些东西我一点兴趣都没有,所以我只学了两周,进入青春期后,钢琴成了一种便利的交流方式,我会通过弹钢琴来吸引女孩子。后来我加入了一支乐队,但我很快意识到这并不是我想做的,我喜欢音乐的叙事功能,然后我开始为广告作曲。

你今天的问题很巧,因为第一个给我工作的人是乔治·马丁,他昨晚刚去世,乔治是我的导师,他非常信任我,当时我只是个玩乐队的毛头小子,用合成器做些古怪的音乐,乔治看到了我身上的潜力,当时还有另一位作曲家斯坦利·迈尔斯,他为《猎鹿人》作过曲,我是他的助手,我很会泡咖啡,我还记得第一天为斯坦利泡咖啡,我和那些伟大的导演在同一个房间里。

这比我的摇滚音乐之路有意思得多,我很清楚这就是我想做的,斯坦利·迈尔斯对我很好,他让我去尝试电影中的一些音乐,同时又非常照顾我,确保我不把电影搞砸。为什么会成为作曲家,你只要去做就是了,你必须去做,你必须要拿到机会,今天想起来,就是乔治给了我机会,我永远感激他。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2010年底,汉斯·季默在星光大道留名

Mtime:你最喜欢的作曲家是谁?

汉斯·季默:埃尼奥·莫里康内,一直都是我的偶像,在我十一二岁的时候,我溜进电影院看《西部往事》,当时我想,天呐,就是这个,这就是我一直想给其他人解释的东西,影像和音乐,当你把它们放在一起,无比神奇的事情就会发生。

Mtime:为电影作曲是一个怎样的过程?你是如何产生灵感,其间又要经历怎样的过程?

汉斯·季默:一切都始于很美好的开始,每个人都应该感到嫉妒,就像小时候你妈妈会跟你讲故事,导演会给我打电话说:我想给你讲个故事,我记得有天早上九点钟接到电话,因为我晚上状态不好,我在晚上状态很差。那天是雷德利·斯科特打来的电话,他说,我想给你讲个故事,你觉得角斗士的故事怎么样,然后我开始笑了:角斗士,穿裙子的男人!他说,不,不是那种角斗士的故事。然后他向我讲述整个故事,当他开始讲到第二幕时,我的脑子里就已经开始有音乐了。

作曲通常都是这样开始的,两个人互相聊天,或者像《星际穿越》一样,诺兰给了我一个信封,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这个故事,诺兰对我说,如果他给我一段文字,但不告诉我电影讲的是什么内容,我能不能用一天时间给他写个曲子。我把信封打开,上面是用打字机打出来的文字,不是电脑打印,而是打字机打出来的,很厚的纸张,上面写的是身为人父的意义,诸如之类非常私人的东西,我按照他的话去做,用了一天的时间,写出我能想到的一切,这相当于是我写给儿子的情书,然后诺兰当晚就过来了。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早年的汉斯·季默

不管我为多少电影作过曲,第一次给其他人演奏时,我还是会非常容易动情,我会把脸别过去,不看对方的眼睛,以免他们脸上露出一丝恶心的表情,所以我扭过头为诺兰弹奏,当我转过身问他感觉如何时,他说:我觉得这部电影可以开拍了。我说:这到底是什么电影啊!这两个故事不太一样,但又是相同的,都是从对话开始,从一个想法开始,然后对话越来越长,慢慢发展,电影逐渐成形,我们不只是在谈论音乐,我们谈的是要拍一部怎样的电影,我的心里是有颜料盒的,我会告诉自己不该用哪些颜料,应该多用哪些颜料。

通常我都会坚守我的想法,一般开始作曲时,我就已经有明确的想法了,但曲子还没成型,所以我要花点时间把它想出来,找出这段场景需要的东西。

Mtime:在你合作过的导演中,你觉得哪位导演最有音乐才华?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汉斯·季默与诺兰

汉斯·季默:我觉得肯定是克里斯托弗·诺兰,在制作《星际穿越》时,有限的时间已经容不下我们的野心了,所以我这边有一支交响乐队,那边有一支乐队,另外一个地方还有第三只乐队,我并不是独自一人到处赶场,而是让诺兰去负责其中一些录音工作。

我最不爽的就是,每次他的工作效率都比我高得多,说真的这些音乐是我们一起做出来的,绝对是一起完成的,这也是我喜欢的地方,我喜欢这种合作关系,我们并不是在一起谈论增减和弦,这根本没有关系,我们不需要用繁复的术语也能充分交流,因为归根结底我们讨论的都是故事本身。

Mtime:《红潮风暴》《勇闯夺命岛》的原声让新一代的中国观众开始关注电影作曲,这些原声也成为经典,你觉得你的音乐为什么能有如此广泛的受众群,不仅得到专业人士的赞扬,也能得到普通观众的欣赏?

