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雷电影
蜂鸟

蜂鸟:一部有点儿高级的青春片

评《 蜂鸟

2020-08-27 09:05发布

1246

编辑

该影评可能有剧透

这部来自韩国的电影我真的爱了。难以想象,这竟然是导演金宝拉的处女作。整部电影的节奏很慢,但却不让人觉得拖沓,镜头语言很精炼,表达很含蓄,虽然整片几乎没有什么冲突的场面,大部分时间总是暖暖的色调,但却让人更能感受到那从画面背后溢出来的残酷、辛酸和悲伤,但当影片结束时,你又会隐隐感受到一股力量。

影片一开始,一个女孩在喊门,只能看到背后,看不到脸,先是按门铃,没回应,然后又晃动门锁把手,依然没有回应,于是女孩开始边大喊边哐哐哐的捶门,我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心想不会一上来就这么刺激吧,是的,不会,原来女孩只是搞错了楼层,敲错了门。然后女孩又上了一层楼,顺利回到了家,一颗心放下了,但不得不说,导演在这么短时间制造了这样一个起伏让人一下子就沉入剧情。女孩进入屋子关上房门后,镜头慢慢往后拉,然后女孩的房门渐渐淹没在众多与其相同的房门中。导演大概在说明女孩的家庭是多么普通,而这个女孩的故事只是一个缩影。
蜂鸟剧照
接着影片转到了女孩的学校,我们知道了这个女孩叫恩熙,很明显恩熙在学校的成绩不好,被分在B班,上课时画漫画,下课时被同学嘲笑以后考不上大学只能当保姆,放学的时候,也是孤零零一人。当恩熙男朋友出现时,恩熙一直面无表情的脸上总算是露出了笑容。是的,这个女孩还早恋了。
接着她一副小混混儿样的姐姐和满脸透着粗鲁的爸爸出现了。放学后的恩熙去上中文补习班,和补习班的另一个女孩全智淑一起吐槽她们的老师,吐槽的很开心。镜头一转,场景又换到了恩熙的家里,恩熙的全部家庭成员第一次全部出现,她除了有一个姐姐还有一个哥哥。爸爸正在怒气冲冲地质问跪着的姐姐为什么没去上补习班。爸爸正批的来劲儿,门铃响了,是恩熙喝醉酒的舅舅,满脸愧疚地说当年因为穷,为了自己能上学,恩熙妈妈只能放弃了学业。大概是在暗示由来已久重男轻女的社会现象。虽说我觉得这个情节有点儿突兀,但是却是为后边剧情埋了一个很好的伏笔。
接下来画面转到了恩熙家的年糕门店,全家都在忙碌的制作年糕,从熟练的手法可以看出恩熙和哥哥姐姐经常需要去店里帮忙,回到家,恩熙无精打采地数着钱,数完看了看自己快磨破皮的双手。
蜂鸟剧照
奇葩的老师,练着交际舞却说在练网球的爸爸,充满疑心的妈妈,半夜喝得醉醺醺的姐姐,一言不合就打自己的哥哥,这些就是恩熙整天要面对的人们。饭桌上爸爸滔滔不绝地讲着闲言碎语,很明显,没人在听,大家都只想快点儿开饭。爸爸边吃边问哥哥学校选会长的事儿,还鼓励哥哥请朋友吃吃汉堡以得到他们的支持。然后镜头就一直对准恩熙,很明显,恩熙在做着心理斗争,嘴角抽动,在鼓着勇气,终于她说出了口“爸,金大勋打我了!”不料,得到的回应只是妈妈冲着恩熙说“你们俩别再打架了。”很显然,哪是两个人打架,只是哥哥在单方面打恩熙而已,后面恩熙也说了,每次被打的时候只能乖乖等着哥哥自己停手,不敢反抗,否则哥哥下手更狠。这时候,切了一个姐姐的脸部特写,真是绝了,那是一张麻木带着一丝丝怀疑可能还有一丝丝心疼的脸,可能姐姐也经历过这些,她好像在询问恩熙干嘛还要做这种无畏的挣扎,同时也好像在安慰恩熙,忍着吧,会有麻木那一天的。
蜂鸟剧照
