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雷电影
神女

一个女人与时代的绝杀:《神女》

评《 神女

2020-07-02 20:22发布

1666

编辑

该影评可能有剧透

“只属于那个时代的绝唱”

神女剧照

影片之中是一个女人与时代的抗争,影片之外是一个女演员为时代的献礼。

从冲突构架看《神女》

霓虹与摇篮中的时代冲突

选择这两个词,是因为觉得霓虹既代表着上世纪40年代上海的声色犬马,喧嚣繁华,又可指欲在商业都市眩光的阴影下偷生的冥冥众生,这其中就包含了阮玲玉饰演的妓女;而摇篮则指在人们心目中理想的天堂梦乡,是支撑人们在霓虹中踽踽独行的力量,对于女人来说她的摇篮就是自己与儿子的儿子能够顺利成长,接受良好的教育,逃离她这个母亲所深陷难自拔的命运漩涡。

影片就是架构在这样一个霓虹与摇篮相互追逐,相互冲突的时代背景——人们在荆棘路上不停地追逐炫目的霓虹只为了到达梦中的摇篮,但又害怕被绚烂又血腥的霓虹地轻而易举地撕碎温柔的梦乡。 神女剧照 女人毫无疑问是在荆棘路上摔得遍体凌伤,在这场霓虹与摇篮的冲突里,是她败了。然而,她的败绝不是毫无意义的。

镜头中时常出现的晃眼的霓虹灯光,冰凉无声,在声色犬马中揭示着这个社会的残忍与冷漠。这是一幕幕无声的控诉。影片正是想从这个女人在上海大都市的败落,启发人们去思考繁华社会与渺小个体的关系,引导观众用批判的语言去看待那个中国自以为繁华的时代,繁华的都市对人性的泯灭,对社会底层弱小的欺侮。这份抽离于时代繁华的冷眼审视,也可以迻牵到当代,指导人们重新歌颂一位单身母亲所做的一切付出及其善良心思,亦更是讽刺了黑暗社会下人心的阴暗与世道的不公。

神女剧照

双重身份的冲突白天是女神(母性),夜间是神女(妓女)。从神女去看导演吴志刚对社会冲突的建构和消解时,可以知道阮玲玉饰演的角色作为一个符号,释放了那个时代的迷思,电影似乎为各种冲突提供了一个解,它依靠描述冲突的语言去塑造影片的女主人公,各种冲突的凝合,毫无疑问地,使它身上多了许多能指意义,形成了一个典型的被符号化的人物。

神女剧照

双重身份叙事给电影增添了无限魅力。一方面它使得整个影片在试听语言上富有鲜明的层次感及对比的张力。女人在摇篮与霓虹里穿梭,在温馨简陋的房间与阴冷繁华的街道里流转。另一方面,母亲与妓女的双重身份,有利于加大电影在叙事中的戏剧冲突,增加电影文本的张力,让故事本身更加吸引人,同时这两个耐人寻味,冲突对立的字眼,也在潜意识里勾起观众对女人身世遭遇的无限猜测与遐想,进一步引出个体与社会冲突的思考。

现实观念与理想精神的冲突

妓女——影片中一个极其尖锐的符号。在中国电影里,对娼妓的同情和怜悯,可谓是非常之少见。影片中所有的矛盾看似都是围绕”妓女“身份展开,从街坊领居到地痞流氓,从学生家长到知识分子无不对妓女抱有或多或少的成见,虽然女人悲惨命运的直接导火索是流氓,但是周遭乃至整个社会对女人的偏见和排挤,才是最终让她走投无路的无形推力。

神女剧照

毫无疑问,影片想通过一个悲剧敲响每个人心中道德的警钟。但《神女》在当时再怎么引起轰动,它也仅仅是停留在一个悲剧式奇观上,大众对妓女身份的和解也只仅仅停留在影院。抛开公众不谈,当自诩深明大义的知识分子精英在直面“妓女”身份符号时,会怎么做呢?影片给我们的回答是:逃逸。