汉斯·季默:首先,归根结底我是在给自己写音乐,所以我自己首先要喜欢,我要能感觉到点什么东西,我是玩摇滚出身,我不是玩古典乐或者艺术音乐、概念音乐出身的,我是二十世纪先锋音乐的一代。

我很早即意识到,没有旋律的话,你就什么都没有,这个旋律可能只是一个小碎片,就好像贝多芬第五交响曲的开头,这么一小段,就足够引出一首精彩的交响曲,我只和喜爱音乐的导演合作,这些导演从来不认为音乐只是一种“背景”,他们对音乐的使用非常大胆,《红潮风暴》在当时算是非常前卫了,我觉得音乐应该要能独立存在,我希望我做的原声,你都能单独放出来当音乐听,兰迪纽曼有一个很形象的比喻,来形容某些电影的音乐,他说就像在吃草一样,像牛在田里吃草一样,不要做成这样的音乐,就这么简单,音乐要能独立存在。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汉斯·季默1995年凭借《狮子王》荣获奥斯卡最佳配乐奖

Mtime:《狮子王》不仅让你拿到奥斯卡奖,而且风靡全球,为这样一部不同寻常的影片打造原声是什么感觉?

汉斯·季默:一开始,我根本不想做这部电影,我一直和他们这么讲,因为当时我已经做过《美女与野兽》,我称之为非常“百老汇”式的音乐,童话音乐之类的东西,我一直和他们说我没兴趣,这不是我的风格,但他们坚持要我做。

所以我有了个想法:首先在画面出现前,你会听到一声非常非洲式的喊叫,我的朋友Lebo. M,我们之前有过合作,我知道这个声音非他莫属,导演告诉我这段开场具体是怎样的,前十秒是这个,然后十秒钟的歌曲,然后对话开始之类的,我就这样做下去,并且打造出疯狂版的埃尔顿的《Circle of life》,我把这首歌改的面目全非,然后导演和制片人过来,我对他们说:这和你们给我的要求不太一样,但你听一听吧。

然后我把这段音乐播出来,他们就凑在一起小声讨论,我心想,好了,我要被炒了。我说:OK,我是不是被炒了?他们说:不不不,我们要修改电影,我们把开场改掉。我并不是说我的想法是正确的,我只是很高兴他们合作意愿如此强,如此包容开放。当Lebo激昂的声音在片头一响起,你就知道你已经不在堪萨斯了,你也知道这不是之前那种音乐剧,这将会与众不同,非常新潮,虽然你听不懂祖鲁语的合唱,但你知道他们在讲述一个精彩的故事。

Mtime:《碟中谍》应该是你第一次在已有的音乐素材基础上进行创作,你从中学到的哪些经验为你在《蝙蝠侠大战超人》中起到帮助?

汉斯·季默:我很喜欢《碟中谍》的主题曲,我很喜欢拉罗·斯齐弗林的这首曲子,我心想,既然我这么喜欢它,能不能为它注入面向未来的全新生命力,就这么简单。

他的编曲更偏向爵士,适合那个年代的风格,我则采用了更多电子乐元素,我所做的不过是抖落上面的灰尘,但我不希望这首曲子被遗落在历史的角落,我和汤姆·克鲁斯合作很多次了,我也和吴宇森有过合作,所以我有很大的创作自由。

Mtime:你和你的团队为很多梦工厂的动画制作过原声,哪一部是你的最爱?和动画工作室合作,与和单独一位导演合作有什么区别?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汉斯·季默现身《功夫熊猫3》美国首映

汉斯·季默:我和杰弗瑞·卡森伯格的合作早在《狮子王》之前就开始了,最棒的地方在于,你是在和有最终决定权的人说话,我已经说过无数次:“杰夫瑞,我有个超疯狂的想法!”他就会说:“你去做吧”虽然不知道能不能成功,但有一个能理解你的人真是太好了,他是第一个来也是最后一个走,我们的每次会议他都在场,我们会争吵得非常激烈,多年来一直如此,因为我们都有各自的观点,我的工作是想出他无法想象的东西,是把他们吓到。我们要挑战极限,这就是我们的计划。

你看我们最近的一次合作项目是《功夫熊猫3》,导演和我都发誓再也不要用那首该死的《Kungfu Fighting》,直到有一天,我们又在研究这首歌,我们找到了一种完全不同的编排方式,然后杰夫瑞说,我们干嘛不弄一个粤语版或者普通话版出来,我们突然就豁然开朗。能有人一起畅谈,没必要请求批准,不需要去想办法苦苦哀求,而是当场就能得到答案,这点非常好。

Mtime:除了电影外,你还为《使命召唤》《合金装备》等游戏制作过原声,游戏作曲和电影作曲有什么区别?

