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雷电影
卧虎藏龙

《卧虎藏龙》:江湖规矩下的理智与情感

评《 卧虎藏龙

2019-09-16 18:25发布

410

编辑

我越来越能体会到人生阅历的增加会让一个人对原有事物的态度有所改观。最早看《卧虎藏龙》的时候惊羡电影里的人能够飞檐走壁、轻盈如风,俞秀莲城墙屋顶夜追玉娇龙的戏翻来覆去地看也不会腻。镖局兵器大战那场戏让人直呼过瘾,青冥宝剑削铁如泥,俞秀莲相继挑选多种冷兵器与之较量,一招一式无不展现出每种武器的使用特点。显然,当时的我只钟意武侠片中浅表层的奇观场面 。李慕白与俞秀莲之间的暧昧关系、玉娇龙的个体意义以及与之相关的“文戏”,我当然是提不起兴致的,以至于不大记得各个人物之间的关系。现在才醒悟:看电影不思考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

卧虎藏龙剧照

李慕白与俞秀莲

江湖有江湖的规矩,人在江湖,必须按规矩办事。俞秀莲进京送镖那场戏有一个细节,通过城门时,镜头突然从高处切到了车身的下方,画框中,车轮刚好嵌在两条预设的轨道中颠簸行进。这一特写虽然持续时间很短,但在庄严城门下、在俞秀莲马上入京之时出现必定有所意指:道路那么宽,却只能沿着一条线路行走。李慕白和俞秀莲都是江湖上的高手侠士,看似自由,可依然不能顺着自己的心意走到一起。这里有一个缺席之在场的人物,孟思昭,他既是俞秀莲的未婚夫,又是李慕白的拜把兄弟,在一次打斗中,孟思昭为了救李慕白而死在对手刀下,此后李慕白一直照顾着俞秀莲,两人渐生情愫,但俩人都清楚这么做是对丈夫的不忠,也是对兄弟的不义。不忠不义,这是江湖的大忌,也是从小就接受中国传统儒家文化熏陶的俞、李两人所不能逾越的道德边界。两人只好将爱意隐埋心中,不断地去压抑、克制自己的欲望。但正如俞秀莲所说:压抑只会让感情更加强烈。所以每次两人见面时都会出现很微妙含蓄的气氛。

卧虎藏龙剧照

李慕白选择闭关修炼来逃避这个江湖,逃避他对俞秀莲的爱,他企图寻找一种道家式的宁静却陷入了一种很深的寂静:“我的周围只有光,时间和空间都不存在了,我似乎触到了师父从未指点过的境地。”他非但没有得道的喜悦,相反的,却被一种寂灭的悲哀所环绕。破戒后,他只能无奈地出关,回到江湖,处理琐事。很显然,他放不下太多事,比如对俞秀莲的爱,对碧眼狐狸的恨,这些欲念始终纠缠着他,逃脱只能印证所逃脱之事的存在,然后终将落网。无论李慕白是多么厉害的高手,究竟是一个凡人,凡人都有七情六欲,儒家讲究克己复礼,克制自己的欲念以服从社会的礼数秩序从而维持社会安定,所谓入世就要牺牲一部分自由,而道家的出世只能是一种虚幻的不切实际的幻想。李慕白的困境在于:他不得不回到他一直在逃避的江湖,被迫面对人世间的恩怨情仇。

影片中有一场夜景戏,李慕白在庭院中练习剑法,视点突然从高空转移到俞秀莲身上,这时她一反女侠在白天惯常穿戴的那种古朴规整的妆容,额前贴着几绺长发,穿着薄衣,以一名女子而非女侠的形象观察着李慕白,然后视点再次切回到高空,音乐悠缓而滞重,仿佛在述说着人生的种种无奈。李慕白以剑来发泄自己的欲望(剑象征着阳具?),秀莲作为女人只能站在一旁默默地承受欲望之匮乏的痛苦。类似这种含蓄的场景在影片中还有很多,李安用具有中国古典美学风格的视听体系来处理中国传统文化对人的影响这一命题可以说轻车熟路,达到了大师的水准。

卧虎藏龙剧照

玉娇龙与罗小虎

玉娇龙以传统权威反抗者的身份闯进俞、李的世界,一方面她同样也受到儒家道德伦理的束缚,为了家族的荣誉奉命成亲,嫁给自己不喜欢的人。另一方面,自幼师从碧眼狐狸的她早就习惯了自由自在的冒险式的生活,追求的是惊险刺激。偷青冥宝剑就是想玩玩,不喜欢就还回去,眼里全然没有江湖的规矩。玉娇龙女扮男装大闹聚星楼则是对江湖规矩的嘲弄与反叛,繁琐的江湖名号背后不过是一群武功平平的獐头鼠目之辈,他们一听说玉娇龙连江南鹤都不知道,马上结成一伙嘲笑她的无知,将其视为江湖的圈外人。或许玉娇龙会明白,不守规矩,江湖中的所有人都将与她为敌,尽管她能够轻松打败这些莽夫,她也不可能打得过李慕白,而李慕白也不可能是江湖中武功最高之人。一个稳定的江湖同样离不开一套森严的制度体系,而武力是支撑其运作的必要手段,不守规矩,当然会受到制裁。

