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雷电影
经典影视作品

杨幂经历九九八十一难,做了一次真正的演员

评《 经典影视作品

2017-05-04 15:20发布

849

编辑

由侯孝贤监制、刘杰执导,杨幂、郭京飞、李鸿其主演的《宝贝儿》于10月19日正式上映。这部被定义为纪实风格的文艺片,因为杨幂担任主演而备受关注。

电影故事聚焦有出生缺陷的人群,“如果我不完美,是否还是你的宝贝儿?”,这个令人难以回答的问题,也是导演自己的疑问。在《宝贝儿》上映前,导演刘杰和主演杨幂接受了来自时光网的独家专访。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本片的女主角杨幂自带流量和话题,《宝贝儿》中她饰演的江萌造型一经亮相,随即引发了网友的争议和讨论。

但杨幂这次的“扮丑”并不是为了博出位,更多是因为角色需要,她饰演的“江萌”是个有先天消化系统问题的弃婴,所以脸上会有雀斑、沉淀的色块,杨幂甚至自己都表示,“从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以这样形象出现在银幕上”。

刘杰导演也透露,“杨幂身上的衣服,是问片厂附近打工的小姑娘要到的,而脸上的雀斑,是用鞋油画的。”

进组时,她还被导演要求素面朝天地去遛大街、逛农贸市场,去福利院、去了妇产医院的ICU病房,去真正理解自己扮演的人物。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杨幂在接受时光网采访时,直接用“折磨”形容这次拍戏的体验,“导演给我出了很多难题,也解决了很多的难题,真是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才有今天的电影。”

在电影《宝贝儿》中,站在杨幂对立面的,是郭京飞饰演的孩子父亲徐先生。关于孩子父亲这个角色,有人表示理解,也有人忍不住痛骂。导演对我们讲述了一个更令人心酸的原型故事。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9年前,我的朋友生下一个重度脑积水的孩子,他被医生告知有三天时间做决定。这三天,我亲眼目睹了他的疲惫跟煎熬。做决定的那个晚上,他给我打了个电话,说‘哪怕搭上一辈子,也要让孩子活下来’。而他们两口子现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为了这个孩子确实搭上了本该有的人生。”

电影《宝贝儿》从三个人物的故事出发,为“生来不完美”的边缘人群发声。这些孩子的命运一开始,就成为了一道选择题,但做选择的却从来不是他们自己。

在导演看来,“关于这道题,我至今都没找到答案。所以我把它拍成电影,希望更多的人加入讨论,一起让无解的难题往解决的方向走去。”

导演刘杰:没有剧本真不是偷懒

杨幂谈角色:多种挑战叠加,化特殊妆容不卖惨

《宝贝儿》预告

时光网:这次在《宝贝儿》拍摄的过程中,听说导演是没有剧本的,能不能讲讲这背后的创作故事?

刘杰:没有剧本不是偷懒,是真的不敢写,也不敢瞎编。因为经历了好几年的采访,整个故事的架构在拍摄的时候有一个五页纸的提纲,这个提纲都是在好几年的社会采访之中慢慢形成的一个架构,但是具体的到了每一个人物,每一个细节的时候,还是不敢乱写。

我觉得把演员找来,大家愿意一起来拍这个戏,对于演员来说既是一种挑战,也是一件好玩的事情,没有台词就逼着他们必须走心,逼着他由心而发的去体会这个戏,而不是说拿着这个剧本台词来照本宣科。

时光网:杨幂,这样的创作过程对你来说是不是一种挑战?

杨幂:这样的创作过程肯定是一种挑战,而且是很多种挑战叠加在一起的,首先我没有剧本,我在跟导演一起在捋这个人物。有的时候没有一个前因后果,因为前因后果我们经常在讨论中推翻它。除去角色本身以外跳出来的就是南京话跟手语,我觉得都是难度上的叠加。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时光网:杨幂你怎么理解片子你演的“江萌”这个角色?