汉斯·季默:我知道我是从谁的角度来作曲,比如《蝙蝠侠》是从蝙蝠侠的角度作曲,所以我知道我是从谁的角度来作曲,因为玩家才是主角,所以游戏作曲非常难,因为我抓不住这个角色,所以游戏作曲挺麻烦的,但依然是个很不错的尝试。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汉斯与诺兰

Mtime:你最喜欢自己的哪一首曲子?

汉斯·季默:我的脑子里总会想一件事情,我觉得所有的艺术家都会有同感:要是我那样做的话,也许会更好,要是我能把它改过来就好了。你继续创作,因为你想要写出一首让你毫无缺憾的作品,当然这也会是个悲剧,因为这样的话一切就结束了。

有些原声我确实很骄傲,比如《星际穿越》,我最自豪的是那些被我摆脱的东西,在诺兰的《蝙蝠侠》系列中,我就找出了非常简洁的作曲方式。我一直都很喜欢《细细的红线》,我非常喜欢《狮子王》,只因为那是为我的女儿所作,我很难把这些作品同我的创作历程割离开来,我在乎的是创作过程是否精彩,做得好不好。

Mtime:你觉得现在电影原声的趋势是什么?你会不会跟随当前的大潮流?

汉斯·季默:我不会,根本不会,说真的,当你在看别人都在做什么时,你已经落伍了,你只是在盲目跟风而已,说真的我太忙了,没时间研究这些东西,对我来说用自己的创意要好得多,它能催生我想要的东西,我现在就是这么做的。问题就在于你的作品还符合时代需求吗?你很快就会有答案,相信我,观众会给你答案的。

Mtime:从《黑雨》《功夫熊猫》,你打造了很多极具东方元素的电影原声,你在《狮子王》中也加入了许多非洲元素。你是如何学会这些异国元素?你从这些创作中学到了什么?

汉斯·季默:对我来说,音乐最棒的地方就是,这种事情我遇到很多次了,我经常会和完全不会说英语的人合作,或是不会说德语,毕竟德语我也会。我们只是在一个房间里,腼腆的交换眼神,然后开始演奏,这种事情我经常遇到。

当然翻译就在那里,你和对方尴尬的打个招呼,然后对话就变得无聊起来,因为你总是要通过翻译传话,但只要你开始演奏,很快你们就在一起做音乐了,当你再看时间时,已经过去四个小时了,你已经通过远超语言的交流方式与对方交心,你再看看技术人员,就知道效果很好。

我和Djivan Gasparyan合作《角斗士》时就是这样,他来自亚美尼亚,不会说英语,我们在一起待了两周,除了“你好”“晚安”之外一句话也没说过,我们就在一起做音乐,但这种交流非常令人满意。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1970年,汉斯与他的穆格合成器合影

我发现,人们总是试图通过他人的音乐了解他人的文化,但他们得到的通常是各种陈词滥调,我经常说,我是德国人,我们有着深厚的音乐文化背景,我们干嘛非得相互交融彼此的文化?为什么不让它们相互碰撞呢?这也也许会诞生一些新东西。

所以我经常采用这种方法,这种碰撞并不残酷,而是像一道美丽的海浪,拍打海岸,然后诞生出一些东西。音乐家都是一群怪人,我们之所以说“玩”(Play)音乐,因为如果你没有玩心,你是没法做音乐的。这句话你别和别人讲,但我们根本没必要长大。

这就是我成功的原因,我也试过其它方式,我会非常担心激怒特定文化背景的人,我并不怕冒犯人,但人们把文化看得很重,我不想去侮辱别人的文化,我会做无穷无尽的研究,但结果只是发现我永远都写不出来。对我来说最佳方案就是说:进来吧,我们一起坐下,一起做音乐吧,大家凑一块。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汉斯·季默目前正投身于世界巡演当中

Mtime:你的下一步计划是什么?现在在忙什么?

汉斯·季默:我在做巡演,我在做音乐家们一辈子都在做的事情,我要站在舞台上为听众演奏音乐,我从没真正尝试过,上次巡演的时候还是十八岁那年。

因为我经常怯场,我发现我崇拜的所有人,和我聊过这个问题的每个人,我每次都很腼腆的提起这事:你觉得做几场演出怎么样?他们都鼓励我去做,你不能让恐惧阻止你前进,现在不做,更待何时?所以我现在要暂时离开电影音乐创作,去尝试一下(演出)。这是一次尝试,但我所做过每件事都是尝试。

作者:Action 记者:Todd Gilchrist

时光网出品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长按二维码,或扫描指纹即可关注时光网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求评论!求吐槽!求嘚瑟!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推荐文章

《星球大战8》再曝片场照

汉米尔、黛茜Cos尤达训练卢克经典场景

展开全文
Mtime时光网

粉丝 0

这个人太懒,还没有填写个人简介

分享

评论

(0)

迅雷客户端内打开,可实时收取评论和私信 去下载

  • 全部评论
  • 最新评论
  • 最热评论
      ffffffff15761884387635968d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