中文补习班换了新老师,金英智,一个休学了很多年还正在休学的大学生,在互相自我介绍时,恩熙有点儿害羞地说了自己喜欢画漫画,老师表示自己也喜欢漫画,恩熙脸上露出了笑容,立刻对这个老师产生了好感。补习班放学后,全智淑摘下口罩,原来戴口罩是被哥哥打了,即便是当天是全智淑的生日。两个人也许能亲近更多的是因为同是受害者,恩熙说自己偶尔会想自己自杀,然后留下遗书说是因为哥哥的折磨才自杀的,然后变成一天鬼魂看看哥哥爸爸妈妈们内疚。金智淑听完问道,你说他们会对我们感到抱歉么。然后两个人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蜂鸟剧照
画面中风和日丽,还有欢快的鸟叫,两个如花的少女却无助的在互相舔舐伤口,导演并没有特写女孩的伤痕,之前恩熙被打的时候也只听到了尖叫声,我想是因为太直白的生理伤痕会让我们忽略她们受到的心理伤痕吧,生理伤痕终究会好,但心理伤痕可能是一生也治愈不了。
很突然的,恩熙的舅舅去世了,面对这种亲人的生死离别,恩熙应该有很多悲伤无处安放,当她去找男朋友的时候却联系不上,然后镜头一转,恩熙看到了男朋友和别的女生在搞暧昧,气冲冲地回家想找妈妈倾诉,而疲惫的妈妈根本都没转身看她一眼。于是,恩熙去找全智淑,而全智淑并不能给恩熙真正的安抚,相反的,她们总是会去找一些消极途径来发泄自己的情绪。比如蹦迪,蹦完迪抽烟,蹦迪的时候恩熙还遇见了一个自己的小迷妹,虽然能感觉到恩熙对这种来自女生的爱慕有点儿别扭,但是能被人喜欢,她还是开心的,毕竟她太需要爱了。然而接下来的中文课,老师讲的“相识满天下,知心能几人”也在暗暗预示着很多关系是多么的脆弱。更重要的是此时的恩熙对待补习班的态度已经有所转变,之前去补习班可能只是不想像她姐姐那样挨爸爸的批评,而现在她开始和老师互动,很积极。
恩熙收到了小迷妹送的花,本来心情很美好,一推开家门,爸爸又在痛批乱逛的姐姐。姐姐在哭,哥哥抱着头蹲在一边,很快局面又发展成爸爸和妈妈的对骂,妈妈开始质疑爸爸的作风问题,爸爸矢口否认,推了妈妈,妈妈终于发飙了,拿着台灯抡向爸爸,玻璃灯罩碎了一地,而妈妈很冷静命令孩子都回房间的同时拿出了医药箱开始给爸爸包扎,看这这一切,恩熙眼中充满了不安无助和害怕。
蜂鸟剧照
第二天起床看到父母正依偎在一起看着世界杯,昨晚的争吵好像没有发生过。恩熙看看爸爸手臂上缠着的纱布,又看看地上打碎的台灯,又是一脸懵,对于一个少女来说,这一切转的太快了,婚姻难道就是如此,她已经消化不了。是的,她又去找全智淑,这次她们决定去偷东西。她们被老板抓了个现形。老板要她们告知家长工作场所的时候,全智淑说了恩熙家的店铺地址,恩熙一脸疑惑失望,她一时无法接受全智淑的这种背叛。老板和恩熙爸爸进行了通话,当老板要求赔偿否则就把她们送警察局时,恩熙爸爸选择了让老板把她们送警察局然后就挂了电话,老板有点儿震惊,但似乎也明白了这俩孩子为什么会干偷窃这事儿,就放她们走了。爸爸的置之不理好像在恩熙的意料之中,但是恩熙无法接受全智淑的背叛,更令恩熙无法接受的是出来后全智淑一副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的样子,于是恩熙声嘶力竭地质问全智淑想得到她的道歉,好让她有理由相信她们之间的友谊是真诚的,但是,全智淑的撂下一句“你疯了吗”然后逃走了。
补习班,当金英智老师询问恩熙的闺蜜怎么没来的时候,恩熙伤心的哭诉了偷窃事情经过。于是金英智老师没有选择上课,而是沏了茶和恩熙谈心,恩熙说到了被哥哥打的事儿,看着恩熙轻描淡写地说着“我就只是等着,希望这一切尽快结束,要是反抗,他会打得更凶”,金英智满脸心疼。恩熙回到家被罚跪,事后送了年糕感谢金英智老师。
和全智淑闹翻的空隙,小迷妹和恩熙一起唱KTV,恩熙的男朋友也来求复合,镜头一转,两个人就又腻歪在了一起。