杨幂:我觉得她虽然是弃婴,但还是在一个相对稳定的家庭中成长的,所以她对一些东西会有特别强烈的善恶分明的态度,她有她很坚持的东西。

好多人跟我提到这次妆容的问题,其实并没有扮丑或者是扮惨,因为她是一个无肛的女孩,她有自己的生理缺陷,所以她的分泌系统、消化系统没有那么健全,反馈在她的皮肤上,就是皮肤很黑也有雀斑。而且她出生的时候有一点点缺氧,所以她智力也不是那么得好。所以你会看到她在片中并不是那么的圆滑,不善于跟别人沟通,有的时候很固执。

时光网:这种银幕形象你还习惯吗?

杨幂:这个形象其实是我们在整个拍摄过程中,和导演一点点把她捋出来的,化妆造型每天要花一个小时,到后来的时候变得非常得熟练,后来化妆就需要四十分钟。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时光网:导演,《宝贝儿》这个片名有什么深意?片中杨幂的角色是个弃婴,并没有被当成过“宝贝儿”?

刘杰:根据官方的保守估计,我们国家每年大约有10万个儿童被遗弃,其中大部分是残疾儿童,有的时候这是我们社会的现状和传统观念造成的,中国人还是坚持“养儿防老”。

但实际上这些人他们对于他们的父母来说他们都应该是宝贝儿,但是他们却成为了被遗弃的宝贝儿。我希望能通过这个电影让大家关注到这个社会现象,让我们所有的宝贝都真正的能成为宝贝。

导演:看完电影你会困惑、纠结甚至扎心

“杨幂演戏几次把我看哭,后来我把这些煽情戏全删了”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时光网:片中有很多不同的立场的人,包括孩子的父亲,杨幂饰演的江萌,还有警察,福利院的人,都对这个孩子的生命有一个讨论。您觉得应该谁去决定这个孩子的未来?

刘杰:我其实是很困惑的,我把我的困惑拍成了这部电影,所以我相信大多数观众看完了之后也是没有结果,没有答案的。因为这对我来说就是真实的,我就希望观众能够接受一个有点反传统的结尾。

因为一般来说,观众去看一个电影总是希望在里头得到点什么。这个没着没落的结尾,会让观众觉得有一些困惑,会有一些堵,有些纠结,会有我经常看影评提到的“扎心”。姑且不管它的票房,如果你觉得扎心了,想到了这个事打动你了,你愿意去关注这个事,我们的目标就达到了。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时光网:杨幂你看了这个电影觉得扎心、堵心吗?

杨幂:我觉得这是导演想要的东西。全片都没有刻意在卖惨或者是煽情,甚至它特意回避掉了所有煽情的东西,明明可以有。

刘杰:其中好多地方,我们只要镜头再拉长一点的话,可能观众就哭出来了,但是咔碴就剪掉了。因为我们努力的让各方观点都得到伸张,都能涵盖进去,但是全片的态度保持中立,没有一个很强的倾向。因为一旦煽情了的话,观众就容易站队,希望大家冷静地来看待这个社会的现实问题。

时光网:在这个片子里,我注意到很多人都提到了“多管闲事”这句话,这也是中国的现实吗?

刘杰:我们发现国外的观众似乎更容易站在杨幂饰演的江萌的立场上,想去挽救那个小生命,但是国内的观众可能更容易去支持郭先生,就是孩子的爸爸,会认为江萌多管闲事,那是人家的事,我自己觉得这就是文化的不同。

因为中国人从来都是认为,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这是别人家里的事情,而不是从个体生命的角度来理解这个事情。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时光网:杨幂,你这次跟刘杰导演的合作有什么印象深刻的事情?

杨幂:折磨。他给我出了很多难题,也解决了很多的难题,真是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才有今天的电影。我们一直在寻找这个人物,因为剧本也没有,前因后果也没有,这种的话通常演员就会不确定应该怎么做,反应我都不知道该怎么给,因为我不知道我跟面前这个人的关系是什么,所以好多时候我的焦虑来源于,我不知道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除此之外还要考虑在片中说南京话,还有学习手语。

杨幂:这部片子的社会意义大于票房本身

最后一天,才知道自己演了智力有障碍的人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时光网:导演您怎么理解江萌这个人物?