卧虎藏龙剧照

罗小虎深处江湖之外的世界,是不受社会伦理道德约束的一个极端,游走在荒无人烟的戈壁,睡在空旷的洞穴里,有酒有肉,过的是一种原始的野性生活。不难理解玉娇龙这样一个处在生活牢笼里的富家小姐为什么会看上这个边疆的“半天云”,她梦寐以求的自由自在的生活正是罗小虎能赋予的。李安用一个象征性的构图建立起文明/野蛮或者说约束/自由的二项对立,玉娇龙坐在轿子里透过一个矩形的窗子观察着这个一直嚷着“不要碰女人”的土匪首领,窗框外对窗框内来说是一个奇异的新世界,不是密闭森严的城楼围墙,而是一望无际、漫天黄沙的“西部”空间,是东方传统文化还未渗透的自由世界。

此时,一个古代女子的贴身之物——梳子,阻隔在玉娇龙与窗外的世界之间,一个指称中国旧文化的伦理符号,它提醒玉娇龙作为一名文明社会中的女性,应该与罗小虎保持距离。而罗小虎抢走了梳子,意味着新旧文化的平衡对峙被打破,如果玉娇龙不抢回梳子,即使回到文明社会也不可能不对那个剽悍的男人牵肠挂肚,因为他给了她希望,逃离压迫的希望。如果说她第一次逃走是受到传统家教的影响,有着对野蛮社会本能的抵抗心理,那么当她与罗小虎发生关系以后选择留下,则说明她正式以决绝的姿态挣脱传统文化对自己的束缚。只是导演李安在这里选择了性行为这种身体交流的方式,通过献上自己的身体来实现被救赎,维护了父权统治的任务[1],因而李安在某些人的眼里是一个没那么高明的导演。

卧虎藏龙剧照

理智与情感

李安用武侠片的类型语法将中国文化与西方文化并置到一起以建立一种对话关系,在儒教礼仪的压抑下,李慕白和俞秀莲两人不能像罗小虎和玉娇龙那样随心所欲地为了追求爱情可以不顾一切。前者是理智的代表,为了行走江湖方便,为了自己的江湖地位保持稳固(利益),他们没有勇气放弃自己拥有的一切,就像李慕白并没有彻底的交出青冥宝剑,一直想要找碧眼狐狸报仇才招致灾祸,他们始终将尽信尽义奉为首要行动准则,而不必要的情感和欲念只能被无限压抑和悬置。在罗小虎和玉娇龙的爱情故事感召下,他们才醒悟,应该及早倾述爱慕之意,但李慕白中毒身亡,一切都为时已晚。俞秀莲只能告诉玉娇龙说:“不论你对此生的决定为何,一定要真诚地对待自己。”欺骗自己的情感只是换来更多的痛苦与遗憾,而幸福是多么奢侈。

卧虎藏龙剧照

如果玉娇龙按照俞秀莲所说能够真诚地对待自己,那么她应该和罗小虎回到新疆,过上她理想的生活。然而她并没有,她选择跳入深渊,同时影片伴随着玉娇龙的缓缓落下而宣告结局。李慕白与俞秀莲的困境最终仍没有得到解决,顺带还提出了一个疑问:玉娇龙真的爱罗小虎?同样地,俞秀莲与李慕白之间真的存在爱情吗?还是一切都不过是几个被种种禁忌所压抑的人构想出的几段虚幻的相互需求的关系?就算他们之间有人进入了稳定的家庭关系,难道不是又重新进入了已经逃离的禁忌和秩序[2]?绝对的自由不可能存在,如果存在,那只能是生命的终结——死。李慕白所描述的那个境地其实就是濒死的临界点,消灭欲望只能毁灭自身。尽管李安没有给出更为合理的解决办法,但我们都知道,想要在社会继续生存,就必须调和个人的理智与情感,只择其一端就会导致悲剧的结局。

二维码

手机迅雷、QQ、浏览器扫码,下载到手机

展开全文
眠耳

粉丝 0

电影,最重要的是感受

相关电影

卧虎藏龙

类型:剧情 / 爱情 / 武侠

上映:2000-10-13

分享

评论

(0)

迅雷客户端内打开,可实时收取评论和私信 去下载

  • 全部评论
  • 最新评论
  • 最热评论
      ffffffff15947754090262349d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