剧中贯穿了差不多整片剧情的情节是恩熙看病。恩熙的右耳后边里边长了东西。第一次去诊断是一个人,第二次去的时候,也是一个人,医生说要开掉需要监护人在同意书上盖章也在恩熙的坚持下电话解决,就这样一个人开了刀。第三次去的时候仍然是一个人,然后医生建议她去大医院做个检查。这次从诊所出来,出现了一个颇具议论令很多人不解的片段,恩熙看到了台阶上的妈妈,却怎么也叫不应,直到妈妈消失在画面中。我的理解是,虽然恩熙去诊所甚至是开刀都是一个人,但是当她听到医生说让她去大医院做检查时,她心里还是害怕了,她这时候很需要个依靠,妈妈无疑是最佳也可能是唯一一个可以给她依靠的人,可以看到恩熙和妈妈的互动还是挺多的,但是很明显,在妈妈面前,恩熙还是不能做到完全的坦诚,为了感谢金英智老师送的年糕也撒谎说是拿给姐姐的。恩熙这一刻是多么渴望妈妈的关怀,但是就像平时一样,妈妈被别的什么东西吸引着,听不到她的呼唤。
这次恩熙去大医院是爸爸陪同。大医院的诊断结果是唾液腺长了个瘤,手术切除的话,会留下一道长疤还可能留下面瘫的后遗症。恩熙看到爸爸为自己一脸担心甚至哭了起来,有一点儿不适应有一点儿开心,晚上吃饭的时候,恩熙也成了饭桌的焦点,大家都安慰恩熙不会有事儿,就连哥哥有点儿恶意的玩笑也让恩熙感到开心,妈妈甚至还给恩熙夹菜。缺爱的孩子多么容易满足。
蜂鸟剧照
全智淑又来补习班了。全智淑一进门,先拉远了本来和恩熙挨得很近的椅子坐了下来。正在板书的金英智老师见状停了下来,给她们唱了一首歌,大概是描述残酷的青春经历的歌,讲真,看歌词我不太能懂为什么是唱这样一首歌。恩熙和全智淑走出补习班的时候便打开了心扉,恩熙说了自己要手术的事儿,全智淑也为自己偷窃的事儿道了歉,两人重归于好。
不料友情得意爱情又失意。就在恩熙准备将自己精心准备的纪念120天录音带送给男朋友的时候,他们的约会又被男朋友妈妈抓包了,男朋友直接被拽走,而恩熙却成了男朋友妈妈嘴里的磨坊女孩。哎,这个小渣男。
恩熙难过的去找金英智老师。老师又为她沏了茶。喝完两人出门散心。这段差不多被公认是全片的名片段。路过拆迁房的时候,老师教恩熙不要肆意同情,教恩熙抑郁的时候看着自己的双手动动手指。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恩熙问“老师,你讨厌过自己吗?”“即便你上的是最好的大学”老师答“多,很多。”“要想喜欢自己,怕是需要一些时间。”住院前,恩熙送给金英智老师一本书并表达了自己对金英智老师的喜欢。
住院的时候,恩熙爸妈来看了她,妈妈问“医院的伙食好吃么?”恩熙:“还没吃。”爸爸叹了口气说了句,“秀熙有伤疤,连恩熙你也……”恩熙垂下了眼帘。
小迷妹也来看了恩熙。小迷妹见到恩熙绑着纱布的脸还掉下来眼泪,给恩熙带了一副耳环礼物,并对恩熙进行了表白,恩熙有点儿犹豫还是亲了一下小迷妹的脸,然后小迷妹又回亲了恩熙。别提多甜蜜。
医院的同房病友也很友好,还和恩熙分享食物。就在这吃饭间,电视传来了金日成逝世的消息,其他年纪大一点儿的病友都很吃惊,有人还在担心会不会要打仗了,可对于一个少女而言,那就是一个新闻而已,恩熙甚至没有停止咀嚼嘴里的饭。
金英智老师是在晚上来看恩熙。当金英智老师听到恩熙说自己喜欢医院胜过喜欢家里的时候,似乎察觉恩熙家里对恩熙的伤害比她想象的还要严重,于是她一脸严肃的告诉恩熙下次挨打的时候一定要反抗,不能坐以待毙并让恩熙保证,两人拉了拉勾。