片中的老校长最初也是被流言撩乱,后来想为了“理想的精神世界”争取一把,便召开了领导会议,还发表了一次振聋发聩的演讲,但在其他人的坚决态度下,他选择抵抗的方式从争取破格留下小男孩萎缩到自己主动出走。在这里,选择了出走也就是选择了逃逸,那网络用语讲,他就是没胆量继续刚。 神女剧照 社会是在进步,困境也依然存在,提到妓女,许多人不免还是要戴上有色眼镜。现实世界与精神理想的冲突并未从根本上弥合。

阮玲玉——黑白潋滟中的天才幻影

很难想到,在一个电影器材匮乏,技术落后的无声黑白时代会有这样的惊艳之作。除了吴志刚对影片架构的天然调度和对细节的准确拿捏,更离不开阮玲玉对在天才恣睢的携照下对角色洞彻入微的演绎。没有阮玲玉,恐怕成不了《神女》

影片中有一个片段,流氓第一次带着自己的两个酒肉朋友闯进女人的家中,耍着淫威,神气地架坐在饭桌旁,向女人宣誓着主权。一开始,阮玲玉只是在一旁强颜陪笑,眉眼低垂中透露着不安与恐慌,等到流氓趾高气昂地质问,“向你这样一个孤零零的女人,(没了我)以后还想在外面混事吗?”,就在这个时候,阮玲玉的演技可以说迎来了影片中第一个爆发点。

神女剧照

毫无疑问,这是一段堪称教科书式的表演:在听完流氓的话后,眼前的女人从眉头紧蹙眼神哀婉,到丹唇微颤泪水欲滴,从目光失色嘴角轻挑,到无动于衷仰天大笑,愈笑愈觉得可怜,愈笑愈觉得可悲,最后又回到怅然若失戛然而止。整个过程只有短短几秒,但表情转换自然流畅,恍然间,一个哀叹自身命运不公的悲苦的女子跃然于荧幕前,此时此刻,世间没有阮玲玉,只有那个在旧上海被命运挟持的女人。再后来,有很多的演员都借鉴过这种表现手法,但伊人不在,鲜有人能把百转千回的感情如流水般倾泄出来。

吴永刚曾感叹:“和她合作,那卷拷贝是感光最快的胶片。她的瘦削脸庞上眉眼如画,是那个年代最经得起特写的一张脸,在大银幕上看她眉目流转,文字无法形容出那份婉转”。

阮玲玉用她自我浸入式的表演方法,将一位平凡又伟大的母亲深入刻画出来。在黑白的光影在她时而温柔低垂,时而惘然所失的眉目游走,一颦一蹙,阮玲玉的音容笑貌宛若幻影,一帧帧地在每一个人的心房上放映。透过屏幕去看阮玲玉的笑容,会觉得她的眼角仿佛要沁出蜜一般来。她对表情的把握算是一绝,凄冷自怜也好,温柔浅笑也好,都是美的动人心魄,又恰当的难以反驳。

此外,影片中她还极其擅长肢体动作去表现人物,尽管身穿紧身旗袍,身体也没被束缚住,在表现人物时,肢体动作也十分有节奏感,随着人物的心理逐步加快节奏,加大力度。

神女剧照

影评人以及电影史家马克•卡曾斯在《电影的故事》里写道:阮玲玉是中国影坛的超级巨星,是当时中国的嘉宝。她戏剧性的一生,甚至让嘉宝也相形失色。 

最后是一句俗话,《神女》成就了阮玲玉,阮玲玉更成就了《神女》

神女剧照

扫码关注

<影迷计划>

二维码

手机迅雷、QQ、浏览器扫码,下载到手机

展开全文
第七次浪潮

粉丝 0

喜欢就来关注吧,我们用心写文章。原创当至上

相关电影

类型:剧情

上映:1934

分享

评论

(0)

迅雷客户端内打开,可实时收取评论和私信 去下载

  • 全部评论
  • 最新评论
  • 最热评论
      ffffffff16425647411654236d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