刘杰:当时我们的主创团队曾经激烈讨论过一个问题,就是说江萌这个人会不会有存在,会不会有人这么不世故,这么执着的去管一件和自己无关的事。因为杨幂饰演的江萌在出生的时候有过缺氧,所以她是不太聪明的,她比较一根筋,她会重复一句话,其实我们中间这些梗埋得很深。

我一直没跟杨幂说,你演的是个智力有点问题的孩子,但是我会影响着导引她往那个方向去演。因为我一旦告诉她说,她心里就想多了。因为真实情况下这样的人,她反而不会认为自己有问题。

所以一直到拍摄的最后一天的时候,我才跟她说,她其实演的是一个智力上有点问题的孩子,她自己在那坐了半天。她说“我演了一部戏都要结束了,导演才告诉我说,我演的是一个智力有问题的人。”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时光网:杨幂你自己是怎么样的感受?

刘杰:你那时候是不是很恨我?

杨幂:反正剪片子的“剪刀”都在你手里。

时光网:杨幂,你觉得这部电影是你的颠覆和突破之作么?

杨幂:其实没想这么多,只是有这么一个机会来拍,拍完结果怎么样,我就完全交给导演,也信任导演。我在拍《宝贝儿》的时候,很多演完了以后导演会泪流满面地走到我面前来说,你打动我了,然后所有这些我打动他的戏,都被剪掉了。他最后用一种他想要的比较冷静的方式呈现给观众。

刘杰:因为那些戏都太煽情了。在拍戏现场的话我比较情绪化,更多的是表达自己的不满,我不太会去哄着别人,因为我一直在强调跟杨幂说要走心要走心要走心,我说你只有真的才能打动。那当然我平常对她更大的打击就经常说会去说,说我没有感受到,我没有感受到。

但是真的有好几次,就是杨幂在那演,我坐在监视器后哭得稀里哗啦的,然后我不擦这个眼泪,喊完停之后我就走到机器前面,站到她面前,然后我看着她说,我说你看你打动了我。

杨幂:然后都被剪掉了(笑)。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时光网:侯孝贤是这部片子的监制,他给这部片子有哪些帮助呢?

刘杰:我觉得更多的一个是精神上的帮助。因为我跟侯导聊天内容基本上都是形而上的,一旦我请教他一个具体的问题,比如说关于这个片子的剧情,关于人物设置,关于什么东西的时候,他总是会告诉我,你怎么想的就怎么去拍。因为在侯导的观念中电影就是导演的,他会觉得那别人是不应该去插话的。

时光网:侯导看过这个片子吗?

刘杰:看过。他说杨幂演得很好啊,我说那片子有什么问题吗,他说没有啊,很好啊。

时光网:两位拍完这部戏之后,会不会对这种不完美的人群,有出生缺陷的人,有更深的了解?

杨幂:我觉得这部片子的意义大于票房本身,希望有更多的人看到,先去了解和知道有这样一群人在,我也是因为拍这个电影才知道有这样一群人,原来中国有那么多的弃婴。虽然现在还不知道能做什么,但是希望可以做一些什么,也希望有更多的人关注这群人。

经典影视作品剧照

刘杰:我们国家的出生缺陷率2006年的数字是5.6%,这是很庞大的一个人群。就像片尾提到,每年新生婴儿之中有近一百万人是有残缺的,这将近100万中有30%在出生前后有死亡了,40%会造成终生的残疾,只有30%经过治疗和矫正能够恢复健康。

但是我在做这个电影之前的时候,我是完全不知道的。有的时候我们经常在跑电影节的时候,在欧洲的小城会看到街边有很多的残疾人,但是我们这边的残疾人,不知道他们都生活在哪。

我希望大家多一些关注,多一些讨论,怎么样能够帮助他们的生活,少一些弃婴这样的悲剧。能够帮助他们让社会更有温暖,生活的更好,这是电影比有很多票房更大的意义。

点击小程序,答题赢大奖!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田壮壮将重执导筒拍摄阿城小说《树王》

展开全文
Mtime时光网

粉丝 0

这个人太懒,还没有填写个人简介

分享

评论

(0)

迅雷客户端内打开,可实时收取评论和私信 去下载

  • 全部评论
  • 最新评论
  • 最热评论
      ffffffff15761143560786634d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