恩熙出院了,再去补习班的时候才得知金英智老师辞职了并被告知周日下午两点会去收拾东西。但是恩熙周日两点并没有等到金英智老师,一问才知道已经在十一点来过了,恩熙问为什么当初告诉她是两点,那老师不再理睬她,恩熙想知道金英智老师的BP号,那老师说金英智老师取消了BP号,还说金英智老师很古怪,说自己很忙要恩熙走开。恩熙转身走开又折回红着眼斥责了那老师没告诉自己准确时间,并反驳了她说金英智老师的坏话。结果,她被赶出了补习班。然后爸妈不分青红皂白对她是一通恶骂,什么脾气臭你哥打你活该。恩熙开始了反驳,当她哥哥来制止她的时候,她让他滚开,并告诉他,她之前被打本可以报警但是忍住了,说他这样子根本考不上大学。于是恩熙又挨了哥哥一耳光,耳鸣了。
依然是一个人去看的医生。医生问怎么搞的,耳膜都撕裂了,恩熙不语,医生已经猜到,并表示他可以开诊断书作为上告的证据,恩熙也以沉默拒绝了。恩熙已经不再坐以待毙但终究还不能绝地反击。
去学校的路上看到小迷妹,叫她,她却走开了,恩熙单独约她问其原因,小迷妹回,姐姐,喜欢你那都是上学期的事儿了。哎呦,你这个小渣妹,当初口口声声说比父母还喜欢人家呢,现在却说是上学期的事儿,让你说的好像是上个世纪的事儿了呢,我真想替恩熙扇你一大嘴巴。
早上正值上学上班时间,电视机里传来圣水大桥坍塌的新闻,恩熙赶紧联系爸爸确认姐姐是不是在掉下桥的公交车上,那是姐姐每天要坐的公交车。镜头一转,晚上饭桌,秀熙出现在饭桌上,原来是迟了没赶上躲过了一劫。不过接下来吃着饭吃着饭,哥哥突然哭了起来,我有点儿迷惑,是在为之前对姐姐的恶行感到内疚么。
渣男小子又来求复合,恩熙听完他说的“对不起”直接来了句“没事儿,其实我没喜欢过你。”转身离开了,留下一脸懵逼的小渣男。从恩熙回到家的郁闷表现来看说没喜欢过小渣男我觉得恩熙肯定是在说谎,只是恩熙现在已经变得强大,懂得那小渣男不再值得自己喜欢。而且她在家里蹦来蹦去也没在去找全智淑,我觉得她也已经察觉她们之间并不是真正的友谊。
恩熙收到金英智老师寄来的包裹,是她送给老师的书还有老师送给她的一本素描本。她写了回信带了年糕循着金英智老师给地址找去,才得知金英智老师没能逃过圣水大桥的一劫。恩熙和姐姐还有姐姐的男朋友来到了坍塌的大桥边上,凝望着大桥的那个缺口。姐姐作为差点儿就丧身于此的人瞪大了眼睛充满了后怕,恩熙因为这个事故失去了一个珍贵的人满脸悲伤落下了泪,而姐姐的男朋友则可能完完全全是个旁观者,一脸的漫不经心。这样的灾难对于那些并无牵连的人来说,可能很难感受的到它带来的那种悲伤甚至绝望。
蜂鸟剧照
蜂鸟剧照
影片以金英智老师写给恩熙的信作为独白结尾,画面是恩熙来回看着周围嬉闹的同学们,恩熙开始观察生活,开始好奇周围的事物,开始去发现美好。“该怎么生活才对,有时候感觉知道,又有时感觉不知道,只是当遇到糟糕的事情时也会伴随着高兴的事情,我们会不断与人相识与人分享,这世界真是既神奇又美丽,抱歉,我离开了暑假班,等暑假结束就联系你,届时见面,我会告诉你一切。”
蜂鸟剧照

说了见面却再也见不到了。

我忽然想到了《后会无期》的歌词:

当一艘船沉入海底

当一个人成了谜

你不知道

他们为何离去

那声再见竟是他最后一句

当一辆车消失天际

当一个人成了谜

你不知道

他们为何离去就像你不知道这竟是结局

二维码

手机迅雷、QQ、浏览器扫码,下载到手机

展开全文
majiniao
majiniao

粉丝 0

这个人太懒,还没有填写个人简介

相关电影

蜂鸟

类型:剧情 / 爱情

上映:2018-10-06

分享

评论

(0)

迅雷客户端内打开,可实时收取评论和私信 去下载

  • 全部评论
  • 最新评论
  • 最热评论
      ffffffff16323752365858103d0001